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地獄輪迴站>第三百四十四章爭分奪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四十四章爭分奪秒

小說:地獄輪迴站| 作者:北極獵手| 類別:

目前程櫻的心情可以說是無比的焦急。

這時候可能有人會問了,既然程櫻帶著招魂幡,那麼為什麼么她依舊要問路呢?乾脆直接使用招魂幡將何飛遺留在這個世界的魂魄召喚過來不就結了?其實這也僅僅只是絕大部分人第一時間的想法而已,如果仔細琢磨的話,那麼便會發現其中缺少了很多關鍵性的步驟。

首先程櫻已經從趙平那得知當返回其他世界時雖然大體的傳送地點會按照輪迴者的要求傳送,不過其具體的位置卻是隨機的,就像是之前趙平他們三個在返回現實世界時那樣,雖然都是被詛咒傳送到了豐都,然而三人所出現的位置則完全不同,如果返回現實世界是這樣的話,那麼返回靈異任務的世界很有可能也是一樣的規則,這也是程櫻在進入陰陽路的世界后沒有看到張虎與何飛卻依舊錶現正常的主要原因。

至於最關鍵的一點就是雖然她手裡的確有招魂幡但是何飛的身體卻不在這裡,按照上面的邏輯張虎她倒不擔心,畢竟張虎和她一樣是清醒著的,無論他張虎被詛咒傳送到哪裡,只要有通訊器在那麼張虎便可以很快的與她匯合,談到這裡,那就不得不提目前讓她真正擔心的一件事了,那就是何飛!

是的,按照之前的邏輯,既然她與張虎在傳送到靈異任務的世界後會被分開,那麼何飛同樣也有很大可能在下車后和一直背著他的張虎分開了,由於何飛處於昏迷狀態所以來到這個世界的后他是完全沒有一絲一毫的自保能力的,一旦遇到危險後果不堪設想!現在程櫻最重要的就是要儘快找到何飛!退一步說,就算現在用招魂幡將何飛的靈魂召喚過來也沒用,因為何飛的身體並不在這裡。

「這裡是什麼地方?還有怎麼去市區你知道么?趕緊回答,不然下一個死的人絕對會你是你。」

當程櫻面容冰冷的將這個問題說出后,目前被現場那兩具屍體給嚇得渾身發抖的女人唯恐那個青年也會殺了她,所以趕忙結結巴巴的回答道「這這裡是旺角區外圍的騰雙村,你現在你現在往南一直走就會看到一條公路,到時候攔一輛車就可以抵達旺角區了。」

這個女人還算聰明,在回答了程櫻的問題后便不在多說一句話,既不問對方是誰也不打聽對方問什麼要問路,而在得到對方的回答后,心裡大體明白的程櫻微微的點了點頭,隨後看也不看那個女人以及地上的兩具屍體便立即轉身朝著水塘南面的方向走去。

注意到那個輕易就將兩名男子殺死的青年走遠后,這個女人才重重的呼了一口氣,同時露出了一副劫後餘生的表情

往南走了約幾分鐘后,行走中的程櫻就忽然想起了什麼似的從兜里掏出了通訊器,接著按下了機體上的數字鍵2。

嘀嘀

「喂,我是張虎。」

通訊器很快接通,隨即張虎的聲音也傳了過來,聽到張虎聲音的程櫻也沒有廢話,直接就面容嚴肅的對著通訊器問道「你沒有同何飛在一起吧?」

對方立即回答了程櫻的問題,不僅如此,從聲音里她還能聽的出張虎的語氣同她一樣焦急「是啊!之前在下車時我就唯恐會與何飛分開還死死地抓著他,不料當我走下車的那一剎那間就立即感覺到背上的何飛不見了,媽的,詛咒還真是不給任何人留有漏洞可鑽埃」

聽完張虎的回答,接下來程櫻又將左手伸入了懷中並掏出了一個比通訊器略大一些外形類似於智能手機的東西,接著用拇指輕點了一下屏幕,很快一副香港的電子地圖就出現在了屏幕上,不僅如此,如果在次細看的話那麼則會發現在在這幅地圖的某個位置上正有三個亮點在不停地閃動著。

三個不停閃動的亮點裡其中有兩個點的顏色為藍色,最後一個則為紅色,目前這三個亮點分別散布在整幅香港地圖的不同位置,很顯然那兩個藍點代表的是程櫻與張虎,至於那個紅點則毫無疑問便是何飛。

其實早在趙平三人成功拿回招魂幡並從現實返回后細心的程櫻就考慮到了何飛定位的問題,所以思考在三后她便在列車裡製造了三個信號定位器並分別放置在了她與張虎以及何飛的身上,通過這副電子地圖來查看位置,其目的就是預防傳送后無法找到何飛的身體,現在果然派上了用常

話歸正題,看到地圖上除她以外另外兩個人所處的位置,程櫻眉頭一皺,通過對地圖以及信號點的觀察,她發現自己的位置果然正如之前那個女人所說的那樣位於旺角區的邊緣地帶,至於張虎的位置距離她也不算遠就位於同旺角區挨著的沙田區那裡,只不過

只不過屏幕上那個代表著何飛位置的紅色亮點卻是在位於地圖邊緣的大浦區,無論是距離程櫻所在旺角區還是張虎所在的沙田區都擁有一段較遠的距離。

「你剛剛也看完電子地圖了吧,何飛目前所處的位置與我們倆的位置都比較遠,你現在立即不惜用一切方法儘快趕到大浦區找到何飛1

「槽,這還用你提醒?我目前正是在趕往大浦區的路上呢!坐車在高速公路上狂奔呢現在1

「你怎麼沒坐地鐵?」

「地鐵人太多也太擁擠了,而且速度固定還站站停,鬧心啊,真心不如高速公路快,娘啊老天保佑何飛的身體可別千萬讓野狗或是老鼠給啃了氨

得到張虎目前已經在路上的消息后,程櫻的心略略微的放寬了一些,只不過她那緊皺的眉頭卻依舊沒有鬆開。

「我出現的位置不太妙,是位於旺角區與一個村莊的交界處,目前我附近既沒有人也沒有車,不過很快我也會趕過去,先掛了,有什麼事情及時聯繫。」

掛斷通訊器后,一直處於走動中的程櫻也在這一刻看到了前方几百米外的公路,所以她立即小跑了過去,在來到公路后便神色焦急的開始在路邊等起了車。

另一方面,此時在某條平靜的高速公路上,幾秒后,一輛轟鳴的汽車就風馳電掣般嗖的一聲竄了過去,很快就消失在了公路的前方的視野盡頭

「司機,加速,繼續加速吧1

當那粗獷的催促聲從後座傳出后,目前在駕駛著汽車的司機並沒有回頭,因為速度很快他必須全神貫注的駕駛,所以駕駛座上那年紀約30餘歲的司機只是一臉尷尬的張口解釋道「先生,不能在快了啊,目前的速度已經很快了,如果在加速那可就要超速了啊1

說到這裡,不待後面的那個人說什麼,司機又急忙加了一句「這還是因為路上的車輛很少的關係,要不然連目前的速度我都不敢在維持下去了。」

司機的這段牢騷說完后,畫面轉移至車的後排,而在後排的座位上則坐著一名穿著黑色背心的光頭大漢,這光頭大漢不是別人,正是滿心焦急的張虎!

此刻這名計程車司機的心裡可謂是後悔不已,一開始在車站等客時那名光頭大漢找到他說要去大浦區,當時司機一聽是去大浦便立即對其解釋由於路遠所以價格要貴一點,然那名大漢卻根本毫不在乎只是要求他儘快載著他出發,不料當汽車駛進車輛很少的高速公路后那名光頭大漢就開始不停地催促他加速,這一路上催促了多次,直到現在已經接近了超速的速度了,在加速的話那可真要超速了,而且由於速度的加快他也不得不將更多的注意力集中到駕駛上這讓他精神得很緊,如果早知道是這樣的結果那麼當初他也不會為了多賺一些錢而接這單生意了。

不過後排的張虎卻顯然並不滿意汽車目前的速度,聽完司機剛才的那番話后,他先是將懷裡的顯示屏掏出看了眼屏幕上的地圖,同時眉頭也不由皺起,是的,張虎非常明白,他能早一分鐘找到何飛的身體那麼何飛就會少一分鐘的危險,畢竟現今的何飛可是完全沒有一絲的意識,任何突發事件都可以對其構成極大的傷害,同時他心裡也一直在祈禱何飛出現的地點最好是在市區而不是在郊外,因為市區代表著人也會多,如果昏迷的何飛出現的位置是在市區內,那麼何飛便有很大的可能被好心人救起亦或是最不濟也會被警查或醫院等公家部門收留,但但這也僅僅只是最好的想法而已,實際情況如何他也是完全不知道。

所以在思索了片刻后,張虎直接無視了剛剛司機的辯解,隨後張口對前方駕駛位上的那名司機在一次說道「沒關係,繼續加速,超速什麼的不用在意,拿出你多年老司機的車技與經驗來吧,繼續加速!爭取把速度提到1201

槽!!!

聽到身後那名滿臉鬍渣子的光頭男所說的話后,這一刻司機頓時心中大怒!這他嗎是趕著去投胎嗎?現在的速度已經跑到了110,也已經接近了超速的邊緣,可身後這個光頭男居然還要求繼續加速?就算這是高速公路而且路上車輛稀少但也不能這麼玩啊!?

越想越怒之下早就憋著一肚子火的司機終於再也控制不住心中的那股怒火,幾秒后汽車的速度不僅沒有繼續增加反而是越來越慢,最後竟然是完全停了下來,而不當後排的張虎正打算問他這是什麼情況的時候,停完車的司機先是長長的鬆了一口氣,下一刻他就一臉怒容的轉過頭對著後排的張虎大叫道「你他嗎趕著去投胎啊!?這一路上就不停地催著我加速,速度過快一旦被攝像頭髮現我不僅會被處罰,還極有可能被吊銷駕照,到時候我的飯碗可就砸了1

看著面前司機那臉紅脖子粗的樣子已經聽著他那發泄般的吼叫,張虎先是一愣,不過幾秒后他不僅沒有生氣反而還若有所思的對司機張口說道「哦原來你小子是怕被處罰啊,這簡單1

說罷,下一刻張虎便從自己的兜里掏出一張藍色的卡直接丟到了司機的身上說道「這裡有10萬美元,現在是你的了,但是如果你想真的拿到手的話,那麼我就奉勸你現在立即開車而且還要按我剛才說的那樣的速度前進。」

盯著被甩到自己大腿上的那張卡,司機先是一臉疑惑的看了眼後排的張虎,接著便拿起卡並將其放在車上的資金查閱器上一刷

五秒鐘后司機頓時大張著嘴巴愣住了

「喂喂!你小子傻了?到底開不開車?不開我可就把卡收走了?」

「別!別!別!大哥您放心!我好歹也是擁有接近10年的駕駛經驗的老司機了!我開車您放心,別說120的速度,過會就算是130我都能給您開出來!大哥您坐好了!走起1

很快,一輛速度快的幾乎媲美高鐵的汽車便像是一道火箭那樣在這條高速公路上急速的行駛起來

大浦區位於香港的最東面,西面與西貢區接壤,在外面則是大海,且整個大浦區三分之二的面積被一條海峽隔開,整個地區位置比較奇特,當然,由於這裡直接與大海接壤海貿方便,所以大浦區的繁華程度也絲毫不在香港其他區之下。

時間:上午10.22分

此時,在香港大浦市中區某條商業街的一道陰暗的衚衕里,一名相貌清秀的青年就這樣一動不動的橫躺在衚衕的地面上

這條衚衕其實就是由市區中兩棟高樓中間的一條縫隙而形成的,衚衕的寬度也就兩米左右,比較狹窄,任何機動車輛都無法從這裡通行,平常除了偶爾有下班時為了抄近道回家的人有可能走這裡外,其餘時間根本就不會有路人途徑這裡,並且由於左右兩棟高樓都很大所以這條衚衕很長也很深,雖然衚衕的外面就是人車遍布的商業街,可外面那些路過的行人卻是始終沒有一個注意到在這不起眼的衚衕內竟會躺著一個一動都不動的人。

「吱吱吱」

陰暗的衚衕內,一隻灰色的老鼠不知什麼時候從牆體的管道中爬出,這隻老鼠在出來后先是吱吱的叫了幾聲,接著探出它那細長鼻子開始聞起了四周,最後前方不遠處的一個一直橫躺在地上的人類引起了這隻老鼠的注意。

很明顯,這隻老鼠是一隻長期生活在人類世界中的老鼠,對人的警惕心較高,所以在發現前方躺在地上的那個人類后老鼠只是依舊吱吱叫著卻並沒有立即靠近,而是謹慎的與那名人類保持著較遠的距離遊走起來,同時鼻子也不停的在聞著四周的氣味,在遊走了幾分鐘后或許是感覺到了前方的那個人類對它並無威脅后,老鼠的膽子逐漸大了起來,最後老鼠爬到了那名青年的胳膊上開始到處聞了起來,可接下來這隻老鼠又抬高腦袋一仰一頓的開始用比剛才更加大的聲音吱吱的叫了起來。

青年胳膊上的那隻老鼠就這樣怪異的叫了一會,然而隨後就從四周的各處逐漸傳來了其它的吱吱聲,這些吱吱聲越來越多逐漸聚集成了一片,同時也從衚衕的各處紛紛爬出了其它很多隻老鼠,這些老鼠有的從後方的垃圾堆里跑出,有的則從兩側地面的下水道爬出,也有的從牆下的小洞口處爬出,沒過多久那名青年的身體四周就聚集了大量的老鼠!

原來青年手臂上的那隻老鼠剛剛是在呼喚同類!

很快,這些被第一隻老鼠用聲音呼喚而隨後趕來老鼠們也發現了前方地面上的那名青年,一開始在看到那個人類后它們的反應也是如同第一隻老鼠那樣個個警惕的圍繞在青年的四周不敢靠近,不過當在那人類的身上看到自己的同類后,接下來其餘的那些老鼠似乎也像是明白了什麼一樣開始紛紛吱吱叫著朝那名青年的身體快速跑去,也就是在這一刻

之前第一隻發現並爬到青年胳膊上的那隻老鼠在吱吱的叫了兩聲后,下一刻它竟是低下腦袋接著鼠嘴就狠狠的咬在了那名青年的手臂上!

鮮血瞬間從青年手臂那被咬出的傷口處迸出,而青年手臂上的那隻老鼠在三下五除二的將那一小口肉嚼碎並咽下去后這隻老鼠就好像無比興奮一樣在次吱吱的叫了起來!接著重新低下了腦袋開始對著青年手臂上那剛剛被它咬出傷口在一次咬去,同時四周其餘的大批老鼠似乎也被這隻老鼠的行為所刺激了一樣,僅僅幾秒鐘其與老鼠也在已經在這一刻全都爬到了這名青年的身體各處!

接下來,這群老鼠便紛紛張開嘴朝著身下的那個完全一動不動的食物狠狠地咬了下去!

可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

——「喵嗚!!1

忽然間,一聲響亮的貓叫聲轉瞬之間就傳遍了整個衚衕!且伴隨著這個聲音一同出現的還有一隻全身灰色的狸貓!

這隻狸貓不知何時就這樣出現在了這道陰暗的衚衕之內,並且這隻狸貓自從出現后就立即用那兩顆散發著藍光的眼睛死死地盯向了前方的那群老鼠!

「吱吱吱吱!吱吱吱!!1

果然!在聽到這聲突如其來的貓叫以及看到十幾米外的那隻全身灰色的狸貓后,正想對身下那不會反抗的食物準備開吃的老鼠群頓時就炸了窩!下一秒它們就個個亡命般的四散而逃,僅僅幾秒鐘就逃了個乾淨,很快這道衚衕里便在也沒有一隻老鼠。

「喵嗚」

待那群老鼠跑光后,狸貓並沒有追擊那些老鼠,在老鼠們全都逃離后,狸貓便慢慢的走到了那名青年的面前,接著悄無聲息的蹲坐在了青年的旁邊在也沒有離開,似乎在守護著什麼一樣。

不知不覺間半小時過去了太陽逐漸越來越高,正午的光線也終於照進了這條陰暗的衚衕內,同時也照在了那隻狸貓的身上,慢慢的狸貓的影子也逐漸映照在了右側的牆壁之上,只不過

只不過如果此刻仔細觀察的話,那麼就會發現在陽光的照射下狸貓所反射的影子似乎非常奇怪,或許是光線折射的原因吧,如果乍一看去那個影子並不像是貓應有的影子,反而竟是像極了一個人類的身影,從影子的身形來看則很像是一個佝僂著背站在那裡的老太婆

未完待續

如果您發現章節內容錯誤請舉報,我們會第一時間修復。

更多精彩內容請關註:大書包小說網新域名dashubao.net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撲倒男主好飢_渴!!請關注微信公眾號在線看:meinvmei222長按三秒複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