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平天策>第二十八章 齊雲一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八章 齊雲一虎

小說:平天策| 作者:無罪| 類別:武俠修真

「你自己應付1

葉清薇終於無法忍受,如乳燕歸林般掠出了膳堂,她覺得自己再留在這裡,會忍不住殺人。

「啊!啊!啊1

片刻之後,遠處的山林里響起了她的尖叫聲。

元狩已經在洗凈雙手揉面,聽到這樣的尖叫聲,他的嘴角有點抽搐。

「你對付人真有一套。」齊珠璣十分感慨,「怪不得當年號稱齊天學院之虎。」

「我哪裡有對付人,我真的是餓暈了。」

林意按捺不住,自己在旁邊一個灶堂生火煮黍米羹,「師姐想太多,誤會我了。」

「林意,你就真的不怕吃得肚大腰圓?」元狩對林意倒是也有點佩服了,畢竟能讓葉清薇如此歇斯底里的人不多。

「不會,我有修身法。」林意已經餓得沒有多少力氣說話。

「你狠1

元狩也是服氣,喊了兩名新生,讓他們幫忙分配虎骨壯血大葯。

他同時吩咐,讓這兩名新生給齊珠璣和蕭素心先分,並將林意的量分給齊珠璣和蕭素心。

他現在很怕被林意抓到什麼把柄,落下什麼口實。

他覺得林意這種人實在太狠了,為了鬥氣整人,都寧願自殘,真的猛吃這些粗食。

許多新生也是同樣想法,他們和林意連眼神都不敢對視,只是心中想道:「果然是齊天學院一虎。」

「今天做完烤餅之後,明天給我準備好冷麵饃,至少要三十個,不,五十個。」林意也是餓怕了,在元狩已經開始將麵糰攤成一塊塊餅狀放在灶堂壁上烤起來時,他想到了要預先將明日的食糧準備好。

「真是太會整人了。」齊珠璣聽到這句話,頓時目瞪口呆。

「居然還要讓我留下來做面饃。」元狩臉色都忍不住陰沉下來,將手中的麵糰往盆中一砸,「林意你不要太過分。」

「如果你很忙,或者實在不願意,那我就自己來好了。」林意聞到烤餅的香氣,腹中更是飢火上涌,他頓時受不了,也顧不得餅還沒烤熟,也顧不得燙手,從灶堂中拿起一塊就齜牙咧嘴的吃起來。

無漏金身修行法很霸道,似乎在壯大生機的同時,連嗅覺和味覺都靈敏不少。

「我來做。」

元狩看著林意連這種半生不熟的烤餅都吃得如此香甜,他終於泄氣。他覺得要是再拒絕林意,林意一定會想出更多離譜的辦法來整他。

林意連吃了幾塊餅,終於墊了墊底,心中稍安。

「謝隨春。」

他看到排在隊伍中的謝隨春,揮了揮手,招呼起來。

「做什麼?」謝隨春身體微微一顫,他不自覺有點發虛。

「其實我和陳寶寶只是好友,當然也是和石憧一樣,我在齊天學院時最好的朋友,所以你可能誤會了我。」林意對著他眨了眨眼,「我們並非你想象的那種關係,不過你要是真對陳寶寶傾心,可是要和我好好相處,說不定我到時才會為你美言幾句。你應該聽說我的事情,我為人最講義氣。」

「真的?」謝隨春一開始臉色有點難看,聽到最後,他有些激動起來。

「那是當然。」林意滿臉真誠。

其實他心中肯定謝隨春做人有問題,否則陳寶寶不會如此對待他,但蕭淑霏也告誡過他不要不成熟,他也聽得進去。

反正不和這樣的人深交,但能夠去除掉對方的敵意,總會避免許多麻煩。

「林意,或許我們之間是有些誤會。」

謝隨春激動不已,「難得你不計前嫌,今後你有什麼事,我也一定鼎力相幫。」

說完這句,謝隨春便認為自己和林意的關係已經親近了許多,上前一步,在林意的耳邊輕聲為方樂山求情了幾句。他解釋安樂山也是因為自己,所以才對林意有敵意。

他生怕林意再利用元狩對付方樂山,畢竟現在元狩對林意無計可施,誰都可以感覺得出來。

「那是當然,我怎麼可能利用外人來對付我們同窗,我們天監六年南天院生,自然都是同心同力。」林意大義凜然,但同時他隱然發現自己倒是無形之中有了令這些同窗忌憚的資本。

「林意,看不出你倒是玩弄權術的高手,大將軍家出身,果然不同凡響。」齊珠璣面露微笑,也對謝隨春等人報以親近的臉色,但與此同時卻在林意的耳邊,不露聲色的低聲說了一句,「選擇和你一組,我果然沒有選錯。」

林意只當沒聽到,他還餓著,開始埋頭吃餅。

齊珠璣話雖如此說,但他掌勺時,卻悄然給謝隨春和方樂山等人稍微多分了一些。

只是略多一些,謝隨春等人便大為振奮,看著他和蕭素心的目光也截然不同,他們自然覺得,這是受到了特殊的好意。

林意雖然不做聲,但是也看在眼裡。

他白了齊珠璣一眼。

這三人組裡,他覺得齊珠璣才是真正的狡詐如狐。他有些慶幸,這六年來翻天覆地的變化,讓他看盡了人間冷暖,讓他接觸了各色人等,讓他閱歷也不同以往,否則他現在說不定依舊和謝隨春等人一樣幼稚。

「林意,你真的要喝黍米湯?」

蕭素心吃完了虎骨壯血大葯,上前幫林意煮羹湯,但連她都有些難以理解。

「當然是真的,以後你會知道我為什麼這麼做。」

林意想了想,悄然對著她伸出中指和食指,做了個並指為劍的手勢,在她耳畔輕聲說道:「今後共同氖笨逃Ω貌簧我們先且約定,今後但凡看到我做這個手勢時,便意味著我當時說的必定是真的,若是欺騙一些敵人的說法,我便收回一根手指,只伸食指,便是意味著食言的意思,是欺騙敵人的鬼話。」

蕭素心微微一怔,接著她便點了點頭,道:「既然如此,那我今後也是如此的手勢。」

齊珠璣輕聲咳嗽了一聲。

他沒有發現林意和蕭素心的手勢比劃,不知道此時雙方交談的是什麼,他輕聲咳嗽,只是提醒一旁謝隨春朝著林意和蕭素心走了過來。

他擔心林意沒有察覺,和蕭素心的交談之中又說有關謝隨春的事情,到時候前面招攬謝隨春等人的話語說了等於白說。

「林意,在這裡要儘可能多學些可以快速致用的手段。」林意抬頭,看到謝隨春走到身邊,他倒是不明白謝隨春過來做什麼,但卻是馬上聽到謝隨春將聲音壓到極致,「你不要對其他人說,我家中得來的消息,南天院應該會搬遷到北方,因為北方的靈氣流散速度慢,現在北方有些特殊地方的靈氣,已經比我們這裡濃郁了一倍。不是那些地方的靈氣有加強,只是同樣流逝,他們那邊流逝的慢,而我們這裡快。」

林意愣了愣。

「這消息屬實?」他微皺了皺眉頭,多問了一句。

此事很重大,北魏和南梁應該很快就會交戰,南天院遷到北方,越是靈氣濃郁的地方,便越是雙方爭奪的焦點所在。

「當然屬實。」連謝隨春都變得凝重了很多,輕聲說道:「天地變了,以往一個王朝可以任憑很多修行者什麼都不做,就是終日修行,哪怕很多修行者到最後一無所成,荒廢一生,但現在不同,大戰一起,修行者極度匱乏,事關整個王朝的生死存亡,每個修行者都應該會用到合適的地方。」

「就是我們也會很快參戰?不過搬遷到北方也好,陳寶寶去了北方,或許很快有機會見到她。」林意看著他故意說了這一句。

「這倒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謝隨春喜形於色,他看著林意,神色越發感激,輕聲道:「若是到了北邊,參戰恐怕難以避免,但我會儘可能利用家裡關係,讓我們不去太過危險的地方。」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撲倒男主好飢_渴!!請關注微信公眾號在線看:meinvxuan1長按三秒複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