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最終獵殺>第十三章 婭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三章 婭莎

小說:最終獵殺| 作者:大飛艇| 類別:其他小說

李維重新將注意力放到了戰利品上。

貯藏室里的這些箱子,粗略的看了一下,裝著的,大部分都是白晶,有少量的藍晶。當然,這並非是紙幣,而是真正的能量晶體,一種在這個時代已經成為了最重要的能源的礦物,以至於連貨幣都與此掛鉤了起來。

在貯藏室內,一共有五個箱子堆疊著。每個箱子里大概裝著一萬枚左右的晶體。

粗略的估算了一下,這些東西加起來應該有五萬白晶左右,等於五百藍晶、五枚紫晶。

這已經算是一筆不算小的錢了。李維找繩子,將它們在一起綁好、綁結實了,然後吃力拉了拉,結果發現拉不動。

鬱悶之下,李維只好忍痛將幾個裝的全是白晶的箱子給扔掉,只留下了三箱,這就約么只剩下了三萬五左右了。

「等等1在旁邊默然看了一會兒婭莎,這時候忽然開了口。

「幹嘛?」

「我能幫你把所有的錢都帶走,但是你必須要幫我一個忙。你不是賞金獵人么?這算是我發布的委託。你看,你只能帶走三萬多塊錢的東西,但有我幫忙,就多了兩萬收益。你也說了,警察隨時有可能會來,你很有可能沒有機會回來取這些錢,這就算是傭金了。」

李維終於開始正視這個姑娘了。

他思考了一下,發現自己確實很難立刻想到什麼好辦法能夠減少損失,同時,他也想不到這個小姑娘能夠有什麼辦法來解決。不過,如果她能夠做到的話,且要求自己做的事情不算太過分,跟那一兩萬的傭金差不多價值,那李維也不介意接這麼一個活。

反正,他是個賞金獵人。

婭莎說道:「你能送我到瓦湖鎮么?」

「不可能。」李維直接拒絕了婭莎的請求。

瓦湖鎮是在威斯杜姆市之外的一個衛星城,出了威斯杜姆市的大門,走上六十公里就能到。

然而,六十公里,在和平時期不過一兩個小時的車程罷了,但在這個年代,卻是一條不折不扣的死亡之路。

靠著高牆,威斯杜姆市在這后末世時代算得上是一片安全的樂土,但是在城市之外,層出不窮的魔怪異獸,可就太多太多了。而致命的輻射、隨處傳播的未知細菌、病毒,也是極為致命的東西。

一兩枚紫晶,就想讓李維出城送死?他才不幹呢。

婭莎的眼神黯淡了一下,但很快又重新振作了起來。她說道:「那,把我帶到最近的獵人行會分部也行。」

這一下,要求就降低了很大一截了。

李維想了想,似乎,艾琳那裡,也算得上是獵人行會的分部。

總的來說,自己是要去那裡交任務的,順路帶上個小蘿莉也沒什麼不行。

他點頭答應了少女的要求。

婭莎走到李維綁好的那堆箱子前面,伸出雙手,閉上眼睛,在上面撫摸了一陣。

李維似乎看到那些箱子上的光影被扭曲了一下,僅僅就只是一瞬而已,甚至都不能確定是不是眼花看錯了。

少女放開手,神色略有些疲憊的說道:「好了。」

「這就好了?」李維將信將疑的將繩子拿起,拖動了一下,卻愕然發現,這些對得在一起的箱子,重量輕了何止數倍!他現在完全可以輕鬆的拖動這些東西了!

這是基因鎖開啟之後的要素能力?

不,絕對不可能。這是異能,但絕無可能是真正的要素能力。這小姑娘要是個要素強者,一個人打一百個吸血鬼都沒有任何的問題,怎麼可能需要李維的救助?

看來,這個世界上,還是有很多令人不解的東西。按照常識來說,人類只有在開啟了基因鎖、並且在基因鎖鏈之中探索得更加深入之後,才能夠獲得顯化成超自然力量的能力,這就被稱為要素力量。

而這小姑娘,從各方面來看,都只是個普通人而已。她也更不可能像是李維這樣,擁有萬法之書,哪兒來的減少物體重量的這種已經屬於超自然範圍的力量?

婭莎解釋了一句:「這是天賦異能,天生的。」

看到李維還是一臉疑惑的樣子,她也不打算繼續多解釋了,催促著說道:「我已經支付了報酬,我們趕緊走吧。」

……

離開了章希的住處,李維先是拖著五個箱子回了一趟家,將東西放好,就立刻帶著婭莎來到了『荒野美味』酒館。

還未進門,一陣哄鬧聲就傳了出來,跟之前幾次李維來的時候的清凈形成了鮮明對比。

婭莎疑惑的看了李維一眼。

李維略有些尷尬的說道:「下層區十七號街區的獵人行會分部,就是這間酒館。」

婭莎沒有再說話。她見過的威斯杜姆市很多的獵人行會分部,尤其是上層區的,哪個獵人行會分部不是建設得明媚宏大?從來沒見過這種一個小酒館就是個分部的情況。

跟在李維的身後,走進了酒館。一股汗液、酒精混雜在一起的味道,充斥鼻尖。婭莎皺了皺鼻子,顯然不太適應這種味道。

更不適應那來自一個個賞金獵人的目光。

在酒館之內,坐了不少人。在酒館的門被打開之後,許多人的注意力就被吸引了過來,尤其是當一個在『荒野美味』相當罕見的小姑娘出現在這裡之後,更是勾起了不少人的興趣。

賞金獵人跟黑幫相比,平均素質可也好不到哪裡去。甚至,向來自由慣了的賞金獵人們,從某些方面來說,可能比黑幫更壞。

那一道道肆無忌憚的、淫邪的目光,讓婭莎覺得很噁心。

她感受到了很深刻的惡意,尤其是其中一個禿頂的中年胖子,口水都從帶著臟黃牙漬的縫隙間流下。

婭莎覺得有些害怕,哪怕是被吸血鬼綁架,她也沒有這麼害怕過。她雖然今年十四歲都還沒有滿,但她卻依然很清楚,這些人的目光,到底代表了多麼噁心的意思。

一個身影擋在了她與那些人之間。

「老禿狗,好好喝你的酒,再亂看信不信我把你的眼睛挖下來?」

李維淡漠的聲音響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