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平天策>第八十二章 語中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二章 語中

小說:平天策| 作者:無罪| 類別:武俠修真

「好。」

林意點了點頭,跟了上去。

廖玉走到這片營地的外圍,這地方不太避風,山風吹過,她的衣袂飄舞。

「為什麼我的真氣凝針對你不起作用?」

她沒有回頭看林意,但是語氣有些蕭索,「林師弟,我無意窺探你的功法秘密,但是我想知道一些原因,我師尊早在九年前推測出靈荒將至,但當時極少有修行者相信,但我信我師尊,所以我修行了一些特別的功法,走了不尋常的修行道路,若非在有些方面花了許多時間,否則我此時早過命宮境。包括我師尊和師叔看來,這是我將來在靈荒時代立足的根本,利用這樣的手段,我將來可以抗衡一些修為更高的修行者,但今日和你交手,卻讓我心緒難平。因為我感覺得出來,你真的只是那種黃芽境的修行者。」

「九年前就敢推測靈荒將至?」林意苦笑起來,果然是名師高徒,他知道就在三年前,建康城裡許多修行者還根本無法確定靈荒將至。

「所以其實你是在九年前就已經開始為靈荒做準備,你應該是刻意修鍊了一些經絡,所以能夠將真元凝練到那種程度,如此一來,你在命宮境後期,說不定真元便能凝聚得如同如意境的修行者,到時便諸多妙用。」他沒有先回答這名師姐的問題,而是反問了一句。

「不錯。」廖玉點了點頭,她也不隱瞞,只是道:「但你知道便好,我不想引起太多人注意。」

「其實我也是因為靈荒到來,有所準備,所以我便沒有繼續修行真元功法,而是在修鍊一些特殊的煉體法。」林意也沒有說假話,只是沒有提及大俱羅修行法,「我的氣血強橫,所以能夠硬生生將你的真元凝針衝散。」

「你身為可以吸納天地靈氣的修行者,你竟然直接捨棄凝練真元?」廖玉震驚的轉過身來,山風吹亂了她的髮絲,甚至讓她看起來有些驚慌失措,「走那些武者之路,這值得么?」

「有失必有得,我和你們不同,你們能夠進入南天院,這是因為你們家中的權勢,即便靈荒到來,你們也能得到許多靈藥支持,但我不同,我父親已經歸為罪臣一類,未被株連已經是幸運。我不可能得到靈藥,在靈荒時代和你們的差距,反而會越來越大。」林意平靜的看著她,道:「這只是迫於無奈,不同形勢下的不同選擇。師姐你也盡可以放心,並非是你這功法有什麼缺陷,或者外面有什麼直接能夠剋制你這真元凝針的手段。究其理,你是將真元凝練得更強,但消耗的量會更多,沒有什麼能夠改變這根本。」

廖玉目光閃爍,她不知不覺想到了林意和她們對戰時的那些畫面,想到這名新生師弟為了獲勝那麼用力的去拼,她心中陡然開始同情林意。

「你現在也只是修為不夠,就比如今日,若是你到了命宮境中期的修為,想必凝出的真元針我肯定無法衝破。」林意看著她,又補充了一句。

「原來是這樣,謝謝你,林意,解除了我心中疑惑。」廖玉微微的笑了起來,若是在場有天監五年的同窗看到,必定會很驚奇。

因為廖玉極少有笑顏,在同窗看來甚至有些古板。

「按師姐所知,像師姐你一樣提早確定靈荒到來的修行者會不會多,會有很多人應對靈荒而修鍊特殊的手段么?」林意問道。

「不知道。」廖玉搖了搖頭,道:「想來至少不會只有你我。」

林意有些不死心,看著她道:「那按師姐所知,我們南天院中,有沒有誰和師姐你一樣比較特殊,提前修鍊了一些應對靈荒到來的手段或是功法?」

廖玉搖了搖頭,「以我所知,似乎並沒有。」

「那畢竟還是極少數。」林意微微一笑,他知道自己才是真正的異類。

「你表現太出挑,而且現在家中失勢,若不出意外,你會被編入鐵策軍。」廖玉沉默了片刻,說道。

「若無法避免,便只有安然受之。」林意抬起頭來,看著夜色里的天空,似乎要將天空的烏雲都看穿。

邊地的鐵策軍屬於救援軍和接應軍,唯有出色的精銳軍士才能進入鐵策軍,但救援和接應,一般都是會去最危險之地。尤其是去接應一些刺探了重要軍情回來的探子,營救一些重要的軍中人物,那往往要被救者先走,自己卻要留下來牽制追敵。

「你是修鍊肉身,那應該能用一些暫時氣力劇增的虎狼藥物。」廖玉猶豫了一下,道:「若是需要,我會設法讓家裡送去眉山。」

「是類似燃血丹之類的藥物?」林意一愣,那種藥物都是有一些刺激肉身的輕微毒素,可以在很短的時間類激發肉身潛力,但是藥性一過就會虛弱。「若是那種,我倒是需要。」他馬上點頭。一般的武者用這種藥物恐怕很長時間都恢復不過來,一般都是拚命或是極限情況下逃命所用,但是以他的情形,應該恢復更快。

「我會儘快令人送去。」廖玉點了點頭。

「齊狐狸。」

林意返回紮營區,遠遠的便喊齊珠璣。他得到啟發,覺得以齊珠璣家的實力,應該也能給他帶來一些此種藥物。

他知道南朝有「龍血丹」,北魏有「燈枯丹」,這兩種丹藥都是用藥物刺激肉身,強行逼迫力量的頂級丹藥,甚至都能讓武者的氣力瞬間增大一倍,但是南朝的「龍血丹」還好,最多體虛數月,但北魏的「燈枯丹」卻是能讓人戰至油盡燈枯,甚至不知痛苦,劇戰過後即便能活下來,經脈甚至都會萎縮。

只是當年大俱羅在北魏的北方,現在他對於北魏邊地的許多東西便都有興趣,都想研究一番。

「做什麼,不需要休息么?」

齊珠璣恨不得裝睡,他沒有好氣,覺得林意簡直就是畜生,和廖玉單獨約談之後,說不定就會故意在他面前又說女人緣。

「女人緣」「多讀書」這兩個詞現在沒事就在他耳邊不斷響起,讓他的腦門都覺得炸裂。

「不要擔心,是正事,到時能否讓你家中幫我找馬幫行軍口糧時,順便幫我找一些虎狼藥物,北地的尤佳。」林意厚著臉皮賠笑。

「有事求我?」齊珠璣翻身坐起,冷笑道:「那今後還敢不敢在我面前說多讀書?還敢不敢說女人緣?」

「你記性太好,這兩個詞我都忘記了。」林意馬上說道。

「你要不要臉。」齊珠璣無語,「我儘力。」

「齊狐狸你果然是好人。」林意笑顏如花,十分燦爛。

「你快離我遠點。」齊珠璣有些發毛,「你越是說人好,那人就被你欺負得慘,比如一直被你說好的那名師姐。」

「怎麼可能,那是你誤解。」

林意一本正經,「你說是寧凝?那名師姐很快就會發現我對她很好,對我徹底改觀。」

「你少在這裡胡言亂語,打擾我清閑。」

齊珠璣不想和林意胡扯,但就在他這句話剛剛出口,卻已經有一名女生的聲音在外面響起,「林師弟,我想和你單獨說幾句話,不知是否方便。」

齊珠璣的眼睛瞪得銅鈴大。

他聽得出那名女生的聲音,就是他和林意正在說的那名師姐寧凝。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奪冠軍在線觀看!請關注微信公眾號!:meinvlu123長按三秒複製!!

  • (快捷鍵:←)
  • 平天策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