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平天策>第四十五章 女人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五章 女人緣

小說:平天策| 作者:無罪| 類別:玄幻魔法

「好了,不要推辭。我們南天院馬上要北遷,大戰將起,沿途還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你修為太弱。」

林意還沒有來得及說什麼,她已經比絕大多數男子還要決斷,根本就不和林意多說,幾個縱躍,便直接破空而去。

「居然只見了一面,就直接給我一顆小天星丹。」

林意打開手中的白玉丹瓶,一股淡淡的蘭花幽香便直衝他鼻翼。

小天星丹是用一種天星蘭為主材煉製而成,這天星蘭的數量本身也很稀少,近年靈荒起時,修行者縱使有發現,大多也已經自然枯死,根本無法入葯。

小天星丹的功效是提升靈氣凝練效果,令吸納入體的靈氣更容易和修行者的內氣結合。

這種藥效,在凝練黃芽前後的一段時間裡最為有效。

顏婉說的不錯,這種丹藥對於她這種接近命宮的修行者已經用處不是特別大,但就價值而言,這樣一顆丹藥的價值已經接近黃芽丹。

她和林意只是見了一面,家世上有些淵源,並不像陳寶寶是他的好友,這樣的手筆和氣度,真是讓林意都有點無法想象。

「聽說顏齊杉為人豪爽,沒想到他女兒也是如此。」

林意以前自然也聽到過父親對朝中一些人的評價,顏齊杉也在其中。

至於有些人對女子的偏見,他倒是沒有。

他自幼見得多的,也都是權勢豪門家的女子,那些女子,真是反而大多數都比男子厲害,少有紈之氣。

「這小天星丹給蕭素心倒是正好有用。」

林意將丹瓶收好,放入了袖中。他走大俱羅之道,和這種靈氣藥物反而相衝,但蕭素心近期正要破境,這小天星丹是絕佳的助力。

昔日那些同窗,如長袖善舞的斐玉等人,即便面上也是客氣到了極點,但相處數年,卻始終無法成為好友,但顏婉此種,雖然只是見了一面,林意心中便已經將她視為好友。

林意返回黃藤精舍,他被那猿王擊中的地方骨骼裡頭都是發痛,血肉都微微腫脹起來。

只是他有意想看自己現在的恢復能力,也沒有用任何的葯,只是靜坐冥思,呼吸吐納,到了暮鼓響起之時,他被擊中的地方已經沒有一絲異樣,甚至用力按壓,也根本感覺不到任何疼痛。

「這種修行法,簡直是越戰越猛。」

和清晨離開這裡時相比,林意覺得自己的氣力甚至又增長了不少。

他越來越感覺出這種修行法的可怕之處。

尋常的真元功法在一場大戰之後,肉身恢復得慢,靜修補充真元也慢,若是連戰數場,戰力還要不斷下降。

但這種功法,只要戰場上也有足夠食物,他略微休息,便能恢復,而且肉身經受磨礪,反而越戰越強。

「林意,你哪裡來的小天星丹?」

等到齊珠璣和蕭素心一回來,他便直接將這丹瓶遞給了蕭素心,齊珠璣和蕭素心自然十分震驚。

「我巡山時遇到了顏婉,她贈給我的。」林意回道。

「顏婉?顏齊杉的女兒?」齊珠璣一陣無語,他和蕭素心巡山多次,最多見到些野雞野兔,林意平時足不出戶,才第一次出去巡山散心,卻直接巡到一顆小天星丹?

「她家和我家有舊,但是現在卻不能對外說了,以免對顏家不利。」

林意才又說了這一句,齊珠璣就已經用非人的目光看著林意,一陣搖頭,「林意你什麼運氣,而且你太有女人緣了吧?陳寶菀送你南天院的保薦書,葉師姐給你送面饃,還用真元幫你修行,現在遇到個顏婉,又轉手送你一顆小天星丹。」

「女人緣?」

林意微微一怔,倒是覺得齊珠璣說得的確是事情,他自己便忍不住笑了笑,道:「或許是女子反而更重情義,又或者我的確魅力無限,玉樹臨風,容易招人喜歡。」

「簡直胡說八道。」

齊珠璣很不服氣,「若論相貌,建康城不知道多少人比你生得好看。」

「不是長相,那自然便是內涵。」林意淡淡說道,「肯定是我讀書讀得多,有才識,所以才會有女人緣。」

「林意,你再有女人緣也無用,因為你太招男人恨。」齊珠璣牙癢,「說不定哪天就會背後被人插刀。」

「你的亂紅螢練習得如何,有沒有在自己身上插刀?」

林意的確很招人恨,他笑得很奸詐,「我前兩天還看到你偷偷處理身上的傷口,像是割傷?」

「林意,你要再這麼說,我絕對找你練習亂紅螢,不要以為你身穿天辟寶衣就萬事無憂。」齊珠璣額頭上青筋都暴露起來。

他平時在同窗生看來也是心機狡詐,如同狐狸一般的人物,但在林意的面前,卻往往被抓住痛腳,很難保持理智。

「那無所謂,看你這樣子,亂紅螢練得也不夠純熟,說不定你能刺我一下時,你至少身中十下,你這叫自殘。」林意故意刺激。

齊珠璣七竅生煙,「林意你等著,到時候我用亂紅螢打得你滿山跑。」

「你們不要鬧了。」蕭素心笑著拉架,但才說了這一句,三人同時聽到異聲,似是有人在竹林中飛躍,而且不走地面,驚飛了不少宿鳥。

「什麼東西?」

就在三人驚疑之間,一道黑影從竹林中穿出,已經落在最靠近他們的黃藤精舍屋頂。

齊珠璣陡然看清這道黑影渾身長毛,頓時驚嚇不輕,往後一個縱跳,真想用亂紅螢出手。

「是猿王?」

林意卻是反應過來,這落在屋頂的黑影,就是他日間在山林中交手的黑猿。

「不要大驚小怪。」

林意擺了擺手,示意齊珠璣不要衝動,並用日間那幾名老生的話語教育齊珠璣,「你都已經上了這麼多天課了,難道沒有聽說過天監四年的倪雲珊,沒有聽說她身邊有一頭猿王?是不是你男人緣和女人緣都不好,根本沒有人告訴你。」

齊珠璣想生氣也生氣不出來。

同窗在課間自然有些交流,他也聽說過南天院那數名風雲人物,也隱約聽人提過天監四年的倪雲珊自幼身邊就有一頭黑猿,那黑猿精通各種拳經,氣力驚人,而且通人性。但是他哪裡會想到就這樣冒出在眼前。

但方才這一下,他的確沒有林意鎮定,被比下去了,所以也無法回口。

「猿王,你怎麼來了?」

林意對著這黑猿招了招手,他知道這黑猿似乎聽得懂人言,而且他對這黑猿也很有好感,它出手很有分寸,即便拼著受傷比自己重,也不給自己狠厲反擊。

黑猿一個翻身,便從屋面輕巧的落下,落地無聲,便是很多拳經中卸力得法的「蒼蠅落」。

許多武者雖然不是修行者,但是武技高超,渾身用力得當,在動作間身體所受衝擊少,拳勢轉化間是分外的快,如行雲流水。

黑猿對著林意也擺了擺手,打了個招呼,隨即往前靠近些,伸手遞上一物,卻是一封信箋。

信箋上書「林意師弟親啟」,落款卻是「倪雲珊」。

「什麼意思?」

齊珠璣在林意身側也看清楚了,頓時目瞪口呆,「倪雲珊竟然也給你寫信?」

「這?」

林意愣了愣,他也完全沒有想到。

不過他也不拖泥帶水,將信箋直接拆開。

信箋上的內容很簡單,寥寥數句,說猿王對林意很欣賞,既然能得猿王欣賞,林意在這一級新生之中,自然有非凡之處,只是她畢竟入南天院早兩年,在修行上也有些心得,所以送林意一對手鐲,希望對林意修行有所幫助。

林意完全沒有避諱,看到內容並沒有什麼**,便也沒有什麼遮掩。一旁的齊珠璣看他這副樣子,便也忍不住好奇,看了幾眼。

「什麼?」

他馬上深受打擊,不可置信的叫了出來,「連倪師姐也給你送東西?」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