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平天策>第十四章 意外同窗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四章 意外同窗

小說:平天策| 作者:無罪| 類別:歷史穿越

女教習和青年教習焦慮而不安的在荒園外等著。

等待了許久,兩人終於聽到了身披重甲的將領的腳步聲。

天光黯淡了些。

重新出現在女教習視線中的這名將領身上的重甲也黯淡了些。

「這名持信來的南天院新生是叫林意?」

這名身披重甲的將領對著這名女教習頷首為禮,問道。

女教習點頭,道:「是。」

「將他視為最佳等生對待,一切正常所需全部滿足於他,不要干涉他的修行。」這名身披重甲的將領說了這三句話,略微猶豫了片刻,道:「從明日開始,每日里我會有半個時辰在南天院行走,是我需要觀察他的修行,但這封信的事情,他不想讓太多人知道,你可以報知齊凈名處理。」

這名將領所說的「他」,自然便是指荒園裡的那名老人。

而他所說齊凈名,便是梁武帝的恩師,此時南天院的院長。

女教習不由自主的微微握緊雙拳,不假思索便點頭應允。

這封信的本身,以及這名將領所說的那些話,尤其是這名將領要離開這個荒園,在南天院中自由行走,這本身不是她所能決定。

「你將這些事情報知院長,我先回去安置那些學生。」

女教習和這名青年教習在山道上分別,她先返回來處,而這名青年教習快步行向後山。

南天院有「跟事制」,這是南天院特有的規矩,以這件事為例,這件事是這名青年教習撞上,那和這些事相關的事情,這名青年教習就必須去處理。

暮色漸濃。

松林里的雪松彷彿在晚霞中燃燒。

當女教習和那名青年教習在荒園前的山道上等著的時候,林意也在林中的松木學堂外等著。

女教習名為吳姑織,是南天院這一屆新生的日常教習,除了某些教習的特殊課程之外,平時的課程、包括這些新生的飲食起居,便皆由她安排。

南天院的興起皆由皇命,和當年的齊天院不同,受皇命調來的這些教習到南天院最多也不過六年,少則三四年,在外並沒有太多顯赫的聲名。

這吳姑織也是如此。

這一批新生連帶林意在內,一共五十三名,絕大多數都是家世顯赫,但卻沒有一人在此之前知道這名女教習。

這名女教習看似也不太難說話,然而卻別有一種令人生威的氣質。

南天院的各種規矩也多,原本林意來時,這新生的第一堂晚課便是在講南天院的規矩。

每一條規矩都有相應的懲戒,講得這些新生心驚膽顫。

等林意到時,看著女教習的架勢,光是帶懲戒的規矩戒律還能講許久。

女教習雖然暫離課堂,但一時間這些新生也不敢發出任何的聲音,保持拘謹靜坐,甚至都不敢東張西望。

等了近盞茶時間,這些新生才膽子大了起來,轉頭往外看來。

林意倒是沒有像這些學生般拘謹,這些未來的同窗看他,他便很自然的逐一打量回去。

然而就在下一剎那,他愣在當常

他一眼就看到了兩個熟人。

一個是白白凈凈的少年,長得很秀氣,甚至有些女氣,但是眼光卻是分外凌厲,他看著林意,面上的神色是似笑非笑。

這人是齊珠璣。

他也是齊天學院的學生,但是比林意高一屆。

齊珠璣是前朝皇族,放在當時,便是和現在的蕭淑霏近乎一樣的身份。

當年的齊珠璣是真正的齊天學院一霸,有許多齊天學院的學生圍繞著他。有次他和林意和石憧差點起了衝突,只是有齊天學院的教習經過,才沒有打得起來。

齊珠璣能進入南天院學習,林意倒是並不意外,當年梁武帝起兵奪位的過程中,舊朝的皇族之中也有不少投降派,而齊珠璣的家中是迅速投降派,應該是在起兵之前就已經通好了聲氣,現在齊珠璣的父親齊璇也被封了天陽王,和前朝時相比,也只是略少了些兵權而已。

真正令林意呆住的,是另外一名熟人。

這是一名少女,面容有些憔悴,卻就是他在同窗會上見到,還給了她一顆黃芽丹的蕭素心!

在同窗會上,蕭素心親口對他說即將遠嫁,他念及當年的好友林玄魚,覺得現在的蕭素心和林玄魚有些相像,所以才將寶貴至極的黃芽丹給了她。

但現在蕭素心怎麼會坐在內里,成了南天院的學生?

和前幾日同窗會中相比,蕭素心雙目中有了神光,看著他的時候面上甚至帶起了一些虹光,她的嘴唇微動,林意雖然無法看出她想要說的是什麼,但卻至少看出,蕭素心等下自然會告訴他緣由。

林意微微點頭,但在這眾多打量自己的新生里,他卻又覺得有道目光很異樣。

那是一名坐在最前排的少年。

他很英俊,穿著一件藍袍,斜襟上著些雲紋,繡的很精緻。

林意可以肯定,自己絕對從未見過這名和自己差不多年紀的年輕人。

然而不知為何,這名少年看著自己的目光,卻是太過陰冷,甚至讓他看出了明顯的敵意。

左等右等不見女教習歸來,課堂的靜謐之中,便也慢慢的響起了如蚊聲般的交談聲。

課堂里安坐的這些學生,便也很快知道了這名站在課堂外等著的少年是誰。

一些先前還算是友好的目光,便不知不覺起了變化。

拋開身世的關係,在坐的絕大多數學生都是新朝的新權貴,他們和林意這樣的舊朝罪臣自然涇渭分明。

僅在六年之前,他們恐怕是很想進入齊天學院修行但卻根本無法得償所望。

六年之前,林意這種人,便是他們心中嫉恨的存在。

林意忍不住輕輕的搖了搖頭。

他沒有在意這些人的目光,淡淡的笑了起來。

他甚至沒有任何不開心的感受。

因為對於他而言,他的對手並非是這些同窗,而是已經到來的靈荒。

……

課堂里所有的輕微聲音戛然而止。

女教習的聲音在林意的身後響起:「你先進課堂坐下。」

林意進了課堂,蕭素心的身後便有空位,於是他很自然的走了過去,坐在了蕭素心的身後。

女教習根本不解釋她為何因為林意的到來而離開,只是原封不動的將之前說過的規矩又重說了一遍。

這些新生都很聰慧。

他們先前所料的一點都不錯,說過了前面的幾十條規矩之後,這名女教習又說了數十條必須遵守的,而且懲戒更嚴苛的規矩,這才開始講到一些基本的飲食起居和近日的課程安排。

還未講完,那名先前帶林意過來的青年教習又到了門外。

女教習面色如常,也不解釋,靜靜出了門,和青年教習在門外說了幾句,才又回了課堂,開始安排這些新生的住宿之處。

「想必你們之前也清楚,我們南天院住所為四人一處。」

女教習的聲音依舊很平和,不帶任何感情色彩一般,「修為低微時,人多互有照應,在戰場亂陣,除非修為高絕的修士,也往往四至五人共同進退,聯手得好,生存幾率便是大增。你們先自行商量,盞茶之後,若是還有未決的,便由我分配。」

其實就算是對南天院沒有多少了解的人也不難理解。

戰場上的修行者是在關鍵時刻能夠起到決定性作用的存在,自然也是雙方刻意針對,必定想先除去的存在。

在亂陣之中,修行者也無法時刻注意四面八方而來的殺意,所以在現今無論是北魏還是南朝梁的軍隊里,修行者往往都不獨行。

北魏軍隊中的修行者,便習慣五人一組,且是四明一暗,往往有一名修行者是偽裝成普通軍士,藏匿周圍。

南朝梁軍中的修行者,卻是往往四人一組,有一主三次之分。

無論是幾人一組,這幾人互相之間越是熟悉了解,便自然是越強。

混血女主播直播后忘關攝像頭私_生活視頻遭曝光!請關注微信公眾號在線看:meinvmei222長按三秒複製!!

  • (快捷鍵:←)
  • 平天策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