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平天策>第九十三章 鐵策散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十三章 鐵策散軍

小說:平天策| 作者:無罪| 類別:歷史穿越

「抱歉,我誤會了你。」

嚴思玄看著沿著棧道走來的林意,這名對現狀頗多不滿的青年將領歉然的輕聲說道。

「其實我並不太擔心我自己,因為即便沒有蕭家,我也會是這些人裡面處境最困難的一個。」林意搖了搖頭,「和我自己相比,我更擔心的是她。」

「為什麼?」嚴思玄沱和林意並不算熟,至少彼此之間一開始的相見不算愉快,但是聽到了剛剛的那些話,林意毫無疑問是他認可和尊敬的人。

「我對於蕭家算什麼?」林意有些莫名的心慌起來,他笑不出來,「她一定正在遭遇什麼,而且她一定表現出了強烈的抗爭之意,否則蕭家怎麼可能讓他這樣的大人物過來和我說這樣的條件。」

嚴思玄的面孔微僵。

他無法說出寬慰的話語。

因為按他的所想,最有可能的,便是某種基於權貴之間的聯姻。

「我現在倒是擔心大人物也會有下三濫的小手段,比如我未曾答應,但他卻回去說我答應了。」林意道:「那我便不知道會發生什麼樣的事情。」

「這件事我幫你處理。」

齊珠璣面無表情的從上方的棧道上走下來,看著林意手中的文書,「我讓人將你這文書送到蕭淑霏手裡,她自己應該想得明白。」

「齊狐狸你人也不錯。」

林意將文書丟了過去,「只是你進眉山,沒有我你可得小心一些,就你那些亂紅螢,實在水準太差。」

「你白痴啊1

齊珠璣瞬間發怒,「今日這些離開的人,大多去向已明,我和他們一樣,我們進入眉山,自有不少一個可以打你幾個的家中修行者或明或暗的保護。你去鐵策軍,到底是誰要小心。」

「我會小心,你們也小心。」

林意收斂了笑意,他看著同樣陷於黑暗裡的蕭素心,認真對著齊珠璣道:「我欠你一個人情。」

齊珠璣轉過身去,不再看林意,「我希望你有命能還。」

「我什麼時候出發?」

林意看著齊珠璣的這副樣子,就知道自己不會有太多時間。

「現在。」嚴思玄澀然的說道,「你要在天亮之前趕至平蜂谷,有鐵策軍會到達那裡,若是錯過,你便算是違反了軍令。」

「我必須在天亮之前趕到那裡,等著接應去到那裡的鐵策軍。別的南天院學生好歹還有老軍領走,我這是只有我孤身前去,這待遇真是優厚。」林意搖了搖頭,無奈的笑了起來,「那若是那隊鐵策軍到不了呢?若是他們被伏擊全部陣亡,根本去不了那裡,我也算違反了軍令?」

嚴思玄對著黑暗中某處點了點頭,一名軍士快步跑了過來,遞上一個簡單的行囊。

「這裡面有行軍地圖,上面會有說明,若是鐵策軍到不了,你便趕往下一個地點。」這名青年將領略微猶豫了一下,還是決定將最壞的可能說出來,「但若是你去了那裡,卻依舊不能和別的軍隊會合,或是無法和別的鐵策軍聯繫上,那你一時便恐怕需要靠自己尋覓友軍。」

林意原本也知道鐵策軍多是做些吃力不討好的事情,所以此時他也沒有更多的話語,只是打開行囊,展開那份地圖。

那名軍士馬上點了一個火摺子。

接著火光,林意估算了一下,到這軍令必達的平蜂谷,至少有五十里山路。

在這種幾乎沒有順暢山道可走的山林里,要在日出前趕到,時間不算緊,但也絕對不能算寬裕。

「這是一瓶解毒丹,這山林里一般的毒物和瘴氣都可以解。」嚴思玄又直接遞了一瓶丹藥給林意。

看他的樣子似乎這一瓶解毒丹不算什麼,然而在場這幾人誰都清楚,一瓶可解這山中絕大多數毒物的解毒丹絕對不是凡物。

「不用,你省著給他們便是。」但是林意卻毫不猶豫的推還了回去。

嚴思玄頓時有些發愣,他自己是大氣,但他怎麼也想不到林意竟然不要這種東西。

「我有一顆奇特蟒珠,有毒物靠近就會立即變色,我可以提前防備。」林意取出掛在胸口的蟒珠,給嚴思玄看了看。

「放心,他還有天辟寶衣,身上還有不少從天監五年生身上敲詐到的寶物,若是有心幫忙,不妨問問他想要什麼。」齊珠璣的聲音冷冷的響起。

「我想多帶那些馬幫行軍口糧,而且剩餘那些我也希望你們幫我保存。」林意也不客氣,點了點碼頭一側堆積的很多布囊。

那些布囊裡面裝著的都是他視為寶物的馬幫行軍口糧,都是同窗幫他帶來,今日那些同窗被紛紛領走時,大多數便留了這些布囊下來,在碼頭一側堆了一堆。

「這東西對你而言這麼重要?」齊珠璣有些無法理解。

「真的很重要。」林意點了點頭。

「你帶上足夠這兩日行軍所需。」齊珠璣深吸了一口氣,轉過頭來借著火光在林意的那份行軍地圖上看了看,然後他伸指在行軍地圖上點了一處,「其餘一些行軍口糧,我會儘可能讓人送到此處,你到時若是有命能夠到這裡,便自己在附近尋找。」

「若是派太多人幫我運送,太過危險。」林意想了想,搖了搖頭,「我儘可能多帶,剩餘的你幫我保存便是。」

「危險那也是別人的事情,我既然這麼說,自然會找到恰好路過那裡的軍隊幫忙帶。」齊珠璣此時心情也不快,在他看來,即便蕭家惹不起,那要讓呂騎山幫忙做成這樣的事情,卻應該也不難。

林意搖了搖頭,「齊狐狸你誤會了,我是擔心這些行軍口糧不安全,即便有軍隊恰好幫我帶,多了負重,若是被人伏擊,這些行軍口糧便變成了北魏人的口糧。」

「你我懶得和你說,你要走快走。」齊珠璣不知道林意是開玩笑還是真話,但不管是玩笑還是真話,他都生氣。

「我能否知道他們有可能走的路線?」

林意沒有馬上收起行軍地圖,而是轉頭看著嚴思玄又問了一句,「若是我實在無處可去,情況艱難,說不定能去和他們會合。」

嚴思玄猶豫了一下。

按理而言,透露軍情便屬於違反軍紀。

然而若是眼下就將林意視為落單的鐵策軍,那便又另當別論。

他沒有說話,似乎也沒有想要回答,但是卻將頭轉向一邊,伸指在地圖上依次畫了幾個圈。

林意看懂了。

這意思便是,齊珠璣等人恐怕會在那些範圍內尋找靈藥。

「那便走了。」

林意很洒脫。

他直接快速的沖洗了一下身體,他並不是有潔癖,但是時間應該還夠,而且這樣至少能讓他心情舒爽。

然後他開始灌裝行軍口糧帶走。

「帶這麼多?」

齊珠璣很無語,他看到林意翻來了一個可能是以前這裡的採礦人裝被褥的鹿皮口袋,然後將一袋袋行軍口糧往裡面裝,裝得幾乎鼓脹欲裂,至少也有兩百幾十斤。

「沒事,我力氣大,不妨礙行走。」

林意拍了拍這個鹿皮袋,背在身後,他很滿意。

「我快走,快走1齊珠璣徹底無語,他不斷擺手讓林意從眼前消失,省得看得生氣。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撲倒男主好飢_渴!!請關注微信公眾號在線看:meinvxuan1長按三秒複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