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平天策>第一百零一章 前途堪憂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一章 前途堪憂

小說:平天策| 作者:無罪| 類別:玄幻魔法

加上這兩名軍士,一共有二十三名軍士從四周的密林中穿出,出現在林意的四周,但是林意聽到還有三個人的呼吸聲,各自相隔數十步,隱匿在這個山谷邊緣。

除了其中一個略微年長,面相將近四十歲之外,其餘的軍士看上去都是三十如許的年紀。

這些軍士和林意幼年時熟悉的北部邊軍有極為相同的氣質,看上去都是沉穩,世故,看人都帶著一種桀驁不馴的味道。

「你就是林意,林望北林將軍的兒子?」

年紀最長的那名軍士對著林意行了一禮,看著林意,眼中有些感慨。

林意有些意外,他已經很久沒有聽到有人用林將軍這三個字眼來稱呼他父親,但是他不想有人因言獲罪,於是他躬身回禮時,輕聲道:「我父親現在已經不能說是將軍,前朝的事情,需慎言。」

「慎什麼言。」

這名軍士不屑的一笑,呸的一聲吐了一根在嘴裡嚼著的草根,「這裡又不是建康,即便是傳到了上方將領的耳中,難道還能因這個治罪,仗不要我們打了?我們鐵策軍少了人,他不還得想辦法補?」

「這是薛九,是我們的頭。」

最開始的那兩名軍士其中的一名也對著林意笑了笑,道:「建康城的規矩那是貴人們的規矩,在邊軍行不通。林將軍以前率軍何等的勇武,若是當年我們被調到北邊,便是他的部下。」

「再壞還能壞到哪裡去?」薛九捏了捏自己的下巴,道:「我們鐵策軍都是些什麼人?除了極少數倒霉鬼是作戰太過勇武又不善和人打交道,直接被調到這裡之外,其餘若非是將功補過的獲罪之人,便是得罪了上方將領,又或者本身是北魏那邊流亡過來的,否則有辦法的誰到鐵策軍?」

「還有北魏那邊流亡過來的?」林意愣了愣,鐵策軍在所有人看來都是吃力不討好的軍隊不假,但是這點他之前倒是並未有耳聞。

「多的去了,你以為北魏那邊不鬥?北魏那些人斗得比我們厲害得多,而且他們和我們南朝不一樣,我們南朝的權貴至少講究臉面,而且也怕做得太過引起皇帝的不快,但是北魏的許多王本身便是出身不同部落,他們在領地里殺起以前敵對部落的人可是毫不手軟。先前平武郡一帶的鎮戊軍,一次就招收過兩萬餘逃亡過來的北魏流民,都是在北魏境內活不下去。」薛九鄙夷的笑笑,「平武郡那邊的將領也猴精,這麼多人張口吃飯,光是食糧都不夠,更不用說要是混雜有細作探子如何,結果說是妥善安置,其中所有壯年男子連夜就被分散到了各軍,基本上是十個我們南朝的軍士看管一個,戰場上有特別危險的就讓他去干。至於婦孺則全部劃了一塊荒地,讓她們開墾去了。現在那些人不還在平武郡的離人城邊上?」

「賀白晨就是北魏那邊過來的,只不過不是那一批。」幾個人都推了推其中一名軍士。

那名軍士靦腆的朝著林意笑了笑。

林意看著他,卻是一點看不出來和南朝這邊的人有什麼區別。

「他也是個倒霉蛋,父親幫拓跋熊養馬,不小心草料中混雜了毒草,養死了一頭,結果全家都要被抄斬,只有他逃了出來。」薛九看著那名軍士,搖了搖頭,「別看他年紀不大,在鐵策里卻已經是老軍,已經第十二個年頭了,比我在鐵策還多一年。」

「那可真是夠久。」林意看著這名叫賀白晨的軍士,的確有些意外。

「鐵策軍什麼都不好,但有一點比別的軍強一些,軍餉要高出兩成,賀白晨的銀錢倒是存了不少,再過兩年夠他在寧州大城購房置地再娶兩房媳婦了。」一名軍士打趣道。

賀白晨面孔微微一紅,卻不反駁。

「林大人,你先前怎麼發現我們,難道是正巧你在附近,我們進來直接被撞見?」先前最早進來的那兩名軍士兀自想不通,其中有一人忍不住問道。

「我是修行者,聽得出你們的呼吸聲。」林意看著這些軍士雖然桀驁,但不難接觸,也不掩飾什麼,道:「便如現在,我還聽得出你們還留了三個在外面警戒。」

這群軍士全部神色震驚。

「斗膽問一句。」薛九猶豫了一下,看著林意,「你難道已入命宮境,感知如此驚人?」

「應該算是。」林意也微微猶豫了一下,想著應該算是,便點了點頭。

「怪不得能到這裡。」薛九也不避諱,道:「先前我們來時毫不報希望,根本不覺得你會活著到這裡,或是能夠按時到這裡。」

「昨夜我見到了半聖之間的大戰。」林意也不避諱,道:「我也懷疑能不能在這裡見到你們。」

「你這背著的是什麼?」

這時薛九的目光已經被林意背著的鹿皮袋吸引。

「比較獨特的行軍口糧,摻雜有一些補充天地靈氣的藥物。」林意覺得這樣說這些人比較容易接受,「事關修行。」

「難道你一直背著行軍至此?」幾名軍士拍了拍林意背上的鹿皮袋,感到了沉甸甸的分量,頓時色變。

「對了,有重要軍情。」

林意想到了重點,頓時也臉色肅然,看著薛九道:「昨夜我途經兩名半聖戰鬥處,我朝一名叫李青冥的神念境修行者被北魏一名修行者偷襲在先,而後殺死。但我聽到了那名北魏修行者的自語,我聽他的意思,唯恐北魏有什麼東西,可以感知周圍修行者的存在。」

林意將當時那名北魏修行者所說的幾句話複述了一遍,然後看著薛九問道:「這軍情你看如何處理?」

「我如何處理?」

薛九用古怪的神氣看著林意,「此事應問你怎麼處理。」

林意愣了愣,他不明白薛九的意思。

「難道你不知道?」薛九看出了林意的疑惑,他自己也頓時皺起了眉頭,「林大人,你便是我們這一支鐵策軍的統領。」

「我是你們的統領?」林意呆祝

「你是南天院學生,出來便是校尉,位列一班,出去可統鐵策軍百人。我在鐵策軍之中不過是小隊,可統三十人。論官階,我比大人你小得多。」薛九自嘲的看著林意,道:「我們接的軍令,便是趕到此處和大人會合,接下來便受大人統御。」

「我連來此要做什麼都不知道。」林意無可奈何,他覺得這並非是嚴思玄他們的問題,因為自己情況極為特殊,那麼多南天院學生之中,應該只有自己被編入了鐵策軍。

一群鐵策軍士看著林意的眼神也很無奈。

他們的眼神不言而喻。

尋常軍士和統領的將領,職責自然不同。

若是執行軍令不利,下方軍士還有上方將領頂著,但身為這一小隊的最高將領,出了什麼事情,便全是他的責任。

「看來大人你在建康很討人厭,惹上的人地位不低。」薛九語氣輕鬆,心中卻是十分沉重。

若說林意是出於某些權貴意思的犧牲品,那他們這些鐵策軍士自然也是倒霉的附帶犧牲品,前途堪憂。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撲倒男主好飢_渴!!請關注微信公眾號在線看:meinvxuan1長按三秒複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