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逍遙夢路>第五百二十三章 會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二十三章 會長

小說:逍遙夢路| 作者:文抄公| 類別:武俠修真

「看到了么?你靈魂上的鎖鏈,代表的是典當行的印記1

方元好整餘暇地道:「自從你簽訂契約的那一日開始,你的靈魂,就已經不屬於你自己了,而是典當行的質押品!當然……現在可以算我的戰利品1

「大人!大人饒命啊1

靈魂形態的陸炳奇連忙大叫,如果不是因為沒有身體,搞不好什麼屁滾尿流、涕淚縱橫的姿勢都要擺出來。

「你應該慶幸,我是一個仁慈的人,所以會再給你一次機會1

方元手一推,靈體瞬間沒入陸炳奇身體,一起的還有那條黑色鎖鏈,一閃即逝。

但不論是誰都清楚,那鎖鏈沒有消失,只是以一種更高層次的形態繼續存在而已。

「多謝大人,多謝大人1

陸炳奇變成了磕頭蟲,實在是因為方元的手段,已經嚇到了他了。

如此玩弄靈魂,與典當行根本沒有區別。

實際上的情況,也是這樣。

方元右手彷彿牽引風箏一樣擺動,瞬間就通過契約鎖鏈的聯繫,感知到了大量的交易者,幾乎遍布整個世界。

『他們的靈魂,都已經屬於我,隨時都可以收割……當然,最關鍵的不是這個,而是收穫了一大批優良炮灰/

經過典當行的強化,這些交易者再次也有驅鬼人的實力,少數甚至堪比精英驅鬼人,乃至頂級!

有著這批人當炮灰,方元的很多設想,都可以提前進行,並且省下大把的力氣。

別的不說,就是尋找怪級的鬼魂與詛咒,也會變得方便許多。

「阿彌陀佛……」

見到這一幕,全程旁觀的戒色和尚眼角一跳,卻是默念佛經,不發一言。

方元畢竟還是驅鬼人,與他一個陣營的,這是一方面。

而最重要的,就是他知道,即使自己站出來,也根本阻止不了對方。

「戒色和尚1

處理完陸炳奇之後,方元卻是回過頭來,看著這個和尚。

「施主有何吩咐?」

戒色和尚平靜道,他雖然立志於驅鬼,卻並非一個迂腐的人。

「我對於鬼魂很有興趣,越窮凶極惡,詛咒越強的越好……」

方元露出一個令人心悸的笑容:「所以……你是不是可以與驅鬼人聯盟聯繫一下,為我帶來一些情報呢?我會為你們解決那些難纏的鬼魂,當然,也會收取一定的報酬1

「沒有問題1

戒色和尚幾乎是喜形於色,此時方元在他的眼裡,簡直是比頂級驅鬼人還要厲害的存在,整個人類的希望啊!

別的不說,只要他願意出手,困擾聯盟的九成九鬼魂,都完全不叫個事兒。

「不過,我對對付那些阿貓阿狗沒有興趣……」

方元豎起一根手指:「我只對付真正厲害的鬼魂與詛咒,嗯……就要跟靈異典當行一個級別的1

「嘶……」

饒是清楚方元的怪癖,戒色和尚也不由打了個冷顫:「好……貧僧明白了。」

「很好,你們兩個先退下1

方元擺擺手,打發走這兩人,又看向滿臉忐忑的馬小玲:「怎麼樣?發現我是這樣的人,是不是覺得很害怕?」

「沒有礙…」

馬小玲搖了搖頭,自從跟隨方元開始學習驅鬼術之後,她就對對方是個什麼樣的人大體有著預料了:「但是……哥哥你要走么?」

「你猜到了?」

方元微微一笑:「的確……我是時候該離開了1

與馬家父女的相遇,算是一場緣分,自己救下他們,並且為他們解決難題,他們負責洗白自己的身份,還有照顧自己幼年時期的生活,公平交易,童叟無欺。

但人非草木,一起生活了這麼多年,哪怕養條狗都有了感情了。

接下來,方元將會主動接觸各種各樣的厲鬼與詛咒,生活中充滿了危險,雖然他自己不懼,但波及周圍人,卻是肯定的。

「不……我要跟你一起1

馬小玲咬了咬嘴唇。

「丫頭,聽話1

看到她這幅垂然欲泣的模樣,方元不由有些好笑,又上前寵溺地揉了揉她的頭髮:「我接下來,或許會在全世界範圍亂跑,連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要去哪裡呢1

頓了頓,又道:「那個花園,此時就交給你了,有關藥劑製作的內容,你也學了一點,只要以後謹慎對待,應該能保你們無虞的1

那些變異植物中,真正的精華,早就被方元暗中取走或者製作藥劑,此時剩下的,都是最基本的那幾樣,留給馬小玲卻正是合適。

「你……什麼時候走?」

聽到方元連這些都準備好了,馬小玲知道對方離開的意志無比堅定,不由十分失落。

「看消息吧,或許很快了。」

方元隨口回答,心裡卻是在思忖著,那個驅鬼人聯盟,到底能給他帶來多少怪級詛咒的消息。

……

一處位於深山中的村落中。

「呼呼……」

一個女人的身影正在飛速狂奔:「我發現了……鬼就在井裡!凡是喝了井水的人,都會遭到詛咒1

她看起來大概二十多歲年紀,穿著緊身服,露出一雙大長腿,絲毫沒有半點鄉村女人的氣息,反而好像一個都市中的幹練女白領。

咕嚕!咕嚕!

就在這時,在她身後的古井中,大量井水溢出井口,旋即是一頭黑色的長發,一個白衣服的鬼浮現出來,以極快的速度接近。

「開玩笑……我陳馨好歹也是通過驅鬼協會考驗的正式驅魔人,怎麼會死在這裡?」

陳馨大叫著,往後扔出某個試管。

砰!

玻璃落地碎裂,一層劇烈的煙霧浮現而出。

白色的身影驟然一停,似乎有些忌憚。

「哈哈……這可是耗費老娘20貢獻換來的驅鬼靈劑,你還能跟上來,老娘跟你姓1

可惜,這女人的笑聲還沒有消散,無數密集的長發,就驟然突破煙霧,好像黑色一般攀爬而來。

「該死……這還是普通難度的鬼魂么?」

陳馨扭頭就跑:「坑了坑了,被這個村的村長坑了,早知道這樣,老娘才不來這裡呢1

呲啦!

就在這時,黑色的頭髮席捲,彷彿地毯一般鋪開。

陳馨躲閃不及,被一縷髮絲纏繞在腳踝上。

「該死1

黑色的髮絲十分柔韌,甚至已經開始勒破衣服,灼傷肌膚。

她飛快抽出一柄黑色的匕首,上面幾個符號的光芒一閃,猛地一劃。

啪!

髮絲斷開,但陳馨也變成了一瘸一拐,掙扎著跳到村口:「莫非今天要死在這裡?不……」

看著鋪天蓋地而來的髮絲,她臉上浮現出一絲絕望。

嗤嗤!

但下一剎那,原本海洋一般的髮絲,忽然潮水一樣退去,彷彿見到了什麼害怕至極的事務。

「嗯?」

陳馨看向幾個迷霧般的人影,臉上露出大喜之色:「會長?1

「又偷偷跑出來玩?」

一個人影跑出來,是個三十歲左右的青年,心疼地將陳馨扶起來:「要不是我找來老大,你就死定了1

「會長大人,抱歉……不過我已經查清楚了,這個鬼寄生在村子的井中,絕非普通詛咒1

陳馨根本沒管這個哥哥,而是看向這幾人的首領。

他身形修長,皮膚細膩,臉上卻戴著一副猙獰的惡鬼面具,遮住了半張面孔。

「我看到了1

這個會長的聲音沙啞,彷彿被傷過聲帶一般,但一言一行又充滿了種穩重。

在他對面,無數發海的中心,一個白色的女人若影若現。

「回去1

面對這凶鬼,他割破了自己的手掌,一片血液潑灑而出。

「竟然直接動用了底牌?」

陳馨也是一驚。

救她的這個人,可是驅鬼協會的亞洲分會會長——詹天護!雖然驅鬼聯盟只是一個鬆散的消息傳遞組織,但能當上這個名義上的地區會長,也知道他的實力有多麼恐怖了。

那可是多次對抗過鬼魂,並且在諸多絕殺詛咒下存活至今的存在!

陳馨更是知曉一個不算秘密的秘密,這位詹會長的血液,擁有極為強大的驅鬼能力,甚至是那種絕殺型的詛咒,也能對抗一時半刻,給其他人爭取到生還的希望!

但現在,竟然直接用出?

「看來……這個井中女鬼,在協會記錄的靈異中,也是十分靠前的兇險了……」

陳馨默默想著,旋即不出意料的,見到了整個黑髮海洋一退再退,最終徹底縮回水井內。

詹天護漫步上前,因為有著面具,沒有人能看清他臉上的表情,但那半張鬼臉,卻是驟然變化,一種陰厲的氣息開始蔓延。

接下來,他又取出一個似乎是染血的稻草娃娃,向著水井扔了下去。

在這一切行動中,古井中的鬼魅竟然彷彿受到了某種壓制,根本外出不得。

「好了!我已經封印了井中的鬼魂,至少十年之內,不用擔心了……」

詹天護緩緩說道。

「不愧是會長,如此可怕的鬼物都能封印1

其他人紛紛奉承,陳馨的眼睛中更是充滿了小星星。

「可惜……不是這裡1

詹天護卻嘆息一聲,以極低的聲音說著。

「會長大人1

就在這時,旁邊一名成員臉色一變,上前躬身稟告:「有消息傳來,靈異典當行的詛咒,被人破解了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