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平天策>第四章 同窗聚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章 同窗聚

小說:平天策| 作者:無罪| 類別:玄幻魔法

一秒★緒說§Org】,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和林意預料的差不多,等他走到城中著名的老橋三眼橋前時,他看到還陸續有馬車趕來,停到橋下河畔的酒樓前。

他很快看到馬車裡走出的幾個熟悉身影。

「林意!」

一個長相秀氣,面上洋溢著熱情笑容的年輕男子看見了他,馬上大聲的打起了招呼。

這名同窗是叫斐玉,倒並非和林意關係特別融洽,而是他天生便長袖善舞,從不得罪任何人。他現在在朝中也左右逢源,已經做到了司徒祭酒。若不論家世,他現在倒已經是當年所有同窗中官位最高的了,這次的同窗會,也是他和另外的兩名同窗一手組織起來。

其實林意倒是不喜歡他這種任何人都表面討好的個性,顯得有些虛偽,但對方如此客氣,他當然也不會掃興,也是笑著回禮。

「斐祭酒,好久不見。」

斐玉一到,酒樓里很多人迎了出來,一陣寒暄,氣氛頓時熱鬧起來。

大多數人也自然和林意熱情的打招呼,但是神色之間的細微差別,林意自然也看得出來。

對於他這種似乎幾乎斷絕了仕途的罪臣之後,也沒有人願意深聊,生怕麻煩,大多和林意說上一兩句話,便都和別的同窗聊起來,不露神色的將林意晾在一邊。

林意也樂得清凈,進了這已經被包場了的清柳坊,挑了一個臨河的清凈角落便坐下,喝些茶水。

很自然的便也有數位比較失意的同窗不能融入其餘人圈子,坐了過來。

只是這些同窗大多意志消沉,也不願多說,有人甚至自斟自飲,直接喝起了悶酒。

再等了約莫半個時辰,似乎也沒有人再趕來,此時已過正午,已經到了建康城中大多數人飯後休憩的時間,道間連馬蹄聲都沒有了。

手托著腮幫子靠在窗沿邊看著河水的林意悄然的嘆了口氣。

不只是蕭淑霏沒有來,就連他還有另外想見的兩個人,也一個都沒有看見。

此時同窗會倒是也算正式開始,幾名發起這同窗會的人已經開始祝酒,酒菜也開始流水一般上了起來。

耳廓之中的聲音越來越喧嘩,林意卻是無心去聽,他靜靜的盯著河水中一片落葉順流而去,思緒卻是從紛亂的回憶中拉回。

他心中已經打定主意,反正也不為人待見,等會便不要浪費時間,隨便用些飯菜之後,便找個借口悄然離開。

「林意。」

一個聲音讓林意轉過了頭。又是蕭素心,她端著酒杯走了過來輕聲致歉,「剛剛在道上不好意思,其實我也並非要討好葉承雨他們,只是正巧來時也遇到了他們的馬車,不好推卻。」

她的酒量明顯不算太好,而且情緒波動的厲害,手指有些不斷發抖。

「小事而已,何必在意。」林意敬了她一杯,自己一口飲盡,同時示意她少喝一些。

「其實我原本也不想來這同窗會,但恐怕不來,今後卻是再也沒有機會見往日這些同窗了。」蕭素心喝了一口,她鎮定了些,又猶豫了片刻,這才鼓起勇氣微苦道:「再過數月,我就要遠嫁至平興郡。」

「平興郡?」林意愣了愣,看著她的眉眼,發現沒有什麼喜意,他便忍不住輕聲問了一句,「夫家如何?」

「是個富賈,但素未謀面。」蕭素心微苦一笑。

林意能夠理解她的心情。

若以她以往的身份,又豈會遠嫁到邊地,更不用說夫家只是個富賈人家,而且連要嫁的那人都不知道是俊是丑,有才無才。

「希望你這夫君能如你意。」林意又敬了她一杯,對她祝福,語氣真誠。

蕭素心這次也一口飲盡杯中酒,她眼眶微紅,酒意上涌,卻是也莫名有了些勇氣,「說心裡話,林意其實你也是我這次想見的同窗之一,你自己可能不知道,你當時學業一等一的出色,對人又有義氣,所以大多數女生都其實視你為兄長,其實若不是你和蕭淑霏當時兩情相悅,斷了許多人念想,當時不知道有多少女生會暗戀你呢。」

「是么?」林意聽到蕭淑霏的名字,心中一痛,面上卻只是微微一笑,「我有那麼受人歡迎嗎?」

「當然。」蕭素心用力的點了點頭,她也是隱忍的久了,此時也終於忍不住冷笑起來,「若不是換了新朝,這個時候就算你坐在最角落,不想和人說話,這裡所有人還不是要以你為首?」

「這倒是今日同窗會我聽到的最令人開心的話了,只是一切都變了。」林意想到蕭素心要遠嫁的地點也是在北方邊城,倒是有意提醒:「但世事無常,誰又知道今後的變化,你不要自棄,不要忘記我們先前學院所教的一些修行手段。」

「我當然不會忘記。」蕭素心也是許久沒有和人如此敞開心扉的交談,也許久沒有聽到鼓勵的話語,她看著林意明亮的雙眼,用力的點了點頭,「多謝。」

「保重。」林意再敬了她一杯。

他的酒量本身不錯,但早上吃的簡單,又過了平時飯點,連續三倍下肚,頭腦也不免有些發暈。

他隨便夾了些吃食頂住了酒意,就準備走了。

但就在這時,一陣疾如驟雨的馬蹄聲卻明顯沖著這酒樓來。

酒樓中喧鬧的聲音一停,所有人有些愕然的望那道上看去,林意精神一震,高興的差點立即叫出聲來。

來的不是馬車,而是兩匹高頭駿馬。

其中一匹高頭駿馬背上馬鞍空著,而另外一匹高頭駿馬上,坐著的是一名身材魁梧的粗豪青年,正是他以為不會來了的「石頭」!

「石頭」的大名是石憧,他和林意可不只是脾氣性格相合的泛泛之交,兩個人都是極講義氣,在學院時就一起做過數樁解氣卻違反院規之事,一起遭受過重罰。

林意是坐在角落窗邊,但石憧從道上策馬奔來,卻依舊一眼看到了他,當下奔馬未停就是一聲歡喜大喊,「林意,你居然早就來了,害我去你住處轉一圈,接了個空。」

林意頓時心頭微熱,知道這名好友居然是特意找到自己住所去接自己,所以來得晚了,那一匹背上空著的馬,原本就是留給自己騎坐的。

石憧的父親石扈在前朝時是鎮東將軍,原本也不屬於梁武帝嫡系,但是石扈是出了名的蠻將軍,只知奉上峰命令打仗,對軍令無有不從,梁武帝倒是也了解這個蠻將軍的個性,登基之後也給了他一個手握兵權的右游擊將軍當,權勢幾乎沒有下降。

石憧當年離開學院之後,也是隨父從軍,這數年來在軍中理應是小有成就,但和林意已經失去了聯繫,林意具體也不知道他隨軍到底駐守何處。

那些在朝中官位上的同窗對石憧應是有些了解,當石憧到來,出去相迎的不少,「石將軍」「石將軍你晚到應該罰酒氨之類的話音不絕於耳。

林意倒是並不出去迎接。

他和石憧的關係根本不需要客套。

石憧也只是簡單應付了幾句,就不顧其餘人的臉色,徑直穿行到他的身前,直接當胸砸了他一拳,「林意,你小子,這幾年你想沒想我?」

「想再和你一起受罰嗎?」林意哈哈一笑,反問一句。

與此同時,石憧只覺得自己拳頭微震,一股熱流讓他的手臂微麻,而林意也是身體一震,被砸處發熱。

兩人瞬間反應過來,都是驚喜異常。

「厲害啊,林意。」石憧比林意更加激動,直接一個熊抱,在林意耳邊輕聲說道:「你居然也凝結黃芽了?」

本站重要通知:你還在用網頁版追小說嗎?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會員同步書架,文字大小調節、閱讀亮度調整、更好的閱讀體驗,請關注微信公眾號jiakonglishi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

  • (快捷鍵:←)
  • 平天策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