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最終獵殺>卷終章 悲痛
小說:| 作者:| 類別:

卷終章 悲痛

小說:最終獵殺| 作者:大飛艇| 類別:其他小說

在這次參與到寒霜鋒頂的三家勢力之中,損失都非常щww..l但真的算起來,最幸運的,還是獵魔人公會。

雖然總部培訓班的學員們踏入雪蟬林、進入寒霜鋒之後,死了許多、跟聖教軍惡戰了一場,也有很大的損失,連郎雲號這樣一艘主戰飛艇都被打落了。可好歹,前來支援的六位要素強者,都還在,最多也就是有輕傷的情況,算不得太過於嚴重。

而聖教軍,天懲之錘號怎麼也要比郎雲號更加值錢不說,普通的聖教軍騎士死了幾個也不說,僅僅就是擁有要素級別戰力的聖殿騎士,都陣亡了兩個。

任何要素強者,對於任何勢力來說,都是難得的中流砥柱。損失兩位要素,哪怕是聖光教會這樣的大勢力,也難免會心疼不已。

但總歸來說,最慘的還是雪芝集團和深暗教團。

他們五年以來,花費了巨大的代價,執行的計劃,到最終還是因為獵魔人和聖教軍的介入而功虧一簣。

按照目前的情況,總結歸納來看,深暗教團和雪芝集團,一定事想要通過秘法,來解除掉霜寒之翼身上的封印,並且將這頭白龍納入到自己的控制之中,將其作為超級戰爭兵器的。但是,在最後關頭,卻被天懲之錘號轟開了大門。..

當幾位聖教軍的要素強者,也就是所謂的聖殿騎士,帶著精銳的力量突入到龍穴之中的時候,他們就已經無力阻止事態的惡化了。最終,封印失控,白龍是放出來了,但是深暗教團也沒有能夠完美的控制住這頭巨龍,導致了這頭古代凶獸重獲自由。

霜寒之翼在臨走之時,宣告要復仇,這個復仇的對象會是誰?李維不知道,但他可以猜測一下。

祂最痛恨的人,必然是將祂長久的封印住乃至數百年的時間的薩拉赫陛下。當然,威斯杜姆王國的初代國王,薩拉赫早就死了,霜寒之翼想找他復仇也找不到。但很有可能的是,它會將怒火釋放到威斯杜姆王國身上。

同時,別看是深暗教團將這頭白龍給釋放出來的,但霜寒之翼也不可能就因此就開始感恩戴德。那群邪教徒,一開始抱有的目標,可是想要控制它的靈魂和**的。這對於巨龍而言,簡直是在褻瀆。祂要復仇的目標,恐怕也會將這些邪教徒也給算進去。

花了五年的時間,費盡了不知道多少代價,深暗教團不僅沒有能夠如願以償的獲得一個強大的超級兵器,反而給自己招惹了一個幾乎可以算得上是招惹不起的強敵。

而除此之外,深暗教團和雪芝集團還有損失慘重的一點:要素級強者的折損。

逃出龍穴的深暗教團的強者,在要素獵人的追擊之下,當場被斬殺一人,另外一人則逃走了。最慘的是雪芝集團,以薛克林為首的三個要素強者,一死一逃一被捕,被捕的那個,就是薛克林。

薛克林被打到瀕臨死亡的時候,被抓了起來,當即就被嚴加看管的同時,準備押送到公會總部。

他的身份,將會在接下來的事態之中起到非常大的作用。

……

第二日,獵魔人們就踏上了離開的道路。

寒霜峰的事態,大體已經被解決了,他們也就沒有必要繼續留在這裡了。

只是,在朗雲號已經墜落的情況下,他們只能從陸地上,穿過雪蟬林,返回雪紡鎮。

目前的雪蟬林里,到處都是一些龍獸。這些由霜寒之翼在長久的封印之中的一些外漏氣息逐漸形成的怪物,當下已經充滿了整個雪蟬林。

只是,這些怪物,對於有八位要素獵人帶隊的獵魔人隊伍來說,算不上什麼阻礙——克魯塔娜和飛雲也已經歸隊了,他們兩個之前先一步進入到了寒霜峰,並且在追擊深暗教團的要素強者的過程當中,做出了非常大的貢獻。

不過說到這裡,雪蟬林里的龍獸,后需要怎麼處理、朗雲號墜毀的殘骸要怎麼辦,這都還是需要解決的問題。

只不過,這些都用不著李維去考慮。

在返回了雪紡鎮之後,等了兩天的時間,就有一艘飛船來接人了。

正是當初送總部培訓班,從威斯杜姆市來到雪紡鎮的『滅絕者』號。

乘坐飛船,回到威斯杜姆市之後,獵魔人隊伍就當即宣告解散了。那些從各地被抽調,支援而來的獵魔人,各回各家,相應的獎勵、酬勞的結算,會下發到各自的公會之中。

不過,李維他們這些學員,則暫時還不能走。

他們接下來要在克魯塔娜的帶領之下,返回獵手鎮。

總的來說,這還是第九十九屆總部培訓班的實訓項目。不管這次事件到底發展成了什麼樣子,在事件結束之後,該總結的都要總結,畢業典禮也會如期舉辦。

只不過,當初意氣風發,一起從獵手鎮出發的一百四十二名獵魔人學員,到現在能活著回來的,只剩下了四十多個人,而且一半人身上的傷勢不輕,甚至有十來個人,雖然保住了性命,但是未來恐怕也要永久退役了。

但不管怎麼樣,他們都是幸運兒。還有超過百名學員,長眠在了北方那一片冰雪的山峰。

當然,有一部分的死亡,是因為培訓班在被奧里森執事長徵調到了朗雲號上之後,跟聖教軍的戰爭之中造成的。

到現在,如果按照死亡人數來算的話,這次培訓班的實訓項目,是總部培訓制度開始以來,最大的事故。

克魯塔娜這位總教官,難辭其咎。這位鐵血女教官,肯定是要負擔直接責任的。而不僅僅是她,包括飛雲和孫政兩位助教在內,恐怕也脫不了關係。

最直接的表現,就在於李維他們這一屆三十多名還能站著的人,參加最後的結業典禮的時候,克魯塔娜這位本應該是作為重點人物出場的總教官,根本沒有露面。

在結業典禮上,總公會會長魏英在發表講話的時候,用的最頻繁的一個詞,是『悲痛』。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gegegengxin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