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平天策>第七十六章 痛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六章 痛處

小說:平天策| 作者:無罪| 類別:武俠修真

「咚1「咚1

所有人還未從上一戰的餘韻中回過神來,兩聲沉悶如錘鼓般的響聲已經傳入他們的耳廓。

林意和這名老生的身體同時往後倒下。

剛剛那一剎那,林意一拳轟中了這名老生的胸口,而這名老生本身也是捨身似的打法,他前面的出招也是虛晃一槍,乘著林意一拳擊中他的剎那,他也是一腳踢出,正中林意的胸口。

兩人齊齊重重摔倒在地,震起灰塵,那種力量的沉悶轟擊聲令人心悸。

「易新晨1

老生這邊幾人疾步上前,紛紛發出驚呼聲,他們發現林意的力量很驚人,這一拳直接將易新晨砸得閉過氣去,暈厥在地。

這幾人用真元在易新晨身上數個竅位上按壓,易新晨才驟然長呼出一口氣,醒轉過來,但一時卻是胸口劇痛,根本不敢劇烈動作。

「兩敗俱傷?」

「林意他?」

所有人的目光自然全部匯聚在倒地的林意身上。

「好腳力!差點讓我吐血。」

但林意的聲音已經響了起了。

只見林意一臉痛苦的揉著胸口,直接就站了起來,還拍了拍身上的灰塵。

「師姐,我真的手下留情,否則他至少骨裂。」林意又對著那名看呆當場的師姐說道。

「你1

這名女生一直被說,羞怒之下有些亂了方寸,「你為什麼不盯著你的葉清薇師姐,為什麼一直盯著我不放。」

葉清薇也頓時心虛,叫了出聲,「又關我什麼事。」

「我對師姐一見如故,似乎在哪裡見過。」林意微笑起來,其實他此時胸口也劇痛,但是偏偏又似乎痛得很舒服,骨子裡泛起一種麻癢的感覺,接著暖流蕩漾,就像是那這一片區域的骨骼和血肉都被淬鍊了一次。

他現在反而越來越期待和這些師兄師姐交手。

大俱羅之路除了大俱羅之外從未有人走過,所以就算是那位神惑境之上的瘦高老人也只是提出最有可能的推斷,現在林意修到這個地步,已經發現不少推斷是錯的,包括以前他自己的一些想法也是錯的。

因為他是大俱羅之後,這個修行者世界唯一一個感知到了五穀之氣的修行者,所以他才能清晰的體會到,真元,包括對於修行者而言就像是命一樣的那種天地靈氣,其實和五穀之氣是相衝,會相互消融。

所以隨著他氣血越來越旺盛,今後體內五穀之氣更濃,他絕對凝練不出真元,也自然不可能用真元淬鍊法來磨礪肉身。

那些粗苯的撞樹撞山等煉體法,只觸及皮肉,徒有撞擊力,卻無真元的那種無孔不入的滲透力。

反倒是和這些修行者對戰,修行者的拳腳帶著真元轟到他身上,真元深入他體內骨血,反而是一種更好的肉身淬鍊。

最為關鍵的是,這些天監五年的新生,正好都未過命宮境。

他們的真元力量轟擊上來,雖然讓他劇痛無比,甚至打得他血肉腫脹,但對他卻形不成什麼嚴重的損傷。

這些師兄師姐,豈非是最好的陪練?

「我哪裡和你一見如故。」這名天監五年的女生氣得跺腳,「我自幼在西平郡長大,到南天院求學才到了建康城,你怎麼見過我。」

「西平郡?按我所知,西平郡能進南天院的,應該只有寧州刺史家中的」林意展開推測。

「這和你無關1這名女生被說中,頓時惱羞的打斷林意說話。

「杭臨仰,來討教林師弟高招。」

此時眾人都已經回過神來,大多數人其實也看得出林意掩飾著的痛苦神色,一名面容溫和的老生走了出來,他原本便是要在第三位出場的,因為易新晨搶先,所以他現在第四位出常

「已經第四個了。」

「若是再輸,就要上第五個,就過半了。」

這時一群新生也都反應了過來。

「師兄師姐對師弟師妹看來也不怎麼愛護,連喘息的時間都不給。」尚紅纓在此時冷冷出聲,她以為林意此時的處境艱難,畢竟若是她經受方才那樣的一腳,恐怕已經很難戰鬥。

所有的老生頓時面色一僵,這樣的車輪戰的確有些不太光彩,近乎無恥。

「無妨,這種力量我還承受得祝」但是林意卻對著所有這些老生笑了笑,「即便再用這樣的戰法,也如同隔靴搔癢,無傷大雅。」

「林意你讀的到底都是什麼書,如此亂用詞。」齊珠璣又聽得牙癢,但是他還是忍住了。

「師兄,我出手了。」

杭臨仰還有些猶豫,但是林意卻反而對著他行了一禮,直接說道。

「這」

杭臨仰的眼睛瞬間瞪大到了極致。

他難以相信自己的眼睛。

林意根本沒有戰法,竟然就像是市井無賴鬥毆一樣,直接張開雙臂,空門大開,齜牙咧嘴的朝著他直接抱過來。

這種身前空門大開,如螃蟹橫行,他想要如何迎面擊打林意就是如何擊打。

他驚疑難言,略微遲鈍,但是林意根本不變招。

「砰1

他終於出拳,再擊中林意的胸口。

與此同時,林意也是一腳,踢中他的胸腹之間。

「咚1「咚1

和方才同出一轍,兩人同時重重仰面倒地。

杭臨仰渾身微微抽搐,他也被林意這一腳踢得閉過氣去。

一群老生驚怒交加上前時,也忍不住看向林意。

「我還行。」

但此時林意已經坐了起來,將他們嚇了一跳。

「我都說過了,即便再用這樣的戰法,也如同隔靴搔癢,無傷大雅。」林意咳嗽著,道:「都不甚痛了。」

「我」

一群人都徹底無語了,即便是不遠處看熱鬧的老軍都是啼笑皆非。

且不說隔靴搔癢,無傷大雅這兩句連在一起用簡直是亂用詞,方才這樣的戰法明明是他自己用的,杭臨仰實在是無奈才被迫如此。更何況他現在明顯痛得面目扭曲,竟然卻張口說瞎話,直接說不怎麼痛。

「再打他痛處1

陳寶蘊深吸了一口氣,對著身旁的一名同窗說道。

這名同窗是庄澤淚,現在第五名出場人眩

對於陳寶蘊而言,之前的林意便和建康城裡水溝里的青蛙沒有什麼區別。

一場暴雨便有可能殺死許多這樣的青蛙,將這種善水的生物都變成浮白腫脹的死物,更不用說一些大人物的意志。

既然是這樣的東西,便不要想吃天鵝肉了。

哪怕是和陳寶寶接近,在他看來都會很多令人不愉快的事情。

所以他很自然的前去警告林意,並隨手給了林意教訓。

然而現在,林意卻是在用這種方式回答他的警告。

所以他很憤怒。

這種憤怒和其餘這些同窗的憤怒不同。

按照這些天監五年老生的設計,越到後面自然便越強。

庄澤淚比起杭臨仰要略強一些。

他要擊中林意已經被擊中兩次的胸口,成功幾率應該不校

然而等到他真正到了林意麵前時,他卻發現根本不是成功幾率的問題,而是根本沒有任何的難度。

因為就和對杭臨仰時一樣,林意完全就沒有任何變化的,直接張開雙臂就撲了上來。

庄澤淚有些懵的發力,出拳。

接著便是砰的一聲響。

他和林意同時倒下。

和上幾次不同,當兩聲沉悶倒地聲再響起時,所有人都沒有發出什麼聲響。

這山巔處一片死寂。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

  • (快捷鍵:←)
  • 平天策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