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地獄輪迴站>第三百六十四章複雜的問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六十四章複雜的問題

小說:地獄輪迴站| 作者:北極獵手| 類別:玄幻魔法

畫面轉移至那座較大的民宅內

目前客廳內陳逍遙以及高繼坤兩人正一人拿著一根拖把在拖著地面上的血漬

而坐在沙發上的程櫻先是看了眼正在拖地的兩人,接著又掃了眼和錢學玲與月曉呆在一起的方海,這一刻她的眉頭略微皺了一下,很顯然方海的表現讓她有些不滿意,畢竟屍體已經被張虎與趙平二人弄走了,地面上剩下的血跡就連高繼坤都不害怕了,可怎麼這個叫方海的還是一副心驚膽戰的樣子呢?

然這也僅僅只是想想而已,一向對新人漠不關心的她也完全沒必要說些什麼,所以下一刻她便起身朝室走去。X23US.COM

進入室后,視線里何飛依舊是一動不動的躺在床上,而目前負責看護他的姚付江則是一臉警惕的時不時掃視著四周,待程櫻走到床前後她先是伸出手指摸了摸何飛的頸動脈,確認何飛平安無事後程櫻先是舒了一口氣,然而之前她那緊皺的眉頭卻依舊沒有舒展開來,其心裡也更是坎坷不安。

雖然程櫻自進入室后至始至終一句話都沒有說,但坐在床旁邊的姚付江卻從她的臉上隱隱猜出了程櫻目前在擔心亦或是在害怕些什麼

其實進入這個團隊這麼久以來姚付江也對基本上對團隊里的成員了解了個大概,同時更是對於靈異任務的恐怖深有體會,就像此時此刻的程櫻那樣,他現在也是與程櫻一樣內心坎坷不安,其關鍵原因便是何飛,之前有何飛在他們這些人至少還有些心理安慰,因為事實證明一般情況下靈異任務不管什麼難度,最後何飛也總能找到解決的辦法亦或是生路的所在,雖說期間依舊會有很大的危險也難免會死人,但至少何飛給予了大夥活下去的希望,就比如現在的這場難度較高的中上級靈異任務,如果何飛是清醒著的話那麼至少他不會像現在這樣如此的不安,可如今陷入昏迷中的何飛卻完全無法發揮一絲一毫的作用,那也就是說這一場靈異任務如果想活著完成那就只有靠他們自己了。

正當姚付江心下坎坷之時,一旁的程櫻卻是在沉默了片刻后對他說道「之前陳逍遙說何飛醒來的時間應該在10天以內,雖說有可能整場靈異任務他都會保持昏迷,但也有一定的幾率提前醒來,你先看好何飛,如果他醒了你就立即通知大家。」

姚付江則點了點頭回答道「嗯,我知道了。」

另一方面,待看到程櫻走進一側的室后,基本上已經清理了大半個地面的陳逍遙先是直起身錘了錘后腰,接著又將視線看向了一旁依舊在賣力拖地的高繼坤,看到這傢伙那任勞任怨的樣子后,陳逍遙先是掃了眼牆邊的方海隨後便笑嘻嘻的對高繼坤說道「喂喂,我說高老哥,我發現你自從進入靈異任務后表現的挺賣力嘛?比那個叫方海的積極多了。」

聽到陳逍遙那明顯蘊含著一語雙關意思的話后,長著一雙小眼睛並且在用拖把拖著腳下地面的高繼坤則是不明所以的回答道「啊,逍遙兄弟說的是啊,誰讓咱沒本事呢?既然沒本事那自然就要多干點活了,哎其實通過這段時間的觀察其實我也大體明白了咱這隊伍目前的處境。」

「哦?說說看?」

沒想到這個一看就像個滑頭的傢伙居然說出了這種話后,陳逍遙也頓時來了興趣,所以便立即追問了起來,不料高繼坤卻是不敢停下手裡的工作,只是一邊搖著頭一邊對其回答道「現在聊天不好吧?程櫻命令咱們拖地那咱還是把地拖完在聊吧,不然她會不高興的。」

一聽高繼坤這麼說,陳逍遙並沒有立即回答,他先是偷偷地看了眼室方向,待看清程櫻依舊沒有從裡面出來才對高繼坤說道「你怕個毛?她又不是隊長,她的命令你可以完全不聽嘛?」

「那你怎麼也乖乖的聽她的命令?」

陳逍遙則頓時一臉通紅的辯解道「我我那是看她是女生讓著她而已,你以為我真怕她嗎?」

「算了算了,既然逍遙兄弟想聽,那咱就邊幹活邊聊吧。」

說罷,高繼坤先是嘆了口氣,然後就一邊繼續同陳逍遙一起拖著地一邊對其解釋道「逍遙老弟你別看我是個新人,但老哥我怎麼說也是在社會上摸爬滾打二十多年了的人了,看人或是看事情一向很準的,其實這幾天我就注意到了咱這個隊伍是以何隊長為首而緊密團結在一起的團隊,別看目前何隊長因為一些事昏迷,可是從咱這隊伍里最有發言權的程櫻與張虎二人的反應就能夠看出來何隊長對於這個隊伍的重要性,就現在來看咱們進入了有鬼的靈異任務后,失去了何隊長的領導,大家似乎都比較害怕不知該怎麼辦了吧?」

說這最後一句話的時候,高繼坤還特意抬頭瞥了眼陳逍遙。

陳逍遙則是依舊面帶微笑的回答道「嘿!還真看不出來高老哥竟然在這段時間內看出這麼多,了不起」

說到這裡,他先是一頓,隨後便故意靠近了高繼坤一些距離然後壓低了聲音並若有所指的問道「那麼,請問高老哥你對大夥目前的處境有什麼高見呢?或者說你認為目前團隊里有誰能夠代替何飛成為領導呢?」

聽到身旁陳逍遙那句故意壓低聲音而說出的話后,高繼坤並沒有立即回答,而是先是側過頭看了陳逍遙一眼,接著就一臉茫然的搖頭回答道「這個啊,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埃」

「是嗎?」

看高繼坤那完全一臉茫然的表情,陳逍遙這一次倒是沒有在追問下去,僅僅只是一臉微笑的提起身旁那桶全是血水的水桶走出門外倒水去了。

待陳逍遙拎著桶走出去后,依舊在賣力拖地的高繼坤卻是面無表情的盯了陳逍遙的背影一眼,下一刻便又低下頭重新認真的拖起了地

拋開對面正在拖地的高繼坤與正拎著桶往外走的陳逍遙不談,客廳另一側的錢學玲卻完全沒有在聽前方那兩人的對話,僅僅只是一臉緊張的坐在角落的沙發上不知在想些什麼。

「學玲姐?學玲姐?」

忽然,一聲呼喚把她從思緒中驚醒,錢隨即學玲才注意到坐在她身旁的月曉正看著她,注意到是這名女新人叫的她后,回過神的錢學玲便有些不解的對其問道「怎麼了月曉?」

聽到錢學玲的話后,月曉先是側過那似乎比錢學玲還要鎮定些許的臉看了眼一旁坐在沙發上發愣的方海,然後才張口對錢學玲低聲問道「學玲姐,你是在擔心趙平嗎?」

月曉此言一出,錢學玲先是有些吃驚看了眼面前這個只比她小兩歲的女人一眼,心道其觀察力之敏銳,不過最後還是點了點頭回答道「是的,你說的不錯,現在的我不僅僅是擔心他,還希望他儘快能夠回到我的身邊,只要有他在我身邊我才會有安全感。」

而得到錢學玲這個回答的月曉則是一臉疑惑的反問道「怎麼?難不成趙平很厲害嗎?」

錢學玲肯定的點了點頭繼續回答道「嗯,趙平確實很厲害,我所指的厲害不是指他的武力,而是指他這個人的整體能力,反正在我個人看來他趙平的智慧可是不亞於隊長的存在,當然他的處事手法或許不太讓其餘人接受,但我卻深信他絕對會保護我的!所以」

忽然錢學玲後面的話卻是戛然而止,隨即也像是反應過來什麼似的看向月曉的目光也驟然轉變成了警惕之色,同時也一臉警惕的對月曉問道「你你問我這些做什麼?這些事似乎都不關你的事吧?」

看到錢學玲的這個反應,她身旁的月曉則是趕忙一邊擺著手一邊對其解釋道「啊,學玲姐別誤會,我只是好奇問問而已,畢竟之前自從進入靈異任務后我就一直看你死死的抓著趙平的胳膊,一開始我認為你倆應該是情侶,可隨後又發現趙平卻對你愛理不理的,出於好奇我才問問的。」

在得到月曉那合情合理的解釋后,錢學玲那一臉的警惕之色才略微放緩了一些,不過心裡也開始對這個女人有些吃驚,畢竟之前在進入靈異任務前資深者們就已經警告過這三個新人了,不僅告知了他們靈異任務里時時刻刻都會存在著危險的事情,還警告他們一定要保持警惕心,可都這個時候了沒想到這個叫月曉的女新人居然還有心情八卦?在她看來對面那一臉的恐慌的方海才算是新人應有的反應才對。

「情侶嗎說實話,我倒是真的希望趙平能這樣對我呢」

聽著身旁錢學玲的這句喃喃自語,這一刻,一直都坐在她旁邊的月曉也像是明白了什麼似的微微眯起了眼睛,同時還不由自主的伸出手摸了摸自己臉上的那道疤痕

未完待續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gegegengxin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