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最終獵殺>第三百六十章 發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六十章 發動

小說:最終獵殺| 作者:大飛艇| 類別:其他小說

錦陽關,城西,某間民房的地窖之中。

十幾個穿著黑色長袍,用兜帽將自己的腦袋蓋住的人,圍繞著一張桌子旁,相對沉默。整個地窖都不算大,除了燭火燃燒的聲音在四周牆壁之間環繞之外,一點別的雜音都沒有。

直到,地窖的門,發出了『吱』的響動,一個同樣穿著黑袍的女子,順著梯子爬了下來。

她有著一副非常火爆的身材,哪怕是毫無特點的黑色長袍,都掩蓋不祝

「你太慢了。」原本坐在長桌之首的那個如鐵塔一般的壯漢,很不滿的抱怨了一聲。

女人將兜帽掀了下來,露出了一張極為漂亮嫵媚的容顏。

若是李維在此,定會非常的驚訝——這人竟然是張柔!

『柔面人魔』張柔,曾經在四葉草敗給過他一次,在寒霜峰上更是已經死去的一個女人,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但若是仔細看看,其實還是能夠看出兩者之間的不同。二人雖然在身形相貌上近乎於一樣,但在氣質上卻有所不同。雖然兩者都很嫵媚,但是現在站在地窖之中的這個女人,不需要做任何的表情、任何的動作,僅僅就是這樣站著,她渾身散發的氣場,就會讓不管男人還是女人,都為之動情,慾火高漲。

這是最頂尖的魅魔才有的氣常

實際上,她也確實不是張柔。

她是深暗教團六天魔之一的柔面天魔,她是張琴。

『天魔』是深暗教團之中,相當高級的稱號了,一共只有六個,代表了來自於深淵煉獄六個不同的力量體系的傳承。一般而言,每個天魔都會各自選擇各自的弟子,然後將自己的傳承教下去。天魔若是死了,如果他的弟子實力達到了要素、或者接近要素的水平的時候,就會繼承『天魔』的稱號。當然,有的時候,有的天魔的弟子會等不及,他們成長起之後,有可能會直接下手殺掉自己的老師,繼承天魔的稱號。

其實,天魔不僅僅只是代表稱號而已,更是代表一種力量,來自於深淵煉獄中,六個強大的惡魔君主的力量投影。

張琴挑選的弟子很簡單——她會選擇自己的女兒作為傳承的繼承者。

當然,她並不只有一個女兒。她在一年間產下了六個孩子,全部都是女孩。這六姐妹在逐漸長大之後,不限任何手段的互相殺戮,最終挑選出一個,作為她的繼承人,獲得『人魔』的稱號,並正式開始修行柔面天魔的傳承。

然而,張柔卻已經死了。她必須找新的繼承人,於是,她現在的小腹微微隆起,那是上一個淫亂儀式的產物。三十幾個實力都算不從一周的瘋狂,所有精華都化為了她肚子里的六個胎兒。

她現在排名戰力榜第二名,僅次於『天堂聖劍』凱恩。李維拿出了那麼彪炳的戰績,甚至斬殺了竇霖這樣的要素強者,都沒有能夠在戰力榜上排名超過她,可見『柔面天魔』的實力。她的水準,絕不下於一般的要素強者。

而至於坐在長桌主位上的那個像是鐵塔一般的男人,名為布魯諾斯,當代的『暴怒天魔』。布魯諾斯就是一個不折不扣的、真正的要素強者了。

錦陽關一個不起眼的民房的地窖里,匯聚了深暗教團兩大天魔,兩個要素級別的高手,這樣的場景可不常見。

張琴坐在了布魯諾斯正對面的位置上,環顧了四周,然後說道:「來了這麼多人礙…這次可是大行動,雖然大體的行動計劃早就已經制定好了,不過,在發動之前,大家還是要多商量溝通一下才好。」

……

在隨後一周,沒有太多的事情發生。

李維一直都和許東心在一起,潛藏在城堡之中,就像是一個最普通的士兵、衛士一樣,一點也不起眼。

而熾凰軍團、蔣氏家族的勢力,在錦陽關全城掀起了大檢查行動。

成果還是有一些的,除卻掃蕩掉了不少地痞流氓、城市黑幫之外,還抓出兩個窩點。一個被確定是KSS的一個情報點,抓了五六個情報員。而另一個,則是一個名為『烈獄塔』的邪教組織的據點。

烈獄塔也是一個信仰深淵惡魔的組織,不過跟深暗教團不是一路的,他們二者之間還有過數次大規模的火併。不過,烈獄塔囂張的時候是十幾年前的事情了,KSS曾經聯合獵魔人公會,在很久之前,針對烈獄塔有過一次大規模的行動,一舉搗毀了他們的老巢,並且還殺死了烈獄塔當時的領導者。

隨後,烈獄塔就陷入沉寂了,很少見到他們再出來活動。

眼下這個烈獄塔的據點,應當是跟這次刺殺計劃沒什麼關係的。

而至於其他的什麼真正跟這次刺殺行動可能有關的東西,並沒有查出來什麼。

內城之中,熾凰軍團的駐地,幾位軍團長們在討論關於這次大清洗、大搜查的事情。

「深暗教團藏得這麼深?」王安德表示有點不解。

「總團長先生,還是不能大意的,公主殿下的安全是最終重要的事情。」

說話的人,是熾凰軍團的另一位副軍團長,蔣成永,一位要素等級的戰士,同時也是蔣允良公爵的長孫。

蔣成永高大帥氣,年紀二十八九歲,過了毛毛躁躁小年輕的年紀,但是又還沒到暮氣沉沉的時候,正是掛在青春的末尾,即將踏入最年富力強時候。他行事謙和,待人有禮,在某些事情上又不失鋒芒,果斷而有行動力。

他是個天生的領袖,在進入到熾凰軍團之後,除掉他身上公爵長孫的光環之外,他也是個非常受到士兵們愛戴的軍團長。

聽到蔣成永的話,王安德也是點點頭:「對,公主殿下的安全最重要。」

「唉……你們兩個礙…」在場的另一位副軍團長,『黑炎女士』維洛妮,是一位面貌有些刻薄的女人,她說道:「我們已經警戒了很長的時間了,錦陽關上上下下都很緊張,沒有什麼人能夠在我們的眼皮底下藏得住,更別說這次大清掃,花了這麼大的力氣,還是什麼都查不出來。我看啊,不管是深暗教團也好,還是諾斯曼也罷,肯定是不敢來了。」

蔣成永說道:「還是不可大意,萬一出現情況呢?」

維洛妮嗤笑了一聲,說道:「大少爺,王軍團長,你們這是關心則亂。公主殿下要不是婭莎,你們會這麼上心?」

「莫要胡說。」蔣成永斥了一句,但維洛妮並不放在心上。

然而,在下一刻,他們幾人的目光,就全部向著外城一個方向望去。

他們沒看到什麼,也沒聽到什麼,但是那股充滿惡意、而且毫不掩飾的力量波動,比夜晚的明月還要顯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