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最終獵殺>第二十九章 催眠致勝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九章 催眠致勝

小說:最終獵殺| 作者:大飛艇| 類別:其他小說

對於李維的惡魔之手,庫耶斯是早有防備的。

然而,當他正想擋住李維這一擊的時候,槍響了。

那是來自於他身後的那個小黃毛的槍,那傢伙準備了半天,終於咬牙敢冒險開槍了。

但子彈,卻直接打在了黑幫老大的後腦勺上。

而且還不止一顆,那年輕的街頭混混,眼神發紅,連扣扳機,幾顆子彈全射到了庫耶斯的後腦上。

「打死你!打死你!打死你1那小夥子不知受了什麼刺激,一邊大叫著一邊死命的開槍。

對於一個極限層次的高手來說,手槍帶有的小威力子彈,當然是不足以致命的。哪怕庫耶斯對此完全沒有防備,而且子彈還打到了他後腦勺這種弱點位置,也依舊不可能將他置於死地。

不過疼痛、頭部遭創,仍舊是不可避免的。

兩三顆子彈就嵌在了庫耶斯後腦的頭皮上,他的耳邊嗡鳴作響,就像是常人被不遠處丟來的石頭給砸中了腦袋一樣。

如果給他片刻的時間,不用多,只需要一兩個呼吸的功夫,他就能夠恢復過來。

但別忘了,李維的惡魔之手,正朝著他的面門抓來!

片刻的機會,就決定了生與死。

心中毫無憐憫之心,被李維所操控著的藍色惡魔能量構成的魔爪,直接將庫耶斯的整個腦袋都給扣祝

魔爪的食指、中指,直接摳進了庫耶斯的雙眼。

「啊啊啊啊1這壯漢一邊慘嚎,一邊向後退著。雙目被毀的痛苦,讓他難以忍耐,從那兩個血洞之中流出的鮮血,覆蓋了他整個面龐。

下一刻,他的慘叫戛然而止。李維一記迅猛而來的斬鋼閃,結束了他的痛苦。

庫耶斯一死,李維感覺到有一股熱流莫名的從心頭升起,進而流轉至全身。

這種感覺讓他既感到陌生又熟悉,有點像是當初吸收了吸血鬼之心的樣子,但又有些區別。

暫時把這種感覺放到一邊。李維一腳將庫耶斯的腦袋踢飛,然後轉過頭去,看著那個已經清醒過來的黃毛年輕人,咧嘴笑著說道:「謝謝埃」

「我都幹了些什麼?」腦袋頂著一撮黃毛的年輕人,渾身都被冷汗浸透了,他不敢相信的看著眼前笑著的李維,看著自己的雙手。他的大腦已經變得混亂,甚至不敢去回想剛剛的那一幕。

李維微微一笑,沒有解釋的意思。

看著提刀,向自己走來的李維,小黃毛滿面驚恐,他抬起手槍,想要向前射擊,卻發現槍里的子彈早在他剛剛的癲狂之中被打完了。

「再見。」一聲告別,一刀刺下,一命嗚呼。

寫輪眼,真是相當、相當、相當的有用。

李維現在非常依賴這顆眼睛,也非常慶幸,當初自己第一次進行萬法之書的書頁解封的時候,可以獲得這樣一個能力。雖然,現在寫輪眼的等級還不高,而且還只有一隻眼睛,但在各種情況之下體現出來的效果,已經足夠讓人感到滿意了。

眼睛的洞察能力,幾乎已經是李維開戰必用的了。甚至可以說,寫輪眼的洞察能力,是他與極限層次的對手交戰的核心力量。

他需要用寫輪眼的洞察力,精準的觀測、判斷對手的每一個動作,並作出有效的、有針對性的應對,這是他應對極限層次的對手最重要的武器。

至於那催眠的效果,儘管拿來對付極限層次的對手基本沒有什麼效果,但在某些時候,卻能夠起到扭轉局勢的作用。

比如這一次。

那個小黃毛自然就是受到了寫輪眼的催眠。這傢伙的精神能力,在正常人之中都是很一般的,僅僅是戰鬥之中不經意間的一瞥,李維就成功的將對方給催眠。

僅僅是一點點輕微的幻覺改變而已,讓那小黃毛把自己和庫耶斯看反了,還順便把『我跟這個傢伙有不共戴天之仇』這樣的想法,也塞進了那小黃毛的腦袋裡。

這並不難。首先李維和庫耶斯本來就靠得非常近,在貼身戰鬥,正常人眼一花搞不好都有可能看錯,更別說用催眠去影響了。而至於仇恨的施加,同樣也不難,李維和他們本來就是敵對關係。

於是,就有了之前這小黃毛拿著手槍對著庫耶斯瘋狂射擊的那一幕。

這一戰,看似李維以相當迅猛的態勢解決掉了所有的對手,哪怕是極限層次的庫耶斯,在開始了真正的戰鬥之後,在他的手裡也沒撐過太久的時間。但實際上,整整一場戰鬥,李維幾乎是全力以赴,手段盡出了。

結果還算不錯,全滅了敵人,自己不過受了點傷而已。

眺望遠處,隔著一條街道的另一邊,戰鬥的光彩繽紛四射。

被一間間房屋阻斷了視線,李維看不到戰鬥的具體場景。但就從那不斷傳來的光彩,不斷傳來的轟鳴聲,就知道戰鬥仍在激烈的繼續著。

李維相當有自知之明,才不去湊這個熱鬧。六個突破基因鎖的高手、其中茱蒂絲還是個距離要素僅僅只有一步之遙的高級獵魔人,這樣的戰鬥層次,比李維現在的實力要高出太多了。他幫不上什麼忙的,連旁觀都可能會出現生命危險。

一瘸一拐的,李維走到了『野馬』旁邊。拉開車門,坐到了自己的駕駛位上,然後翻找起了醫療包,準備處理下大腿上的槍傷。

「我幫你吧。」一個小腦袋從後面伸了過來。

「算了吧,不用,你在後面坐好就行。」李維拒絕了她。

然而,少女並沒有聽他的。她那瘦小的身體,從後座上擠了過來,很快就坐到了副駕駛的位置上,並先於李維一步找到了醫療箱,取出了鑷子、紗布和消毒液這些東西。

被一雙閃亮的大眼睛盯著,李維有些不太自在的扭了扭脖子,說道:「你是我的僱主,其實不用幫我做這些的,我自己來就行。」

「放心,我處理這些很多次了。」婭莎如是說道,「我只是不想就這樣呆著,我想能自己做些什麼,不管是什麼都好。」

「好吧。」看著小姑娘緊緊抿住的嘴唇,李維放棄了堅持。

正如她自己所說的一樣,她處理傷口的經驗意外的豐富。看著她熟練的清洗傷口、用鑷子取出肌肉里卡著的子彈,再次清洗消毒,然後用紗布包起來,李維開始有一點好奇她的身份和來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