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平天策>第四十七章 狠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七章 狠律

小說:平天策| 作者:無罪| 類別:玄幻魔法

「林意,這倪師姐真是好氣概。」

看著黑猿在夜色中穿入竹林離開,蕭素心也是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氣,眼中全是敬佩:「像她這種人物,即便是有心招攬,這樣的重器,也足以招攬修為和家世遠勝我們的。」

她這說話間,是很自然的將自己和林意看成了一體。

「我自認不如。」

林意點了點頭。

靈荒來襲,南朝危難,他感覺得出來倪雲珊此種,並不是因為自己的私利想有心招攬他,而是惜才,而是覺得他將來會在這場風雨之中,有可能成長為對這王朝有用之才。

就在這黑夜襲來,竹林里風聲作響時,他莫名想到了自己的父親林望北。

當年他父親率軍在北境,蕭衍起兵稱帝成功時,他父親不說率軍反叛,但若是率軍投北魏,那是輕鬆至極,斷不會變成今日在邊軍養馬。

但恐怕有些事大義當前,與這國家王朝利益,無數百姓的安居樂業相比,個人得失,反倒是輕了。

「林意,你是這黑猿見過了?」齊珠璣到此時才有些反應過來,想到一開始林意說自己大驚小怪,頓時又是恨得牙癢,「你現在得了大好處,還裝什麼深沉,倪師姐是不是和我有仇,特意送來這一對手鐲。」

林意一怔,旋即也反應過來,這一對天鐵手鐲簡直就是亂紅螢的剋星,他忍不住笑出了聲來:「估計你太沒有女人緣,所以倪師姐特意送來這一對東西。」

齊珠璣倒是不再和林意鬥嘴,漸漸嚴肅起來,道:「家中傳來消息,北魏已有動作,一些騎軍已經越境,一些地方戰事已起。」

「北魏反而先動手?」

林意和蕭素心頓時震驚。

現在林意和蕭素心和外界消息不通,但齊珠璣家中是前朝皇族,即便被削了不少兵權,但和許多權貴的聯繫,反而在一般新興掌權者之上。

齊家的消息,應該比南天院絕大多數人都要靈通和精準。

「現在都是一些突襲騷擾,北魏的一些軍隊甚至偽裝成流民和馬賊,只是在擾亂我們南朝一些糧草運送以及刺探一些兵力部署的軍情,但按照我家中的消息,有些騎軍比較深入,甚至不惜死傷,應該是勘探地形和沿途要塞,不斷繪製詳盡地圖。」齊珠璣看著眉頭漸漸深鎖的林意,他知道林意出身將門,這些話已經足夠說明,北魏恐怕將在很短的時間內發動大戰。

「這些年北魏和前朝征戰,一直佔優,他們有著充足的信心,北方邊軍一直處於守勢,他們主動發難的可能性本來極大。」林意深吸了一口氣,他的臉色更加難看了些。

他自幼聽那些軍中將領對話,對於軍情方面自然懂得比一般人多。

在他看來,若是北魏方面用兵保守,只是要將南朝耗死,那南朝反而會有更多勝算,畢竟南朝可以盡數完成布局,但是北魏反而直接發難,南朝卻是反而陷於被動。

「大戰比預想的還要來得更快一些,但是按照軍方推斷,或者說按照我南朝用兵,前期大軍主戰場會在北益州平興郡一帶展開,但更多小股軍隊的絞殺,卻恐怕會集中齊通郡一帶。」齊珠璣語氣緩慢,娓娓而談,他不和林意鬥嘴時,卻很有一種沉穩氣度。

「齊通郡?」林意頓時有些不解,「齊通郡屬於益州和戎州之間,而且並不在北魏邊境,而是已經到党項邊境。」

「因為齊通郡眉山一帶有不少靈氣鬱結之地,到處都是山林窪地,騎軍根本不能進,之前即便對我南朝而言,進去採集靈藥也代價太大,但近年我南朝在眉山一帶多有發現,所以乘著先前人跡罕至的靈氣鬱結之地的靈氣尚未消散,許多靈藥未曾枯死時,進去涸澤而漁時的採集,在我朝看來自然極為必要。」齊珠璣倒是看林意順眼了一些,在關於這些軍情方面,他和林意明顯聊得來。

靈荒持續的時間越長,那些僅剩的靈藥便自然越來越重要。

搶救性採集也好,破壞性涸澤而漁式的採集也好,都是戰略必須。

「既然你這麼說,顯然北魏方面也已經有所針對?」林意看著齊珠璣說道。

「按可靠軍情,這數月之間,就有至少數萬的北魏軍隊,已經向党項境內行進,而且那些北魏軍隊許多都是從邊軍抽調的斥候軍,都是長期在山林作戰的小股部隊。」齊珠璣微沸Γ「這種軍情,即便在我看來,都是覺得最終這些軍隊都會出現在眉山一帶。」

林意看著他直接問道:「目前這些軍情,和我們有什麼關係?是軍方將會有可能抽調我們,還是其它?」

「我們南天院的搬遷恐怕將會提前。」齊珠璣看了他和蕭素心一眼,「按我家中的消息,近日來一些教習已經先行,天監三年的學生明日就走。除了這整體動作,最近這月余時間裡,其實天監三年至於天監五年生,已經抽調走了三分之一。」

「至於我們林意,你應該比我更清楚,戰事一起,那些軍隊對於修行者的渴求程度。」齊珠璣冷笑了起來,「這最近數十日,各處邊軍將領的請調函已經雪片般飛來,堆積如山。別說是千人以上的軍隊,即便是百人、十人的游擊軍,都恨不得都配有修行者坐鎮。」

林意點了點頭。

對於各階將領的請求,他自己倒是並無多大反感。

畢竟越是戰事劇烈,越是對於那些細枝末節般的小股軍隊而言,修行者就顯得越是重要,有時都是小股數十人、近百人的軍隊陡然遭遇,一方但凡有一名修行者,便極有可能決定整個戰局。

「按照我家中判斷,我們運氣略好一些,便是隨著南天院北遷,我們天監五年和天監六年生大部分,實修時都去眉山一帶邊緣地帶,實修便是去相對安全的一些地方,搶奪一些靈藥。」齊珠璣接著說道:「若是運氣不好,便有可能被分配入這些小股游擊軍,徹底步入險境。」

「你們和我一起,略微的好處是,恐怕我家中出力,我們不會被調到太過危險之地,但即便是我家中,也不可能盤算如意,因為誰也不可能料敵先機,未准明明安全之地,陡然殺來一支北魏精兵。」齊珠璣忍不住搖了搖頭,「皇帝最近還下了聖諭,世家子弟都要去前線博取軍功,否則不得世襲。尤其前線戰時若是臨陣脫逃,便是王室子弟也需處斬。」

林意和蕭素心互望了一眼,都覺得這一招狠,心中都甚至有些快意。

往上倒追數朝,都沒有這樣的律例。

如此一來,那些權貴想要保全自己子弟,不送上戰場是不可能了。

即便是派往軍中閑職,哪怕是派了家中精兵和修行者護衛,但至少是將家中的力量都派到了前線,隨著戰事加劇,即便是要塞雄城都有可能變成危卵之地,尤其若是世家子弟陷於其中,那些權貴更加要出死力援救。

雖說是王朝危難之時必有狠法,但不得不說這蕭衍本身是大將出身,氣魄也是非凡。

「林意,說了這麼多,你明白我的意思么?」齊珠璣看著暗自幸災樂禍的林意,皺起了眉頭。

林意卻是早就抱定了隨遇而安的主意,道:「便是留在南天院的時日應該不多,應該加緊準備。」

「南天院不只是教習厲害,能從南天院多帶走一些東西便多帶走一些。」齊珠璣輕聲道。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奪冠軍在線觀看!請關注微信公眾號!:meinvlu123長按三秒複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