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最終獵殺>第六十章 權力的遊戲(二合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章 權力的遊戲(二合一)

小說:最終獵殺| 作者:大飛艇| 類別:玄幻魔法

威斯杜姆市,上層區,鳶尾宮。

鳶尾宮是威斯萊爾王朝,歷代王室的居住處,亦是王國政府的核心所在之處。

這裡也許並不是威斯杜姆市最宏偉高大的建築,但絕對是最奢華、優雅的建築。

鳶尾宮的主體,在一百五十年前被建造出來。它的建造者、設計者是同一個人——王國第一位女性君主,尤娜女王。她也直接靠此獲得了建築大師的頭銜。

說實話,比起治理國家,尤娜女王在建築設計上的天賦顯然更加優秀。

在此之後,統治著威斯杜姆王國的威斯萊爾王朝歷代國王,幾乎每一位都會進一步擴建這座宮廷,建造新的殿宇。

鳶尾宮的建造和設計,據說當年的尤娜女王是參考了大災變之前的、古典時期的巴洛克風格。於是,鳶尾宮這一整個建築群,在整個威斯杜姆市、乃至於整個新時代,都是獨一無二的,再難找到相同。

在鳶尾宮長長的走廊之上,兩個男人,走過一根根有著複雜而又精美的浮雕的走廊。

陽光照耀,金壁輝煌,只是他們二人之間的談話,卻是那麼的陰暗。

「骷髏黨的那群蠢貨!成事不足敗事有餘1為首的一個滿面嚴肅的中年男子心懷氣憤的說道,他穿著一身黑色金邊的華麗服裝,手裡握著一柄純金色的手杖。

如果有識貨的人在此的話,一定能夠認出他的身份:威斯杜姆最大的實權貴族,諾斯曼·哈格雷夫斯公爵。

而在他身邊的,是他最重要的盟友之一,盧曼·費恩。他是黑鳥重工的現任董事長,是威斯杜姆王國有名的大資本家。

費恩的年事已大,這位穿著一身西裝的老人,在行動上已經有些不太方便了。他藉助拐杖,費儘力氣才能夠跟得上領銜他一個身位的諾斯曼公爵的步伐。

他說道:「他們之前發現婭莎公主的蹤跡之時,其實也並不能確定就是她本人,而且他們也出動了核心力量去攔截,只是沒想到獵人公會介入的速度會那麼快……」

「夠了1背對著費恩的諾斯曼公爵憤怒的說道,「費恩,不用給那群貪婪又短視的傢伙說好話。巴尼爾特那隻貪得無厭的老鼠,若不是存心想要將我那位親愛的小侄女據為己有,以此為籌碼向我要求更多的東西,怎麼會在得到情報之後自己動手,不將公主的行蹤報告上來?我已經受夠了骷髏黨的無能了,巴尼爾特必須要為他浪費了我這麼好的一次機會而付出代價1

費恩輕嘆了一口氣,他在心裡默默的向骷髏黨的老大巴尼爾特哀悼了一下。眼前這個男人,是個梟雄,也是一個不折不扣的暴君。他親口說要讓巴尼爾特付出代價,那傢伙就一定完蛋了。

雖然費恩心裡有點不舍,畢竟巴尼爾特怎麼說也自己一直掏錢投資扶植起來的。但那個混蛋這次玩的太過火了、太過分了,貪得無厭的人總會因為自己的貪慾而死,他也算得上是死得其所吧。

「巴尼爾特是要為自己的貪婪付出代價,不過,公爵殿下,您也不用太過擔心了。我在梅林大道那個生化研究中心布置了成千上萬的半機械造物,以生化研究中心失控為理由,發起的暴動,掩護了我們的高手對婭莎公主的車隊的突襲。按照前方傳回來的消息,婭莎公主應該已經在這場劫難之中當場死亡了。」

「應該?」諾斯曼冷笑了一聲,「你跟我說『應該』這兩個字?」

費恩道:「我們在獵人公會的眼線親眼看到那輛車被燒成廢鐵了。」

「我就問你,有人確認過我的小侄女的屍體么?」

「這……獵人行會的馬爾斯在戰鬥之後立即到場了,所有看到過現場情況的我們的人,都沒逃出來,沒人有機會能夠確認屍體情況。」

「那你怎麼敢說婭莎死了?立即給我不惜一切代價的去查,我要的是完全確定的結果,而不是這種模稜兩可1

「是,我的殿下。」費恩應道,隨後他又提出了一個問題:「公爵殿下,梅林大道和四葉草社區的暴動,我們要怎麼善後?」

「讓獵人行會去頭疼吧。」諾斯曼說道,「那群傢伙,不接受我的善意,說什麼恪守中立,到頭來居然敢幫助王黨!做做樣子就可以了,不要在四葉草和梅林大道布置什麼力量,他們的四葉草分部要是就此被摧毀掉,才是最好的1

費恩皺起眉頭道:「恕我直言,殿下,我覺得我們之前對獵人行會的策略是有問題的,我們威脅他們說如果他們不站在我們這邊,待到未來就會對獵人行會進行限制。我們這是在將那群獵人逼向王黨。」

諾斯曼『哼』了一聲,說道:「我不希望未來我掌控的威斯杜姆,有這麼一群不聽號令、又喜歡惹是生非的獵人。他們必須得到限制,如果他們真的敢跟王黨站的太近……我不介意在未來取締他們1

「唉……」費恩嘆了口氣,他就知道自己勸不動諾斯曼。在他看來,獵人行會是一個擁有深厚底蘊的組織,他們的歷史甚至要比威斯杜姆王國還要更加久遠,甚至據說能夠追溯到大災變時代。

這樣一個組織,得罪他們並不是一個明智的選擇。

諾斯曼在這件事情上,有些自負了。

但他又能如何?他無法勸動這位梟主,也就只能儘力配合了。

兩人說著說著,已經走到了長廊的盡頭。

走過長廊,是一片花園。

侍女已經站在花園入口,靜待多時了。

「女王陛下在那裡?」

「請跟我來,公爵殿下。」

跟在侍女之後,諾斯曼公爵和費恩見到了坐在石凳之上,手扶豎琴的女人。

她就是威斯杜姆王國現任的國家元首,梅茵女王。

不得不說,威斯杜姆最美的女人,這個稱號放在梅茵女王的身上絲毫沒有半分的過分

。三十年前,年僅十六歲、當時還是公主的梅茵,就已經讓無數王公貴族為之折腰了。而如今,三十年時光,絲毫沒有影響到她的美麗,她的臉上不見皺紋,她的身形仍舊纖細優雅。彷彿歲月並沒有詛咒她,反而贈與了她更好的禮物。

當年的少女,如今成了絕美依舊的貴婦人。

諾斯曼每一次見到女王陛下,心中的妒火都會熊熊燃燒。他很憤怒,當年若是娶到梅茵是自己,而不是自己那個愚蠢的弟弟的話,如今時局怎會如此?

他呼出一口氣,將梅茵身上的飄香吐出,然後輕輕俯身,問好道:「陛下午安。」

梅茵女王並沒有理他。

諾斯曼也不以為意,他臉上帶著一股沉重的悲傷,說道:「今天上午,梅林大道的一間生化研究中心發生爆炸,儲存在梅林大道、四葉草社區兩個地方的倉庫之中的半機械化造物全部失控,已經造成了巨大的動蕩。」

梅茵女王臉上露出了悲傷的神色:「費恩?」

「陛下,我在。我對我們黑鳥重工出現如此之大的安全事故表示深切的愧疚,我們一定會制定好完備的措施,全力配合政府,控制災情、善後賠償,只要政府有需要,黑鳥重工絕不推卸責任。」

「你們現在玩弄陰謀詭計,難道都已經到了這種不惜引起波及一兩個社區的暴動了?諾斯曼,你已經害死了我丈夫,你的親弟弟,現在整個王國都是由你統治的,你還有什麼不滿意?」

「陛下,您言重了,這只是一場意外,包括我的弟弟,賈斯丁的去世,也只是一場意外,怎麼會跟陰謀有關係呢?」諾斯曼公爵『悲傷』的說道,「對了,還有一個不太好的消息,您要聽嗎?」

女王陛下自顧自的彈動豎琴,沒有理會。

諾斯曼也用不著女王的允許,他自顧自的說道:「聽說,我的小侄女,婭莎殿下之前就在四葉草社區的獵人公會裡……」

話沒說完,琴弦斷裂。

手指被琴弦割出了傷口的梅茵女王,忽的轉頭,眼睛死死的盯住諾斯曼:「你什麼意思?」

「陛下……」

「諾斯曼1女王陛下怒吼道:「我的女兒……你要是敢傷害她,我跟你魚死網破1

諾斯曼忽然笑了:「陛下,沒有必要這麼大的火氣。也許,婭莎殿下若是活著,你還有跟我魚死網破的機會。若是我的小侄女死了,你才是真的一點機會都沒有了。」

言罷,他轉身就走,身後傳來了豎琴被摔砸的聲音。

諾斯曼向身旁的費恩說道:「那是陛下最喜歡的琴,就這麼摔了很可惜,再去給陛下找一架琴,記得,務必要最好的。」

「諾斯曼!你是個惡魔1梅茵女王在咆哮。

……

婭莎坐在車裡,耳朵聽著超級電梯下降之時那刺啦刺啦的響聲,竟然都有些入迷了。

她當然不是在欣賞嘈雜的噪音,只是她那重重的心事,此刻也只能寄托在這上面了。

在這次護送委託之中,作為四葉草護送獵人小隊隊長的谷時秋,看到了婭莎臉上那憂傷的神色。

他安慰道:「殿下,還請不用太憂心了。現在,敵人在短時間內肯定沒有辦法掌握我們的行蹤,而且又有七名從總部調來的高級獵魔人加入了保護您的隊伍之中,應該是不會再有什麼太大的危險了。」

婭莎笑著說道:「我很相信你們,我剛剛在想我的父親和母親。」

谷時秋默然,不知該說些什麼好。

他從來沒有想到,自己以及自己的這群同僚,居然有一天能夠接下護送王國公主的委託。

說實話,當時他在四葉草分部,聽到馬爾斯部長說坐在會議室的那個小姑娘,居然就是三個月前已經過世的賈斯丁親王,與梅茵陛下的親生女兒婭莎公主的時候,還真的嚇了一跳。

而當他知道,他的任務是要護送婭莎公主前往瓦湖鎮,送到她的舅公蔣允良公爵那裡的時候,他更是被震驚的無以復加。

他是個資歷很深的獵魔人,實力也很強,完成過無數艱難困苦的委託,與各種強大的魔怪戰鬥過,在某些方面的嗅覺,也是很靈敏的。

獵人行會在這件事情上,堪稱不遺餘力。四葉草分部的尖端戰力,除了馬爾斯會長本人之外,大部分都在這裡了;從獵人行會本部,更是調集了許多尖端好手,來負責婭莎殿下的安全。

這是否意味著,向來在各種宮廷、權力鬥爭之中,都保持中立,選擇置身事外的獵人行會,這次要加入到這場權力鬥爭之中了?

他不知道。

他覺得,自己還是不要想那麼多的好,反正想也想不出什麼接過來。他只需要將眼下的任務好好的完成,將婭莎公主安全的送到瓦湖鎮的蔣允良公爵手中就好。

據說,蔣允良公爵手握重兵,麾下高手如雲不說,本人也是名震一方的頂尖強者。

更主要的是他的身份,他是女兒是茉莉莎皇后,梅茵女王正是他的親外甥女。

他嘆了口氣,他將腦海中的想法甩走。王國高層的這些權利鬥爭,他向來都覺得距離自己很遠,哪怕是現在也是一樣。自己雖然實力不錯,但在底蘊深厚的獵人公會之中,也只能算是個高端戰力而已,距離管理層還有著很遠的距離,這種事情,還是交給公會總部的那群大佬們去考慮吧。

拋開思緒,回歸現實,他剛剛張嘴,準備安慰安慰婭莎,但卻只感覺車身一震。

超級電梯已經到底了。

電梯門緩緩打開,在前方的引導員的指揮之下,車輛、人群排著隊,有序的從超級電梯之中走出。

目光前視,谷時秋的眼神一凝,他注意到了在電梯向外的通道兩側,有一隊全副武裝的士兵,他們的胳膊上,還黏著『威市特勤』的字樣。

這標誌,谷時秋當然認識:威斯杜姆王國政府特勤機構,王國秘密特勤局,簡稱KSS。

威斯杜姆王國的官方力量,大約分成三個部分。一個是警署,負責轄區治安,碰上魔怪、異獸的話,除了幫忙疏散下人群之外,基本沒有什麼作用。

其次是王國軍隊,這是核心力量,但一般不是大規模軍事行動,肯定不至於出動軍隊。

而相對最神秘的,就是KSS了。他們,是政府機構的特工集合地,人數不多,但都是精英,負責處理各種神秘側的東西、魔怪。

獵人們跟警署的關係不好,跟KSS的關係更差。雙方之間沒少起衝突,甚至有過許多例獵人被特勤局的人抓走,最後一去不回的情況發生。

這幫人,比警署更加討厭。

而在這關鍵時候,婭莎公主正坐在自己的車上呢,等閑不出動的KSS的人,突然守在了超級電梯之外,這是幾個意思?

谷時秋緊張了起來。

他拿出對講機,小聲的說道:「大家注意一點,有KSS的瘋狗在前面。虞果,你的幻術偽裝有沒有問題?不要被發現了。」

「恩,放心。」

車輛緩緩開出,谷時秋的手已經握在了刀柄之上,萬一有什麼意外,『秋葉刀』就準備立即拔出,飽飲鮮血了。

「鎮定一點,不要被看出來了。」虞果的提醒隨之而來。

她的幻術效果,可以讓目標看到她想讓他們看見的東西。現在,在那些特勤局的眼中看來,他們車上的這群人,只不過是一群看起來毫無異常的、來下層區辦事的人而已。

車輛開出,走過KSS的人的視線,一切安全。

——

4500字的大章,拆不開,乾脆兩章一起更了。

上傳這章的時候,看到在新書榜第七的位置,說真,這是人生第一次上到前十。

現在這個榜單不運營,大多數情況下是上不去的,於是來大力求推薦票!看能不能再沖一波!拜謝各位!

求推薦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