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平天策>第六章 心不容壑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章 心不容壑

小說:平天策| 作者:無罪| 類別:玄幻魔法

一秒★緒說§Org】,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舊時同窗相見,當然是說什麼都開心。」石憧也不輕易得罪人,收斂了戾氣,含笑和這些人交談飲酒。

「林意,好久不見,現在在做些什麼?」一名身材高挑的男子端著酒杯也走到林意麵前,眼神很輕挑。

「哦?」

林意對此人毫無好感。

此人名為趙容壑,家中長輩給他取這個名字,應該是希望他心胸開闊,容得下山壑,但是在所有往日同窗里,這人卻是心胸最為狹小的。當年在齊天學院時,這人還因為欺負弱小被林意打過。

林意當然明白他是想借話故意奚落,但林意卻不在意,神色自若的淡漠回答道:「平日在城中,也就是幫幾個佛寺抄拓一些經書,賺些生活所需,過得極為簡單。」

趙容壑端著酒杯一口飲盡,說道:「林意你是當年我們這些人之中最出色的,但誰會想到當年最出色的同窗,居然淪落到在那些佛寺裡面拓抄經書換些小錢?」

在場眾人都很清楚當年他和林意不對,誰都聽得出他這句話的言外之意。

再加上他眼神銳利,一時其餘人也不想得罪他,連八面玲瓏的斐玉也只是尷尬笑笑,大聲道:「來,喝酒喝酒。」就想將此事掩蓋過去。

但有人刻意嘲諷自己的好兄弟,石憧卻是不想忍。

「怎麼,當年是最出色的,現在就不算出色了嗎?」他冷笑一聲,頂了回去,「拓抄經書自食其力又如何,難不成趙容壑你就覺得你現在比林意出色?」

趙容壑也非當年,當下也是面色一寒,針鋒相對,「怎麼,石憧,你是不是覺得當年我打不過林意,就意味著我現在也不是他對手?」

石憧哈哈一笑,「我當然這麼覺得,就你這種人,怎麼可能比得上林意。」

趙容壑臉色連變數變,喀嚓一聲,直接捏碎了酒杯,「那我倒是不信,想要試試了。」

「今日是同窗會,喝酒敘舊,難道還要比較武藝,排個座次?」周圍同窗都被這聲音吸引,轉頭相看,斐玉也是臉色微變,但還是開玩笑的語氣相勸。

「就是,我們可是還沒吃飽,不想這裡變成學院的演武常」

「容壑,你也不要記恨了,都是年少時的事情,難道小孩子鬥毆,還要打回來?」

「林意,當年畢竟也是你出手打人不對,你也給他賠個罪,敬個酒吧。」

「林意,他在離開學院之後可是一直當兵馬教習,煉得銅皮鐵骨的,你們要是真較量起來,恐怕你占不到便宜。」

周圍的同窗也是紛紛相勸,但也有數名語氣刁鑽,甚至隱含威脅。

林意也不想浪費時間做這種無謂的鬥氣,他神色自若的扯了扯石憧的衣袖,「算了,不要生事。」

他因為林魚玄的消息情緒也有些低落,再加上這些人里真正想見的也只有石憧,所以很想離開單獨找個地方和石憧聊一聊。

他也沒有太過失禮,歉然的對著斐玉等人微微一笑,便想藉機離開。

「那就算了,但是林意你真不準備敬我一杯酒,對我道歉嗎?」趙容壑的臉色也有些緩和,他換了個酒杯,但是語氣里卻依舊有些逼迫。

今時不同往日,他現在家世地位比林意高得多,自然認為林意要討好於他。

林意眉頭微皺,「當年小事,有什麼必要道歉,更何況當年我也沒有做錯,你無故冤枉兩名外地新生,而且還動手打了其中一人,我看不過動手,你是打不過才被我打。若是當年你打的過我,說不定被打的就是我。」

他的聲音很冷靜,很平淡,但是現在所有人都在注視著他和趙容壑,他的每一個字所有人都聽得清清楚楚。

「林意,你這話…」一名同窗神容尷尬,忍不住開口。

「難道我說的不對?」林意轉過頭去注視那名同窗。

那名同窗也是方才語氣隱含威脅的人之一,名叫丘迴風,當年就是專門趨炎附勢之徒,也曾很刻意的討好過林意,現在卻是在很刻意的討好趙容壑。

丘迴風被他平靜注視,心中卻是一慌,莫名就像回到了當年,不自覺的退縮了一步,一時說不出話。

「這本來就不是林意的錯,今日難道不是增進同窗情誼才聚集起來的同窗會,難道是要算舊賬的算賬會嗎?」一個女聲大聲的支持林意。

林意和石憧轉過頭去,倒是都有點意外。

這時出聲支持林意的,卻是這些年同樣不如意的蕭素心。

「好!好!好1

趙容壑是怒極反笑,「話再多說都是無用,林意,我就是看不慣你這落難之後還一副清高的樣子,今日你連句軟話都不說,那我就看看是的拳頭硬還是你的嘴硬。」

「誰也不要阻攔。」林意對著還要說話的蕭素心搖了搖頭,雲淡風輕的說了一句,徑直走到一旁空處。

他看上去也不像生氣,但所有在場的同窗都很熟悉他的脾氣,林意決定的事情,誰勸都沒有用。

「何至於此。」就連斐玉都只能連連苦笑。

「都讓開些。」石憧卻也依舊是學院時愛挑事的個性,還喊周圍的同窗幫手,把桌椅都移開到一邊,以免動手時打爛。

趙容壑看著靜靜而立的林意,心中怒火被引得越來越烈,他對著林意冷笑,「讓你先出手。」

林意什麼也沒有說,只是看著他,眼神中依舊帶著當年的不屑。

趙容壑終於按捺不住,一聲低聲厲喝,猛烈發力。

空氣里一陣炸響,趙容壑身體挺得筆直,一個刺拳直擊林意的胸口。

這一招很普通,名為標刺拳。

顧名思義,這一拳的拳意,就是如一根標槍投刺,筆直向前。

然而趙容壑這一拳擊出,在場絕大多數人全部變了臉色。他這一拳很快,快得超出他們的想象。

快來源於他一跺步前沖的力量。

他腳下的石地炸裂了開來,他身上的衣衫似乎驟然變緊,全部貼緊在他的肌膚上,然而與此同時,他身上的一塊塊筋肉,卻像岩石一般鼓脹起來。

「有沒有誰敢和我賭酒,我賭趙容壑接不住林意三招,我賭一壺酒。」但是石憧卻毫不在意,放肆的大笑吆喝,招呼周圍人和他賭酒,他尤其針對之前幫嗆趙容壑的那幾名同窗。

「砰1

他的叫聲才剛剛響起,林意的左手已經往上格擋,手臂和趙容壑的手腕撞擊,發出了一聲爆響。

「何須三招?」

林意的聲音響起。

他的身體稍微一晃,一步都沒有退,但是趙容壑卻已經一聲悶哼,蹬蹬連退兩步。

「你1

趙容壑眼睛里全是不可置信和驚恐,他的手腕劇痛欲裂,整條手臂的筋肉在這一撞之下都是酸麻發不出力氣。

他才接著叫出了一個字,空氣里一聲撕裂布匹般的炸響,林意已經一步到了他的面前。

林意也是朝著他轟了一拳,同樣是筆直如刺,和他用的拳招一模一樣!

趙容壑身體里寒氣大冒,他感覺出來,如果被林意這一拳打實,他絕對胸骨折斷一片。

他根本不敢硬接,身體往下一縮,就顧不得好看不好看,想往一側翻滾出去。

然而也就在這一剎那,林意拳勢已變,他的手臂大刀闊斧的往他頭頂直接掄下。

趙容壑連呼吸都頓住,駭然至極的雙臂交叉擋在頭頂上方。

「啪1

趙容壑身體巨震,眼看似已勉強能夠接住,然而林意的力量還未斷絕,衣袖間一聲炸響,雙臂撞擊廝磨間,竟硬生生將雙方的衣袖都扯得爛了。

趙容壑早已力盡,從足跟到雙腿都是酸軟不已,直被壓得噗通一聲跪倒在地。

一片沉重的呼吸聲如潮水般響起。

這樣的畫面讓周圍的許多同窗都頭皮發炸。

他們十分清楚,唯有在力量差距實在太大的情形之下,才會一方若無其事,而一方卻是瞬間力荊

他們在齊天學院修行時,都不可避免的有過這樣的經歷,所以他們可以肯定,趙容壑不只是現在渾身血肉酸軟脹痛,今後幾天都恐怕筋肉撕裂般疼痛,用不出力氣。

但這怎麼可能。

按照他們所知,趙容壑這些年一直在建康做兵馬教習,每日在校場上都和軍士一起磨鍊武技,磨鍊自身的時間恐怕是在場這些同窗中最多的一位。

但林夕每日都還要花不少時間賺錢糊口,怎麼可能差距比當年在學院時還要大。

啪嗒一聲。

就在這時,一個木匣從林意碎裂的衣袖裡掉了出來,落在地上。

公告:免費小說app安卓,支持安卓,蘋果,告別一切廣告,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進入下載安裝zuopingshuji按住三秒複製!!

  • (快捷鍵:←)
  • 平天策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