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平天策>第三章 大俱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章 大俱羅

小說:平天策| 作者:無罪| 類別:歷史穿越

站在院落里靜靜的看著陳寶菀的馬車走遠之後,他不緊不慢的出了門,依舊先步行前往城南的幾箇舊書坊。

對於靈荒,他不是沒有感應,早有的種種跡象,也已經讓他有所懷疑。

在得到陳寶菀的確定回答前,他其實也已經開始思索自己要做什麼。

他查閱過很多古書,在歷史上出現的那幾次靈荒時代,新生的修行者數量急劇銳減,只有正常時期的十分之一不到,而已經是修行者的人,壽命也沒有以往同階的修行者長,再加上這種突變導致的戰亂、權力更替,修行者數量在靈荒開始二三十年後,整個修行者世界的人口數量,就削減三分之二以上。

在靈荒時代,修行者實力的兩極分化也變得更加嚴重。

一些本身就很強的修行者在靈荒時代也能爭奪到一定的資源,他們就變得更強。

而像林意這種新生的修行者,修行的速度比正常時代慢,實力差距就顯得更大。

給陳寶菀趕車的這名中年女車夫心中覺得可惜,就是覺得林意能在這靈荒開始時成為修行者,並凝結黃芽,的確是不俗,但接下來像林意這種很難得到資源的修行者,再往上爬就是千難萬難。

這些林意其實自己也清楚,但他如果就此認命,自怨自艾,便也不可能會得到陳寶菀如此高的評價了。

在他看來,再貧瘠的荒原上也有人生存,在靈氣稀薄的靈荒時代修行,古人或許也會留下一點經驗,或許會在一些古籍里留下些有用的記載。

「林意,你來了埃」

他平時也經常到城南的幾個專收和售租舊書的坊市轉,再加上也打些短工,幫忙修補一些舊書,所以幾箇舊書坊里的人看到他都是紛紛熱情的打招呼。

「林意,你來的正好,昨天我這裡正好收了一大批古書,有些還來自北蠻那邊。」其中一個書坊的老闆也很清楚他的喜好,熱情招呼他進門的同時,看著林意渾身熱氣騰騰,知道他走了不少路,還特地端來一壺茶。

「謝了薛伯。」林意心懷感激。

這個書坊老闆姓薛,是一名頭髮花白的中年男子,是早些年逃荒到建康的書生,靠賣字畫和教書許久才攢了一間舊書坊。這種書坊也就是能維持生計而已,不算什麼賺錢營生,但這書坊老闆心地善良,而且是真正的愛書之人,對喜愛看書的林意也是很欣賞,平時不管林意看書多久,也不會收林意的錢,而林意也是經常幫他做些雜活,算是報答。

這次他收到的舊書倒真是不少,足足堆滿了半間小屋。

林意喝完了一壺熱茶,擦了擦汗,就直接席地而坐,坐在這大堆的舊書中間,很快看入了迷。

這書坊老闆也不打擾,甚至也不讓人進這小庫房,就讓林意獨自安靜看書。

建康這邊的人習慣性稱北方魏人為「北蠻」,越是讀書人,對北魏越是鄙夷,一是北魏人作風粗豪,不太講究禮儀,二是北魏在早些年尚武而輕文治,對讀書人也不太重視。

對讀書人都不重視,對書籍當然更不愛護。

眼前許多來自北魏那邊的古書,就可以看得出端倪。

很多古書都不算完整,而且大多糊了油垢,給人的感覺是這些古書倒不是有讀書人要研究學問才留了下來,而是派了其它用處,比如引火、比如做了些墊物等,才留存了下來。

不過這些古書的內容倒是和建康這邊常見的古書有很大差別,很多是北方獨有的記載。

林意專心的翻閱,很快就發現了一些他感興趣的記載。

他發現了有兩本古書上都記載了一個叫做「大俱羅」的修行者,按照北魏的古語,大俱羅有神力者和聖者的雙重意思,那個修行者就是最接近現在的一次靈荒中的佼佼者,在北方很無敵。

而且這個被稱為「大俱羅」的人也是出身貧寒,按照兩本古書上的記載,他也就是邊市馬販出身。

最讓林意覺得奇特的是,這個人也沒有得到特別的際遇,沒有當時的王族將相幫助,似乎他就是靠自己修行,就後來居上,變成了當時北境最強的修行者。

「難道是發現了某種新的修行方法?」

林意皺著眉頭,仔細的翻閱了這兩本古書,他察覺這兩本古書的著者似乎也隱隱有這樣的推測,但也都不敢肯定,一些描述的語句里,也沒有明顯指明。

他接下來又著重翻閱來自北地的古書,又被他找到一本年代更老一點的古書,上面同樣有「大俱羅」的記載,但上面除了有幾句簡單的描述,說這「大俱羅」經過了很多戰爭,吃了很多常人不能忍受的苦之外,也並沒有更細節的記載。

「只有再去齊天書院的書庫撞撞運氣了。」

林意將這批古書里稍微和靈荒有關的全部挑了出來,也沒有發現更多的線索,倒是窗中射入不斷變得濃烈的陽光提醒他,已經接近正午,同窗會可能要遲到了。

「薛伯,謝了。」

林意也不糾結,和這書坊老闆致謝出門,接著就是朝著三眼橋方向一陣小跑。

也就跑了數百步,一輛馬車突然後來居上,「吁」的一聲在他身旁停了下來。

「林意。」有人喊他。

林意停了下來。

這輛馬車上坐著三人,兩男一女,都是他昔日同窗。

出聲喊他的嬌小女子叫蕭素心,蕭姓是皇姓,但蕭素心一族卻是舊皇室一脈,和現在的梁武帝皇族甚至算是敵系,就算梁武帝其實並未大興誅連,但這六年間,她的處境也可想而知了。

蕭素心以前和他的家世也相差無幾,兩人父輩之間多有交往,在學院之外也經常見到,在當年那批同窗之中,也算是比較相熟。

當時的蕭素心天真浪漫,行事驕橫,完全是小女孩子脾性,但是現在林意迎上前去,卻是不經意看到她顯得成熟,眼角甚至帶了點細細的皺紋,遠比同年人憔悴,哪裡還有當年那個嬌蠻女生的影子。

林意微笑著對著這三人打招呼。

另外的兩名男子他也記得名字,挨著蕭素心坐的瘦高男子叫劉碣石,原先只是富商之子,但在梁武帝登基之後,卻聽說成了一個主管鹽運的官員,地位自然是大大提高。

而另外一名男子身材普通,雙眉分外濃黑,名為葉承雨,是尚書侍郎之子,和之前也無太大變化。

「林意,跑得汗水淋漓,怎麼,參加這同窗會還不忘健體修行?」劉碣石只是淡淡一笑回禮,葉承雨卻是面帶嘲弄的調侃起來。

當年的許多同窗都恨不得時時巴結林意,現在時過境遷,態度卻是截然不同。

林意卻也不在意,也笑著調侃道,「我只是沒有馬車,只能靠步行,只是你們馬車太小,坐了三人已經有點擠,不然倒是可以順便帶我一程。」

林意這句話也是夾槍帶棒,暗指葉承雨的這輛馬車也不高檔。他的性格就是這樣,平時溫和,也不會看不起人,但如果對方惹他,他也不會卑躬屈膝,哪怕對方來頭很大。

蕭素心明顯顧及同窗情誼,忍不住開口就要打圓場,但劉碣石和葉承雨卻是面色有點發冷。

「我這馬車的確是擠了點,那我們先行一步。」葉承雨淡淡的說了一句,便令車夫驅車離開。

「都已經如此地步,還裝什麼清高,桀驁不馴,遲早沒有好果子吃…」遠遠的,林意隱約聽到劉碣石的聲音。

對於這兩人的態度,林意倒也不生氣,畢竟這幾年裡,這樣的人他已經見得多了,而且對方也沒有什麼讓他在意的地方。

和這樣的人置氣,反而影響他每日的心情。

他平時很守時,但看來這些人去的也不算早,再加上他真正想見到的也就那麼一兩個人,所以索性慢了下來,免得跟在那馬車後面吃灰。

本站重要通知:你還在用網頁版追小說嗎?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會員同步書架,文字大小調節、閱讀亮度調整、更好的閱讀體驗,請關注微信公眾號jiakonglishi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

  • (快捷鍵:←)
  • 平天策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