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最終獵殺>第三章 骷髏黨槍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章 骷髏黨槍手

小說:最終獵殺| 作者:大飛艇| 類別:其他小說

柯籌的喉嚨在聳動,他顯得很緊張。

但這不能怪他,任何人被一把槍頂著後腦勺,都會緊張無比。

天見可憐,他只是按照合同日期,來收一趟房租而已。沒有工作、就靠著出租父母留下來的房子的柯籌,就指著收一點房租錢過活了。

可誰能想得到,剛剛一上樓,就被人用槍頂住了腦袋!

從拿著槍的那隻手臂上,三顆骷髏頭以三角的方式排列的紋身樣式上,柯籌認出了那是什麼人——這片街區臭名昭著的骷髏黨!

而且,還不是骷髏黨里的一般人。他在這片街區也混了很久了,他知道,能夠紋三角形的三顆骷髏頭的,那可是骷髏黨里的核心人物,一般都是高級打手才有這樣的紋身權力!

他在心裡大罵著他的租客李維,惹誰不好去惹骷髏黨那些瘋子?柯籌本來就不喜歡賞金獵人,整日惹事生非,還很容易把事情帶到家裡來。他記得,去年,他的房子里就死過三個人,全都是賞金獵人,全都因為仇殺或者利益糾葛而死。

那些賞金獵人真是……

自己找死也就算了,結果這次還把他給卷了進去。

柯籌甚至惡意的在想,骷髏黨的人趕緊兩槍打死李維,把事情了結掉!他發誓,從此以後,他再也不會把房子租給容易出事的賞金獵人了!

正想著,『吱呀』一聲,門從裡面打開了。

柯籌只感覺自己的肩膀上忽然傳來一股大力,他被身後的那位骷髏黨的槍手直接撥開。

緊接著,摔倒在地上的他,就聽到『砰、砰、砰/的三聲槍響!

火光從槍口迸發,柯籌向門內看去,但他並沒有看到本應該倒在血泊中的李維,門后空無一物!

他一愣,那槍手也是一愣。

門內漆黑的暗影之內,一隻白皙的手臂忽然伸出,抓住了殺手那隻持槍的手。

槍手大驚,下意識的猛扣扳機,手槍子彈四下狂彈!

柯籌大聲慘叫著,他感覺到大腿猛的一疼,顯然是被跳彈給擊中了。

但沒人理他。

骷髏黨的那人,手腕被控制住的情況下,雖然扣動了扳機,但一槍都沒有能夠命中站在門前的李維。

隨後,柯籌只見眼前白色的刀光一閃,下一刻,慘叫之中的他,就被一股噴濺到嘴裡的血腥味給噎住了。

他親眼看著,李維一手抓著那把手槍,另一隻手提著閃白的短刀,以極為矯健的姿態,將骷髏黨的那傢伙持槍的手臂,直接給斬了下來!

光頭的槍手痛得大叫,而冷著臉的李維,則又是上前了一步,拉住那人的領子,一把給他拽進了門內。

隨後,李維就盯著在一旁捂著自己大腿的柯籌。

沒等李維說話,柯籌就結結巴巴的道:「大大大……大哥,今天我什麼也沒看見,腿上的傷是我自己玩槍不小心打到的1

李維笑道:「還挺懂事的。你就在這兒給我呆著,我不開門你哪兒也不許去,聽到了沒?」

「聽聽聽……聽到了1

「乖。」李維拍了拍他的頭,像是撫摸小狗一樣,然後就關上了門。

他不擔心自己那位房東會跑,以那傢伙膽小的性格,自己不發話,他估計一步都不敢離開門口。

這會兒,他更在乎的,是之前被自己拽進了門內、斷了一隻手,正在瘋狂慘叫的骷髏黨的人。

李維發現自己認識這個傢伙——『光頭』胡偉,十七號街區出了名的混人,早年混跡街道收保護費,以下手狠辣著稱,只是不知道什麼時候加入到了骷髏黨之中,還成了核心打手。

在威斯杜姆市,槍可沒有那麼好弄,至少不是普通人能夠搞得到的。

胡偉顯然也是認識他的。

「李維,你別得意1他捂著自己的斷手,臉色煞白,卻又硬著嘴說道:「不過就是一個最普通的賞金獵人,連基因鎖都開不起的垃圾!你可知道你得罪了你得罪不起的人?今天還敢砍斷我的一隻手,我告訴你,你小命不保了1

李維輕輕吐出一句話:「我發現你是沒認識到現在的狀況。」

他本來想要問一些情況的,但看現在這樣子,他改變了主意。

斷手好像並不能擊垮胡偉的意志,李維打算再好好料理料理這個傢伙,好讓他認清楚,他面對的已經不是過去的那個李維了。

他一腳踩在了胡偉的斷手傷處,立刻,光頭混混的整個身體都在劇痛之中抽搐。

「你最好現在就殺了我1胡偉痛得大喊道:「不然等老子恢復過來,早晚讓你不得好死1

李維『呵呵』一笑,說道:「這個年代的混混,跟末世之前的也沒有什麼區別嘛。除了耍狠之外,也沒別的本事了。」

「什麼末世之前?」胡偉顫抖著嘴唇問了一句。

李維才不會回答他這個問題,他繼續說道:「胡偉啊,你聽說過『凌遲』這個詞么?」

胡偉當然不會聽過這個辭彙,但他可以從李維那雙危險的眼睛,感受到一股讓他寒顫不已的冷意。

他咬著牙說道:「你……你別亂扯話題,我警告你,快點放了我!我還能考慮給你留一具全屍1

李維不管不顧的繼續說道:「所謂『凌遲』,就是用一把小刀,一刀一刀的在你的身上割,每次就割一點點,痛,但是不會流很多血,也不會很快的死掉。你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我,一刀一刀割在你身上,還能感覺到痛,直到我把你全身上下都割個遍,割到連人形都沒有了,你就可以在絕望、在全身上下劇烈的痛苦之中,看著自己慢慢流血而亡了。」

「這個過程,高手的話,可以玩上三天三夜。不過我沒那麼厲害,我的水平,估計只能保證在半天之內不把你割死。」

胡偉因為失血而蒼白的臉龐,此刻變得更白了,甚至連嘴唇都血色全無。

他的牙齒在顫抖,他本能的不相信李維說的話,但腦海中卻又不由自主的會想那個畫面、去想象那種痛苦來臨的滋味。

李維知道,胡偉雖然沒有說話,但明顯是怕了。

嘴角帶出一抹微笑,他決定親手試一下自己說的那種哪怕是末世之前,也只有古代才存在的酷刑。

另外,還可以再加上一點『料』。

寫輪眼的幻術,李維現在用的還算是熟練。直接控制一個人的思維雖然比較難,但給予一些痛感加深的心理暗示,卻是輕而易舉的。

——

感恩讀者老爺們,求一**薦票!~

老規矩,每天兩章四千字的穩定更新生涯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