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平天策>第二章 南北之爭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章 南北之爭

小說:平天策| 作者:無罪| 類別:玄幻魔法

在很多古書里,都有描述過「靈荒」。

修行世界的典籍里,更多專用的名詞是「末法靈竭」。

這只是一種很簡單的天地間的自然現象。

那種對於普通人而言根本感覺不到,但對於修行者而言卻是力量來源的靈氣,在某一個時期,開始漸漸變得稀保

修行者靠吸納靈氣而轉化為自己的真元,靈氣變得稀薄,以往能夠輕鬆達到的境界都會變得艱難,尤其對於新生的修行者而言,就越難趕超之前的修行者。

不只是人,那些原本也會自然吸取天地靈氣,可以用來提升修行者修為的天地靈藥,也會因為天地靈氣的匱乏而變得生長緩慢,甚至直接枯死。

「在整個修行者世界,有確切記載的靈荒,一共三次,最短六十餘年,最長近兩百年。」陳寶菀心中也不平靜,不過她得知這個確切的消息很早,而且本身就是這種性情,所以面色依舊很平淡:「按照種種跡象對比,現在最有可能的是,我們正巧遇到的這個靈荒,不短不長,估計會持續百年左右.」

林意回過神來,苦笑了一聲:「哪怕是六十年,對我們而言也是一樣,已經足夠影響我們一生,時間長短已經沒有關係。」

陳寶菀點了點頭。

關鍵在於由南向北,南方靈荒的速度比北方要快。

南方有梁。

梁武帝登基這六年,平心而論,他算得上一位勵精圖治的好皇帝,比起前朝那幾位皇帝強出太多,興盛繁榮的建康城就是整個梁王朝的縮影。

但天下不止一個梁。

北方有魏。

在十五年前,魏孝文帝就已經一統北方,遷都洛陽,如虎視南方,即便現在梁王朝如此興盛,也只不過和魏南北相持。

可以說梁武帝能夠兵變成功,除了前朝皇帝實在昏庸之外,很多的原因還在北方魏王朝不斷南進的壓力,朝中的官員對於前朝皇帝的統治沒有信心。

「要打大仗了?」林意深吸了一口氣,靜靜的看著她,說道。

陳寶菀轉過頭來看著他的眼睛,沒有說話。

不言而喻。

北方是虎狼,以往都是北方南侵,但眼下的形勢,卻逼得南方要往北侵襲了。

林意一陣悵然,他的父母都在邊軍放馬,而且因為先前身份太高,不可能獲得豁免,連書信都已經多年不通,若是大戰一起,他恐怕更沒有再見他父母的機會。

「不只是這個城,不只是這個城裡的人變了,是整個天地都變了。我不會去今天的同窗會,我和其他人關係也不好,和他們虛與委蛇也沒有什麼意思。」陳寶菀說話很直接,和她當年和林意一起讀書的時候一樣,從不矯情,「我勸你也不要去同窗會了,一是以免有人針對你,二是我估計蕭淑霏也不會去。她現在什麼身份,舊時的這些同窗能給她帶來什麼有用的關係?更何況她人那麼聰明,越是念及舊情,就越不會在你面前出現,否則若是讓人覺得你們有半分藕斷絲連,都反而給你帶來禍事。」

林意微苦的笑了笑。

蕭淑霏就是一開始陳寶菀口中的那個「她」,就是他最想見到的四個人裡面的一個。

昔日在齊雲學院時,他和蕭淑霏學業最為出眾,而且家世也相差不多,是公認的金童玉女,兩人也很自然的暗生情愫,雖還未到談婚論嫁的地步,但若是沒有變故,兩人恐怕都要家中做主,定了終生。

但現在不同,蕭淑霏姓蕭,梁武帝便是她父親的親兄長,她父親現在不只是王侯,而且是天下兵馬大元帥,她的身份地位,簡直就和公主無異。

而他是罪臣之後,也難怪陳寶菀說話直接,他的身份地位,和蕭淑霏差得太遠太遠。

「反正閑著也是閑著,去看看再說。」

林意當然明白她是好意,但還是搖了搖頭,也不掩飾,「更何況我父親以前就常對我說,天棄而不自棄,尚有希望,若是連自己都拋棄了自己,那真是如一堆爛泥,怎麼都扶不上牆了。」

陳寶菀沒有生氣,反而笑了起來。

林意的確還是和以前一樣,固執、自信、樂觀,而且對她來說,林意很真誠,很真實,不像她所見的那些所謂的年輕才俊,都那麼虛假。

「那隨便你,反正我真是特地回來看你的。」她理了理晨風中飄到自己額前的秀髮,「家中安排了很多準備的事項,我午後就會離開建康。」

「離開之後去哪裡?」

「可能去司州,可能去上庸郡,現在還不一定。」陳寶菀看著林意,「反正越往北越好。」

林意沉吟了片刻,道:「還有件事我想請你幫個忙。」

陳寶菀很隨意,「什麼事情?」

「我想再進齊雲學院的書庫看看,那裡收藏了很多有關靈荒的古籍,或許會有些用處,但是很多前朝的書籍都被劃為禁書,而且有些從各地收繳上來的禁書據說也放在了書庫里,以我這樣的身份,是不被允許入內查閱。」林意也很隨意,不像是求人,因為他知道陳寶菀也將他看成真正的朋友,能做到就一定會幫忙。

陳寶菀果然一口答應,「這簡單,你明天直接去就好,我會安排人等你,或者今日同窗會之後去也可以。」

林意道:「那我就今天同窗會之後就去。」

「可以。」陳寶菀眉頭微挑,「不過我提醒你,三天後你不要忘記去南天院報道,可不發了痴忘記了時間。」

「你那時還不是一樣。」林意笑了起來。

他和陳寶菀當年都是齊雲學院有名的書痴,本來他和陳寶菀也沒有什麼交情,而陳寶菀為人毫不虛偽,看不慣的人和事都要直說,很容易給人臉色看,所以陳寶菀當年在同期的那些同窗中,口碑也不算好,屬於難以接近交往的。但有一次兩人同在一間書閣查閱典籍,看得都忘記了時間,足足一起呆了兩晝夜的時間,有別的同窗找來,才發現已經過去了那麼久時間,同時兩人也因此結識。

再後來兩個人意氣相投,成了好友。

「王朝變了,天地都變了,所幸你還沒有變。」陳寶菀也笑了起來,她慢慢的轉過身去,輕輕的說了聲保重。

「越往北雖然靈氣消逝的速度會慢一點,但也越近前線,更加危險,你要小心一點。」林意知道她要走了,他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只是隱約有種感覺,這一別之後,要再見到陳寶菀就更難了。

「小姐,他有什麼特別,值得你特地求了一封保薦書和一顆黃芽丹給他?」當陳寶菀回到馬車,已經有一名中年女車夫在等她,這名女車夫看著那個破落小院的眼神里充滿不解,「而且他的身份又特殊,恐怕還會帶來麻煩。」

「特別?」陳寶菀進了車廂坐下,當車簾落下的剎那,她的臉上出現了一絲稍縱即逝的感傷,「可以這麼說,當年那些同窗的名門子弟所缺的,他都不缺,而且遭受這樣的挫折巨變,這些年下來,他都尚且不需要我這顆黃芽丹就已經凝成黃芽,你說他特別不特別?」

中年女車夫愣了愣。

她沒有再說什麼,只是在馬車開始行走時,悄然嘆了口氣,在心中說了聲,「可惜了。」

混血女主播直播后忘關攝像頭私_生活視頻遭曝光!請關注微信公眾號在線看:meinvmei222長按三秒複製!!

  • (快捷鍵:←)
  • 平天策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