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平天策>第十九章 真誠誤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九章 真誠誤

小說:平天策| 作者:無罪| 類別:歷史穿越

「倒是悠閑吶。」

越是新生牛犢,就越容易犯沖,元狩這三個老生原本就看不慣眼前這些人的嬌氣,看到這時還有三人姍姍來遲,元狩頓時冷笑了一聲。

誰都聽出了他的不爽。

偏生還有人火上澆油。

一名新生在旁邊陰陽怪氣的說了聲,「那是,人家可是悠閑得緊,當頭那個林意,連報道都是趟著日頭落山最後才到,讓殷教習都等了半天。」

「還窩裡反?」

這名新生踢到了石頭,聽到他這句話,元狩還未來得及說什麼,他旁邊那名一臉挑釁之意的少女已經聲音發冷,「你站到最後去,連他們三人都用膳過後,才輪到你。」

「什麼1這名新生頓時大怒:「這又是什麼規矩。」

「總算是聰明了些。」少女戲謔的笑了起來,「這便是南天院生規中最重要一條,同年同窗同氣連枝,一致對外,像你這樣的便如過街老鼠,人人喊打。」

「你說規矩就規矩?」這名新生是方樂山,父親也是皇帝身邊的大學士,被這少女這麼一說,他也是發了狠,「我還說這南天院的事哪裡輪得到一女子指手畫腳,女子好好的找個好人家,相夫教子,難道還想上陣殺敵,做個女將軍?」

「是么?」

他這句話才剛剛說完,空氣里便是一聲炸響。

方樂山瞳孔劇烈的收縮,那名少女已經從原地消失,一步就到了他的面前。

他根本都沒有來得及做出任何的動作,少女那白生生的手掌只是在他的胸口輕輕一按一震,砰的一聲悶響,他的整個人便已經直接往後飛跌出去。

他跌在地上連滾兩個圈,面上一絲血色都沒有,而且胸口奇悶,根本喘不上氣,臉色瞬間憋得茄紫色。

一群新生側轉著身體看著地上的方樂山,渾身寒意狂涌。

此時的少女已經回到原來位置,似乎都根本沒有動過。

但是方才那只是輕鬆無比的一按,她瞬間欺進方樂山身前的速度和氣勢,在他們的感覺里,完全就像是一隻瘋狂的凶獸。

「你這句話也就是在我面前說說,幸虧你沒有在倪師姐面前說。」少女拍了拍手,一臉的嫌惡,好像拍了一隻蒼蠅的感覺,「否則你就不是悶氣一陣,而是至少斷幾根骨頭了。」

一群新生不知道她口中說的倪師姐是誰,更不可能在此時介面。

一時間這膳堂寂靜無聲,倒是方樂山終於在此時喘出了氣,胸腹間氣血翻騰,一時間哇的一聲,便吐了出來。

膳堂里一陣酸臭的氣息。

已經有幾名新生領了提靈膏,此時這酸臭的氣息混雜著濃烈的香氣,這幾名新生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

「怎麼,不服氣?」

這少女明顯是好戰派,一副挑釁的神色,「記住我的名字,我叫葉清薇,今後不服氣隨時來找我切磋。至於道理,我倒是可以告訴你們這些新生,今後你們這些同年生一起聯手戰陣的幾率最大,至於和我們,我們將來至少比你們早離院一年,別說在外實修和軍中你們很難遇到我們,哪怕遇到,恐怕我們和你們也是上階將領對新兵,難得一起同一樁任何一起衝鋒陷陣廝殺。」

這名叫葉清薇的少女威風凜凜的掃視著這些新生,接著又道:「若是在學院中就有害群之馬,弄得你們這一批人烏煙瘴氣,各自算計,那你們將來在戰陣上不說生死與共,恐怕還會暗中動刀子,恨不得對方快點死在敵陣。我朝花了這麼多心血,這麼大力氣栽培你們,難道是要一群窩裡斗的廢物?」

林意和齊珠璣、蕭素心互望了一眼。

他們三人的住所最遠,趕來最慢,所以前面的爭端都沒有看到,看到一名名新生面色難看的端著食盆排隊,他們還有點摸不清楚狀況。

但接下來這三名老生囂張跋扈的樣子,以及這方樂山故意挑撥不成被輕輕鬆鬆擊倒在地的過程,他們是看得清清楚楚。

葉清薇現在說話的樣子是要多囂張就有多囂張,完全不把他們所有人放在眼裡的樣子,但是這些話說得無可挑剔,連林意都深以為然,看著她也覺得分外的順眼。

「先前還是推測,現在卻是肯定了。」齊珠璣的聲音此時輕輕的在他的耳邊響起,「林意你和謝隨春一定有仇,這方樂山是謝隨春好友,他這是故意針對你,不過反而踢到了鐵板。」

「要吃就快吃,不吃馬上倒掉,後面的不要嘀嘀咕咕。」元狩又是一聲暴喝,「要過了時間,浪費了這提靈膏,我看吳教習怎麼整治你們。」

聽到「吳教習」三字,一群眼睛里冒火的新生都如同被兜頭淋了一盆冷水,冷靜了下來。

畢竟剛剛才見識了吳姑織不動聲色的讓兩名新生離院。

「師兄、師姐。」

一名名新生頓時垂下了頭,一個個端起食盆領提靈膏。

不起衝突,這速度便快了。

很快輪到了林意等三人。

提靈膏的效力是過時便消失,齊珠璣當然不想吃虧,很爽快的喊了師兄師姐,跟在他身後的蕭素心也是一樣。

但齊珠璣才剛剛端著滿滿一盆提靈膏轉過身,便聽到林意說出了一句讓他都不敢置信的話:「師兄、師姐,我不用提靈膏,將我的提靈膏分給齊珠璣和蕭素心便是,我只需那些面饃。」

一片嘩然。

一群已經在埋頭猛吃提靈膏的新生齊刷刷抬起頭來。

連三名老生都是一呆。

「哈哈哈哈1

提著木勺的元狩突然一陣狂笑,面上卻是迅速籠起一層寒霜,他看著林意,一字一頓:「沒想到等了半天,終於來了一個帶種的。」

所有人都覺得林意是故意挑事。

就連齊珠璣這個時候都覺得是。

提靈膏是什麼?

是有錢都未必能買得到的東西。

可是林意現在居然說不吃了,這分明是赤裸裸的表明,你們這群老生別在小爺面前囂張,小爺還真不稀罕這一口了。

尤其齊珠璣想想當年齊天學院林意和石憧的名聲,更是覺得林意還真有可能這樣挑事。

然而林意卻是冤枉。

「師兄你誤會了。」他看著元狩,歉然道:「只是我修行正好不適合吃這提靈膏。」

他的語氣很誠懇。

他說的也的確是事實,他已經開始走「大俱羅」的修行之道,按照諸多筆記推斷,一開始只能多食五穀。尤其齊天學院那名老者既然是神惑之上的存在,那這初始階段自然更不可能有錯誤。若是連大量肉食都不能吃,那這大補的提靈膏按道理而言是更不能了。

在來時的路上,他甚至還用真氣刺穴術,現在已經飢腸轆轆。

所以他也很為難,在排隊時,他總算看到另外的一口鍋側有許多應該是中午剩下的面饃。

然而他情真意切的解釋卻並不能讓對方信服。

「你喊我師兄?我看你在心中是想喊我是蠢驢?」元狩冷笑道:「大道三千,各自通神,但我還沒有聽說,有什麼修行法不適合吃提靈膏。」

林意看著他眼中燃起的怒意,卻不知道該如何解釋,只能輕聲道:「的確是不適合吃提靈膏。」

「是么?」葉清薇清脆的聲音響起,「若是提靈膏不適合,那看來黃精膏、續氣羹這些也是不適合,今後你也不用吃這些了。」

林意不假思索的點頭,「正是。」

「硬氣1一群獃頭鵝一樣看熱鬧的新生心頭都是一跳,他們大半最多是看不起林意的身世,對林意倒是沒有什麼特殊的敵意,此時聽到林意如此說,這些人看林意的目光頓時有些不同。

「倒是出了個審時度勢的高手?」葉清薇比元狩還衝動,她的眼中頓時射出實質般的厲芒,「你是故意什麼都不受,想讓院中教習插手?我不妨告訴你,任何新生老生都要承擔院中的一部分雜務,你們這一級新生的分食,便是由我們三人負責,教習都不會插手。」

「你真誤會了。」林意很無奈,十分的誠懇,「我真不需要這些東西,我的份可以分給齊珠璣和蕭素心。」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

  • (快捷鍵:←)
  • 平天策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