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平天策>第四十四章 昔日舊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四章 昔日舊情

小說:平天策| 作者:無罪| 類別:玄幻魔法

「師兄,傷得不輕。」

此時一名身材高挑的少女走上前來,對著這名男子輕聲說了一句,同時狠狠的瞪了林意兩眼。

林意歉然,道:「真的只是誤會,我不知它的來歷,它應該只是出手試我,但我卻以為它是山野凶獸,出手就全力相搏。」

「胡說八道1

一邊一名少年瞬間暴喝出聲。

這名天監四年生無論身材和年紀看上去竟然和林意差不多,而且面目也很清秀,但性格卻明顯暴躁,他雙手握拳,騰的上前一步,一種一言不合就要馬上出手的感覺,「猿王很通人性,而且服食過靈藥,氣力接近命宮境,更何況一直和倪師姐過招,若說是你偷襲它傷了它,我還相信,但你說它出手試你被你所傷,簡直是胡說八道。」

這名老生這數句話一說,周圍所有人看著林意的目光頓時都凌厲起來。

「不信你問它。」林意很無奈,他看了那黑猿一眼,說道。

他的眼睛里,倒是也充滿驚奇。

猿猴通靈並不稀奇,他看過的那些筆記記載里,就有不少關於這方面的記載,最出名的是前朝宋初年的一頭老白猿精通劍術,不知是哪個隱世的修行者調教出來,後來一名叫柳溪生的年輕修行者又得了這頭老白猿的教導,劍術驚人,還留下了一篇白猿劍經。

但這種志怪類的事情在修行者世界也極為罕見,他當初也是當故事書看的,沒想到在南天院的後山,竟然也能遇到這樣的一頭猿。

這黑猿果然有靈性,它也明顯感覺到了這些人對林意的敵意,頓時一陣擺手,同時點了點不遠處的一株樹榦,做了個投擲動作,接著它又擺出了幾個動作。

林意是看得清清楚楚,這分明是述說事情的起由。

一開始的投擲動作,顯然是說它自己拿東西丟林意,接著擺出的幾個動作,便是雙方交手的模仿。

「你還抵賴,你看,分明猿王都說,是你拿石頭是那名最先查看這黑猿傷勢的高挑少女卻是會錯了意,頓時看著林意怒聲道。

「它說的是它先拿東西砸我。」林意異常無奈,甚至點了點那棵樹上被砸的痕,他對著黑猿也比劃起來,希望黑猿再能解釋一二。

這黑猿倒是配合,它躍了過來,和林意站在一起,甚至還牽了牽林意的手,表示親近。

這一下所有老生的面容都是緩和下來。

「我是方念聖,你叫林意,真是今年新生?」為首那名身材高大,年紀也最長的老生的眼神迅速溫和,只是依舊帶著疑惑:「不知令尊是?」

林意點了點頭,「家父林望北。」

「林望北?」方念聖目光劇烈閃動一下,明顯是知道,但是他面色卻是沒有什麼變化,也不多說什麼。

只是這一下,林意就看出這人心機比較深沉。

「就算是猿王先出手偷襲,你下手也太重。」此時那名高挑少女倒是又忍不住一陣抱怨。

相反林意看她倒是很順眼,很明顯她是關心這黑猿傷勢居多,根本不關心林意家世,而且有什麼便說什麼,十分直接。

「我只是身穿天辟寶衣,實力和它相距甚遠,陡然遭遇這樣的強敵,根本不敢留手,就怕喪命此間。」林意不想太過暴露自己的實力,而且周圍這些老生他並不相熟,所以直接拋出了天辟寶衣,「它應該是手下留情,所以我雖然也被擊中,但卻是它受傷更重了些。」

「天辟寶衣?」

一片驚呼聲響起。

「你居然有天辟寶衣?」高挑少女朝著林意的領口裡看了看,語氣倒是也溫和下來,畢竟林意的話極有道理。無論是在她還是周圍這些老生看來,也只有猿王刻意手下留情,才有這樣的結果。

「你是剛修鍊到黃芽不久?」

方念聖靜靜的看著林意,突然問了這一句,然後伸手碰了碰林意的肩頭。

「此人心機果然深沉。」

林意的心中瞬間又湧起這樣的念頭。

因為就在他手觸碰到林意肩頭時,一股雄渾的真元力量便朝著他的體內壓了壓,接著收了回去。

這是試探他的修為。

但既是同院學生,既可開口相問,又何必這樣直接試探,更何況方念聖的此時的面色極為溫和可親,面色上面卻是反而容易給人親近之意,生不出惡感。

林意此時體內黃芽幾乎一絲都沒有,方念聖一試之下,心中便是認定林意最多剛剛凝練黃芽。

林意也不管他心中想法,只是自顧自點了點頭。

「他打傷了倪師姐的猿王,我們要不要知會倪師姐一聲,看她有何說法?」這時,有兩名老生卻是猶豫出聲。

趨炎附勢之徒。

林意微皺著眉頭,轉眼過去看那出聲的兩人,心中頓時下了定義。

此事已經說清,左右不是他的責任,那兩名老生卻還如此說,便只可能是那倪師姐勢大。

「不用了,倪師姐何等樣人,不會為難他,更何況這些人都親眼見證,猿王自己又通人性,也不會責怪到其餘人頭上。」方念聖這時卻是淡然的搖了搖頭。

「多謝師兄。」林意「真誠」的致謝,心中卻是在腹誹,那兩名老生比起這方念聖差得太遠。方念聖這是無形之中又在所有人面前誇了「倪師姐」,而且又不露聲色的對他賣了個好。

至於那兩名老生,這種唯唯諾諾的想要討好人的手段,多半被人不齒,恐怕那倪師姐也不會高看他們一眼。

「不知師姐姓名?」

見這些老生紛紛轉身離開,林意卻是上前輕聲問了那高挑少女兩句:「還有師姐你們所說的倪師姐又是誰?」

「我是顏婉,說起來我父親顏齊杉還算是你父親當年的同僚。」這名高挑少女倒是一番男兒豪氣,開口第一句便是如此,也不忌諱,但接下來第二句也是毫不留情面的低聲呵斥,「你都已經到了南天院如此之久,難道還不知道天監四年的倪雲珊,不知道她的這猿王?」

「我課上的少,真不知道。」林意很想這麼說,但是卻又不好意思。

事實上進入南天院以來,他甚至連教習的一堂課都未去聽過。

「我當然聽過倪雲珊,但是不知道她有這樣的一頭靈猿,而且她也是天監四年生,按理你們也是同輩,但聽你們稱呼她都是稱倪師姐,我便以為另有他人。」林意看著顏婉說道。

若是改朝換代之前,顏婉的父親也是屬於邊軍,的確算是他父親的同僚,但官階卻是比他父親要低。只是現在顏齊杉的官階,卻是和他父親當年齊平了。

「文官中有德為長,我們修行者,自然是誰的修為最高,便為長。」顏婉看了林意一眼,「倪師姐修為遠勝我們,更何況一開始誰也沒有想到排座次,沒有人覺得修為高便一定要喊她師姐,但後來一些試煉實修,天監四年生很自然漸漸以她為首,很自然的便開始喊她師姐。」

顏婉的話語里,透著一股服氣。

「那她的確是厲害。」

林意也沒有話說。

他出身將門,自然知道有些將領能夠脫穎而出,並不是因為武技和修為遠超別人,而是因為為人品格讓人服氣。

「算了,不和你多說了。我知道你父親後來無故獲罪,被罰去邊關放馬了。這些年不聽我父親說,他應該是顧忌,但以前我也常聽我父親說一些他佩服的人和事,你父親帶軍悍勇出名,部將也都是一樣。你父親被罰去養馬,恐怕也是皇帝顧忌你父親和那些不要命的部將。猿王很通人性,它也算是我好友,先前見你打傷它,我自然生氣,但是現在想來,你在陡然不明就裡遭遇強敵,反擊之下能夠將它打傷,也算是將門虎子了。」顏婉本來已經話說完,走出兩步了,突然又頓住,轉頭和林意說了一堆話,接著她伸手一彈,卻是一個丹瓶丟到了林意的面前,「這裡面有一顆小天星丹,我將近凝練命宮,對我已經沒有大用,今天見你也算有緣,便送了你了。」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撲倒男主好飢_渴!!請關注微信公眾號在線看:meinvxuan1長按三秒複製!!

  • (快捷鍵:←)
  • 平天策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