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平天策>第五章 修行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章 修行者

小說:平天策| 作者:無罪| 類別:武俠修真

在各朝各代,修行者都是特殊階層。

修行者的數量極少,但力量比尋常武者強大太多,往往是戰陣中決定性的力量。

各地的學院都會盡其所能的挑選天賦不錯的適齡童,盡心調教,但即便如此,能夠最終成為修行者的,也是萬中無一。

就以齊天學院為例,林意當年的這些同窗非富即貴,大多數自幼用良藥洗伐,其中大多數人的父母之中,至少有一人是修行者,但即便如此,其中大多數還是根本成不了修行者。

要成為修行者,首先要在靜思冥想的過程中形成「氣感」,可以清晰的把握到自己呼吸吐納間內氣的流動,感覺到天地間無數元氣中,那種獨特的能夠激發人體潛力的靈氣的存在。

但只有真正的能夠通過一些呼吸吐納法,儘可能快的主動捕捉吸納靈氣,按照修鍊的方法,讓它積蓄在身體里,達到一定的濃度,真正的開始改變肉身,讓人的身體機能變得和常人不一樣,這才算是真正的登堂入室,變成了修行者。

凝練成黃芽,指的就是這一步。

這個境界的修行者體內靈氣凝成的真元力量還太弱小,就如初生的嫩芽,而且冥想內觀之中,這個境界的真元是一縷一縷,色澤非青非黃,頭尾彎曲追逐不休,形成獨特的氣旋,色形用新生黃芽形容也很貼切。

石憧熊抱林意一陣,分開之後,他的眼神還是極其火熱,壓低了聲音在林意耳畔說,「你知不知道我們撞上了大運,連靈荒這千年難得一遇的事情,都被我們迎頭撞上,但你在這靈荒開始時,竟然如此快凝結黃芽,實在令我吃驚。」

林意也將聲音壓低到只有石憧才能聽清:「我之前有所猜疑,今天早上才確定,陳寶菀今天早上找過我了,告訴了我這些。」

石憧的眼睛瞪得比銅鈴還大:「她居然一大早特意去找了你,比我還早,還告訴了你這些?」

他其實是連夜趕回了建康城,也是要乘著這個機會告訴林意這個消息,他打聽到了林意的住所之後,也是一大早去了林意的那個破落小院,然後沒有見到林意,在那裡一直等林意到接近正午。

現在聽林意這麼說,他就醒悟過來,自己和陳寶菀是前腳後腳,如此算來,陳寶菀簡直是等著日出和林意見面了。

「難道她其實對你用情很深,一直暗戀你?」石憧面對好友,也是口無遮攔。

林意也毫不客氣的瞪了他一眼,「就算那樣又如何,我現在什麼身份,她什麼身份,我和她,還不是和淑霏一樣?」

石憧一滯,抓了抓腦袋,環顧了一周,「蕭淑霏她果然沒來。」

但他旋即又認真了起來,依舊壓低聲音,「按照確切的統計,一切和以前幾次靈荒時*始時一樣,靈氣的自然變得稀薄,已經讓新生修行者改變體質更困難,這些年凝練出黃芽的新生修行者,只有往年的十分之一,這和前幾次靈荒時一模一樣。我可以肯定,在場的這些同窗,沒有幾個凝出了黃芽。林意你千萬不能自棄。」

林意啼笑皆非,「你哪隻眼睛看出我自暴自棄了,我只是老實說我現在的處境而已。既然你連我這種人根本不可能知道的確切統計都知曉,你也當然比我清楚,靈荒時代我這種無依無靠的人的修行進境會何等的緩慢。身份的巨大差異,會讓那些權勢頂端栽培的修行者,更像天上的明月一樣高不可攀。」

石憧也沉默了下來,他知道更多的機密,當然知道林意說的是事實。

「要是在平時,你就是個寶,你的天賦真沒幾個人比得上。」他沉默片刻,開始對林意輕聲述說更多內情:「但是現在的形勢恐怕比你想象的還要嚴峻許多,大批的靈藥開始枯萎,從去年開始,其實大多數可以用於修行的丹藥已經開始管控,而且因為我們南方靈氣消逝的速度快於北方,我們目前只有兩條路走,一條是將丹藥砸在已經實力不俗的修行者身上,讓他們更快的變得更頂尖,少而精的方式,還有一條是儘可能的佔領一些地理條件獨特,靈氣還沒有消散的區域,但無論是哪一條,都會引來一個後果。」

林意明白,鄭重道:「戰爭。」

石憧也神色凝重的點了點頭,「而且是兩個王朝之間的戰爭,北魏和我們南梁,而且這場戰爭恐怕沒有和談的可能,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因為那些北蠻也不是傻子,他們心裡也很清楚,只要能夠撐住,堅持到後來,敗亡的肯定是我們。」

林意苦笑道:「這才平靜了六年。」

「有件事你可能沒有意識到,這和你切身相關。」石憧目光炯炯的看著林意,「聖上登基才六年,皇位原本就是兵變奪來,結果上位只不過六年就已經來了這靈荒,很多人尤其會刻意說是他的謀朝篡位才引得上天震怒,降落天災。現在各地已經有人傳播風聲,聖上當然特別忌諱這點,他心中對舊朝的權臣,尤其是不屬於他心腹,已經被他貶職流放的那些人,將會更為忌憚。所以你言行舉止都要更加小心,從前聖上政令還算寬厚,你可以不受牽連,至少在建康還能平靜過活,但今後不太好說,誰也不知道特殊時期,聖上的心態會不會有所改變,他的政令會不會變得嚴苛許多。」

林意心情沉重的點頭,他知道石憧說的是事實,相比自己的處境,他更擔心在被流放在北境養軍馬的父母。

石憧很了解他,從他此時的目光就隱約猜出了他心中的想法,拍著他的肩膀寬慰道:「你的父母我也其實也一直有幫你打聽過,你倒是可以放心,他們現在除了略微困苦一些,倒是無恙,而且接下來戰事若起,你父親的處境或許反而更好一些,畢竟聖上不是昏君,他知道打仗也要用人,而且當年你父親也不是那種死腦子的愚忠派,或者是那種只知收刮好處,離不開舊朝的污吏。倒是你自己…其實我這次特意趕來,是想問問你願不願意從軍。雖然當年武帝有明令罪臣之後不得為將,不能掌兵權,但你先跟著我,明面上就算作為侍從,我也當然不可能虧待你這個兄弟。」

「這些話你還要和我解釋?」林意擺了擺手,有些感慨,「不過跟你從軍倒是不必了,陳寶菀也想了辦法,她竟然給了弄了一封保薦書,可以讓我進南天院學習。」

石憧聽到這句話,頓時呆住,滿眼的不可置信。

齊天學院是前朝最好的學院,但內里的師長、教習,都是舊皇所用,等到梁武帝登基,齊天學院就很快被廢除,現在的齊天學院只是做了藏書院。

梁武帝先前封地名梁,所以後來他定國號也為梁,南天院本來只是梁地最出色的學院,但硬生生的被梁武帝遷到建康,從各地抽調了許多名師、教習,迅速取代了齊天學院的地位,現在的南天院比以往的齊天學院等級更高,能夠進入南天院的學生,相當於是食俸修行者,比起一些低階官員享受的待遇還高。

以陳寶菀的家世,她自己要進南天院應該不算困難,但要弄一紙保薦書,讓林意這樣的人成為南天院的學生,這難度就非同小可了。

按石憧所知,除了南天院考察招收的正規學生之外,每年這種保薦入學的學生,不會超過五名。

「你哪裡來這麼大的面子,莫非你們暗中已經私定終生?」石憧片刻之後才回過神來,忍不住調侃林意,「或者你們已經做了苟且之事?」

「少亂扯嘴皮,只是她和你一樣,真正想幫我,你若是有能力幫我拿到這樣的保薦書,你會不幫?」林意笑了笑,問道:「你有沒有林魚玄的消息?」

石憧的臉色突然沉了下來,沉默片刻,道:「林意,你要我說實話還是索性不要問了。」

林意的心也驟然沉了下來,道:「實話。」

「她已經不在人世間。」石憧深吸了一口氣,慢慢說道:「我聽說她比你過得還不如意,她家裡人討好寧州黃家,逼她嫁給了黃家長子做妾,但那人對她並不好,她又染了肺疾,鬱鬱寡歡,前年病故了。」

林意很難受,胸口堵了塊石頭一樣。

生老病死是難免之事,但他沒有想到就會如此發生在那麼年輕的好友身上。

林魚玄的音容笑貌還依稀在他的眼前。

他還記得,有次他在學院里只是偶爾幫林魚玄提了些重物,林魚玄便記在心裡,經常幫他打掃座位,而且都是提早在他和所有人到課堂之前。

不只是對他一人,所有對她好的,她都記著,都會做力所能及的事情回報,而且還不會想著別人能夠知道她做的這些事情。

她是個分外善良的女生,但沒有想到不只是這次同窗會見不到,是今後永遠都見不到了。

「寧州哪個黃家?」林意慢慢問道。

石憧愣了愣,道:「就是黃太僕卿他們黃家。」

「她家裡和黃家的這個帳先記下了。」林意點了點頭,說道。

他面色很平靜,但是語氣很寒。

「果然還是我的好兄弟林意,一點不變。」石憧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他心中當然也不痛快。

「石憧,林意,什麼事情談得這麼開心?」

這個時候,熱情洋溢的聲音響起,卻是始終滿臉笑容,長袖善舞的斐玉和幾名同窗端著酒杯走來敬酒了。

本站重要通知:你還在用網頁版追小說嗎?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會員同步書架,文字大小調節、閱讀亮度調整、更好的閱讀體驗,請關注微信公眾號jiakonglishi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

  • (快捷鍵:←)
  • 平天策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