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平天策>第八十六章 大際遇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六章 大際遇

小說:平天策| 作者:無罪| 類別:玄幻魔法

「眉山一帶,恐怕沒有那麼簡單。」

謝隨春四人中平時最沉默寡言的任尚真此時出聲,輕聲道:「先前眉山一帶被視為禁區,即便有些地方被確定有何種靈藥出產,這些年寧州一帶的藥商也極少深入,究其原因有兩點,一點是環境太過惡劣,真大肆深入去尋覓,恐怕十停的人只能回個三四停,他們自己都經不住這樣的損失,錢財易得,修行者和有經驗的採藥人難得。另外一點是許多靈藥都是要用特殊手段保存,太過深入,車馬不通,出山快則六七日,慢則半月,那些靈藥根本難以保存出來,不腐都已經靈氣散失掉,沒有什麼作用。」

「寧州一帶」林意頓時想到了那份自己還沒有來得及看的眉山採藥圖。

他也明白任尚真說的道理。

這世上任何生意都將付出和回報。

眉山之中有靈藥舉世皆知,但之前無論北魏還是南朝都並未將眉山一帶視為主要靈藥產區,便是因為無論是朝堂行為,還是那些權貴控制的藥商行為,都是覺得不值。

既然兩朝疆域內都有很多地方產靈藥,而且環境相對沒有那麼險惡,當然可以捨棄眉山這種地方。

即便是寧州一帶靠近眉山的藥商,恐怕在整個眉山之中也是選擇一些尋覓靈藥難度較小的區域。

寧凝給自己的這份地圖上,恐怕有些區域連這些藥商都並未派人進去過。

「還有一點。」

齊珠璣頭也不抬,還在認真默記兩本典籍的內容,卻是出聲說道:「靈荒已至,我們南朝疆域內絕大多數之前的靈山寶地已經變成凡地,絕大多數靈藥開始枯死,但眉山本身在南朝邊地,靈氣由南向北消散,它那裡本身消散得要慢一些,而且按照我的所知,眉山大多數山林都是異常茂密,鎖住了水汽,形成毒瘴是一回事,但據說也同時鎖住了大量靈氣,有些區域的積鬱靈氣現象,甚至造成了許多靈氣特別充沛的區域,現在的眉山恐怕也是如此,所以它現在反而一躍成為整個南朝靈藥和靈氣最充沛的地方。」

「所以皇帝也很著急,才會將南天院的學生全部砸進去。」酈道源苦笑,「我們都進去,絕大多數當朝權貴的視線也都聚集在那裡,許多家中的勢力也都會朝著眉山傾斜。」

「北蠻子也預見得早,他們不會放任我們吃這塊肥肉。」幾人越是分析得透徹,謝隨春的臉色就越難看,「既然連南天院都給我們這樣的典籍,便是認為我們之中有希望在眉山突飛猛進,成為如意境之上的修行者,所以我們之前的想法恐怕是大錯特錯,我們不會淺嘗輒止,只是在眉山外圍配合軍方,而是一定會深入眉山。眉山深處那些靈藥無法帶出,當然誰覓到誰煉化。」

「關鍵在於,北蠻子方面恐怕也是如此想法,他們同樣陷於靈荒,靈氣也在消散,只是略微慢一些,他們派軍進山,當然也不是毀壞為主。」謝隨春聲音微寒,「恐怕他們派進去的年輕修行者也會很多,眉山的大小戰陣里,修行者的數量恐怕會超過其餘任何地方的征戰。」

「那不如徹底換個想法。」林意沉吟道:「先前我們想著是我們會和尋常時軍方要求配備修行者一樣配備,我們大多數人分配至不同軍隊,配合他們任務,但現在有可能是會有許多小股精銳配合我們,護送我們分別進入不同重要區域,護送我們採集靈藥,護送我們煉化靈藥。」

「」

一群人全部啞口無言。

就連認真看書的齊珠璣都忍不住抬起頭來,皺著眉頭看著林意,「林狐狸你說的極有可能。所以這根本不是能帶多少靈藥出來,而是眉山一帶的軍隊,到底能帶多少如意境之上的新生修行者出來。」

「如果運氣好,有些人的修為速度會恐怖至極。」謝隨春十分震撼,「可能最終會有人黃芽境和命宮境進去,但殺出血路,最終離開眉山時,可能會變成甚至如意境之上,承天境的強者。」

齊珠璣呼出一口氣,他自嘲的笑笑。

這當然並非絕無可能。

有些人若是運氣好,發現的靈藥足夠驚人,或者連續發現靈藥,並在征戰中活下來,不斷煉化,那當然修為的進境極其可怖。

然而首先是要能夠活下來。

這樣的亂地在他看來真是和實力無關,再聰明也無法掌握自己的命運,而是要靠運氣。

「亂世爭雄,風險越大,際遇也越大。」

林意心情澎湃,他和這些人的唏噓不同,他父親本身已成罪臣,他自己絕不甘於平凡,即便沒有靈荒和這樣的兩朝交戰,他也絕對不想在建康碌碌無為的渡過一生。

他想要靠自己的力量,改變許多事情。

「這些靈藥和我有什麼關係?」

但接下來只是幾個呼吸間,他卻是黑了臉,一陣垂頭喪氣。

別人修鍊真元功法,在眉山得到的靈藥越多,修為提升便是一日千里。

但他修鍊大俱羅功法,這些靈藥對於他而言,就像是他對頭家的妻妾,長得越是漂亮好看,他就越是生氣。

「天監五年生已經有人過了命宮境,天監四年、天監三年,或許就已經有人接近如意境,眉山之後,說不定就真的有出類拔萃者,便成為承天境的強者。」

林意如此想著,頓時心頭又被潑了一桶涼水,他的驕傲之意頓無。

他之前的修鍊進境也可以用一日千里來形容,然而即便依靠這樣的進境,能否在眉山出來之後便擁有如意境之上的實力,他卻心中無底。

「你們先御舟?我想要運氣療傷。」

林意越想越是覺得時間不夠,他睜著眼睛說瞎話,想讓謝隨春等人多幫他划船,他可以多些時間修鍊。

「那是自然。」

謝隨春和酈道源異口同聲,「林意你有傷在身,若是讓你出力,恐怕加重傷勢,你盡可休息療傷,我們幾人輪流便是。」

林意又吃了些行軍口糧,這才閉上眼睛修行。

自從昨夜身體血液開始改變之後,他一頓的食量似乎並沒有明顯的增長,但是卻更容易消化,似乎隨時都能吃下不少東西。

等他開始修行,他又有種覺得哪裡不對的感覺,只是他自己依舊尋找不出癥結所在。

所有南天院學生的氣力船夫都要大出許多,只是在控舟方面並無太多經驗,一開始行舟時,速度雖快,但是驚呼聲連連,很多扁舟晃動厲害,幾欲翻船。

許多人都開始覺得有些暈船,然而林意卻是反而有種獨特感受,晃動越是厲害,他體內鮮血便是忽上忽下,反而沖刷他的身體厲害。

而且這江上有一種涼沁沁的水汽,他呼吸之間,便覺得舒服。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gegegengxin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

  • (快捷鍵:←)
  • 平天策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