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地獄輪迴站>第四百八十二章調查員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八十二章調查員

小說:地獄輪迴站| 作者:北極獵手| 類別:同人競技

在這裡不得不特意說一下關於詛咒空間製造的假證健問題,實際上之前曾數次提及過,凡是在詛咒空間里製造的物品其質量與耐用程度皆是比現實世界中的還要牢固可靠,當然這也僅僅只是指可以直接使用的物品,至於證件的話除了具備那可以以假亂真的真實性外實際上這些假證健還額外具備一種特殊的能力那便是擁有輕微影像他人判斷意識的效果。

這麼說有些人或許會不太理解,可實際上這也並不是什麼難以解釋的問題,說白了就是當輪迴者把一張代表其身份的假證健遞給旁人看后,那麼看證件的人在潛意識裡最先產生的不是懷疑而是首先認定了持有這張證件者的身份真實性,說白了就是詛咒空間的證件具備輕微的意識判斷干擾能力,其實原本何飛並沒有在意這件事,只不過在詛咒空間里待了這麼久以他才在一些靈異任務的世界里逐漸摸索出了關於假證健的神奇能力,當然,雖說在靈異任務的世界里有這種效果可實際上何飛也不敢確定在現實世界里這種證件是否一樣具有效果,然奈何如今事態緊急妹妹的生命也危在旦夕所以何飛也只能冒險一試。

說到這裡另一件事也要特意提及下,那就是別看詛咒空間里製造的假證健可以輕微影響他人的判斷意識並儘可能讓對方信以為真,不過其主要目的還是為了能夠讓輪迴者方便行事而已,這可以理解成詛咒空間給輪迴者的一種福利,但也千萬不要以為假證健就是萬能的了,至少你絕對不能用假證健所帶來的身份干一些誇張的事,舉例,比如某名輪迴者用假證健給自己定了一個某軍區指揮官的身份然後下命令調動軍隊那麼這件事必定不會成功!畢竟這假證健只是為了方便輪迴者行事而產生的其功能也僅僅只是輕微干擾對方的判斷意識,而這麼大的事則必定會引起懷疑所以嚴格的來說假證健可以使用但也絕非萬能。

話歸正題,別看何飛遞證件的時候其臉上的表情始終是一副平淡之色可實際上他的內心也是有些打鼓的,畢竟曾經的那些假證健也只是在靈異任務的世界有效而已而誰也不敢保證在現實世界里也同樣有效,不過幾秒后他那原本提著的心卻是瞬間放了下去!

那是因為眼前接過他證件的兩名警察在仔細觀察了一會後就把證件遞還給了他,可隨後二人竟同時一邊給自己敬了個禮接著便主動一言不發的向兩邊讓開了道路,其中兩名警察中的一人還特意快步走向前方與遠處其他的幾名值班同僚低聲耳語了幾句。

沒想到詛咒空間里的假證健在現實世界中同樣有效!

當然,剛剛的那陣驚訝也僅僅只是在何飛的腦海里一閃而過,畢竟目前他還有更重要的事情,所以待攔路的警察閃開后他也徑直向前方走去直到走廊前方的兩名便裝男子擋在了他面前。

別看眼前的這兩個人都沒有穿*,但以何飛智慧卻立即判斷出了這二人的大體身份,首先他可以斷定這二人絕對也是警察,不然以這層已經被警方戒嚴的樓層里出現普通市民是無法解釋的,另外他還猜測的出這兩人不出意外的話應該是比走廊內站崗的那些制服警察的等級要高,否則也絕不可能其他警察都一個個站崗而這二位在剛剛還很隨意的坐在連椅上聊天。

果不其然,待二人走到何飛面前後,兩人里其中那名較為年長的中年人便一臉疑惑的朝他用不太確定的語氣問道「我剛剛聽同事說你您是省那邊下派過來的專案調查員?」

其實嚴格的來說之前在那名制服警察過來告訴老王二人調查員的事情后二人哪怕沒看證件就已經信了大半,畢竟他們也明白同事既然已經把話告訴了他們那麼之前同事也必定檢查過證件了,然直到年輕的有些過分的何飛走到他倆的面前後從警多年經驗最為豐富的老王才開始露出了些許的狐疑之色,既然是省里下派的調查員那麼在他的印象里至少也會是一個辦案經驗豐富的中年人形象,最不濟也要30多歲,可眼前的這位怎麼會這麼年輕呢?這便是老王會情不自禁向何飛問出上面那句話的主要原因。

「嗯,不錯,我就是這次21高中事件省里特意下派的調查員,吶,這是我的證件。」

聽到面前老王的問題,心裡早已大定且還有要事要辦的何飛也沒廢話,而是重新把證件掏出遞了過去,至於老王與膳在接過證件一看后也是面色一變!下一刻老王先是急忙把證件還給了何飛,接著就毫不遲疑的與小張一起向何飛這位省里派來的領導敬了個禮,說實話,別看何飛使用的是調查員的名義可實際上就連他自己都不怎麼清楚調查員的權利有多大,畢竟他也只是為了方便與許經理接觸而準備的一個虛假身份而已,然雖說何飛不清楚不過從警多年的老王卻是知道的!所謂調查員,尤其是省級部門下派到市裡的調查員那可是直接代表著省高層領導的態度的,棗莊市只是一個市,省里的調查員不僅擁有全程參與本次事件的權利而且還可以給除了市高層領導與警局局長以下的所有人下達命令,雖說是臨時職務但權力卻是不算小,所以在通過證件徹底確認了面前這名年輕人的身份后,老王二人也是急忙向其敬了個禮后恭敬的自我介紹道「我是市警局刑偵隊的王全東,這位是張斌,我們二人與隊長劉健目前一起負責調查嫌疑人許邦華幾人,請問領導您是」

何飛則依舊神情淡定的回答道「我叫何飛,是這次省里特意針對21高中事件所下派的專案調查員,也有權參與市警方針對此事件的所有調查工作。」

待雙方互相介紹完畢后,細心的何飛還不忘按照官方規矩與這二人禮貌性的握了握手。

「對了,目前你們從許邦華那裡詢問出什麼有價值的線索沒?還有這個白化怪病市醫療機構目前有沒有研究出治療的方法?」

在與兩名便衣刑偵警察客氣的握過手后,身為調查員的何飛自然不可能向對方透露過多的自身信息以免引起對方懷疑,所以就真接奔主題的向對方詢問起了如今他最關心的兩個問題。

至於老王與小張二人在聽到何飛的問題后也是在心裡暗驚眼前這名調查員的雷厲風行,當然,該回答的還是要回答,所以待何飛的問題問出口后,身為老警員的老王在點了點頭后便向面前的這位領導認真的彙報了起來

「事件發生後為了不引起社會的恐慌,我們警局已經將21高中的這件事給定成了一件普通的集體食物中毒事件,當然,實際上市領導也一直在催促我們警局要加快對案件的調查工作爭取在最短的時間內找出事件的元兇,目前我們刑偵隊也已經把21高中食堂的承包人許邦華以及其他相關人員扣押了起來,只不過由於許邦華這些人自身也已經染病所以只能將其轉往醫院進行調查詢問,通過調查許邦華以及其他幾名食堂人員也已經把19號事發當天他們都做了些什麼交代了出來,不過卻沒有一條涉及到食物中毒方面,另外檢測科的人也沒有在當天食堂的食物庫存里發現任何含毒亦或是奇異病毒的食品。」

說到這裡,老王在略微一頓的同時又偷偷掃了眼面前調查員的臉色,然可惜的是只見此刻的調查員則依舊是一臉的平淡之色,所以他也只能懷著坎坷不安的心情與身旁同樣表情緊張的小王對視了一眼後繼續彙報道「至於至於那個古怪的白化病方面目前市裡也已經組織了專業的醫療團隊進行針對性研究,但目前除了已得知這個病並不具備傳染性外,其他方面的研究進度卻是進展的有些緩慢」

彙報雖說到此為止,然而老王在說完這些話后他的額頭上卻是忍不住冒出了些挾來,是的,通過上面他的那番彙報估計是個明眼人都可以聽出來市裡對這件事的處理工作做的並不太好,案件沒有太大進展,怪病研究方面也幾乎陷入停滯階段所以在老王看來調查員在聽完這些彙報后其臉色絕對也不會好看到哪裡去甚至還有可能訓斥也說不定,當然了,就算是訓斥也輪不到他這個小警員挨訓,不過調查員心裡生氣卻總是免不了的。

然而讓老王二人出乎預料的是在聽完他的彙報後面前這名年輕調查員其面孔不僅沒有絲毫變化不說反而還依舊平靜的向二人說道「嗯,辛苦了,你彙報的很詳細,對了,既然這個病不具備傳染性那麼現在我要單獨去病房找許邦華詢問些事情,你們不要跟來。」

在命令完二人後,下一刻何飛便面容凝重的向對面的那面標有監護病房幾個字的房門走去

未完待續

ps: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網為本書《地獄輪迴站》投推薦票、月票亦或是打賞縱橫幣,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