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最終獵殺>第三十一章 四葉草公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一章 四葉草公會

小說:最終獵殺| 作者:大飛艇| 類別:玄幻魔法

進入通天電梯,經過了幾十分鐘的時間,在『吱呀吱呀』的機械聲的摧殘之下,耳朵、腦袋都快要受不了的情況下,他們終於到達了上層區。

抬頭仰望,這久違了的燦爛星空,讓李維心生感嘆。

到底多久沒看到過真正的星空了?

數一數時間,自從他重生到這個新時代,也已經有兩個月的時間了。除了那次到長嶺莊園的賞金委託之外,他一直都在下層區呆著。

在下層區,連天空都見不到,談什麼星星?

搖了搖頭,將莫名其妙的想法拋開,他將注意力集中在了車輛的駕駛上。

來到上層區,就彷彿進入了一個另一個時空一樣。

空氣很清新,眺望遠處,從山林之中吹來的風,帶來自然的氣息,讓人心曠神怡。向四周望去,綠化的面積很大,道路寬敞而乾淨,車來車往,不算擁堵卻又能夠看得出繁華。

威斯杜姆的上層區,跟李維記憶之中的、他重生之前的現代都市就很像了,而且遠比曾經的現代都市更加宜居,環境更好,像是都市裡的富人區那樣。

跟下層區那骯髒、晦澀、昏暗得不見天日相比,僅僅隔了一個電梯而已,就已經是個完全不同的世界。

威斯杜姆市沒有明確的給上層區和下層區做出定性的分隔,更沒有說下層區的人不允許到上層區來。但,實際情況就是,下層區的居民確實很少上來。

下層區的居民,來上層區能做什麼呢?確實,上層區的店鋪、餐廳、醫療、環境、住房……等等行業都遠比下層區發達得多,如果有可能,誰不想到這裡生活?

可高昂的房價,卻阻擋了一切來自於底層人民的希望。

這些東西,都是需要錢來支持的。就算是偶爾來逛逛,連頓飯都吃不起,更別說享受其他服務了。

如果僅僅只是這樣的話,還可以來看看風景。畢竟,上層區面貌,跟下面完全不一樣。

然而就算是看風景,都是一種奢望。

通天電梯單程乘坐一次三十枚藍晶的價格,就不是一般的工薪階層能夠承受的。一個下層區技術熟練的工人,一個月的薪金恐怕也就這麼多,如果是一些苦力工人,那這也許是他們兩個月的薪水。

看風景?當看風景的代價是兩三個月的口糧的時候,這種風景哪裡是窮苦人看得起的?

上層區禁止乞討、禁止擺攤,禁止各種亂七八糟的東西。這些規定,更是卡死了下層區的人民到上層區來討生活的路徑。除了一些為富人服務的僕人,這裡沒有半分窮人立足的餘地。

根本用不著進行強制的措施,也不需要什麼強力的禁令,這些無形的屏障和壁壘,就已經完全不留一絲可能性的將一個城市上下兩個層次給區分得清清楚楚。

一聲喟嘆,這是個階級固化到了非常可怕的程度的時代。上層紙醉金迷,下層暗無天日,兩者之間割裂而出的巨大鴻溝,令任何想要改變命運的人都感到深切的絕望。

在某種程度上,這些更堅定了李維的信念。他從來都不會做夢的想要去改變這個世界,但他至少要改變自己的命運。

上層區的繁華,新時代的魅力,乃至於城市之外,那廣袤無垠而又充滿未知的吸引力的世界,才是他所渴望的。

……

在上層區開車,是一種享受。寬敞的道路,明亮的路燈,月光與星光共閃,開起車來比下層區舒服太多了。

路況通常,路面情況良好之下,車子開到四葉草分部沒有用太長的時間。

夜裡一點鐘,駕駛著『野馬』的李維,就把車開進了四葉草分部的停車常

相比艾琳的那間破酒館,四葉草分部可就要氣派太多了。

六層樓的一棟建築,就立在路邊。走進大門,是一處大廳。大廳之中,立著一些大型的電子牌,上面不住的刷新著各種委託,並且在委託的後面標註著大體的完成情況與等級,方便來此的客戶、僱主以及獵人查看具體的情況。

大廳之中擺著一排一排的座椅,以供人休息。向左,是僱主專區,二十四小時有工作人員守著,等待接受新的委託;向右,是獵人專區,方便接受任務。

在大廳之中,一個面色嚴肅的中年男子,帶著一位短髮年輕女人,正守在這裡。看到從門口進來的茱蒂絲、李維和婭莎一行人,他們直接就迎了上來。

那中年男子張開雙手,跟茱蒂絲抱了一抱,說道:「這一路還算順利吧?」

茱蒂絲道:「報告部長,這一路還算順利。」

一向性格乖張、外向,好像天不怕地不怕的茱蒂絲,對於眼前這位中年男子,居然有一種意外的尊敬。

那中年男子轉過頭來,看向李維,露出了一個和善的笑容,說道:「看來,這應該就是之前艾琳提到的、十七號街區的同事李維先生吧?真是年輕有為,十七號街區要出一位驕子了。」

李維朝著他微微一笑,說道:「謝謝您的誇讚,馬爾斯先生,久仰大名了,您過去的經歷,以及在四葉草分部出色的工作,哪怕是在我們那片窮鄉僻壤,也是非常出名的。」

李維沒有認錯人,這中年男子就是『銀色使者』馬爾斯,四葉草分部的部長。

他確實也非常的出名,曾經的他,是公會之中頂尖的獵魔人之一。據說,在某次委託之中,『銀色使者』馬爾斯曾經與一個強大的、曾經威脅到過整個威斯杜姆市的安全的魔物戰鬥過,挽救了這個城市,是個不折不扣的英雄。

在那次委託之中,馬爾斯身受重傷,沉寂了數年的時間,在前些年才重新復出。復出的銀色使者,脫離了第一線獵人的工作,以英雄的身份,接手了上層區四葉草分部的工作。

這樣一個有著光輝歷史,有著英雄之名,如今又身居高位的人,對自己這麼一個從十七號街區那個破地方來的小菜鳥,都能夠一副和顏悅色的模樣進行問候,不得不說是一件相當難得的事情,也確實會讓人心生好感。

「哈哈1馬爾斯爽朗的笑道:「哪裡有什麼大名,不過是義務內的工作罷了。走吧走吧,我已經在這裡等你們很久了,分部內也已經為你們準備好了休息的場所。蔡羽彤會帶你們過去的,請務必要好好休息一天,有什麼事情我們明天再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