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平天策>第二十五章 玄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五章 玄法

小說:平天策| 作者:無罪| 類別:武俠修真

這很顯然是一件奇兵寶衣。

薄如輕紗,可以穿在普通衣物內里,看上去是用某種細絲編織而成,整體混金色,但有一種水樣的柔光,看上去很像柔軟的絲綢。

「這難道是天辟寶衣?」林意伸手摸了摸衣料,還用力扯了扯。

他的眼睛開始瞪大了。

有一種奇異的力量,將他的力道沿著絲縷分散出去,這衣料沒有任何的形變,他的力量如同石沉大海,毫無用處。

「正是天辟寶衣。」中年男子微笑,「足以抵擋亂紅螢。」

「多謝前輩1林意毫不客氣,直接就脫下外衣往身上套。

他實在猴急,害得蕭素心都紅了臉,轉過了身去不看他。

「竟然是天辟寶衣?」齊珠璣嘴巴張大到了極致,足以塞得進一個鵝蛋。

中年男子微蹙眉頭看他一眼,似是有些意外:「你也知道天辟寶衣?」

齊珠璣差點吐血:「我只是讀書少,又不是沒讀過書,我好歹是齊天學院的學生,豈會連天辟寶衣都不知道?」

中年男子性格很好,不和他辯駁,只是慫了慫肩,一副無所謂的態度。

林意卻是異常滿足,一臉陶醉。

這天辟寶衣是真正的寶貝,是用某種獨特的蛛絲編織而成,不僅可抵擋普通刀劍、銳器,更為珍稀之處在於,天辟寶衣能夠卸除修行者的真元力量。

修行者的真元衝擊到身上,也會順著絲縷被抽引釋放數分,相當於擊到身上的力量小了數分。

這天辟寶衣是前朝皇族特有,現在整個南朝的軍中,最多也只有兩三位大將擁有。

現在林意決定連睡覺都穿著睡,以免被齊珠璣盜了過去。

既然挑選完畢,中年男子便關了這石室的門,他看著林意倒是有些滿意,只是看著齊珠璣,卻是忍不住又一陣搖頭。

「不知前輩名號?」齊珠璣低頭行禮,心中卻是已經做好打算,這名看上去也尋常的中年男子居然如此看扁自己,問出名字,今後有機會倒是要利用家裡勢力,看看能不能給他點小鞋穿。

「顧牽機。」中年男子淡淡一笑,回應道。

「書聖顧牽機?」林意、齊珠璣、蕭素心同時愣祝

「怎麼可能1

齊珠璣不可置信,「若真是您,您怎麼可能會來這,分配這些雜務?」

書聖顧牽機!

這是何等的名頭。

這可是當世公認的符文大家。

據說他博覽歷代有關符文的典籍,現在南朝煉器制兵,很多設計圖錄都需要徵求他的意見,甚至朝中得了珍稀材料,也需要過問他的意見,看到底是煉製成何種東西。

即便是現在北魏的諸多學究,在遇到一些古符文的疑難問題時,都會專程派特使向他討教。

「這還不是因為好奇?」這名中年男子笑了笑,「我原本就在南天院書庫掛職,這屆學生又是吳姑織教導,我便想第一時間看看她特挑出來的是何等樣的人才。」

齊珠璣徹底無語。

中年男子也不多浪費時間,轉身離開之前評價道:「吳姑織目光獨特。」

「什麼意思1

等他的身影徹底在視線之中消失之後,齊珠璣終於敢叫罵起來:「是說我們和前面的幾界相比太差?」

「要想別人改變看法,永遠只有一個可能。」

林意看著書聖顧牽機離開的方向,目光分外的深邃,「擊敗他認為比你強的人。」

齊珠璣這次沒有生氣。

他想到了顧牽機說的那幾名老生,又想到了已經開始的靈荒,莫名的有些覺得時間不夠用。

夜色漸濃。

回到藥師竹林黃藤精舍的林意硬生生的吃完了所有帶回的冷麵饃,撐得都不敢飲水。

他不斷的用真氣刺穴法修行,同時靜思冥想,雖然依舊無法感覺得到所謂的五穀之氣,但他也不心急。

山風吹過竹林,發出無數沙沙的響聲。

薄霧之間,走出了那名荒園裡的將領。

他依舊身披著前朝的重鎧,沉靜的緩步而來,卻沒有發出任何的聲音,甚至沒有透露出任何的氣機。

這名將領並沒有太過接近這幾間黃藤精舍,他靜心的感知了許久,然後轉身離開,返回荒園。

他穿過如海般的荒草叢,來到石屋外,然後對著石屋內里的銀髮老人躬身行禮,花了許多時間,詳細的述說了今日林意在膳堂和顧牽機面前的表現,以及回到黃藤精舍之後的修行。

「不錯。」

銀髮老人仔細的聽完,笑了笑,做出了兩字評價。

「沈約便是要我傳這門功法給他,既然是可造之材,便順了他的意,試試看。」銀髮老人收斂了笑意,伸手一點,一卷帛書便飄向了這名將領。

「現在便直接給他?」這名將領點了點頭,輕聲問道。

銀髮老人深吸了一口氣,抬頭看著天上的星空,道:「難道我們還有很多的時光可以虛度嗎?」

這名將領肅然躬身行禮,「我這便去辦。」

待得這名將領轉身走出數步,銀髮老人的聲音卻是再次響起,清冷而有威嚴,「荒山大川里的老虎比家養的老虎厲害百倍,你應該明白這個道理?」

將領沒有轉身,只是道:「自然明白。」

他的腳步快了很多。

他每一步都是跨出數丈遠,給人的感覺就像是一尊巨人在行走,然而偏偏卻是連破空聲都沒有。

他像幽靈般返回藥師林,距離林意所在的黃藤精舍還有百步遠,便伸手一彈,他手中的帛書異常精準的穿破窗紙,落在林意身前。

林意從冥思中驚醒。

他看到了自己身前的帛書,便下意識的握在手中,在看清窗紙破口的下一剎那,他便掠到了門口。

只是到了門外,他放眼望去,卻是不見任何的人影。

他已經徹底清醒。

一股奇妙的感覺從他手中的這卷帛書上升騰而起。

那種介於有形和無形之間,讓他無法捉摸的氣息,只可能來自於高階的修行者。

林意皺了皺眉頭,掩上門,取了一枚夜光石,看起了這帛書的內容。

「無漏金身法」

當看到卷首的這五個字時,他便開始震驚。

並非是他知道這五個字代表著什麼樣的內容。

這五個字應該意味著這是一卷修行功法。

他看的書很多很雜,連書聖顧牽機都有些讚賞,但在他看過的所有書里,卻沒有任何一本有記載過這個名字的功法。

他一開始便震驚,是因為這些字跡的金光純正到了極點,是用純金粉末為墨寫成的金書。

但一粒粒純金粉末,卻是在某種力量的玄妙施壓下,奇妙的滲入這帛書內里,只是粒粒閃光,但帛書的表面卻是光滑到了極點,即便連手指摸去,都感覺不到有任何的粗糙感。

林意將這卷帛書徹底展開,然後他瞬間便確定,這卷帛書只可能和那名接信的神惑之上的修行者有關。

因為除了那名修行者之外,不可能會有院外的修行者能夠悄無聲息的進入南天院,然後給自己這樣一份帛書。

還有這份帛書上記載的的確是一本功法。

而且這份功法很複雜,很難看懂比他之前在齊天學院看到的任何功法,都要複雜和玄奧。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gegegengxin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