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平天策>第五十八章 無法關心的世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八章 無法關心的世界

小說:平天策| 作者:無罪| 類別:武俠修真

荒園裡寂靜無聲。

所有烏雲和雷光消隱,那名將領的遺體落在一個被雷擊形成的坑裡。

沈約沉默不語,他無法回答何修行的這個問題。

六年之前,建康城裡發生了很多慘烈的大戰,很多像這名將領一樣強大的修行者死去,有些死得甚至無法像這名將領一樣保全屍身。

那些被修行者世界認為已經超脫的聖者也參與其中,何修行和沈約便代表著不同看法的兩邊。

在六年前的那場大戰里,何修行敗在沈約的手中,所以他接受了沈約的賭約。

他自囚於這個荒園石室里,任憑沈約最優秀的弟子宋璇牽引沈約的部分真元,在此布下鎖陣。

何修行最忠誠的部屬,同時也是何修行的真傳弟子的夏完在荒園裡鎮守。

只要夏完思能夠憑藉自身的力量破掉宋璇的這個陣,那何修行便能恢復自由。

在這六年間,身披舊鎧的夏完始終無法突破到距離這石屋五步之內,這在任何人看來,夏完的修行便始終難以再進,尤其當靈荒到來,那何修行便應該會在這荒園石室里渡過一生。

然而誰會想到,這六年來一直鎮守在這荒原石室里身披舊鎧的這名將領,根本就不是夏完思。

南天院之所以在這裡,是因為荒園石室在這裡,因為何修行和夏完這兩名對於新朝而言最危險的內患在這裡。

那些教習,與其說是在為這個王朝醞釀著新血,卻不如說是在為皇帝看管著最危險的敵人。

只是這賭局的一開始便錯了。

這個在六年間不斷試圖破陣的將領,卻根本就不是夏完。

沈約甚至根本無法說何修行無恥。

因為他明白何修行方才那一句話里的意思,他也很認同何修行的看法。

就如賭場的賭約規則都是賭場定的一樣,這種賭約本身由勝利者制定,原本就不可能絕對的公平,所以所有的賭徒,自然會盡一切可能作弊。

不能發現賭徒作弊的手段,便本身是賭場的失敗。

「沈約,我和你沒有太大區別,當一個人強大到一動念便可以輕易殺死身邊絕大多數人之後,他自然會變得驕傲。」何修行平靜的看著沈約,微笑著說道:「你常言我驕傲,其實你又何嘗不是,你認為你比我強,便很自然的認為你的弟子會比我的弟子強。」沈約想了想,道:「有道理。」

「所以我終究能贏你一次。」何修行沉默片刻,說道。

「但是看不到自己圖謀的將來,真的有意義?」沈約靜靜的看著他,說道。

「若是能夠一眼看穿的人生,還有什麼意義?」何修行安靜的看著他,道:「我從十七歲離家出走,便是不想過那樣的人生。」

相對再無言。

道不同,便一切不同。

一道異常強大的氣息,從沈約的劍上散發出來。

只要殺死對手而不用顧忌自己的生死,這場戰鬥對於雙方而言,便變得極為簡單,都只需盡數釋放自己的力量而已。

任何精巧的招數在此時也都失去了意義。

沈約依舊是進勢,他一直都是南方三聖中最強的存在,他在一生的戰鬥里也都只是進。

他出現在了何修行的身前。

何修行微笑不語。

他平靜的迎接死亡。

他已經過完了想要的一生,埋下了諸多連他都看不穿的可能。

那些著作史書的凡夫俗子不會知道這一戰的諸多細節,所以在今後的史書里,沈約也是在今夜被他殺死。

他的雙手異常直接的朝著這柄世上最強的劍伸了出去。

他布滿裂縫的右手最先落在了這柄燃燒的劍上,然後便真的裂了開來。

接著便是他的左手。

他的左手也裂了開來,而且無法阻擋這一柄劍的進勢。

這柄劍深深的刺入他的身體,輕易的震碎了他體內的一切臟器。

然而與此同時,他雙手崩解時那些濺射出去的閃光銀色碎屑也刺入了沈約的身體,然後從沈約的身體後方穿了出去,接著如同流星一般墜落在南天院各處。

沈約輕聲的嘆息了一聲。

他手中的劍光亮開始消失。

「什麼感覺?」

何修行還活著,尋常人早就應該死去,然而像他這樣的修行者,卻還有時間好好看看這世界,還能感慨的問一下自己的老對手臨死之前的感受。

「很痛。」沈約看了他一眼,道:「但很輕鬆。」

何修行笑了起來,笑得很大聲。

沈約也笑了起來。

兩個人大笑著看著星空,然後愉悅的永遠閉上了眼睛。

兩個人都純粹按照自己的意願渡過了一生。

所以在離開這個世界的時候各自滿足。

愉悅在於雙方都明白對方的心情。

像他們這樣的人物,即便至高無上,但有時候也會忍得很辛苦。

因為他們很怕有一天自己放肆一下情緒。

那些市井裡的尋常酒徒哪怕喝醉了放縱,最多也只會摔壞幾件家私,最多只會揍自己的婆娘。

然而他們若是心血來潮放縱,便會不知道有多少人死去。

當背負著太多東西,當放眼望去很多人都無法和自己並列,卻像是隨手可以碾死的螞蟻,他們便自然不會覺得輕鬆。

南天院的雷聲傳得很遠。

當這兩人最後交手,盡數釋放自己力量之時,很多奇妙的光焰隨著無法言明的龐大力量,從南天院中四散飛出。

南天院的上空掀起了狂風。

紊亂的風暴讓天空里的寒冷和水汽變得狂暴起來。

有無數的冰雹落下。

接著便是滂沱的暴雨。

南天院天監六年的新生們已經在道邊平灘上紮營,生火造飯。

然而所有人都聽到了雷聲。

林意和很多人一樣震驚的站起身來,望向南天院的方向。

即便在黑夜之中,他們也看到無數亂流雲氣在鳴鼓山上方的天空里如蛟龍亂撞。

「發生了什麼事情?」

「不可能憑空有這樣的異相,這是強大的修行者在戰鬥。」

蕭素心和齊珠璣的聲音在林意的耳畔響起。

「是什麼樣的修行者能夠引起這樣的異相?」林意深吸了一口氣,他想到了南天院中那名神惑之上的存在。

無數紛雜的聲音響了起來。

然而日間對他們無比苛責的那些將領和軍士此時也都沉默不言。

他們看著那方天地,眼神閃爍不定。

直到那些雲氣開始消散,那名帶隊的副將才轉過身來,看著依舊躁動不安的新生們,聲音微寒的說道:「不要關心這些事情,那不是你們所能關心的世界。」

頓了頓之後,這名將領示意所有人歸位,然後更冷的補充了一句,「今後你們會明白,接下來你們的實修,接觸的戰鬥,不管你們之中多少人會死,對於這場大戰而言,依舊是過家家的小孩玩意而已。」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

  • (快捷鍵:←)
  • 平天策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