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平天策>第二十章 招人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章 招人恨

小說:平天策| 作者:無罪| 類別:武俠修真

「齊天學院兩虎的名頭倒是不虛。」當年的齊天學院畢竟也是類似今日南天院一樣的存在,這批新生中也有人聽說過當年林意和石憧的事情,此時看著林意一本正經的「裝蒜」,他們心中頓時冒起這樣的念頭。

「.…..」蕭素心看得出葉清薇已經到了爆發的邊緣,心中也是不解和不安。她是林意的同窗,對林意十分熟悉,她知道林意的脾氣還算溫和,以往只有石憧會主動這樣挑事,而林意便不會。

齊珠璣一臉無奈,長嘆了一口氣,直接站著大口大口喝提靈膏。

他抱著有便宜不佔王八蛋的念頭,這一食盆提靈膏趕緊入腹為安,他擔心等會連這提靈膏都保不祝

他和蕭素心的神色變化被葉清薇等人看得清楚,連同伴都是這樣的反應,葉清薇等人自然不相信林意的真誠。

「我倒是有些佩服你了。」

元狩怒極反笑,「來膳堂也是故意晚到,遠遠落在後面,現在又敢說這樣的話語,看來你反而想教訓你的師兄師姐?」

「你們真誤會了。」

林意十分苦惱,「我們落在後面,只是我們分配到的舍院距離這裡太遠。」

元狩微微眯起了眼睛,「新生甲院乙院到這裡多少步?你們比這些人慢了多久,太遠是有多遠?難不成你們分到了藥師竹林的黃藤舍院,所以才來得這麼慢?」

他這話當然是譏諷。

藥師竹林黃藤舍院,這是絕大多數教習都沒有資格所居,在整個南天院這六年間,在裡面住過的也只有寥寥數人,即便是那數人,也是入院之後許久,表現得特別突出,修為進境實在驚人,才被調至藥師竹黃藤舍院。

新生直接安排進藥師竹林黃藤舍院,簡直是無稽之談。

然而聽到他這樣的話語,林意卻是更加苦惱,滿臉苦水都似乎要從臉面上流淌下來:「正是。」

「要遭1

林意這副樣子,這句話一出口,就算是在座新生中最愚鈍的幾位,都頓時覺得不妙,感到了一股靈氣正轟然爆發。

「敢消遣你師兄?」

元狩的臉色瞬間就成了鐵青色,在他的眼中,林意裝腔作勢到了極點,伴隨著一聲暴喝,他右手持木勺的姿勢不動,左手卻是閃電伸出,如龍爪抓向林意頭面門眼珠。

同院學生過招,盛怒之下自然也不可能是真正的殺招。

他這招純粹就是取快,抓向林意眼珠只是虛招,任何人的直覺反應是看到有物直衝眼瞳而來,就會下意識閉眼或是後退躲閃,便瞬間失了先機。

到時他卻是瞬間變爪為拍,落在林意頭頂,他手掌上真元力道便直透林意脊骨。

人之脊骨在修行者世界之中便是「大龍」,「大龍」一被力量震激,便立即渾身麻軟,用不出力氣。

元狩這一招,就是想要直接把林意拍得跪倒在地。

「師兄你真的誤會了。」

林意無可奈何,他已經有所防備,身影一閃,卻是閃到了元狩的一側。

「是么?」

林意的閃動之快也讓元狩有些意外,但是越是如此,到越是激起了他的火氣,他的右腳尖在地上輕輕一點,左腳尖卻是已經帶起一縷殘影,踢向林意腰眼。

「小心1蕭素心臉色大變,她都看得出來,這元狩動作太快,林意已經不可能躲閃得開。

幾乎就在她聲音響起的同時,「啪」的一聲爆響。

一團若有若無的黃光在空氣里炸開,元狩已經收腳站定,而林意卻是朝著一旁踉蹌推了數步。

「原來已經凝結黃芽,怪不得敢主動挑事。」

元狩站得筆直如表情,一動不動,面寒如水,身上冒出一股可怕的氣勢:「只是即便凝練黃芽,也有先後,你有什麼信心挑釁我等?」

一片沉重的呼吸聲在這膳堂里響起。

許多人看著林意的目光又有了諸多變化。

修行者的世界畢竟是一個實力為尊的世界,在場的新生至少有一半都沒有凝練出黃芽,然而這之前看上去並不起眼的林意,竟然已經早凝了黃芽?

「我何來主動挑事,我說的全是事實。」

林意揉著自己的右手手腕,無可奈何,但是這次他沒有將心聲說出口,否則他肯定元狩會更加癲狂。

元狩說的也一點不錯,同樣是黃芽境的修為,但登堂入室有先後,無論是在肉身力量還是在真元力量上,雙方還是有著很大的差距。

方才他雖然擋住了元狩踢向他腰眼的這一腳,但他手臂格擋之下,卻是骨痛欲裂,站立不穩,而且對方這一腳似乎也並未用盡全力。

「師兄,你這卻是沒有道理。」

齊珠璣三口兩口吞完了盆里的提靈膏,往空盆往旁邊桌上一放,「林意說不要這提靈膏,那是他自己的選擇,院規里可沒規定必須一定要在膳堂用膳,一定要吃膳堂的多少東西。還有他既然說了分給我和蕭素心,那也沒有浪費。更何況師兄你比我們入院早了一年,這樣出手難道不算欺負我們新生?」

「很好,看你們這三個我倒是順眼起來了。」元狩瞬間變了臉,臉上的怒火消失得無影無蹤,反倒是一片的平靜,「既然你們這麼說,那從今天開始就順了他的意思,提靈膏這類,他連一星半點都不要沾,但至於你說出手欺負你們新生,那我剛剛搶先出手,先賠個不是,但我也給你們一個欺負我的機會。」

說到此處,他一眼掃過所有的新生,再看向林意、齊珠璣和蕭素心,「你們三個可以一起上,只要今天能勝得了我,我今後可以反過來喊你們師兄師姐。」

「這沒什麼意思。」

林意的聲音在這個時候響了起來,「長幼有序,不能亂了規矩,不如若是我們贏了,今後晚膳我要吃什麼,要準備多少量,你們幫我備足?」

所有人側目,看著林意。

林意一臉真誠,他甚至還有些擔心,又補充了一句,「讓你們準備的,也就是這些普通的穀物黍食,還有,若是我們輸了,你剛剛說的話也要算數,不能逼我吃提靈膏之類。」

看著他這副樣子,齊珠璣忍不住搖了搖頭,走到他身旁,輕聲的說道:「林意我發現你比我還招人恨,你這樣說,我都有種忍不住想要揍你的衝動。」

元狩並非莽漢,他遇到值得重視的敵手,便已不輕易喜怒,已經平靜下來,但此時看著林意一臉真誠的說出這種話,還在說不要逼他吃提靈膏,他頓時氣得七竅生煙。

他身旁的葉清薇也是氣得不輕,胸脯劇烈的起伏。

提靈膏是何等珍品,怎麼在這個討厭的新生口中,卻好像變成了令人嫌棄的東西一般?

「元狩你幫我多打他一拳,我也想揍他。」就連三名老生之中,那名最穩重和內向的老生鍾營都忍不住喘氣粗重了幾分,對著元狩低聲說了一句。

「不想今後我特殊照顧的,把食盆里的提靈膏給我吃完,然後滾到一邊去。」

元狩重重的點頭,手中的木勺卻是連動,將鍋中剩餘的提靈膏給齊珠璣和蕭素心分了一分,「看你們三個硬氣,先隨了你們的意,等會不要怪師兄出手太重。」

「謝師兄1齊珠璣是一點都沒有擔心,眉開眼笑。

他們後方卻是有僵立著的一人,如同木偶,面上一陣青一陣紅,哭也不是,笑也不是。

這人是方樂山。

他一開始被葉清薇一擊打倒,被勒令在所有人之後,原本是林意等人分完提靈膏之後,再輪到他。

看鍋中剩餘的提靈膏量本身是算計得正好,應該還有正好剩下他一份。

但是眼下林意等人一鬧,也不知道這元狩是有意無意,是真的把他忽略了,還是故意的,竟然把剩餘的那些全部分給了齊珠璣和蕭素心。

他只能眼巴巴的看著齊珠璣吃得開心。

本站重要通知:你還在用網頁版追小說嗎?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會員同步書架,文字大小調節、閱讀亮度調整、更好的閱讀體驗,請關注微信公眾號jiakonglishi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

  • (快捷鍵:←)
  • 平天策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