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地獄輪迴站>第三百三十五章大局為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三十五章大局為重

小說:地獄輪迴站| 作者:北極獵手| 類別:玄幻魔法

雖然樹林邊緣的趙平並沒有看到之前姚付江在荒地中央被陰兵包圍的那一幕,不過在十幾秒后他卻看到了姚付江帶著一臉的恐懼連滾帶爬逃回來的這一幕。

在發現姚付江的身影逐漸從前方的夜幕中映入到自己的視線中時,趙平的眉頭便漸漸的皺了起來,直到幾秒后姚付江完全跑回他的身旁接著一屁股癱坐在地上大口的喘起了粗氣,他的眉頭皺的則也更緊了,因為他根本就沒有看到這傢伙在回來時手上有任何東西,很明顯,姚付江是空著手回來的。

「呼呼呼呼」

不待姚付江驚魂未定,始終在觀察著他的趙平則在察覺出一些倪端后張口問道「招魂幡呢?」

「呼呼沒有,我沒有進判官廟,半半路遇鬼了」

姚付江毫不遲疑的回答了眼鏡男的問題,可是當他的話音剛落,聽到姚付江實際答案的趙平則不由在次打量了一眼面前的姚付江一眼,在沉默了幾秒后便自言自語般的說道「遇鬼了居然還沒有死?」

「我草尼瑪的1

然而趙平的這句話自然也被近在咫尺的姚付江給聽到了,在他聽到了剛剛趙平的那句話后,之前坐在地上休息的姚付江頓時勃然大怒!接著他就猛地從地上站了起來,同時舉起自己的拳頭狠狠地朝著身前趙平的臉上狠狠打了過去!

不錯,此時的姚付江的確是極度憤怒!因為之前在碰到陰兵后他就明白了趙平向他隱瞞了這座土丘處的鬼非同一般的事情,在則他還猜測陳逍遙估計也很有可能也同他一樣被趙平坑了,最後幸虧他命大不知什麼原因那八名陰兵沒有殺他才讓他有命逃回來,可萬沒想到當他回來后這個眼鏡男居然說出了這樣的一句屁話來!

碰!

下一秒,姚付江的拳頭就猛然打在了趙平的臉上!

由於姚付江屬於突然襲擊,身旁的趙平也在根本就沒有什麼防備之下被直接被打中了,然而可惜的是由於姚付江的體力幾乎所剩無幾,所以他打中趙平的那一拳不僅沒什麼威力也幾乎沒讓趙平受到什麼傷害,甚至被擊中面部的的趙平也僅僅只是後退了兩步,反而是打人的姚付江卻因這一擊后重心不穩的重新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幾秒后,伸出手摸了摸自己臉龐的趙平將目光重新盯向了對面那已經快脫力了的姚付江,不過在看到趙平盯向他的目光后姚付江那一臉的怒之色也依舊沒有消失。

「小子,這次我不和你計較,如果你在敢向我出手,下一次我可就沒那麼簡單的放過你了。」

聽著面前趙平那冷冰冰的話語,不料姚付江不僅沒有感到害怕反而心中的怒氣卻是愈發的濃烈!這個混蛋坑完了隊友結果在看到隊友沒死後不僅沒有一絲愧疚之心卻反而理所當然般的做出那種態度,真是可忍孰不可忍!

於是,因脫力而重新坐到地上的姚付江在聽到趙平的警告后,他之前那一隻放在背後用來撐住身體的手卻慢慢的在背後摸到了一塊約有一個手掌大小的石頭接著他在趙平視線看不到的地方將背後的石頭抓在了手裡!很顯然,用不了多久姚付江就會立即暴起並把手裡的這塊石頭砸向趙平的腦袋!

至於站在他一米之外的趙平雖然面無表情,不過他的手卻也不知何時伸入了自己的懷中

「呀啊1

沉寂了幾秒之後,忽然間!地上的姚付江果然在猛地發出了一聲爆喝后便驟然起身朝著面前的趙平衝去!同時手裡的那塊石頭也在這一刻舉了起來!至於看到欺身而上的姚付江后,對面的趙平則是兩眼一眯,同時伸入懷中的手則也像是要將什麼東西掏出來一樣!

只不過

然而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從二人中間空隙的一側竟是毫無徵兆的突然閃出來一個黑影!最後在姚付江右手中的那塊石頭即將砸到趙平的腦袋上時,一隻手卻是死死地抓住了他的右手!

「住手1

伴隨著突如其來的一聲大喝以及幾乎與聲音同時出現在他面前的這個人影,姚付江那憤怒的表情不由一滯,因為他面前突然出現的這人不僅將自己那拿著石頭的右手死死地抓住,並且他還注意到出現在他與趙平中間的這個人的面孔竟是如此的熟悉!?

「陳陳逍遙!?」

在終於看清眼前這個人的樣貌后,姚付江立即將來人的的名字脫口而出。

當然,在看到面前姚付江那一臉懵比的樣子后,陳逍遙並沒有說話,而是先將姚付江手裡的石頭一把奪下扔到了一邊,接著在伸出一隻手風騷的摸了摸自己的頭髮后才對面前的姚付江用一臉得意的表情說道「yes!的確是我!付江老弟!好久不見了,想我了嗎!?」

看著面前陳逍遙那一臉逗逼的樣子,姚付江百分之百確定這絕對是真正的陳逍遙,先不提接觸身體后所傳來的真實觸感,僅僅看到他的這個逗逼表現就知道這絕對是真的,因為鬼魅是無法將人的性格也偽裝起來的,只不過幾秒后他卻又注意到陳逍遙的左小臂處居然纏著一圈繃帶,而在繃帶的中間那一片殷紅的血跡也清晰的映照在旁人的眼中,很明顯,陳逍遙的左臂受傷了。

姚付江在度過了剛才的驚訝后便立即用不可置信的目光看著眼前的這個逗逼道士問道「你你沒死?還有你左臂的傷」

是的,其實在之前姚付江就猜測出陳逍遙應該也被趙平坑了,因為以陰兵這種不僅速度奇快還完全可以用物理攻擊對人進行一擊秒殺的鬼來說,陳逍遙只要知道這一點或者說只要他還不想死,那麼他就絕對不會主動做出引走大群陰兵這種幾乎等於自殺的行為,可最終他還是做了,那麼最大的可能便是被趙平坑了。

當然,對面的趙平自然也看到了突然出現在他與姚付江二人身前的陳逍遙,同時也注意到了他那纏著繃帶的左臂,但趙平隨後的反應卻並沒有姚付江那麼大,僅僅只是略微一驚,接著就面無表情的沉默了下來。

在聽到姚付江的疑問后,面前的陳逍遙則是伸出他那完好的右手拍了拍姚付江的肩膀,隨後面露瑟的回答道「看來符江老弟已經從趙前輩那裡得知我引走陰兵的事情了吧,嘿,付江老弟你這是說的啥話?我怎麼可能死?不就是引走一群陰兵嘛,以我的身手在將其引走最後擺脫它們還是沒什麼問題的,只不過期間受了點小傷而已沒啥大礙,總的來說這個引鬼的任務還是難不倒我的,哈哈1

可姚付江卻從陳逍遙的話里聽出了一些倪端,所以下一刻他便猶如突然反應過來似得並瞪大了眼睛對陳逍遙繼續問道「你什麼意思?你是說這這引走陰兵的任務是你主動提出的並執行的?」

看到對面姚付江那驚訝的表情,陳逍遙則面帶疑惑的對姚付江反問道「是啊,肯定是我主動決定的啊,之前當我與趙前輩二人在發現土丘前有很多陰兵后,我就主動提出由我來負責將鬼群引走,然後由趙前輩趁機去判官廟取招魂幡,現在我已經完成任務已經回來了,可發現趙前輩卻依舊沒有動身,不僅如此,我還看到你竟然也活著出現了,只不過當我返回的那一刻便看到你打算與趙前輩火拚的一幕,你倆到底怎麼回事?」

在陳逍遙神情自然的將話全部說完后,接著他才慢慢轉過身並用略有深意的目光看向了身後趙平,而在觸及到陳逍遙的目光后,一臉平靜的趙平並沒有因陳逍遙之前明明被他騙了不僅沒有像姚付江那樣大怒反而還替他圓謊而感到驚訝,僅僅只是與陳逍遙對視了片刻,幾秒后他就像是完全忘了之前他在陳逍遙面前裝病的事情那樣淡定的對其問道「陰兵都被你引走了?」

注意到對面的趙平其臉上根本就沒有露出一絲驚訝與愧疚之色,陳逍遙先是不由自主的撇了撇嘴,然最後還是肯定回答道「是的,全被我引到了幾里之外,完事後我才趁機返回,估計一時半會那些鬼東西是回不來了。」

看著面前陳逍遙與趙平的對話,這一刻姚付江才驚訝的的發現之前自己的猜測竟然是錯誤的,從二人的對話來起來似乎趙平並沒有坑陳逍遙,反而這引走陰兵的任務是陳逍遙主動承擔的,索性陳逍遙命大也並沒有死,那麼也就是說他之前錯怪趙平了?

正當姚付江一個人陷入沉思的時候,幾秒后的陳逍遙則重新走到他的面前,他先是上下打量了姚付江一眼,接著才若有所思的對其問道「老弟,你剛剛不會以為我是被趙前輩坑死了,所以才會在憤怒之下才與趙前輩拚命吧?嘿!看不出來老弟你倒是挺在乎我的安危的嘛,嘿嘿1

「滾粗,怎麼可能!我是因為自己被他坑了所以才會如此憤怒1

「哦?此話怎樣?」

聽到姚付江的回答,陳逍遙先是回過頭看了趙平一眼,然後重新轉過頭對姚付江問道「哦?你說趙前輩坑你,說說看。」

幾分鐘后,姚付江便把趙平明知道前方的土丘處有鬼但卻依舊騙他前往判官廟取招魂幡的事情給說了出來,同時還不忘加上趙平說自己因怕死而絕對不願意去的那句話。

在姚付江敘述的過程中,無論是他面前的陳逍遙還是前方的趙平都沒有說一句話,兩人都是在默默傾聽著,直到最後姚付江把之前他去判官廟期間的遭遇全部敘述完畢。

可在當姚付江敘述完畢后,僅僅片刻間,陳逍遙就立刻明白了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不錯,其實之前陳逍遙在擺脫陰兵追擊並在返回到這裡時所看到的那一幕後他就已經猜測的差不多了,很明顯,姚付江如果不被坑那麼他絕對不會這麼激動的打算同趙平拚命,至於他之所以沒有當著姚付江的面說出自己其實也被坑了的主要原因則是由兩點:

第一,他不想讓這麼丟人的事情被姚付江知道,畢竟說出去有點丟人。

第二,也是最重要的原因,那就是目前最主要的便是應該趁著絕大多數陰兵們還沒來得及返回的情況下將招魂幡拿到手,現今需要是團結而不是內鬥,想辦法拿到招魂幡才是目前最主要的一件事,同時現在也根本不是與趙平撕破臉的時候,雖說之前他的確差一點被趙平坑死也讓當時的他憤怒異常,然經過之後的一翻深思熟慮后他最終還是決定先忍下這口怒氣,大局觀無論如何都要掌握好,這也是為什麼自從陳逍遙出現后就似乎將之前趙平坑他的事給忘了一樣不僅絕口不提,而且還主動承認陰兵是被自己引走的主要原因,退一步說趙平之所以會坑他與姚付江其最終目的也是為了能夠獲得招魂幡從而救何飛,為了現今的整個大局,他也只能忍。

當然,以趙平的智慧自然也從陳逍遙的反應上明白了這個道士是一個什麼意思,聰明人之間的交流在某些情況下根本就不需要言語,有時一個眼神或一個動作雙方就可以體會到對方的意思,不過在聽完姚付江的那一番敘述后,他卻是發現了一個非常詭異的細節。

想到這裡,趙平先是伸出手扶了扶鼻樑上的眼鏡,而後對姚付江問道「你說之前那八名陰兵將你包圍時並沒有將你殺死?」

姚付江點了點頭,表示事實的確如此。

隨後趙平又將目光看向了陳逍遙,只不過當他的目光看向陳逍遙時,卻發現此時這名道士竟是用一臉震驚的目光看著他對面的姚付江。

或許是被陳逍遙那奇異目光盯得有些渾身不自在,幾秒后姚付江便用不解的表情向陳逍遙問道「你幹嘛?你幹嘛用這種眼神看著我?」

「槽!姚付江你不會是墳墓里那位將軍的親戚後代吧?他媽的當時我在靠近將軍墳的時候也碰到了和你一樣的事,也同樣也是被那八個陰兵包圍,只不過那些陰兵在將我包圍后二話不說舉刀就砍!媽蛋,要不是我身手還可以跑的及時的話,那麼我早就被那些鬼東西給亂刀砍死了!可你這些陰兵居然沒有殺你!?竟然就這樣眼睜睜的看著你逃回去了?」

不錯,陳逍遙說這段話的時候語氣驚訝的同時其表情也是一臉的不可置信,他知道姚付江根本沒必要說謊,所說的也絕對是真實的,但越是這樣給陳逍遙所造成的震驚就越大,因為他根本就很難理解憑什麼陰兵看到他就會立即出刀就砍,而碰到姚付江卻根本就不攻擊!?

「你別亂說,我才不是那個什麼將軍的親戚後代呢,我怎麼知道那些陰兵會放過我?另外剛剛你說那個土丘是將軍墳?那是什麼?」

陳逍遙並沒有對姚付江解釋什麼是將軍墳,僅僅只是在聽完了姚付江的敘述后又將目光看向了身後的趙平,這也恰好讓二人的目光互相碰上,同時雙方也都從各自的目光中看到了一絲欣喜!

這些話根本就沒必要說出口,很明顯!姚付江絕對不可能會是那個將軍的親戚後代,那麼唯一的解釋便是當姚付江被那八名陰兵包圍的時候他肯定做了一些什麼事才會導致陰兵攻擊他的舉動陷入了停止,靈體有時候與人類會有很大的不同,有些事情自然也不可以常理來視之,在想明白這其中的關鍵因素后,無論是陳逍遙還是趙平雙方都立即陷入了沉思當中。

陳逍遙雖說是道士對很多鬼物都有一定的了解,可他對陰兵這個東西卻沒怎麼接觸過,其實這也是他第一次接觸陰兵,他也的確也已經在很努力的在思考,只不過依舊沒有想出什麼有價值的線索,雖說他差不多推測出那八個陰兵的身份應該是那位大明總兵的親兵,與之前其他追擊他的陰兵有些不同,可這些都並沒有什麼用,因為這依舊無法解決也目前他們最大困境。

是的,目前他們三人距離前方的判官廟僅僅只有二百米的距離,至於這最大的困境便是位於那荒地中間由八名陰兵守護在一旁的將軍墳,只要他們能夠解決這八名陰兵的威脅,那麼就可以進入判官廟拿到招魂幡!但要儘快!因為誰也不知道被引開的其他陰兵會何時返回。

或許陳逍遙是新人的關係,又或是因為他靈異任務經驗不足而分析不出什麼的關係,然而陳逍遙所遭遇的這一切卻並不代表身為資深者的趙平也會同他一樣什麼都分析不出,其實自從姚付江第一次將他在將軍墳的經歷敘述給二人後他的腦海里就隱隱冒出了一個猜測,只不過也僅僅只是一個猜測而已,根本就沒有合理的解釋與推斷予以證明其可行性,他也知道自己已經坑過那兩個傢伙一次了,如果他在毫無依據的情況下把他的猜測說出來的話陳逍遙還不好說,但姚付江則是百分百不會信的,甚至還會要求讓他趙平親自去驗證,他自然不會去親身犯陷,所以為今之計只能在事情的細節上加以推敲了。

想通這一點后,同時又注意到對面的兩人將目光統統看向了他,從思考中回過神來的趙平也並沒有說出什麼語出驚人的話語,僅僅只是在打量了對面的二人幾眼后對著他們說道「我現在要求你們二人一件事,那就是現在開始,你二人在次將各自遭遇那八名陰兵的事情重新敘述一遍。」

不待對面的那兩人露出什麼神色,趙平在頓了頓后又繼續說道「記住!我要的是你們二人各自最詳細的敘述,最好一絲細節都不要遺落!因為這關乎著我們能否安全避開那八名陰兵的關鍵1

未完待續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奪冠軍在線觀看!請關注微信公眾號!:meinvlu123長按三秒複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