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最終獵殺>第三百八十八章 徵兵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八十八章 徵兵

小說:最終獵殺| 作者:大飛艇| 類別:其他小說

鳶尾宮,國王大殿內側的議政室內。

按照威斯杜姆王國的傳統,一般而言大型的典禮、大型的事宜商討和公布,都是在恢弘氣派的國王大殿內進行的。國王或者女王,會端坐在王座之上,周旁是精銳的衛士。王座的階梯之下,大臣、貴族、議會代表都有各自固定的座位,聽取首相主持的議會。

這種大型的王國議會,一般一個月才會開啟一次,或者是有什麼重大事宜,會由首相召集議員在國王大殿內進行。

而一般來說,常規事宜、日常政務、重大事項事前的決策,都是小範圍進行的。首相、國王,帶著各部門的大臣,軍務、財政、商務的高官們在國王大殿內側的小廳內進行事情的商討。

在諾斯曼首相組建了自己的新內閣之後,頭幾年還假模假樣的會邀請梅茵女王端坐在王座之上,開大型朝會。但最近,諾斯曼是越來越懶得搞這種形式主義了。一月一次的大朝會,變成了三個月一次,再到後來變得更久。最近的一次召開大朝會,都是半年前的事情了。

而相比之下,他帶著他的內閣成員,在小會議廳開會的次數變得越來越多,尤其是在與錦陽關之間的關係變得極度惡劣的這段時間,會議也變得更加的頻繁了。

事情說一千,道一萬,都是在為節希臘愛很有可能爆發的戰爭在做準備。

「卡馮元帥。」諾斯曼陰沉著一張臉的模樣,已經成為了常態了,「我三個月前向你下達的要求,讓威斯杜姆戍衛軍的兵力擴充到四十萬,為什麼沒有達到預定目標?」

滿頭白髮、滿臉滄桑的卡馮元帥,穿著一身軍裝,在座位上坐的筆直。聽到問話,他回答道:「首相閣下,在接到命令之後,威斯杜姆戍衛軍團就已經在儘力的擴充兵力了。但是有兩個問題比較嚴重,一是除卻個別社區對於我們的招兵工作比較支持以外,在大多數的下層區之中,我們的新兵招募工作受到了很大的阻礙。地方勢力、一些政黨,乃至於是獵魔人、聖教,都在阻撓我們的招募行動,導致在很多地方,我們的兵員招募很難進行下去。」

「另外,第二個問題在於,我們給新兵開出的待遇太低了,哪怕是很多下層區的貧民,也不願意來。」

「你可以不要公布待遇,或者把待遇公布的好一點嘛,說吃飯管飽、穿衣管暖,下層區的那些賤民只要聽到這兩項,就會蜂擁而至了。」說這話的,是主管商務的內閣大臣,瓦格利斯。

卡馮對瓦格利斯怒目相視:「你是在侮辱軍隊的榮譽1

瓦格利斯無所謂的說道:「不然還能有什麼辦法?」

「讓財政部把應該撥下來的資金撥夠才是正事1卡馮的怒目看著這群貪婪的商人們,他雖然老了,但這時候人們才想起他曾經也是有著『王國雄獅』的稱號的。

這頭老獅子瞪起人,氣勢兇悍,讓瓦格利斯這個肥胖的傢伙整個人都為之一顫。

瞪怕了瓦格利斯,卡馮的目光望向了費恩。

盧曼?費恩,黑鳥重工的董事長,同時也是諾斯曼首相麾下最重要的大臣,掌管財政。卡馮敢於對瓦格利斯怒目相視,但是對於費恩,他還是心有些許的顧忌,不會說出太過於難聽的話。

但不管怎麼樣,卡馮這話的意思,是將徵兵不力、未能達到首相閣下預計的目標的責任,甩給了財政部。

其實這也不算什麼甩鍋。徵兵,不給錢怎麼征?確實沒辦法征。這段日子裡,卡馮元帥已經想了很多辦法了,好不容易將戍衛軍的數量擴充到了二十八萬,但距離目標還有十幾萬的缺口。這不是喊喊口號,想想辦法就能夠解決的問題。實際上,別說徵發新的兵員了,就算是這一批新招募進來的軍隊,武器裝備都難以配齊,更何況想要進行比較高水準的軍事訓練了。

諾斯曼首相的目光,這時候也看向了盧曼費恩。

「我的財政大臣,我需要你給出一個解釋。」

盧曼費恩沉默不語。

實際上,現在王國的財政情況已經到了非常糟糕的地步了。僅僅以王國財政的正常收入,是無法繼續大範圍的擴充軍隊、培養更多的特工的。

之所以還能夠繼續維持,那是以黑鳥重工為首的幾個威斯杜姆的大企業,以及哈格雷夫斯家族的傳統領地——聖博倫谷地的輸血,才能夠維持下去的。

而在其中,各大集團企業的輸血尤為重要。

資本家可不是做慈善的,他們支持哈格雷夫斯家族,支持諾斯曼,那是一種投資。

而既然是投資,必然是有回報的。

在付出了大量的金錢代價之後,他們想要染指的是政治權利。可想而知,當一個資本家,又掌握了公權力之後,他們到底會幹出什麼事情來。

也許,資本家裡有好人,但是資本的天性,就是在儘可能的情況下,賺取最多的利益。當沒有了限制的資本,甚至是有了公權力的幫助之後,資本必然是要去賺取更多的利潤的。

財務大臣盧曼?費恩,是伴隨著諾斯曼公爵的上台而上台的,是支持諾斯曼內閣的資本家們的代表,也是最大的一個資本家。他的集團,為諾斯曼爭取到王國首相的位置、清算掉了王黨,提供了大量的經濟上的支持。

這也為他在諾斯曼內閣爭取到了極為重要的位置。

在大眾的眼中看來,費恩是諾斯曼的頭號支持者,同時也是目前內閣中的第二人。他掌控著目前王國政府最重要的權力之一:財政權。以至於有的時候,諾斯曼首相也不得不尊重費恩的意見。

只是,最近一段時間,這兩位在王國政壇上首屈一指的大佬,親密無間的合作,似乎出現了一些裂痕。

歸根結底是一個錢的問題,就像是今天一樣。

在過去幾次的會議上,費恩已經有數次反駁諾斯曼的意見了,而今天,他雖然沒有開口說話,但對於諾斯曼想要讓他繼續撥錢給軍隊的命令,他是以沉默在對抗。

——

今天原計劃加更來著,然鵝

下班后太累了,最近睡得有點晚,想著睡一小會兒,起來再寫。然後,一睜眼現在了

先發一章,把今天的日常兩更補齊。加更放到明天了。

明天保底三更,爭取四更五更!以頭為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