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平天策>第五十章 前輩與後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章 前輩與後生

小說:平天策| 作者:無罪| 類別:武俠修真

吳姑織點了點頭,「尋常的兵器你可以去百武庫挑選,但任何學生離院實修時都可以去百武庫挑選兩件兵器,所以不需急,至於像你們身上天辟寶衣、亂紅螢之類的奇兵,學院卻不容你們挑選第二次,學院的奇兵庫也已經在數日前北遷,交於邊軍分割。藏書樓你們可以隨時進,成品丹藥現時也已交于軍方造冊,南天院也無權私自配給。」

林意愣了愣,他說的直接,卻沒有想到吳姑織竟然也如此直接。

他敏銳的聽出了吳姑織話語中隱含的意思:「成品丹藥不成,那是否可以帶些未煉製的藥材?」

吳姑織看了他一眼,「那些尚且未登記造冊。」

林意頓時明白,不好意思的笑笑:「我們也帶不走多少,屬於正常耗損。」

吳姑織不置可否,只道:「那些藥材現在都在丹坊,很快就會入葯。」

「學生懂得。」林意心中暗樂,旋即又是心中一動,看著吳姑織接著問道:「那我們南天院一些用於煉製奇兵的獨特材料是否也還沒有交由軍方造冊?」

「南天院所有煉製兵器的原材,都屬於尚書省管轄,但平時多用於試製極一些教習之研究。」吳姑織看了林意一眼,似乎也不願意多打啞謎,直接道:「那些原材此時都在靈寶庫。」

「那我現在能否直接過去,能否帶上齊珠璣和蕭素心一起?」林意覺得這吳教習太過善解人意。

「他們和你不同,今日課授比較重要。」吳姑織遞出一片黑色木牌,「你去丹坊或是靈寶庫,便只要告知是天監六年巡狩割。」

「天監六年巡狩割,那意思便是我們三人,我便可以幫他們挑選了?」

林意心中一動,只是還未等他再出口問詢,吳姑織便已和他錯身而過,走入課堂。

他目光落在手中木牌,這木牌是某種陰沉木,也十分沉重,黑色之中有墨綠色澤泛出,散發著一股好聞的幽香。正面有南天兩字,翻過來背面卻是一個「割」字。

「這割字是什麼意思,難道本身便是代表巡狩割?或者教習之間也有不同分割?」林意有些不解,但此時他已經感覺到課堂內那些同窗紛紛投來的詫異眼神,他自然不可能在這課堂門外杵著。

他悄然的對齊珠璣和蕭素心使了個眼色,便直接往松林外走。

「這一對手鐲原來叫紅龍銀鯊,倒是的確有氣勢。」

林意雙手手腕上這一對手鐲重量驚人,雙手擺動間互相吸引,走動更是困難,落在那些同窗眼裡,倒的確是重傷未痊癒,行走都很艱難。

此刻林意離開,除了齊珠璣和蕭素心之外,其餘所有人倒是都信他這是向吳姑織討取傷葯成功,現在是取傷葯去了。

「聽吳教習的意思,軍方對丹藥催促得緊,藥材消耗甚快。那些煉器的精金、礦石,卻是不可能消耗得快,還是先去丹坊。」

丹坊和靈寶庫相對於這個松林課堂而言,是靈寶庫相對更近一些,但是林意幾乎瞬間定下主意,先去丹坊。

兵馬未動,糧草先行,對於軍方的需求,林意十分清楚。

絕大多數邊軍都有趁手兵器,多一件兵器和少一件兵器並不緊要,但一些特效靈藥,卻是任何隊伍都想要多一些。

尤其現在戰事已啟,有時一顆功效不錯的止血療傷丹藥便能救一名得力部將之命,軍方自然想要原材不要堆積,儘可能快的煉製成丹藥,分配到各部。

煉丹需要最潔凈場所,氣、水都有要求,南天院的丹坊便是單獨佔了半山之上的一處山谷。

這山谷里有一口湧泉,泉水清醇無比,在鳴鼓山未全歸南天院之前,建康城裡便有不少權貴日夜差遣奴僕過來打水,在前朝有一名官員甚至覺得這取水處也需要雅緻,還特意差遣了不少家中奴僕移植了大量丹桂到這谷中。現時這些丹桂都已經百年之上的樹齡。

此時雖然才是深春,不如深秋丹桂開放時滿谷芬芳,但是順著一條溪流拾階而上,嗅著各種葯氣在幽谷深處不斷飄來,倒是也別有一番情趣。

石階未至盡頭,丹坊也只是在幽谷間露出半形,偶爾見到一些葯氣隨著蒸騰的白氣往上方天空飄散。然而林意的前方,一名中年教習卻是已悄然現身,就靜靜的站在一株丹桂樹的陰影里看他。

這是一名中年男子,不甚修邊幅,身上一身袍服本身是月白色,但大多數地方卻已經被葯氣熏黃。

他面容瘦削,眼睛便顯得分外的大。

「天監六年巡狩割,想進丹坊挑選些藥材備用,學生林意。」林意躬身行禮,遞上黑色木牌。

和軍中的將領和修行者不同,軍中的將領和修行者越是強大,越是有種咄咄逼人的森寒氣勢,想必在戰場上,是光憑殺氣和悍勇威風便要先壓敵人一頭,但這南天院的修行者卻和他以往常見的軍中修行者截然不同。

就如吳姑織和這名尚且不知姓名的中年教習,自然有一種不屑於與一般人為伍的脫塵氣質,又不輕易和人置氣,有一種特殊的沉靜氣質。

「天監六年,剛入院不久的新生。」這丹坊葯廬所在的幽谷對於一般學生而言是禁地,但這名中年教習在感知到林意時,便知道林意並非是無意闖入,或者無視院規,只是聽到林意這一句,這名中年教習還是略微吃驚,「天監六年的新生便已經能帶了紅龍銀鯊行走,看來這年的巡狩割,卻並非像傳聞中的那般不堪。」

林意無奈的笑笑。

這些教習恐怕都是到了第四境之上的修行者,感知太過強大,身上這些東西根本藏不祝

「不知先生名諱?」他看出對方並未拒絕,便又問了一句。就如上次挑選天辟寶衣時便遇到顧牽機,這名中年教習的氣度似乎還在吳姑織之上,或許也是那種異常出名的修行者。

「關牽黃。」

這名中年教習並未接林意手中的黑色木牌,只是點了點頭示意他收好,便轉身在前帶路。他的名字很獨特,但林意之前卻並無聽聞。

「關教習,我們恐怕會去眉山一帶。按我所知,眉山一帶氣候多變,毒蟲滋生,我們想帶些藥材備用,不知您是否可以提供些建議?」

林意跟了上去,認真的輕聲問道。

他現在已經摸清了這些教習的脾氣。

這些教習即便沒有顯赫的名聲,也應該都是各有所長的強大修行者,所有南天院的學生,在他們的眼中里,便等於修行者世界里那些蹣跚學步的孩子。

似乎這些藥材、煉製兵器的精金、礦石,在他們的眼中,只要合乎規矩,給軍方分配和給學院學生也都沒有什麼區別。

或者說他們還更願意給自己院中的學生。

「眉山一帶尋常毒蟲不足為懼,尋常雄黃、石灰、硫磺等物煉成的丹粉便能令他們遠避,只是有數種蠍類、毒蛭卻是不懼此類,你可以多選地福苓、女貞子磨油塗抹,至於濕熱毒瘴,丹坊中光是金厥草一味便足以應付。」關牽黃沒有轉頭看他,卻是慢慢說道。

「行軍最好不露痕。」林意道:「金厥草不成問題,但驅毒蟲,無論雄黃硫磺等物,還是女貞子等物都有明顯氣味和痕,能否有別物替代?」

關牽黃倒是有些驚訝他如此心細,轉頭看了他一眼,也並不猶豫,道:「那便取七星花、靈竺葵等物。」

「那止血生肌,調理內傷的藥材呢?」林意接著問道。

「仙棲草,黑茅根,白靈薊。」關牽黃道:「亦是不留明顯氣味和痕,甚至能中和血腥味的靈藥。」

今天一天在火車上,這會兒才到無錫。一會晚上馬不停蹄的碼字,晚上爭取晚些時候再更兩章)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gegegengxin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

  • (快捷鍵:←)
  • 平天策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