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平天策>第一章 新朝舊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章 新朝舊人

小說:平天策| 作者:無罪| 類別:都市言情

天將明,一棵奇樹正在開花。

它很高大,很老,此時花期,樹榦上也沒有一片葉子,卻結滿了無數碧玉般的花苞。

天空微光里,無數奇特的飛蟲和平時看不見的錦鳥在樹冠上方飛舞。

花苞綻放的速度很快,內里的花粉像無數點銀屑悄然噴洒而出。

整棵樹沐浴在奇異的輝光里,就連它身上那些蟲蛀和雷火留下的傷疤,都開始煥發著新的生機。

然而就在下一刻,所有的光輝瞬間黯淡,那些如銀屑飛灑的花粉變黃如泥,如碧玉般的花瓣瞬間枯萎變黑脫落,隨風如黑雪漫天的灑落。

以這棵奇樹為中心,如潮水般的驚呼聲和哀嘆聲,朝著城中各處蔓延。

城北的一處破落小院里,林意也在遠遠的看著這棵亮起又瞬間黯淡的古樹。

當一片枯萎的黑色花瓣隨風飛來,輕掠過他臉頰時,天空里的第一縷曙光正好落下,照亮了這座城。

林意輕輕的嘆息了一聲,搖了搖頭,從院子里的老井開始打水洗漱。

這是天監六年春里的建康城。

自梁武帝登基,年號天監,定都建康,也不過六年,這座城已經煥然一新,鼎盛繁華,稱為前所未有的新城。

城是新城,人卻大多是舊人,只是隨著皇權更替,短短數年,各自際遇就已截然不同。

林意今日有一個同窗會。

他是前朝齊雲學院的學生。

齊雲學院是前朝最好的學院,能進這學院的,都是達官貴人或者巨富望族的子弟。

他父親林望北官至車騎將軍,是手握重兵的權臣,但誰能料到一朝兵變,雍州刺史蕭衍奪了皇位,國號梁,成了梁武帝。先前擁立梁武帝的官僚自然也一步登天,成為新貴,但若是反對派,便自然獲罪。

林望北並不屬於反對派,所統是邊軍,算是中立派,但昔日和梁武帝並不交好,所以也被削了兵權,流放在邊郡馴馬而已,家產也被盡數充公。

林意也從顯赫的權貴子弟,變得和貧苦孤兒相差無幾。

當年同期的那些齊雲學院學生里,有小半和他處境類似,有些甚至還要悲慘,被罰為奴的也有,滿門抄斬的也有,不過也有許多一步登天,甚至直接成了皇親國戚。

同窗會無非就是拉幫結派,處境好的同窗藉以顯擺的場所,林意這種從雲端跌到地下的,或許還有可能會被人刻意嘲諷,但聽說有些好友也正巧趕了回來,有些他想見之人可能也會去,所以林意倒也不刻意逃避,想去看看。

同窗會的時間在正午,地點在城中三眼橋清柳坊,他是早在心中計算好了,先步行到城南的幾箇舊書坊轉一轉,然後再往三眼橋去,時間就差不多正好。

「林意。」

但他洗漱完畢,啃了一個昨晚上留下的粗糧饃當了早飯,才剛剛出門沒走幾步,就聽到了一聲清脆悅耳的女聲。

他有些驚訝的順著聲音轉頭,看到路邊停著一輛不起眼的馬車,車前沒有車夫。

此時車簾掀開,卻是露出了一張美麗而又精緻的面孔。

「陳寶寶?」林意有點驚喜。

這是一個美顏動人的少女,也是他為數不多的想見的同窗之一。

陳寶寶的大名其實叫陳寶菀,但她家裡人卻習慣喊她小名陳寶寶,林意和幾名好友和她熟了,便也經常開玩笑喊她陳寶寶,後來喊得順口,卻是也不改了。

應該是已經足有三年多沒有見到了。

林意有些恍神,和三年前相比,她顯得成熟了些,而且長得更加高挑了,和他有差不多高。

她穿著的不過是一件普通的素色布衣,但是在朝霞里走來,卻依舊顯得曲線起伏,婀娜多姿。

「三年不見,你更漂亮了。」林意笑了笑,真誠的贊道。

「你倒還是以前沒皮沒臉的模樣,也不怕我覺得你孟浪。」陳寶菀取笑林意,神色自若,更顯青春靚麗。

「怎麼一大早在這裡?」林意看著她的笑臉,心中油然生出些溫暖,這幾年裡,很多人都變了,但對方似乎沒有什麼改變,還是和以前一樣,「先前也沒有你的消息,這幾年哪裡去了?」

陳寶菀輕描淡寫:「被家中送出去學習了一陣,昨日才回到建康打聽到了你的消息,今天一早就特意來找你,你感不感動?」

「這麼想我,迫不及待?」林意的表情也很輕鬆。

「那是。」陳寶菀一陣銀鈴般的笑聲,打量著林意身後的院落:「既然到了你家門口,不請我進去坐坐?」

「那隻要你不嫌棄。」林意做了個請的手勢;「我求之不得。」

「林意,你這屋子可真是透氣。」

跟在林意背後,走馬觀花一樣饒有興緻的四處看著的陳寶菀忍不住噗嗤一聲笑了起來。

她看到林意這院子里三間平房,卻有兩間屋面上有破洞。

「那兩間也就是堆著一些用不到的雜物。」林意輕鬆調侃回去,「我這孤家寡人,也只用一間房,不過要是你想過來偶爾住住,我倒是可以再修補一間。」

「你真敢?你不怕傳到某人耳朵里去?」陳寶菀旁若無人的嗤笑一聲,「估計這次同窗會,你也是想見她,所以才有興趣參加吧。」

「想是這麼想,但希望渺茫。」林意也不掩飾,看著她很是認真的說道:「不管怎麼樣,你也是讓我想去參加同窗會的四個人之一。」

「有四個?除了她和石頭,還有誰?」陳寶菀也收斂了笑意,問道。

林意道:「還有林魚玄,按關係其實她算我遠房堂妹。」

陳寶菀上下打量著林意:「你和她關係很好?在學院時我怎麼沒看出來?」

林意解釋道:「就是關心她的處境,因為我林家的關係,她應該也受了點牽連,她在學院時便沉默寡言,不與人爭,很容易受人欺負。」

陳寶菀忍不住搖了搖頭:「林意,沒看出來你倒是保護欲泛濫。」

林意不好意思的笑笑,「就算有點,也不全是,你不知道,她人真的很不錯,你幫她一點,她會盡心儘力的回報你,而且還不讓你知道。」

陳寶菀沉默了一會,說道:「但人也是會變的。」

「當然要往好處想,你不也沒變,和以前一樣。」林意笑了起來,看似戲謔,實際認真。

陳寶菀卻沒有笑。

「你也和以前一樣,沒有變。」她看著林意的眼睛,甚至有點嚴肅,「還是和以前一樣樂觀自信,但還是那般天真,看來我的擔心倒是多餘的。」

「這個給你。」不等林意接話,她卻是已經從衣袖裡取出了一個灰色木匣,遞到了林意手中。

林意微微一愣,「這是什麼?」

「裡面有一顆黃芽丹,還有一封保薦書,可以讓你直接進南天院。」陳寶菀也不廢話,很直接的說道。

林意頓時一愣,旋即搖了搖頭,「這太貴重,我知道現在就算是你,這樣的東西也不是小事,我不能收。」

陳寶菀負手而立,根本不去接林意反推到她面前的木匣,只是靜靜的說道:「這份禮物本來就是為你準備的,我現在在別人眼裡雖然是尚書令之女,但在你眼裡,還是以前的那個陳寶寶,而且我確定,若是今天我們掉了個兒,家中失勢的是我,你也一樣會幫我。」

林意蹙眉,沉吟片刻道:「保薦書我的確需要,但其實黃芽丹我並不需要。」

「我也看出來你已經凝成了黃芽。」陳寶菀笑了笑,但旋即她卻轉身,看著那棵古樹的方向,更為嚴肅的說道:「但是今時不同往日,你既然已經凝出黃芽,正式成為修行者世界的一員,想必不用我說,你也應該猜得出來,書上記載的靈荒時代,已經正式到來。」

「真的已經確定了?」林意心中咯一下,臉色微變。

「境況比你想象的還要差很多。」陳寶菀猶豫了一下,沒有轉身看他,片刻之後,用唯有他們兩人能夠聽見的低聲慢慢說道:「這還是朝中不能對外流傳的秘密,你記住聽到了也不要和任何人說,天地靈氣的確在連年變得稀薄,按照預計,今年的天地靈氣,不只是難以支持這棵翠曇花開放,這株古樹,將會很快枯死。今後用於修鍊的靈藥,將會變得越來越難得,你雖然已經不需要依靠黃芽丹凝練黃芽,但好歹黃芽丹能夠煉化提升你一些修為。更為關鍵的是,天地靈氣的變化,還是由南向北,我們這邊靈氣的消失速度比北邊更快。」

她的最後幾句話聲音尤為低微,但是傳入林意耳廓之中,卻是比她之前說過的任何一句話都令人震駭,如同驚雷。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

  • (快捷鍵:←)
  • 平天策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