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地獄輪迴站>第三百八十九章惡毒與陰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八十九章惡毒與陰狠

小說:地獄輪迴站| 作者:北極獵手| 類別:

另一方面,在注意到時間已經快接近中午時分后,之前一直行走在西面街道上的錢學玲便打算原路返回,畢竟之前在出發前眾人已經商議好中午1200之前無論找到多少食物都要按原計劃返回他們所住的那棟民宅里。x23us.

然而

「學玲姐等一下,你這就要回去了嗎?」

沒想到她身旁的月曉卻是在這時候叫住了正打算回身往回走的錢學玲。

「怎麼了?已經1130分了,是該回去了啊?」

而在錢學玲回身說出那一臉不解的話后,月曉之前那有些古怪的表情則是突然恢復了正常同時也點了點頭,然而她卻依舊沒有贊同錢學玲的立即回返,反而是對其微笑道「其實我剛剛突然想起來一件事,那就是我們這些人雖說都分別收集了不少食物但是貌似都沒有肉食吧,你看看你我二人手中袋子里裝的都是一些土豆地瓜什麼的,就連蔬菜都很少。」

月曉一邊說還一邊低下頭看了眼自己以及錢學玲手裡各自拎的袋子,至於視線之中也正如她所說的那樣二女手中的袋子里基本上都是一些土豆地瓜還摻雜著其他少量的蔬菜。

「嗯」

或許是從月曉的那句話中明白了什麼意思,錢學玲先是一陣猶豫,不過最終她還是將目光看向了身旁的月曉問道「莫非你的意思是我們去找些肉食?」

錢學玲此言一出,月曉便急忙附和道「對啊對啊,這幾天以來咱們這些人吃的一直都是沒什麼營養的土豆地瓜,雖說可以填飽肚子可也畢竟沒有一絲葷腥,而且這一路上尋找的幾家我們都忽略了冰箱里的肉食,你想想就連我們這些細心的女性都忽略了,你認為那些男人會考慮那麼多麼?所以我的意思是不如咱們在回去前帶些肉食回去怎麼樣?」

不錯,月曉的這個建議讓錢學玲有些意動了,雖說目前他們這些人都處於靈異任務中按理說能活著就已經不錯了,可是可是她也想為團隊做些貢獻,就算她的膽量並不大,然一想到趙平在親口吃到她做的葷菜后或許會對她另眼相看

「走,咱們去那家看看1

很顯然,剛剛一直在察言觀色的月曉在盯了一會錢學玲的表情后便趁機一把拉住了錢學玲的手,接著就拽著對方一起朝街道一側的一家民宅奔去。

在廢了半天的力氣后二女終於合力踹開了這棟民宅的房門,率先進入客廳的錢學玲直接按照之前幾次的習慣徑直朝廚房的方向走去,只不過落在後面的月曉卻是在走進房裡后偷偷的將門關了起來,接著又把門上的安全鏈悄悄地掛了上去

或許是這家民宅里的碎屍都集中在房門緊閉的室里,所以當兩人進入客廳后既沒有看到那些血肉模糊的碎屍也沒有聞到腐臭的味道,這不得不說倒是一個不錯的消息,畢竟之前的幾次兩人都是強忍著噁心的臭味在收集食物,而在發現這裡沒有碎屍后,錢學玲的心情也稍稍好了一些。

之前已經提過這座小鎮雖說居民全部死絕但卻沒有斷電,所以兩女也自然不會懷疑冰箱里儲存的肉食會腐爛變質。

由於這次的目標是尋找肉食,所以在進入廚房后錢學玲既沒有理會靠在牆角的那幾捆大蔥也沒有蹲下身翻找下面的櫥櫃,而是徑直走到廚房右側的一台老式冰箱前打開了冰箱,入目一看裡面果然有一些冷凍的肉類以及一些速凍火腿!

看到這裡,錢學玲的臉上先是露出了一絲喜色,同時在側過頭與月曉對視了一眼后便毫不猶豫的伸出手開始拿起了裡面的肉類食品,只不過有一絲細節錢學玲卻並沒有注意到那就是前幾秒她與月曉對視時月曉與她一樣臉上都是一臉的喜色,然而當她重新回過頭並開始搜刮冰箱里的食物時下一秒月曉那一臉的喜色竟是剎那間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竟是一臉的陰狠之色!同時她臉上的那道傷疤也因這為她那扭曲的表情開始像一條蜈蚣那樣在臉上緩緩蠕動,不僅如此,接下來她看向錢學玲後背的那雙眼睛里則更是布滿了惡毒與憎恨!

而正在收集食物的錢學玲卻是對此茫然不知

或許是找到了千載難逢的機會一般,在月曉那一臉陰狠的表情出現后,下一刻她便偷偷把掛在對面牆上的一把用來削皮的水果刀取在了手裡,而當水果刀被月曉握在手中的那一刻,她那在次看向錢學玲的目光中也早就是布滿了濃烈的殺意!

「呼呼」

此刻,盯著身前正背對著她依舊在收集冰箱食物的錢學玲,無與倫比的緊張感也同時在這一刻席捲了月曉的全身,一時間緊張的她其呼吸也忍不住開始急促起來,同時因過於緊張其後背的衣服早就被汗液浸濕或許是怕拖得太久被對方察覺,所以接下來她先是舉緩緩起了手中的水果刀最後用刀尖對準了錢學玲的脖頸處

其實月曉在現實世界里的職業是一名實習醫生,雖說只是處於實習階段可畢竟也是從醫學院畢業的,她自然也清楚人體最脆弱的部位在哪裡,之前在剛進入列車時和她一起進入列車的高繼坤與方海都報出了各自的職業,但她卻是隱瞞了自己的職業反而是故意報了個虛假職業,而在這一刻她也在心裡開始暗自慶幸當初自己的明智,不錯,別看這個叫錢學玲的女人看起來並不像其他資深者那樣有本事,但怎麼說也是一名資深者,如果她把對方殺了,那麼其餘資深者在察覺到錢學玲失蹤后無論如何都會尋找的,而萬一找到了屍體,在通過對傷口的檢查,那麼身為醫生的她就會有很大的嫌疑。

想到這裡的月曉在也不猶豫,所以下一刻她就舉起手裡的那把水果刀對著錢學玲的脖頸處狠狠地刺了下去!!!

——當!!!

然而正當月曉手裡的那把刀即將插進對身後情況依舊茫然不知的錢學玲脖頸處時猛然間!一聲響亮的撞擊聲卻是在這一刻赫然從客廳處響起!而聽其聲音則明顯是房門被用力踹開的聲音!

至於這突然傳來的撞擊聲頓時就把月曉給嚇得全身猛地打了哆嗦,觸不及防之下她那刺向錢學玲脖頸的刀刃也隨著月曉的這個哆嗦停止了刺下去的動作,幸虧之前她由於過度緊張將手裡的這把水果刀握的極緊,否則隨著剛剛她的那個哆嗦水果刀也很可能脫手掉落在地上。

話歸正題,別看形容起來很複雜,其實這突如其來的變化卻僅僅只是在一瞬間發生的事,當然,月曉被這聲音給嚇了一大跳的同時之前一直在專心往袋子里裝食物的錢學玲同樣也是一驚,在踹門聲消失后錢學玲就一臉警惕的急忙將身體轉向了廚房的門口處,而直到這時月曉也是反應了過來,並且趁著錢學玲不備將手裡之前握著的那把水果刀迅速放在了身後的廚台上面。

很快,隨著那聲踹門聲的消失,緊接著一陣響亮的腳步聲也從客廳的方向傳來,這一刻無論錢學玲還是她身後的月曉都是坎坷不安的盯著廚房的門口,不過

不過幾秒后當一個在陽光照射下反射著些許亮光的光頭出現在二女面前的時候,錢學玲之前那提著的心也是在瞬間放了下去,不錯,來的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張虎!

至於張虎在走到廚房門口的時候也是一愣,隨後他就一臉疑惑的盯著二女問道「咦?你倆怎麼也在這裡?」

這是肯定的,當錢學玲與月曉看到張虎的同時張虎自然也發現了兩女,至於張虎為什麼會用疑惑的口吻問二人其理由也很簡單,那就是之前當他推門發現這道門推不開后就立即認定這一家應該沒人來過,畢竟凡是收集食物的人在進入房子時肯定都會踹門,所以他自然也會認為這棟房子里不會有人,可沒想到在他把房門踹開后卻是在裡面發現自己的兩個隊友!?

「原來是張哥,呼我們在收集食物啊,怎麼了?」

看到來人是張虎后,錢學玲一時間不僅不害怕了反而還有些安心,是的,不管怎麼說她在團隊里呆的時間也不算短了,對於張虎的能力以及他在團隊里的地位都是了解的清清楚楚,其在隊伍里的綜合地位與程櫻持平,並且別看張虎長得一臉兇狠可實際上卻是個好人,而有張虎在身邊錢學玲更是不會擔心什麼了,然而月曉與張虎的接觸時間卻是非常的短,同樣她也幾乎不了解這個面容兇狠的壯漢,所以當她在看到張虎出現后在一聯想之前她要做的事一時間她面色蒼白的同時心裡也更是后怕不已!幸虧幸虧她沒有提前下手,否則萬一她前腳剛把錢學玲殺死後腳這個傢伙就進來到時候後果不堪設想!

然而錢學玲的這個回答卻是讓對面的張虎更加的不解,他先是伸手摸了摸自己那濃密的鬍渣子,接著就一邊瞥了眼身後客廳的房門一邊對錢學玲兩女繼續說道「不是,我不是問這個,我的意思是你倆當初是怎麼進來的?」

「當然是踹門進」

可正當錢學玲隨口就要敘述出當初情況的時候,下一剎那間,她後面的話則是瞬間戛然而止,因為這時候她也察覺到哪裡不對勁了,不錯,那就是之前她與月曉兩人明明是通過出踹門才進入的房子,可剛剛張虎進來的時候卻依舊是把門踹開后才進來的,按理說既然門之前已經被她與月曉被踹開了,那麼後來的張虎無論怎麼樣面對的都應該是一面敞開的房門才對。

「月曉,我記得你是在我後面進來的吧?莫非你在進來后又把門關上接著又鎖上了?」

「沒沒有啊?怎麼可能呢?我們是來搜集食物的,搜集完就走,又不是來這裡住,我怎麼可能會鎖門呢。」

「那門是怎麼又重新鎖上的?奇怪了」

月曉在聽到錢學玲的疑問后自然立即矢口否認,而得到這個回答的錢學玲又重新看向了張虎,至於張虎在聽完二女的對話后自然也知道了事情的經過,所以不解的他這一次則是眉頭緊皺的摸起了自己那光滑的腦袋,似乎這件事對他的困惑很大一樣。

然而完全明白事情真相的月曉可不希望身前的這兩人繼續在這件事上猜疑下去,所以待看到錢學玲與張虎兩人的反應后她便急忙轉移話題的對張虎問道「啊對了張哥,你怎麼也來這了呢?我看你手裡拎著的袋子里也裝了不少食物埃」

或許是因想不通而不打算想了又或許是月曉的真的轉移了張虎的注意力,所以待月曉的問題問出口后張虎就撇了撇嘴回答道「嗨,其實剛才我就打算回去的,可是一想到這幾天一直都在學和尚吃素這嘴巴都淡出鳥了,所以我就打算隨便找一家進去看看有沒有什麼肉食,反正有擅長做菜的學玲妹子在,這炒個葷菜還不是手到擒來?只是沒想到巧了,我選的這一家恰好你倆也在裡面。」

張虎的這番誇讚似乎讓錢學玲心下很高興,在聽完張虎的回答后錢學玲也慌忙解釋道「其實我們也是抱著和張哥你同樣的想法與目地來的,而且這個提議還是月曉提出來的。」

「哦?」

聽到錢學玲的話后,張虎不由得看了月曉一眼,當然,更加引起張虎注意的則是已經被錢學玲裝在袋子里的那些冷凍肉以及速凍火腿。

「好吧,既然你們已經裝的差不多了,那麼咱們就回去吧,反正這也快到1200的返回時間了,袋子裝得這麼滿挺沉吧,嗯來,學玲,把你手裡拎的袋子交給我,讓你張哥我替你拿。」

沒過多久張虎便於錢學玲以及月曉三人離開了這棟民宅,然後一起向著來時的路返回,只不過走在最前面的張虎在行走的過程中其布滿鬍渣子的臉竟是不由的抽搐的一下,當然這個細節並沒有任何人注意到

「呼呼呼」

此時與趙平一起走在回返路途中的劉東其狀態非常之不好,一路走來冷汗不停地從他的額頭留下,並且他那原本還算白凈的臉上在這一刻也全都是惶恐之色,同時在行走的過程中他的身體也時不時的打著哆嗦,似乎似乎他正處於無與倫比的恐懼之中。

這時可能有人要問了,為什麼這光天化日之下劉東會有這種反應?其實原因很簡單,那就是

那就是在幾分鐘前他看到了那名眾人曾說過無數次但他卻始終一次沒有見過的粉裙女鬼!!!

當時在看到女鬼的第一時間劉東就已經忍不住尖叫了出來,只不過他身旁的趙平卻是詭異的根本沒有露出一絲一毫的驚恐之色,反而是語氣平淡的對劉東說他會儘可能地救他,雖說劉東也同樣把很大的希望寄托在了趙平的身上,然而昨晚張齊風那凄慘的下場卻是時時刻刻在刺激著他的神經,同時也讓他更加的驚恐不安,要不是走在前方的趙平那淡定的樣子隱約在鼓舞著他,或許恐懼過度的他真的連路都不一定走得了。

而正當一眾收集食物的人們都在紛紛回返的時候,另一方面,此時在眾人住宿的那棟民宅內這一刻,姚付江其身體也早已是抖如糠塞,同時他的面色也是一臉的慘白其一雙眼睛也始終是布滿驚恐的盯著前方,目前的他就這樣保持這副樣子呆立了好幾分鐘,而如果此時將鏡頭拉至姚付江正前方,那麼就會看到

方敏那已經變成一堆碎塊的凄慘屍體!!!

不錯,就在三分鐘前,方敏最終還是在驚恐到極限的尖叫聲中瞬間碎裂成了一堆血肉模糊的碎屍堆,其整個轉變的過程不足一秒!她最終還是沒有等到其餘人回來想辦法救她,至於姚付江也只能在恐懼中眼睜睜的看著方敏在絕望到極限的哀嚎中慘死在他的面前,並不是說姚付江見死不救而是

而是他根本就沒有任何辦法救方敏!這隻鬼的殺人手法實在太過於詭異也太過於迅速,甚至就連驅魔炸彈這種超強的消耗性道具也僅僅只能讓其顯性而根本無法驅逐女鬼,所以對於絕望的方敏他完全無能為力!!!

太可怕了!太殘忍了!幾分鐘前方敏在臨死前那絕望的哀嚎聲此時依舊深深地回蕩在姚付江的腦海里,而他也完全能夠體會到這種無力阻止的恐怖感是多麼的讓人絕望。

目前為止這隻粉裙女鬼一旦選中了某個人,那麼這個人將會100必死無疑,毫無例外,難道難道他們這些輪迴者就註定全部要團滅在這場靈異任務里了嗎?

未完待續

本章完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撲倒男主好飢_渴!!請關注微信公眾號在線看:meinvxuan1長按三秒複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