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最終獵殺>第三百九十六章 反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九十六章 反水

小說:最終獵殺| 作者:大飛艇| 類別:玄幻魔法

諾斯曼長期身邊都會帶著四位要素高手。

其中兩個會是KSS的要素特工,由KSS內的高手輪值擔當;另外一個,來自於軍方;再另外一人,則是來自於聖博倫谷哈格雷夫斯家族的要素強者。

四位要素強者常駐在身邊,諾斯曼對於自己的安保力度不可謂不上心了。

但費恩不理解,為什麼自己已經召集了諾斯曼的常規安保完全對付不了的力量的時候,他還能一臉淡定?

「別管他虛張聲勢了1旁邊的瓦格利斯說道,「動手吧1

「嗯。」費恩點了點頭,揮了揮手,示意眾人下手。

八名要素強者同時出擊!

諾斯曼身邊的保護者們,也同時發起了反擊。其中,表現得最為亮眼的,是KSS的一位黑人特工。這個精瘦的黑人男子,從懷中掏出了一柄看起來普普通通的手槍,但射擊的精度和威力強到可怕。

沖得最快的一個力量鏈的要素獵人,竟然直接被兩槍給逼退了回去。另外兩槍,則打在了要素榜第七十二名的『冰凍博士』身上,將他正在凝聚的一招冰凍攻擊給打斷掉了。

「小心一點!那是『黑狐』特工!請把他當做要素榜前三十的高手來對待1

發出警告的,是獵魔人『深湖女巫』麗佳娜。

「呵呵,好久不見啊,麗佳娜。」黑狐發出了一陣低沉的微笑。

「我可對你記憶尤深啊1麗佳娜看到黑狐的時候,頗有些咬牙切齒,看這樣子,這兩個人之間,是有著非常深的過節的。

事實也確實是如此,幾年前,麗佳娜曾經在一次委託之中,跟KSS處在了敵對的位置,並且跟這隻黑狐狸打過交道。那一次,麗佳娜吃了大虧。

看來,今天是有報仇的機會了!

麗佳娜當即就對黑狐發起了攻擊。大片綠色的能量,自她的身上涌動而出,幾片犀利的葉子,飄搖著超黑狐飛射而去。

綠色的飛葉被槍彈凌空點爆,但隨即,地上又升起了大量的蔓藤,向黑狐纏繞而去。

連續的法術打擊,讓黑狐感受到了一定的壓力。同時,他的出色表現,也引起了其他的一些要素強者的打擊,這也讓他沒有辦法去找麗佳娜的麻煩。

嘴角帶著殘忍的笑容,麗佳娜妙曼的身體,隨著澎湃的力量逐狡鵠礎K在憋一個大招,只要旁邊的隊友能夠多給黑狐一點牽制,她有把握憑藉這一招,直接重創目標。

黑狐顯然感受到了壓力,他嘗試向麗佳娜發起攻擊,希望能夠打斷她正準備的這一招真理級要素技能。

然而,他沒能成功。冰凍博士藍道爾和另外一個要素強者,阻攔了他的攻勢,以配合麗佳娜的攻擊。

『深湖女巫』,應當算是費恩手下的這批人之中,單體實力最強的一個了。

然而,就在她的攻擊即將成型的瞬間,一把黑色的魔劍,忽然就從旁邊刺了過來!

動手的,居然是『黑心魔劍』吳睿文!這個本來應該是隊友的傢伙,做出了一副要上去配合絞殺黑狐的樣子,卻在『無意間』經過麗佳娜的時候,突施殺手!

對於這一劍,麗佳娜完全沒有任何的準備!

「吳睿文!你1她氣急敗壞,但不管怎樣都無法逆轉這個結果了。

「對不起麗佳娜,可是諾斯曼公爵殿下給的錢更多埃」吳睿文笑著說出了這句話,嘴上雖然是在道歉,但手中魔劍刺來的態勢,反而變得更凶了。

魔劍刺來的瞬間,麗佳娜只能放棄掉手中正在準備的真理級要素技能,轉而去面對吳睿文。失控的力量在她的體內、在她的身旁暴動,但她卻無力控制。仿若一顆大當量的炸彈爆開,巨大的能量爆炸,以麗佳娜為中心向四周肆虐而去。

技能釋放被惡性打斷的後果相當嚴重,但完全的失控並向外膨脹,也未嘗不是她自己的選擇——吳睿文的偷襲來的太突然,她想要用這種方式,來給吳睿文造成一點麻煩。反正,自己因為能量暴走而受到反噬是必然的了,大不了更嚴重一些,也許還能保住一命。

只要在當下保住性命,作為要素榜上排名前半段的頂尖高手,麗佳娜哪怕是重傷,她也有別的手段可以使用,最不濟,逃總是能夠逃得掉的。

然而,從另一個地方襲來的攻擊,卻讓她保命的計劃徹底破滅。

諾斯曼公爵親自出手了!

傳聞之中,從來沒聽說過諾斯曼個人有什麼特別出色的實力。他年輕的時候,個人水平曾經最高達到過第四鎖鏈的水準。這個水平,以普世的眼光來看,已經相當的不錯了;但是在當下這種層面的戰鬥之中,第四鎖鏈什麼也不算,最多只是個強壯一點的小雞仔。

但是,諾斯曼當下的出手,又豈是第四鎖鏈的水平?

一條黑色的長矛,從諾斯曼的手中凝聚了出來,並向麗佳娜投來!

沒人想到諾斯曼會有出手,更何況這一下來的突然,來的迅速,更沒人能防備得住了。

漆黑的長矛呼嘯而來,甚至隱約帶著一些怨毒的哀嚎!從這一招之上,體現出了諾斯曼赫然就是個要素強者,這一招絕對是某種效果非凡的要素技能!

同時,在諾斯曼的身後,出現了一個穿著黑袍的身影。不見他有什麼動作,但在麗佳娜的腳下,卻升起了一團無形的黑霧,帶有些許詛咒的力量。

這又是個事前根本沒人知道的要素強者!

突然遭到這樣的圍攻,麗佳娜的境況極度危險!

吳睿文的魔劍,導致了她的真理要素技能的失控。爆發的能量固然將『黑心劍魔』推開,但也讓她本人陷入了重傷。接著而來的怨毒長矛,她已經沒有任何辦法去阻擋,只能任由長矛刺穿她的胸膛。

以一個擁有真理要素的絕頂強者的實力,固然胸口被強力的技能所刺穿,可她還是沒有到死亡的地步。她的手中,出現了一片湖藍色的葉子,這是她的底牌手段之一,當她將這片葉子撕開,她的生命力將會得到的極大的補充,儘管後遺症會非常嚴重,但她也顧不得那麼多了。

然而,那團從她的腳底下升起的黑霧,卻終結了她最後的希望。

在她還沒來得及將『生命葉』撕開的時候,黑霧旋繞上升,整個將她虛弱的身體包裹祝

待到黑霧散去,麗佳娜的臉色已經變得極度蒼白,原本好看的湖藍色的眼眸、湖藍色的長發,也都變成了慘白的樣子,一切的生機都被剝奪走了。

這一刻,形勢大變!

原本應當是盧曼·費恩手下的八位要素強者,圍攻保護諾斯曼的四個要素。但這一眨眼間,實力堪稱最強的麗佳娜死了,實力第二的『黑心劍魔』吳睿文反水了,盧曼·費恩手下的要素一下子少了兩個。

而反觀諾斯曼這邊,他本人突然展露出了要素級別的戰力,再加上反水的吳睿文,以及那個莫名其妙、從來沒人見過的出現在他身後的黑袍男人,他這一邊的要素強者,變成了七個,瞬間反超了盧曼·費恩。

諾斯曼的眼睛已經完全變成了黑色,不僅僅是瞳孔,而眼眶內的整個眼珠都是黑色的模樣,再加上那時刻雲繞在他身邊的黑色能量,使得他看起來更加的陰沉和……癲狂。

他的目光望向臉色已經鐵青的盧曼·費恩,表情略有些猙獰:「真是大膽啊,我幾個月前有人跟我說你們心有不滿,我沒在意;幾個星期前,有人說你們圖謀政變,我覺得你沒這個膽子;沒想到,我還是小看了你,盧曼·費恩……你考慮過失敗的下場吧?你想怎麼死?看在過去的情分上,我可以酌情考慮答應你。」

費恩沒有回話,而是快速的向著後方退去,他的上臂衣袖之內,藏有一個特殊的裝置,可以在關鍵時刻啟動。裝置之內,藏有一個注射器,注射器內的藥品,是能夠極大的催發基因力量在短時間之內形成超高幅度的增強的。

最難得可貴的是,這樣的極限強化藥劑,雖然效果的持續時間並不長,但是卻沒有什麼副作用。

極度強化的肉體,當然不可能讓盧曼·費恩這個老東西擁有什麼太強的戰力,但實際上他也並沒有想要參加戰鬥。變得強壯的肉體,只是為了逃跑更加迅速而已。

這位黑鳥重工的董事長、集團財閥聯盟的領袖,已經意識到了事不可為了。吳睿文關鍵時刻突然的反水,明確表明了諾斯曼對於他的叛亂和暴力政變是有準備的。

他心中已經很惶恐了,他不明白,諾斯曼是怎麼知道他雇傭了吳睿文的,又是怎麼讓吳睿文反水的。這件事情,他自認做的極為周密,但消息還是敗露了出去,導致己方這裡出現了一個間諜。

但儘管如此,他也還沒到絕望的時候。

以他的身份和城府,做政變這種大事,他不可能孤注一擲。儘管他在事前是覺得十拿九穩的,但是失敗的預案,他也是有考慮過的。

這一針藥劑,就是最後的保護手段之一。

諾斯曼又一次投出的一根怨毒長矛,被費恩給躲了過去,在藥劑的增幅之下,他在單純的肉體強度和速度上,竟然不強者差。

同時,那幾個原本處於進攻態勢之中的、費恩手下的要素強者們,也都紛紛放棄了圍攻,飛速後撤,保護著費恩。

從倉庫之中忽然有一個背生雙翼的人沖了出來,在半空中急速滑翔,眨眼間就飛到了費恩的身邊。雙手向下一撈,就將費恩抓了起來。隨後,他當即轉向,向著遠處飛去。

要素榜第六十一名,『疾隼』萬希!

這位一直沒露面的要素榜上的大高手,也是盧曼·費恩的一個後手,很少有人知道,萬希這個曾經的軍方高手、如今的叛逃者,原來是被他招攬到了黑鳥重工之中。

按照費恩的謀划,如果事情進展的順利,那麼萬希就沒有出手的必要;如果陷入僵持,那麼在合適的時機,擁有極快的速度和強大的衝擊力的『疾隼』,就將會擔當發起致命一擊的角色,用於奠定局勢;而一旦局勢不利,萬希就是費恩保命的後手。

被萬希抓著肩膀飛上了天空的費恩,心裡多少感覺安定了一些。擁有十一條進化鎖鏈的萬希,其中九條鎖鏈都是走的反射鏈。『急速飛行』這個要素能力,都已經被他開發到了極化級,全力飛行之下,這個世界上沒幾個人能追上萬希。

性命總是能夠保住的了。盧曼·費恩的腦袋裡除了劫後餘生之外,想的另外一件事情,就是這件事情結束之後要怎麼辦?向聖教揭發諾斯曼勾結深暗教團?加大力度雇傭獵魔人?但不管怎麼樣,要花好多好多好多的錢礙…

他的目光望向了地面,自己手下的另外六個要素強者,正在被黑狐帶領下的諾斯曼一方的要素們在追擊,邊打邊撤,也不知道最後能逃出去幾個。

獵魔人死了,他不心疼,反正錢都已經付過了;但是自家集團、盟友集團培養出來的要素強者要是死了的話,那可是極為肉痛的事情。尤其是『光電』美萊和『冰凍博士』藍道爾。以黑鳥重工這種頂級的大財閥集團,想要培養出來一個要素榜上有名的高手,也要投入非常非常多的資源。

「希望他們兩個能逃出去吧……」他的心中升起了這樣一個念頭,但隨即,他忽然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往下一落,接著,他就聽到了本來抓著自己在飛的萬希,發出了一聲凄慘的叫聲。

他艱難的扭過頭,向上一看,只見半空之中出現了一個跟鯊魚的血盆大口很像的紫黑色大嘴。僅僅只有一個嘴部而已,不知何時一口就將萬希的一隻翅膀給咬到了嘴中。

費恩心裡一陣毛骨悚然,在萬希都已經用上全力在空中飛行了,怎麼可能有人能夠將他鎖定注乃至於一擊重創他?

他極力向身後望去,只見那個站在諾斯曼身後看不清面孔的高大黑袍人,剛剛放下舉起的手杖。

諾斯曼看著從半空之中掉下來的盧曼,露出一個殘忍的微笑,說道:「阿魯曼教主,把盧曼那個老東西抓過來吧,別讓他現在就死了,叛徒的下場不應該這麼輕鬆。」

——

兩章合一起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