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平天策>第五十六章 你死之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六章 你死之後

小說:平天策| 作者:無罪| 類別:玄幻魔法

「林意,他的藥粉可是比你的這些藥材看上去厲害。」齊珠璣不動聲色的看著。

驪道源取出的丹瓶是一個純銀的銀瓶,灑出的藥粉卻是白中微黃。

那藥粉的功效十分驚人,只是淺淺一層灑上去,那三人背上便頓時止血。

「這是白茅生肌粉,北魏大將才配有的靈藥。」

林意嗅到一絲甜的發膩的氣味,心中頓時一動,「這驪道源家中?」

齊珠璣輕聲道:「他父親是中直兵參軍,早些年也是邊軍。而且他父親的老師是右光祿大夫傅浮生,所以他才能和謝隨春稱兄道弟。」

這天監六年南天院新生原本一共是五十三名,在首日便有兩人被末淘,陳平羅又被斬了,便恰好是五十名。

南天院下山道上已經上馬的游擊騎軍也不過數十,但鞍上無人的軍馬足至少上百。

除了那名副將之外,其餘的將領卻不上馬。

「這便是換馬趕路的疾行。」

林意一看這架勢,心中便有些同情那三名背有鞭傷的同窗,知道註定皮肉受苦。

果然等他們上馬之後,那名副將為首,其餘騎軍散開,將他們和空餘軍馬全部裹挾其中,很快策馬狂奔起來。

這些軍馬久經訓練,幾乎不需要刻意驅使,便能保持陣型,幾近全速前進。

那白茅生肌粉已經算是戰場上最佳的傷葯之一,但畢竟新創也經不起這麼顛簸,那三人伏在馬上,很快背上便又沁出血來。

不過這些軍士熟視無睹,根本就不停下休憩,一直等到入夜,近乎不見五指,前方那名副將才一聲令下,停下紮營。

……

入夜的南天院一片死寂,燈火俱滅。

不只是所有的學生,似乎就連所有的教習都已經離院。

然而不知為何,鳴鼓山下的軍隊,卻反而聚集得越來越多。

先前那名負責接引天監六年新生的左臉有可怖刀疤的將領,便只是越聚越多的將領中的其中一位。

溫柔的月光下,山道上響起了一種就如有人踩雪般的獨特金屬震鳴聲。

這聲音並不大,然而隨著這聲音出現的軍馬卻是分外的高大,連同鞍座上的騎者,通體散發著森寒的青銅色光澤,就如金屬澆鑄而成。

許多將領雖然受命,然而也不知率軍圍困南天院所為何事,直到這些鑄星重鎧騎出現,這些將領才終於確定,今日必有他們無法想象的事情發生。

除了跟隨著皇帝南征北戰的最強重鎧騎軍之外,鳴鼓山外的山林畔和田野道畔還散落著許多馬車。

這些馬車的內里很安靜,然而在月光下,這些馬車外的空氣偶爾會產生一種難以言明的扭動。

這些都是強大修行者動念時,在天地間產生的痕。

然而即便聚集了這些強大的軍隊,聚集了許多強大的修行者,真正上山入院的卻只有一個人。

這人踏著月光,上了鳴鼓山的半山,到了那座荒園之前。

當他穿過荒園腐朽的竹籬牆,那些石道兩邊足以沒膝的荒草便如流水一般傾倒,倒向廢園中心的石屋。

這人原本瘦高,荒草伏地,他便顯得更加高大。

只是當月光落在他的臉上,卻是反而映射出他臉上的許多深深皺紋,顯現出他的蒼老。

他便是當天齊天學院的那名老人。

石道盡頭的石屋裡也有一名老人。

只是這名老人身穿著華貴的錦衣,銀色的長發如同銀鍛,和他相比,卻是顯得年輕的多。

石屋裡的銀髮老人優雅的抬起頭來,他看清了石道上這名瘦高老人的面目,絲毫沒有意外,只是很滿意的笑了起來,「沈約,你終於來了。」

瘦高老人安靜的走到石屋之前,這才頷首為禮。

「南方三聖之中最強的沈約,竟然壽元將盡,快要死了。」石屋裡的銀髮老人說道。

這句話他已經說過一次,但是這次再說,他的語氣卻是分外感慨。

被他稱為沈約的瘦高老人抬起頭來,淡淡說道:「人終有一死。」

「只是你死之後,這天下會很不一樣。」銀髮老人也淡淡的說道,「只要你還活著,靈荒也不算什麼,但你死之後,南方三聖之中站在蕭衍身邊的,便一個人都沒有了,北魏便不需要再過多顧忌。」「一個人無法決定整個天下。」沈約靜靜的說道。

「若連我們這樣的人都無法決定整個天下,那修行還有什麼意義?」銀髮老人笑了起來,滿臉的嘲弄,「你又何必在死之前一定要來這裡和我見面?」

「何修行,我和你想的不同,我來這裡,只是因為覺得讓你隨我一起死去,會少卻很多麻煩。」沈約搖了搖頭。

「所以定下的誓約從此便不算?」銀髮老人何修行看著他,眼神也漸漸冷漠起來。

「我死之後,誓約便自然不復存在。」沈約點了點頭,「在死之前,便應該將所有的煩惱解決。」

「我想過無數次我們重見的可能,但最為可能的,便是你死之前,當接到你和我賭約的信箋時,我便肯定你將死,你會來。」何修行面無表情的看著沈約,「但你知不知道,我既然明知你的用意,卻為何還要將我的功法傳給那名少年?」

「因為你不服輸。」沈約淡淡說道,「你總是想贏我一次,這便是你最大的弱點所在。」

「你錯了。」何修行微笑著搖了搖頭,「我教那少年,只是因為我確定那少年和你不是同一類人。」

沈約微微皺起眉頭。

何修行更加得意的看著他,道:「你覺得那名少年像你年輕時,但我卻肯定那名少年更像我。」

沈約沉默了片刻,然後開口說道:「那都是很遙遠的事情,就如你這般強大都根本無法改變這世間事,那些年輕人…誰知道他們有什麼樣的可能?」

「你說的不錯,但我這一生即便輸給你太多次,也並不意味著沒有了你之後的世界,我所做的一些安排會再輸給你。這世界有你和沒有你,真的會有很大不同。」

何修行慢慢的抬頭,看著星空,他的語氣里充滿了說不出的自信,「至少整個北魏,會按我想象的行走。」

當他的話音消失,石屋外的荒草便開始燃燒起來。

燃燒來自於劇烈摩擦產生的熱量。

無數絲透明的晶線在石屋的表面生成,以恐怖的速度往外擴散,切過荒草,切向石道上蒼老的老人。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奪冠軍在線觀看!請關注微信公眾號!:meinvlu123長按三秒複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