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平天策>第六十一章 夜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一章 夜行

小說:平天策| 作者:無罪| 類別:武俠修真

「全部下馬,你們今夜不得休憩,必須繼續行軍。」

這十幾日下來,所有這些南天院天監六年生倒是也漸漸習慣了這些游擊軍的作風,尤其從這些老軍的交談中他們得知對方是雍州軍出身時,他們便更少了許多嬌氣。雍州軍不就是皇帝的兄弟軍?和這些人根本沒有硬拗的可能。然而當陡然聽到這個命令時,絕大多數新生還是心中極其不快。

「行軍,去哪裡?」當下有人問道。

「不該問便不問,若下次再犯,便重責。」那名副將冷漠的聲音響了起來,「即便是農夫入軍十幾日,也早已是軍士的模樣,看你們這樣子,不成器。」

無人再敢出聲。

「你們在日出前,必須趕至此處。」

兩名軍士點燃了一堆篝火,接著便借著火光,展開了一張行軍地圖。另一名將領伸指只是畫了兩畫,第一個點出了目前他們自己所在的位置,第二個便點出了他所說的必須趕到的位置。

林意和齊珠璣微蹙著眉頭,看清了那副地圖上位置的瞬間,兩個人又都是心中一動,忍不住互望了一眼,都看出了對方的疑惑,這意思是,這些游擊軍不行軍,而是他們這些南天院學生自己行軍?

「這是去眉山途中唯一的兵器補給驛站,若是你們在日出時趕不到那裡,到了眉山,你們便自己從北蠻子手中奪吧。」那名將領面無表情的說道:「這沿途都是荒山,多的是流寇和野獸,你們自求多福,你們可以即刻出發。」

「即刻出發?」蕭素心倒是一愣,她上前行了一禮,道:「不分派晚膳了么?」

「晚膳是你們南天院和你們家中的說法。」這名將領冷漠的看了蕭素心一眼,道:「軍中沒有這種說法,一頓不吃餓不死人。」

「那我們是這些人一起行動,必須一起到達,還是?」一名學生髮問道。

「我軍令已經下達,你們如何想是你們的事情。你們都算得上是修行者,若是任何事情都要人指使去做,你們還有何用?前線那些邊軍,若是打了半年的調令,好不容易調去一名修行者,若看到是你們這般模樣的人,我真不知道他們是該哭還是該笑。」這名將領冷冷的嘲諷道。

「走吧。」

林意心中倒是沒有絲毫的不快,這些老軍對他們的態度,和任何一支軍隊中的老軍對新軍的態度沒有什麼區別。乘著蕭素心和那名同窗發問的時間,他已經將那張行軍地圖上的路線牢牢記祝

「這些游擊軍實在太可惡!他們以為是什麼東西1

「不就是假借皇命!今後一定要他們好看。」

林意一動,所有這些南天院新生也頓時紛紛離開,都是憤憤難平,等到穿入山林,距離方才紮營地一遠,許多人便忍不住紛紛罵了起來。

「竟然說什麼殺雞駭猴,斬了陳平羅,我不管你們如何想,陳平羅好歹是我們同窗,將來我一定要設法為他報仇。」一人寒聲說道。

「這些人就是想立威而已,當我們是什麼人。」那些話很有煽動性,當下便有數人應和。

「我勸你們還是放棄這種想法。」但是馬上有一名濃眉男生苦笑著搖了搖頭,說道。

「方鷹飛,你什麼意思,自己怕了便怕了,難道還要遊說我們和你一樣怕不成?」幾名學生頓時怒視這出聲的濃眉男生。

「你們誤會了。」這名叫方鷹飛的濃眉男生輕聲解釋道:「你們知道這名和我們一起行軍的副將是誰?那名疤臉將領又是誰?」

「是誰?」那幾名學生都是一愣,他們也不笨,知道方鷹飛如此說必定有原因。

「那名疤臉將領是陸沉槨,當年雍州軍飛雲十三騎之一,他臉上那一刀,便是幫陛下擋的,陸沉槨的這名副將是蕭千山,是陛下在戰場上收留的戰孤兒,從小隨軍,賞賜蕭姓,算是陛下半個學生。」方鷹飛苦笑道:「家父和雍州軍多有來往,所以這些人我也見過。陛下恐怕便是覺得尋常將領鎮不住,所以才將他們派了過來。」

一片倒抽冷氣的聲音響起。

什麼假借皇命,這些人從某種意義上而言,代表的便是皇命。

當年的飛雲十三騎,是皇帝蕭衍座下最忠誠的十三名將領,當蕭衍兵變成功稱帝時,這十三騎也只剩了五人。

「如此說來,倒是對我們看重,不算是輕視。」謝隨春的聲音響了起來,「方鷹飛你既然早就知道,為何不早說。」

「誰知道他們的想法,我哪裡敢。」方鷹飛無奈道:「這些老軍,恐怕記著我們的一言一行,我怕我們的言行不妥,反而會給家中惹來麻煩。」

他這句話一出口,當場一大半人心中發寒。

「我倒是無所謂。」

林意輕聲的在蕭素心和齊珠璣的耳畔說道:「我父親反正都已經在邊軍養馬,還能如何?」

「我們三人一組,你可不要連累我。」齊珠璣白了林意一眼,他知道林意也是開玩笑。

「林意,你方才第一個走,是否將那張行軍地圖路線完全記清了?」謝隨春走到了林意的身側,他滿臉微笑,自從林意說可以幫他討好陳寶寶之後,謝隨春便時時想要接近林意。

「差不多記清了。」林意點了點頭。

「我粗略看了看,總覺得有些問題。」一名女學生卻是也走了過來,看著林意,「這片山林地是無法騎行,但既然如此,即便是南天院為我們提供兵刃,為何設置在那處地方?而且我看地圖上的距離,便是這樣正常步速,我預計在日出前一個半時辰便可以到達,根本不需要到日出。」

這名女學生身材很高大,甚至可以說很魁梧,所以很容易被人記祝

林意知道她叫尚紅纓,家中父親也是邊軍出身,現在官居太子屯騎校尉。

而且齊珠璣也和他說過,尚紅纓雖是女生,但是凝結黃芽的時間在這批同窗中可居前五。

林意知道對方應該也是覺得自己是將門出身,對這些行軍打仗的事情要比一般學生強出許多,所以才前來商量,他仔細的想了想,道「我也覺得有些問題,從前些時日行軍來看,他們自然不想在路上多浪費時間,但按照這行軍地圖,若是要節省時間,我們應該騎馬至黑石溝一帶,然後再步行去那處崖地,這樣至少還能節省大半個時辰。而且按照地圖所示,那處地方是標準的刃山地形,一面絕壁,另外半面山頭都比周圍的山林高出不少,是真正的易守難攻之地。」

「你看的比我仔細。」

這名身材魁梧的少女眉頭一皺,卻是很佩服很直接的說了一句,然後道:「如此說來,若讓我判斷,那處地方倒像是很多山賊流寇會選的城寨地。」

「什麼意思?」林意還沒有來得及回答,周圍幾名同窗已經吃了一驚,道:「尚紅纓,難道你覺得蕭千山是根本未說實情,難道說讓我們去領兵刃,實則是要從賊寇的手中去搶?」

「我覺得很有可能。」

尚紅纓點了點頭,實話實說:「這些雍州軍應該是刻意磨礪我們為主,光憑那名將領最後所說的話,我都覺得他們是要我們自行去判斷,同時要我們自行應變。」

「我們現在便要去平寇,就這樣去和盤踞山頭的山寇大戰?」一名學生忍不住叫了起來,攤開空空如也的雙手。

「我覺得也有如此可能。」林意也不管周圍人的鼓噪,微皺著眉頭,看著這名少女點了點頭。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撲倒男主好飢_渴!!請關注微信公眾號在線看:meinvxuan1長按三秒複製!!

  • (快捷鍵:←)
  • 平天策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