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平天策>第六十六章 將軍不回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六章 將軍不回望

小說:平天策| 作者:無罪| 類別:歷史穿越

「你叫什麼名字,我看你也是個頭目。」尚紅纓點了點頭,也不急著去清理戰利品,而是看著身前的這名山寇問道。

「小人衛追陽,不是」這名山寇聽到頭目二字,渾身都是一抖。

按照南朝律例,這種山寇被圍剿抓住,越是頭目,處罰便越重。

「算了,我也不管你什麼身份。」尚紅纓越來越大將風範,一擺手,冷笑道:「實話不妨告訴你,我們只是南天院的學生,根本不是特意來圍剿你們的軍隊,只是恰好路過,你們卻伏擊了我們。你若是今夜給我們足夠便利和好處,我在日出之前就放掉你。」

「南天院的學生?」

這名山寇大吃一驚,忍不住抬起頭來。

南天院相當於是整個南朝的國院,就算這裡是江州境內,這名山寇也自然聽過。

一想到有關南天院的事情,想到眼前這些人的家世,又想到一開始殺死的那三人,這名叫做衛追陽的山寇頓時渾身發抖起來,「你真的有可能放過我?」

「我自然說話算數。」尚紅纓知道這人的顧忌,「按我朝律例也有將功贖罪,更何況你又不是賊首,今夜像你這樣逃走的,還算是少了?」

「你們怎麼會在這裡伏擊,原先要伏擊的是誰?」林意微微皺了皺眉頭,直接問道。

「我們在這裡伏擊的是江州軍。這些時日不時有江州軍來清繳,我們之前收到消息,有一批江州軍恐怕在今夜來偷襲,我們如何知道會伏擊到你們。」衛追陽擦了擦臉上的汗水和泥土,一臉失魂落魄的模樣。

「說不定便是那些游擊軍故意放出去的風聲。」這時謝隨春的聲音響了起來,他在這戰之中也受了輕傷,手臂被劍斬傷,所幸入肉不深。

他這說話之間,一臉的忿恨,眼中似要噴出毒火來。

林意對他點了點頭,示意他稍安勿躁,接著問道:「從這裡往西山林約一個時辰的路程,有一處刃崖,你們知道那裡有誰盤踞?」

「那是半筆峰?」衛追陽頓時搖了搖頭,「那裡原先有一座山神廟,已經廢棄多年,再往西是雷烈的地盤,我們和他們井水不犯河水。」

「雷烈是誰?」林意等人頓時吃了一驚。

「他們是江州最大的響馬,自稱赤雷軍,原先的首領是文赤竹,是前朝江州的一名校尉,後來改換新朝,他帶了舊部落草,在三年前文赤竹已經戰死,赤雷軍元氣大傷,換了他的副將雷烈為首。」衛追陽倒是也有些驚訝,赤雷軍在江州一帶極為有名,他倒是沒有想到林意等人根本沒有聽過。

「那蕭千山那些人要我們去那裡幹什麼,難不成還要和赤雷軍大戰一場?」一些人在附近聽到,頓時忍不住嘀咕起來。

「我會贊同她的意見,會讓你走,然而必須有對等的利益互換。」林意想了想,看著衛追陽認真說道。

「多謝1

衛追陽對著尚紅纓和林意便是磕了個頭,然後伸指一點黑蛇王的屍體,「他身上的鱗甲和手套都是異種黑蟒的鱗皮鞣製而成,利箭也穿刺不透,他背著的那弓是烏沉木蟒筋弓,是用那處異種黑蟒棲息地的烏木和黑蟒蟒筋製成。射程超過尋常強弓一倍,除此之外,他身上還有一顆蟒珠,那顆蟒珠能試毒,若是周圍有毒物靠近,便立刻變色。」

接著,衛追陽臉色變了數遍,猶豫了一下,接著說道:「我們平時住的融天洞里,有一種銀色的厥草,似乎和你們修行者的修行有關,他專門用親信看守,平時任何人都不能靠近那處。」

「銀色的厥草?」林意頓時心中一動,「是不是黑暗中會見星星點點銀色熒光,嫩葉卻如同兔尾,潔白捲曲?」

衛追陽馬上點頭,「正是。」

「星兔厥1

林意和齊珠璣互望一眼,頓時異口同聲。

「一個山賊窩,居然有這種東西。」尚紅纓也是震驚。

星兔厥是大天星丹的主材之一,藥效甚至略超黃芽丹一線。

「既然你知道融天洞的一些退路,那你帶著我們暗中潛入,剩餘的那些人就算防衛再好,恐怕也無用。」尚紅纓轉過頭看著林意,「林意,我們恐怕要快些出發,否則我怕那些人直接將融天洞席捲一空四散逃走。」

「齊狐狸,你不是還要件甲衣,他身上那件豈不是正好?」

「我要他的蟒筋弓。」

「尚紅纓,那顆蟒珠如果還在他身上,就給你。」

「我們三人一開始衝殺最前,他身上的東西我們先取,大家有沒有問題?今後我們若是並肩殺敵,也是如此,誰沖在最前,戰利品先取,誰先誅殺敵首,戰功和敵首身上的東西先齲」

林意毫不遲疑,看著這些同窗,朗聲說道。

「自然沒有問題,今後便是如此。」謝隨春都第一個搶先說道,所有這些南天院的新生也都是紛紛點頭稱是。這種分法本來就公允,更何況林意之前如何衝殺,他們也是看得清楚,林意擊殺這黑蛇王,也是險到極點,稍有差池,林意自己就死了。

「那顆蟒珠我不用,若不是你拚命,這次我活不下來。我幼時常用百辟丸藥浴,本身已經大多數毒物難侵。」尚紅纓揚了揚手中的一柄玄鐵劍,「我就取這柄劍就好。」

「林意,周雪意他們的遺體如何處置?」接著,她卻是又上前一步,將聲音壓低得只有林意聽得清楚,「我們沒有馬匹,他們絕大多數人都已經接近力竭,而且現在士氣正濃,我怕背著他們的遺體行軍,會有諸多不利情緒。」

「按照邊軍的規矩,若敵已無殘害遺體的可能,就地遮蓋掩埋,再知會軍方來撿屍骨。」林意深吸了一口氣,他心中亦然沉重。

這些都是他所知的軍中規矩,然而真正面臨時,心中卻是不免凄惶。

只是這一戰,他便明白了有些邊軍歌謠中的將軍只向前,將軍只向死,將軍不回望的道理。

那種戰場上的將領,恐怕真的是寧願只向前死戰,也不願意回首望,因為只要往身後回望,看到的除了敵人的屍首之外,還有無數自己兄弟將士的屍首。

「韓獵鷹,這蟒甲我不要,而且很適合你戰法,你要不要,若是要的話,今後你戰場上再得什麼戰利,再抵給我便是。」就在這時,齊珠璣的聲音也響了起來。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奪冠軍在線觀看!請關注微信公眾號!:meinvlu123長按三秒複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