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平天策>第八十三章 趨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三章 趨勢

小說:平天策| 作者:無罪| 類別:玄幻魔法

「寧師姐。」

林意叫得很熱絡。

這絕對不是裝出來的。

在他看來,越是容易怒髮衝冠沖在最前的,便往往最真誠,最可以讓人看得清內心。

而且女生越是容易羞怯,便越是真實。

「林師弟。」聽到林意叫的熱絡,寧凝真的有些羞怯,甚至不敢看他。

林意反正在齊天學院時期就被人認為沒皮沒臉,所以他卻從容自若,微笑著問:「師姐找我何事?」

「你傷的重不重?」

寧凝鼓足了些勇氣,抬起頭來看了他一眼,聲音卻又不自覺的弱了些:「當時是一時置氣,後來卻是有些自責,本身這種對決對你已經不太公平,到我時我不該再那樣用力打你。」

「無妨,我皮糙肉厚,傷的一點都不重。」林意這才反應過來,這名師姐竟然是心中愧疚,特意來道歉的。

「若是到了戰場隱傷複發,便很難辦。」

想到一開始的確是天監五年生這邊有些仗勢欺人,林意只是為新生出頭,他言語雖然有些調侃,但面對他們大多數時候都是在挨打,她越想便是越自責,「你不能掉以輕心。」

「多謝師姐關心,我會小心,反正今日也得了不少靈藥。」林意倒是有些不好意思。

「我猜你花了許多時間煉體,而且或許會有些獨特的用藥煉體手段,這份地圖給你,你小心收好。」寧凝的聲音迅速壓低,她此時不是羞怯,而是不想讓人聽見,「若是進了眉山深處,有機會可以去這些地方一探。」

「這是什麼地圖?」此時黑夜,這張地圖上字跡極小,林意看了一眼,沒有看得清楚,便忍不住直接問道。

「我家中和邊地藥商有些關係,眉山一帶別人不熟,我家卻許多年開始便有探知出產,這張地圖上標註的,是許多靈藥可能產出的區域,有些是修鍊真元功法的靈藥,有些卻是大利於煉體的藥物。」寧凝猶豫了一下,接著說道:「相對於修行者所需的靈藥,煉體的靈藥並未那麼受歡迎,所以你若是行軍正好經過那些區域,要尋覓起來恐怕容易,不過這地圖是我家多年經營所得,目前也只有軍方高層所有,用於針對性調兵遣將,不好流露在外面。」

「我看過記住之後便銷毀。」林意心中震動,這的確是一份大禮,這樣的地圖尤其不能流落到北魏方面的手中,否則恐怕瞬間看穿南朝的許多戰略部署。

「這上面是密文,一三七五,以這樣的順序看上面標註文字,而且大多數文字都是同音不同字,你記住這個,才能看出真意。」寧凝看著他認真交待。

「我知道了。」林意心中感動,即便是有密文,但寧凝如此交圖給他,也是冒了被家中嚴重責罰的風險。

「那你要多加小心。」

寧凝此時看著十分凝重的林意,突然有些不習慣,想到他今日那「調戲」自己的模樣,頓時不自覺臉上有些微紅,「師弟你如此出色,好好保全自己,將來必定是我朝名將。」

「師姐你也小心。」林意認真對她躬身行了一禮。

寧凝羞澀回禮,「那我回去休息了,你也回去休息吧,明晨還要趕路。」

「師姐1

她轉身回走,忽然林意喊住了她,她回頭,「怎麼?」

林意笑容可掬,道:「師姐真好。」

「你….」寧凝又好氣又好笑,她轉身不再理會,越跑越快,跑回了自己的營帳。

「真的有女人緣?」

齊珠璣遠遠的看著林意,看著林意回來的樣子,他都覺得林意必定哪裡有佔了便宜,他都開始懷疑自己的眼光。

難道林意真的有某種自己不能發覺,天生就討女生喜歡的氣質?

「謝隨春,你睡了么?」

謝隨春正在營帳中呼吸吐納修行,突然聽到了賬外傳來驪道源的聲音。

「怎麼?」謝隨春被驚醒。

驪道源進了營帳,看著他輕聲道:「我和徐末雪徐師兄有些交情,剛剛我去和他見面聊了片刻,他們和林意交手的人都可以確定,林意的確只有黃芽境的修為。」

「你到底是什麼意思?」謝隨春皺眉,他不能聽出酈道源的用意。

「即便學的是我朝最上乘的武技,例如雲遊窟的金剛禪,例如洗伐經中的煉體術,通觀各朝,哪怕是天才,自幼修行,也不可能在林意這種年紀,修到這樣強橫的氣力和生機。」驪道源深吸了一口氣,看著謝隨春,眼底儘是壓抑不住的貪婪之意:「徐師兄也是和我一樣推斷,今日林意表現的可怕,不只是他氣力驚人,堪比命宮境的修行者,你想想,他和黑蛇王生死搏殺,馬不停蹄的又趕到這裡,甚至還帶著紅龍銀鯊手鐲,途中還背了一人,接著連戰十人,這是何等的氣力綿長,他連受那樣重擊,最後承受陳寶蘊的數擊,還能逼得陳寶蘊認輸,他的生機何等強橫?這哪裡是什麼武技拳術苦練能夠達到?」

「你是覺得他必定有驚人藥方?」謝隨春終於明白,他深吸了一口氣,聲音也是壓低:「你是想得到他的藥方?」

「我之前試探過齊珠璣,齊珠璣說過,林意經常修鍊時葯裕我便懷疑,他一日都不來上課,便是利用齊天學院的資源,湊齊靈藥沐浴煉體。」驪道源強忍著心中激動,輕聲道:「既然如此,若是齊天學院能夠配得齊的藥物,我們自然也有可能配齊。只要他知道藥方,我們就有可能得到。」

謝隨春的眼睛也徹底亮了,「你說的不錯。」

「只是我看他的性情,卻是吃軟不吃硬。」驪道源緩緩說道,「我們恐怕要盡量示好,讓他以我們為至交。」

謝隨春點頭,他回味著驪道源這些話語的意思。

「按現時境況,家中也未必能夠幫我們打點一切,我們越早能夠拿到這藥方越好。」驪道源說道。

謝隨春深吸了一口氣,終於下定決心,道:「那便儘可能動用家中手段,對他示好。」

林意的營帳里。

林意正捧著一個行軍鐵鍋,大口大口的吃著調成糊狀的馬幫行軍口糧。

這種行軍口糧用沸水調和,攪成糊狀,果然是香氣四溢,比干吃不知道好吃了多少倍。

這一夜的連翻大戰,尤其廖玉的那種真氣凝針刺穴給了他莫大好處。

他都甚至感覺到自己的食量又有明顯增長。

而且他以前習慣了感悟尋常食物的五穀之氣,現在這馬幫行軍口糧的五穀之氣濃郁,現在他每吃一口,都只覺得有一蓬五穀之氣升騰而起,沖入他體內血肉之中。

他體會著這種內氣升騰的感覺,慢慢吃飽,然後開始閉目修行。

先從分寒暑,再到控皮肉,他可以清晰的感覺到,今日戰鬥之中殘留的淤血,迅速的被沖碎,最終隨著汗水排出。

他體內的傷勢,以很驚人的傷勢在恢復。

而且隨著他體內五穀之氣的越來越濃郁,他漸漸發現了一個趨勢。

五穀之氣在很自然的和他的鮮血相融,似乎漸漸要融成一體,沒有差別。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

  • (快捷鍵:←)
  • 平天策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