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地獄輪迴站>第三百四十八章回返與新人登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四十八章回返與新人登車

小說:地獄輪迴站| 作者:北極獵手| 類別:玄幻魔法

3天的時間很快過去,最終伴隨著腦海里傳過的那一聲無比熟悉的冰冷聲音,下一秒過後,無論是身處旅店的程櫻與何飛亦或是警局內的張虎,三人轉瞬之間就消失在了陰陽路的世界里。X23US.COM

恍惚之間,睜開了雙眼的程櫻發現她已經處於了列車的5號車廂之內,不過如果這時候有人仔細觀察她的話,那麼便會發現這時候的她其臉上卻是完全沒有一絲的喜悅之色。

起身後的程櫻便將目光看向了身側那橫躺在地上並依舊昏迷不醒的何飛身上,看著何飛現在的狀態,程櫻的眉頭愈發的緊皺起來

不錯,何飛的回魂非常成功,之前獨自操作回魂事宜的程櫻也是親眼看到何飛的靈魂完整的返回了其身體里,按理說既然回魂已經成功,那麼何飛怎麼說都應該會醒來才對,然出乎她預料的是真實的情況則是當回魂工作做完后,何飛卻依舊昏迷不醒,之前在陰陽路世界里的幾天程櫻也一直想辦法試圖讓何飛醒來,甚至還特意帶著他去了一趟醫院,可最後醫生在檢查完何飛后也是完全查不出任何的異常,僅僅只是說何飛的身體以及大腦都一切正常,至於為什麼會昏迷不醒,醫生目前也無法給出一個合理的說法,只是建議何飛住院觀察,但程櫻卻知道她們根本就沒有那麼多時間了,畢竟這次返回陰陽路的世界也只有3天的時間而已,所以她拒絕了醫生的要求最後又把何飛背回了旅店,在隨後的兩天里看著床上那回魂成功后卻依舊昏迷的何飛,程櫻也一直是悶悶不樂,直到剛剛因兌換的時間到期后被詛咒重新傳送回地獄列車。

看完身旁雙目緊閉的何飛,直到這時程櫻才想起了幾天前被警察抓進警局裡的張虎,自從張虎之前在衚衕里被抓走後她的所有注意力都放在了何飛的身上所以也沒來得及聯繫張虎,想到這裡她連忙回過頭打算看看張虎如何了,不過下一秒一聲極為惱怒的大吼聲卻是猛地從後方傳進了她的耳朵里:

「他嗎了個比的!劉胖子!老子絕對不會放過你1

程櫻連忙回頭,身後的張虎依舊還是以往的模樣,只不過她卻注意到這光頭大漢在返回列車后竟然是一副鼻青臉腫的樣子,左眼烏青不說右腮幫子還腫的像個饅頭,很明顯這傢伙在返回列車前被人暴走了一頓。

當然,由於這裡是具有極強治癒能力的5號車廂,所以在程櫻回頭看到張虎的第5秒過後,張虎的傷勢就逐漸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快速恢復了,不過張虎那一臉惡狠狠的神色卻是依舊錶露在臉上,同時嘴裡也一直在咬牙切齒的罵著一連串的髒話

看到剛剛張虎的那副樣子以及聽著他那滿嘴的髒話,不知怎麼的,程櫻那本來陰鬱的心情居然有一絲大爽的感覺!同時她對於張虎之前在警局的遭遇也猜了個大概

嚴刑逼供、故意拷打、躲貓貓等一系列陰暗的猜測從她的腦海里驟然產生。

越想越想笑的程櫻最後乾脆不在忍了而是直接對著張虎笑嘻嘻的問道「我說光頭,這三天你在看守所的日子貌似過得很不稱心嘛?」

聽到程櫻這句明顯幸災樂禍的話以及看著這傢伙那一臉的笑意,此時怒氣沖沖的張虎很有一種立即將這傢伙暴揍一頓的想法與衝動,當然這也僅僅只是想想而已,知道以己根本就打不過這個職業殺手后,張虎只是重重的哼了一聲,接著便兩眼瞪得老大的對程櫻說道「我日啊!沒想到我進了局子里后居然碰到了當初被我嚴刑逼供的那個警察,結果這傢伙在警局裡瘋狂報復我,三天間就狠揍了我三頓!草!要不是我身體壯實估計早就被他打殘了!嗎的,我已經打定主意了,等有時間我就會在次返回陰陽路一次,然後趁著這傢伙下班弄死那個狗日的1

程櫻則鄙視的說道「我看你那是生存值多的沒地方花了吧?閑的?」

看到對面的程櫻不僅不安慰他反而是這種回答,張虎話鋒一轉又立即對其埋怨道「自從我被抓走你也不來看看我,反正咱們又不差錢,你大可以花錢把我保釋出來啊!我可是知道在香港法律里只要不是重罪,旁人是可以花錢將犯人保釋出來的。」

不料這一次程櫻卻並沒有回答張虎,反而是緩緩的將目光盯向了身側的何飛

注意到程櫻的動作,直到這時張虎才忽然想起來何飛的事情,隨著程櫻的目光張虎也連忙看向了何飛只不過讓張虎大吃一驚的是這何飛竟是依舊沒有醒?難道是招魂失敗了!!!?

一想到這裡,張虎的心臟就在下一刻就變得一片冰涼!

雖然張虎一句話沒說,可程櫻從他那難看之極的臉上則猜出了他的心中所想,所以程櫻連忙解釋道「你別想歪了,回魂進行的很成功。」

聽完成營的解釋后張虎的心裡先是一松,可隨即又伸出手指著何飛對程櫻反問道「那何飛怎麼還不醒?」

「你問我,我問誰!?」

看到片刻后張虎也如同她之前那樣一臉的陰鬱,程櫻在琢磨了片刻后卻是忽然想起了一個人來!

接下來程櫻便毫不猶豫的對張虎說道「背上何飛,跟我去3號車廂找陳逍遙。」

砰砰砰!

「開門!快開門1

一陣激烈的敲門與大喊聲將陳逍遙從睡夢中吵醒了

「擦這大半夜的還讓不讓人睡覺了」

被吵醒后的陳逍遙先是看了眼床頭柜上鐘錶的時間,接著就一臉不情願的穿著拖鞋朝著客廳走去。

幾秒過後,當哈欠連天並不停扣著眼屎的他將房門打開后,只見門外赫然是程櫻與張虎二人以及張虎背上那依舊會昏迷不醒的何飛!

看到門外的幾人後,陳逍遙卻是出乎意料的完全沒有任何異常的反應,反而是在打了個哈欠后對程櫻與張虎用埋怨的口吻說道「這大半夜的就算你們從靈異任務的世界里回來了也不用特意第一時間來找我報平安吧,我這會困死了,你們有什麼事情明天在說不行嘛?」

「你小子少廢話!趕緊告訴我何飛是怎麼一回事1

陳逍遙剛說完脾氣暴躁的張虎就立即對著他大叫出了上面的那句話,當然這不是重點,重點是張虎身前的程櫻看向陳逍遙的眼睛已經漸漸的閃現出越來越濃的寒光

所以注意到程櫻眼神變化的陳逍遙下一秒就趕忙話鋒一轉,同時臉上露出笑容並重新對二人說道「呵呵,二位別生氣,剛剛我是開玩笑的對了,那個回魂成功了嗎?」

程櫻點了點頭回答道「恩,的確成功了,是我親自操作的只不過」

不待程櫻說完,門前的陳逍遙便搶話道「只不過二位都很疑惑為什麼隊長依舊沒醒是吧?」

聽著陳逍遙這句似乎早就在他預料之中的話后,程櫻與張虎先是互相對視了一眼,接著程櫻便盯著陳逍遙繼續問道「怎麼?聽你剛才的口氣你似乎早就知道就算是回魂成功何飛也不會醒?」

陳逍遙這一次倒是沒有賣關子,而是用沉穩的表情對二人解釋道「是的,關於回魂的事情雖然我與我師父二人都沒有真正的接觸過,但好在我師父博學多聞,他就曾對我說,如果在肉身不損毀的情況下靈魂離體,是的確可以通過招魂幡進行回魂,只不過在回魂后陽氣虛弱需要休息一段時間。」

聽完陳逍遙的這番解釋后,下一秒,無論是程櫻以或是張虎二人的表情幾乎同時都露出了喜色!

「你的意思是」

「嘿嘿!我的意思是何飛現在已經沒事了!只需要休息幾天就會自然醒了!至於到底多久才醒,嗯不太確定,有可能四五天,也有可能七八天,反正最遲十天內是絕對會醒的,哦對了!這幾天要注意多給他補充一些營養,最好多吃點雞蛋1.

陳逍遙後面的那串話二人根本就沒有聽到耳里去,因為這一刻無論是程櫻還是張虎,兩人都是同時露出了喜悅的笑容!盯著背上的何飛,二人無論是誰在這一刻都是深深的鬆了一口氣,同時幾人近期那陰鬱的心情也是在這一刻被一掃而空。

「喂喂喂,程櫻,你先別急著高興啊,我問你個事。」.

聽到陳逍遙居然還有事問自己,目前心情大好的程櫻在呼了口氣后才轉過頭對面前的這個年輕道士問道「哦?什麼事?」

得到程櫻的應答后,這時本來一臉平淡的陳逍遙竟是轉瞬間露出了一臉的猥瑣笑容,然後盯著程櫻的臉對其問道「那個你在前在往陰陽路世界前在1號車廂里對大家說的要公布的秘密那個嘿嘿你懂得」

陳逍遙一邊說眼睛上的眉毛還不停的對著程櫻跳了幾下,似乎在暗示她什麼

可當陳逍遙的這句話說出口后,不待張虎那疑惑的表情散去,程櫻那原本微笑的臉卻是轉瞬間變成了一臉的寒霜,可陳逍遙那猥瑣的笑容卻是依舊沒有消失,反而還用有些意味深長的語氣又補充了一句話「承諾這種東西是很重要的。」

讓人詫異的是,在陳逍遙這第二句話說出口后,本以為用這幅表情對程櫻說話的陳逍遙下一秒就會挨一記重擊的張虎並沒有看到想象中陳逍遙被踹飛的畫面,反而是注意到程櫻剛剛那原本一片寒霜的表情竟是慢慢的消失不見。.

「呼」

接著在張虎與陳逍遙二人的注視下程櫻先是微微揚起頭呼了一口氣,然後她微微低下頭閉上了眼睛,表情也在這一刻恢復了之前的平靜,最後對陳曉瑤回答道「嗯,我知道了,承諾這種東西我的確看得也比較重,既然我當初說了,那麼我就絕對不會食言,明天我就會當眾向所有人公開。」

二人的一問一答讓一旁的張虎聽得有些發懵,尤其是剛才程櫻說打算公開那個秘密后張虎的樣子更是一臉的懵比,不知道這兩人在打什麼啞謎,可正當他想問問到底怎麼回事的時候程櫻卻是搶先對他與陳逍遙二人吩咐道「時間不早了,陳逍遙你回去繼續睡覺吧,張虎你在把何飛送回錢學玲的房間后也回自己的房間里休息吧。」

說罷,程櫻便轉身朝著不遠處自己的房門走去。

「等一下1

正當二人打算回去時,不料身後的陳逍遙卻是急忙叫住了二人,而剛轉過身打算離開的程櫻與張虎二人則是一臉不解的重新回過頭在一次看向了他。

看到對面二人所投來的不解目光,陳逍遙在膀聳了聳肩膀后說道「反正已經被你們吵醒了,乾脆把事情一股腦的都對你倆說完吧。」

「什麼事?」

聽到程櫻與張虎二人的疑問,陳逍遙在沉默了幾秒后便一臉凝重的對兩人回答道:「今天白天,列車裡來新人了。」

「什麼1

張虎聽后赫然大驚!

不錯,其實張虎的驚訝是有道理的,他身為在這列車裡呆的時間最久的一個,自然對一些規定都比較熟悉,拋開其他的先不談,單單這新人登車事宜,無論是之前鄭璇擔任隊長的時期還是由何飛來擔任隊長的現在,每當新人要登車時,無一意外都是隊長提前一夜得到詛咒通知,告知隊長第二天新人登車的確切時間,接著就會由他張虎去4號車廂迎接新人,既然剛才陳逍遙說新人在今天白天就已經登車,可當時身為隊長的何飛以及他張虎都還在陰陽路的世界里莫非

與張虎的吃驚不同,程櫻則顯然不怎麼在乎新人登車這件事,不過她還是淡淡的對陳逍遙說道「仔細說說吧。」

陳逍逍點了點頭繼續道「恩,說起來這一次的新人登車比較唐突,由於身為隊長的何飛這幾天一直都在陰陽路的世界里,所以我們這些留在列車裡的人也無法提前得知新人即將登車的消息,直到今天下午我去敲姚付江的房門打算找他問問道具事宜的時候我卻通過腳下車廂所傳來的震動察覺到列車竟開始減速!你們也知道我只是個新人並不知道這代表什麼,所以我就連忙把其他的人都從房間里叫了出來。」

「然後呢?」

聽到程櫻這依舊平淡的追問后,片刻后陳逍遙竟是嘿嘿一笑道「嘿嘿,然後就比較有意思了,由於張哥和隊長當時都處於陰陽路的世界,人都不在列車裡,所以最後是由我代替張哥去4號車廂迎接的新人,姚付江依舊是負責新人進車后的接引工作,至於隨後對新人關於詛咒空間的大體解釋則是由趙前輩代替何飛來向新人闡述的,呵呵,有意思吧,別看我才只和大夥一起渡過了一場靈異任務,可咱這迎接新人的工作做得比張哥都好啊1

張虎萬沒想到他不在的情況下身為新人的陳逍遙竟然代替他完成了一項迎接任務,這不由讓他對陳逍遙的評價更高一點,可當接下來陳逍遙的那句自誇說出口后,張虎卻是忽然想起來什麼似的對其問道「對了,這次的新人一共有幾個?最後全都登車了嗎?」

陳逍遙何等聰明,自然從張虎的問題里聽出了他話里的意思,所以待對方話音剛落,陳逍遙就得意洋洋的拍了下自己的胸脯道「嘿!這次一共來了3個新人,一人無損全都安全的上了車!甚至連鬼潮都沒出現這三人便在我的迎接下全部上車了!此刻也都在各自選好的房間里呢,哈哈哈1

聽著陳逍遙那得意洋洋的笑聲,張虎更是用一副不可思議的目光看著眼前的這個道士,對於新人登車,他可是深有體會,想說服這些新人上車往往可是要花費一番功夫的,甚至經常由於超時而引發鬼潮而使得新人在登車前就減員也是常有之事,而眼前的這個這傢伙有大么大的本事讓新人乖乖上車么?當然,這一次不僅是張虎吃驚,就連程櫻也有些驚訝。

「那那你說的話那些新人們就信?他們就那麼老實的按你的要求乖乖上車?」

「哈哈哈,我才懶得和他們解釋詛咒空間的事情呢,在列車徹底停下前我就提前準備好了幾十萬現金,當車在完全停下后我就抱著那一大堆錢站在車門口對那三個新人說祝賀他們中獎了!他們幾個其實是這次特殊靈異節目隨機抽中的三名幸運路人,最後我讓他們趕緊來車裡領獎,然後然後他們就全被我騙都進來了!哈哈哈哈哈1

陳逍遙此言一出,張虎先是一愣,不過下一秒他竟是用看天才的目光盯著陳逍遙並用震驚的語氣問道「槽!居然還有還有這種操作!?」

然而,正當張虎打算向陳逍遙請教還有什麼騙人進車的方法時,忽然間當張虎的眼角掃過程櫻時發現這一刻的程櫻其面容竟是變得一臉的陰沉!

「程櫻,你怎麼了?臉色怎麼有些難看?」

張虎的這句話也引起了陳逍遙的注意,所以隨即他也將有些疑惑的目光看向了程櫻。

目前的程櫻卻已經完全陷入了一陣慌亂之中,因為在得知新人已經登車的消息后,過了片刻她便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

按照列車的普遍常規,每當新人登車后那麼第二天就會發布新的靈異任務,張虎由於粗心大意沒有想起這一點,至於陳逍遙則是新人所以壓根就不知道,但她程櫻卻是在片刻后想起了這個問題,這時候有人會問了既然規律如此就如此唄,有什麼好驚慌的呢?反正他們這些人經歷的靈異任務也不是一次兩次了,然而說出這句話的人卻是忽略了一個問題

隨後,面容陰沉的程櫻將目光看向了張虎背上那昏迷不醒的何飛臉上

不錯,既然新人目前已經登車,那麼明天十有**就會發布新的靈異任務,但何飛卻是依舊沒有醒來,雖然按照之前陳逍遙所說何飛必定會醒來只不過到底需要幾天則並不確定,也就是說如果明天何飛依舊不醒那麼他們這些輪迴者就只能帶著昏迷的何飛一起去執行新的靈異任務了,一想到靈異任務的恐怖以及那超乎想象的死亡率,至少在目前的程櫻看來在何飛完全無法發揮作用的情況下,面對即將到來的下一場靈異任務隊伍的前景堪憂啊

未完待續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撲倒男主好飢_渴!!請關注微信公眾號在線看:meinvxuan1長按三秒複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