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最終獵殺>第一章 寫輪眼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章 寫輪眼

小說:最終獵殺| 作者:大飛艇| 類別:武俠修真

李維手中端著一杯紅酒,高帽之下的眼睛,在金碧輝煌的會場內,四處看著。

如果有人注意的話,就可以看到,此刻他的左眼與常人大有不同。猩紅的眸子之中,一個勾玉正在緩慢的轉動。

這隻眼睛,有一個這個世界沒人了解,但在另一個世界,卻有一個廣為人知的名字——寫輪眼。

「來……讓我看看,你到底在哪兒……很好,找到了1

他的目光,鎖定住了正在與三四個人一起交談的肥胖中年白人男子身上。

這裡是長嶺莊園,新威斯杜姆市上層區的一家高檔會所。長嶺莊園一晚上的包場消費約在三十枚紫晶左右。一個工人努力工作十年,不吃不喝的總收入能不能有這麼多,還是個問號。

而此刻,整座莊園燈火通明,一場婚禮剛剛接近尾聲。新人手挽手,在大廳之中與賓客們相談甚歡。在金碧輝煌的大廳那璀璨的超大水晶燈之下,紳士與夫人們暢快的交流著。

也正是這個時刻,站在台上的主持人高聲道:

「……讓我們歡迎來自威斯杜姆音樂學院最年輕的小提琴教授——傑克·羅布森1

李維吐掉嘴裡叼著的那支牙籤,將寫輪眼關閉,然後就在主持人滿腹激情的宣告聲中,踏上了旋轉的階梯,從黑暗裡走進了燈光之中。

光暗轉變的一瞬間,他臉上原本保持著的一副痞子樣的邪笑轉瞬消失不見,轉而變成了嚴肅的莊重神色。

他那一身肅穆的黑色燕尾服下面,是一套純白的襯衫,領間還系著一條黑色蝴蝶結,頭上帶著一頂高高的禮帽。皮鞋踩在光潔的大理石梯上,李維一步步走到了旋轉樓梯的最上方——表演平台。

微微一鞠躬,滿堂掌聲,這是對於他……不,應該說是對他現在這幅外表的原主人羅布森先生的尊重。

但李維毫不在意。

他沒有多做廢話,從身旁一位侍者的手中接過了古樸小提琴,悠揚的音樂聲隨之響起。

禮貌的掌聲結束之後,在音樂之中,人們繼續著自己的交談。在場下這些非富即貴的人眼中看來,雖然威斯杜姆音樂學院的名頭不小,最年輕的小提琴教授名頭也有些噱頭,但充其量也只是如此了,給予一些尊重便是極限,還指望能給更多?

更何況,在聽到了音樂之後,人們覺得這個有著天才小提琴手之稱的傢伙,略有些名不副實,那琴聲可沒有傳聞中的那麼美妙。

於是,人們不再關注他。

而這對於李維,反而是一件更好的事情,他不動聲色的繼續著自己的演奏。

幾分鐘的曲子很快就安靜了下來,他清了清嗓子,在音樂結束后,忽然開口,說道:「先生們、女士們,今天是張勝洪先生和內娜女士結為夫妻的美妙時刻,為了向兩位新婚夫妻致以最有誠意的祝福,我特別準備了一件小禮物。」

後台的負責調度整場婚禮的管家,被李維突然冒出的這一段話給嚇得不輕。

按照事先交代的流程,這個時候李維就應該鞠躬下台,將演奏平台讓給下個人了。他都已經安排好了下一位演奏家了,誰知道場上那個不知輕重的傢伙居然會這麼胡鬧?

氣得滿面潮紅,但管家卻又不敢上去把李維給拽下來。如此重要的場合,大廳里的賓客又都如此尊貴,鬧出什麼亂子來,他這個管家的工作也別想幹下去了。

他現在就只能祈禱,李維能把事情做漂亮一些,不要引起貴客們的不快,並且心裡決定,等到事後一定要好好教訓這個傢伙一頓,至少要扣掉他一半的薪水!

不管他再怎麼氣,這時候也不能把台上侃侃而談的『羅布森』先生怎麼樣,只能聽著他繼續說道:「這是一份神秘的禮物,只能在婚禮上送出,在古老的災變年代之前,以這種方式送出的禮物將會讓接受禮物的人獲得好運。」

「我會閉上眼睛,隨機指出一個位高貴的先生或者女士……」說著,李維閉上了眼睛,繼續道:「他將會獲得這一份神秘的小禮物。」

「讓我們來看看,這位幸運兒到底會是誰呢……」隨機搖動的手臂,很快就停了下來,被他指著的人,是一個肥胖的中年男子。

心中輕笑,李維臉上卻表現出了很驚喜的模樣:「看來,我們找到這位幸運的先生了。安德魯先生,您四天前在黑鳥公司前的街道上,面對市民和記者們發表的臨時演講真是鏗鏘有力,對下層區的那些賤民做出的評價一針見血,愚蠢、懶惰又不安分,真是精彩。」

李維的話語說得禮貌又恭敬,以一個紳士的方式講出這樣的話語,在這全場幾乎都是上流人物的地方,很是讓人漲面子,也讓那叫做安德魯的人很是受用。

他帶著笑容,走上了台,拿起從侍者手裡遞過來的話筒,說道:「沒有、沒有,對下層區那些賤民就不能太客氣。想要加薪,又不肯接受十六個小時的工作,真是得寸進尺。」

「是的。」李維笑道,「不過,我們今天不提那些賤民。安德魯先生可能也已經對我手中的小禮物充滿興趣了吧?來,請面對著我,把手交過來,注意,這個禮物不能讓任何人看到哦,不然就沒有了祝福的效果了。」

安德魯放下話筒,如李維所說一般,面向他,但卻看到了一隻猩紅的眸子。

他的精神略有些恍惚,彷彿有呢喃聲在自己的耳邊響起。

「……來,我把這個禮物放在你的手裡……對,就是這樣,你知道這是什麼對不對?看你臉上的笑容,你知道它一定會給你帶來好運的對吧?噓……別說出來,不要讓別人知道,這是一個秘密,你會得到古老的祝福的。」

安德魯雙眼迷離,但除了在他面前的李維之外,所有人都觀察不到這個異常。

當李維收起了寫輪眼之後,安德魯也回復了正常,但幻術帶來的思維篡改,卻已經刻印在了他的腦海里。

也許,過段時間他能反應過來,但現在,他完全的信任李維所說的每一句話,並將那顆李維交給他的一顆玻璃珠子當做稀世珍寶,藏在了懷中誰也不給看。

……

下台之後,李維沒有理會那管家的喋喋不休,也不在乎被扣除的薪水,很快就離開了莊園。

而出現在莊園之外的他,卻一點小提琴手羅布森的樣子都沒有了,那一身普普通通的衣服,還有毫不起眼的樣子,跟一個最普通的在上層區為權貴、富豪們服務的工作者沒有任何區別。

他在一個隱蔽的灌木叢里找到了一個昏迷的人——真正的羅布森,並將他叫醒。

羅布森一醒來,就被寫輪眼所催眠,緊接著,就聽到李維說道:「你今天參與了張勝洪先生的婚禮,並且在完成了一曲之後就離開回家了,對不對?」

「……對。」

「這場演奏的酬金,被你慷慨的給予了一名乞丐,對不對?」

「……對。」

「嗯,我只是你在路上隨處可見的路人,你沒看清楚我的樣貌,也絲毫想不起來我的任何特徵,對不對?」

「……對。」

「好,那你現在快回家吧,你的女朋友還等著你一起吃晚飯呢。」

「是的,我現在應該馬上回家。」

目送羅布森離去,李維嘴角露出一絲微笑:又是一個任務完成了。

……

太陽還未升起,在黎明前最黑暗的時刻,李維的身影就出現在了威斯杜姆市下層區,十七號街區一間不起眼的酒吧里。

酒吧門口掛著一個寫著『荒野美味』的招牌破破爛爛,被一根滿是跡的釘子釘在牆上,隨著門被打開的聲音晃蕩了一下。

「你就不能把你的招牌好好修一下嗎?」

坐在吧台後面的女老闆艾琳看也沒看走進來的李維,繼續擦拭著手裡的杯子:「東西送出去了么?」

「難道不給我杯酒?」

「先回答我問題。」

「好吧好吧。」李維搖了搖頭,艾琳這個有著一頭紅髮、身材極其火爆,偉岸的胸膛幾乎都要撐破衣服的女人,真是人間尤物——如果她能改掉她那一副臭脾氣的話。

自己給自己倒了一杯,一飲而盡后,李維說道:「我辦事你放心,定位器已經送出去了。」

艾琳抬起頭,面孔上露出欣賞的笑容。她一把將李維樓了過來,使勁拿胸口蹭著李維的臉,說道:「呦,不虧是我看好的小弟弟,效率真不錯吶1

李維使勁的從她的懷裡掙脫了出來,對於這個女人的性格,他真是覺得頭疼的很。

艾琳看著美艷大方,動作又親昵曖昧,但卻是一支不折不扣的帶刺紅玫瑰。認識她的這一兩個月來,李維已經見過許多被她坑到死的蠢貨了。

他可不想當下一個。

艾琳癟了癟嘴,神色貌似有些不開心,但實際上,更多的還是對李維的欣賞。

她還記得,一個月前,李維只是最普普通通的不入流的小賞金獵人。這種人,艾琳見得多了,而且他還沒有進一步進化,解開基因鎖的潛力。

本來,她是不怎麼關注這種人物的。作為一個明面上的下層區酒吧老闆、實際上的地下任務發布者,她什麼樣的人沒有見過?而且,在一個月前,她還聽說,這小子不知道怎麼,惹到了一群不該惹的人。

她對李維的命運很不看好。

不久后,傳來了李維在黑巷被活活打死的消息,證明了她的看法是對的。

可沒多久,這小子就重新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更讓他驚訝的是,經過這次事情之後,李維似乎變了一個人一樣。

似乎變得更成熟,也更冷漠了。

還真有些酷呢。

當然,這些都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他連續接下了好幾單讓艾琳都覺得棘手、估計不會有人接的任務,並且最後活著完成了。

這就有些令人刮目相看了。

一個出色的賞金獵人,那可是很難得的,尤其是對於艾琳來說。

這位艷麗的酒吧老闆,可一點也不介意自己的轄區里多幾個優秀的獵手,任務完成率和完成數量的上升,都對她有相當的好處。

艾琳無心去探尋李維身上的秘密,只要他能夠繼續不停的完成任務,那就是好事。

在這個基礎上,她並不介意對李維好一點。而在相處久了之後,她發現,這小子還算是個不錯的人。

一來二去,艾琳就能算得上是李維來到這個世界上,交得第一個朋友了。

偷了一杯酒喝,李維擦了擦嘴,說道:「安德魯不算什麼大人物,但他背靠著的黑鳥重工可是有名的大企業,誰那麼大膽子敢盯上他?」

「不該你問的就別問。」艾琳從吧台下面拿出了一個箱子,放在了李維的面前。

李維一邊點著箱子里那一張張代表著能量晶體的鈔票,一邊說道:「我不在乎誰盯上了他,也不在乎盯上他的人要幹什麼,但是我不想因為這件事情惹上麻煩。」

「你身上的麻煩難道少了么?」艾琳嘲笑了他一聲,又說道:「不過這次放心,發布任務的人來頭很不小,是打算要搞死安德魯的,你不用擔心這事兒會有什麼尾巴纏上你。」

「你總是這麼說。」李維抱怨了一聲,又重新把箱子推了回去,「這次任務的錢,還有我在你這裡存的,應該夠換一支初等基因修補劑了吧?直接幫我換掉。」

艾琳沉默了一下,道:「何必呢?你知道沒用的。」

「總要再試下。」李維一臉無所謂。

「隨你了。」艾琳沒有再多說什麼,只不過,當李維準備離去的時候,她多加了一句提醒:

「骷髏黨的人好像已經找到你了,小心一點。」

這是一句多餘的提醒,艾琳一般是不幹這種事的,不過對李維,她例外了一下。

李維步伐不停,是推門離開的時候對著艾琳揮了揮手,說道:「我已經知道了,不過,還是謝謝。回頭請你喝酒。」

艾琳『哼』了一聲,重新低下頭去擦他的酒杯,只是嘴裡嘟囔了一句:「別死了。」

  • (快捷鍵:←)
  • 最終獵殺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