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平天策>第一百零三章 遭遇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三章 遭遇

小說:平天策| 作者:無罪| 類別:玄幻魔法

「生死同心。」

林意很喜歡這種感覺。

他覺得人之一生,一定要做一些不尋常的事情,一定要走些不尋常的路,否則到老連個值得回憶的瞬間都沒有。

鮮衣怒馬,飲最烈的酒,仗劍江湖,行俠仗義…這些都是年輕人夢想著會經歷的事情。

只是做這些事情,最好都需要有朋友。

然而狐朋狗友易得,能夠生死與共的朋友卻難得。

現時靈荒到來,這種兩朝交戰的戰場,自然比少年時懵懂的幻想要殘酷得多,沒有詩情畫意,但所幸的是,越是殘酷和真實,便越能看清人心。

有些人認識了很多年,卻依舊感覺很遠,但是這些鐵策軍只是相處片刻,卻已經感覺很近。

上方山林里的北魏年輕修行者如黑色的花瓣在山林中緩緩飄落。

他來自北魏中部的某個小城。

對於南方,對於那些只見於書中的江南煙雨,他也有著很多少年的旖旎幻想。

他也曾幻想過身穿工精美的衣衫,持一柄傘,徜徉在桃花盛開時的細雨中,穿過那些已經存在了百年的小巷,踩著磨潤了的青石路,走過如圓月般的拱橋,在下一個巷口,偶遇一名端莊繡花的女子。

只是當征戰開始,這樣的場景不會再出現在他的腦海之中。

真實的殺戮,會讓人很快變得成熟,冷漠,甚至冷酷。

他身上的黑甲,便是北魏榮譽的象徵。

唯有最優秀的年輕修行者,才會有殊榮擁有這樣的黑甲,成為那名大人物涉者,成為這片山林中最強的獵殺軍中的一員。

他的身法很輕柔,渾身的筋肉控制得近乎完美,落足在一些比兒臂還細的樹枝上,都很精巧的卸力,幾乎不會發出任何的聲音。

即便是鐵策軍,也很難發現他的存在。

然而現在這一支鐵策軍里有林意。

「有人。」

林意依舊聽到了有節奏的落足聲,接著他聽到了壓抑著的平緩呼吸聲。

聽到林意極為低微的示警聲,這些鐵策軍軍士第一時間做出了反應。

他們只是一瞬間微微的調整了一下各自的站位,面向林意所向的方位,手指都搭上了自己的兵器。

只是沒有任何人發出聲音,甚至連呼吸的節奏都沒有多少變化。

「修行者,一人。」

林意不知道這些鐵策軍的軍令手勢,所以他依舊輕聲在薛九的耳邊說了一句。

這名前來的修行者似乎並沒有發現他們的存在,身影移動依舊很快。

因為感知的十分清晰,只是過了十數個呼吸,他輕易的看到了那道的黑色的影跡。

「北蠻子1

薛九眯著眼睛,他也看清了,迅速伸手握拳。

這在鐵策軍之中,便意味著遭遇敵人。

遭遇未必一定要戰鬥,未必一定要設法殺死敵人,尤其對於另有軍令在身的鐵策軍而言,在不明對方到底有無後援的情形下,最好便不要貿然發動襲擊。

然而天意並未給他們多少思索和選擇的時間。

就在此時,那名北魏的修行者似是感應到了什麼,身影驟然停頓下來,轉身朝著他們所在的地方看來。

「殺1

在戰場上面對修行者的經驗,讓薛九這名老軍知道這種停頓和轉身不是偶然,修行者的感知是他們無法確定,但是又真實存在的可怕之物,沒有任何猶豫,他已經握緊的拳頭往上揚起,然後落下。

十餘名鐵策軍驟然動了。

他們就像是一根線操縱的木偶,幾乎同時抬起右臂,同時左手便已經打開了右臂上臂弩的機括。

只是在這一剎那,伴隨著凄厲的嘶鳴聲,十餘枝弩箭已經精準無誤的落向這名北魏的黑甲修行者。

這名北魏的年輕修行者在感知到這即將發生的事情之時,眼瞳深處有一抹錯愕的神色閃過。

他完全沒有遇到到會突然遭受這樣的伏擊,然而他沒有感知到有修行者的存在,所以這一瞬間的驚愕過後,他的眼神里並沒有任何的緊張或是恐懼的神色。

面對這些如電到了自己身前,已經來不及躲閃的弩箭,他只是做了一個來得及的,很簡單的動作。

他的雙臂抬起,護住了自己暴露在黑甲之外的面目。

咄!咄!咄!咄!

弩箭狠狠扎進他身上的衣甲,發出密集而令人頭皮發麻的沉悶撞擊聲。

這些弩箭之中唯有少數真正刺穿了他身上黑甲的略微薄弱處,但也只是入肉不過半寸便嵌於衣甲,不能再進。

順著這些弩箭的推力,這名北魏年輕修行者如落石一般沉穩的往後墜去。

在還未落地之時,錚的一聲輕鳴,他的手中已經多了一柄劍。

這柄劍也是黑色。

劍柄上也儘是黑色的繁花。

薛九這些鐵策軍士面色極為寒冷,死死的盯住那道從上方林間墜落的黑色身影。

光是這些弩箭發出的聲音,就讓他們確定對方身上的甲衣十分精良,這些弩箭根本沒有給對方真正致命的損傷。

一片寒光在這林間閃現。

所有這些鐵策軍軍士都同一時間抽出了身上帶著的兵刃。

鐵策軍軍士所帶的大多都是子母刀,一柄長刀比尋常的長刀長出一尺,而一柄短刀的刀刃上卻有奇特的彎角。

長刀用於盡可能的和修行者保持距離,而短刀則是在對方的兵刃刺入自己的身體一剎那,對對方的兵刃造成一定的卡鎖作用,給身邊的同伴贏取更多的時間。

除了這些兵刃之外,鐵策軍自然還有一些專門應付修行者的特殊兵器。

比如這種臂弩,比如拋石繩索,比如金屬拋網。

「林大人?」

然而當這些鐵策軍軍士取出這些兵刃,準備拚命時,他們卻驟然發現,林意不見了。

林意身上的那個巨大的鹿皮袋已經落在了地上。

然而背著這個鹿皮袋的林意,卻已經消失在他們的視線中!

沒有人注意林意在數個呼吸之前的動作。

包括這名北魏年輕修行者。

在他往後順勢墜落的那一剎那,林意雙膝微彎,蹲了下來。

他背上的鹿皮袋落地的一剎那,他已經如敏捷的獵豹,提著劍朝著一側的林間陰影中掠了過去。

他並沒有沖向那名北魏的年輕修行者墜落地,而是在這林間最黑暗處蹲了下來,屏住了呼吸。

因為他知道這名北魏修行者不可能就此離開。

即便是沒有多少戰陣經驗的他,也很清楚一名身穿精良鎧甲的修行者,在尋常兵刃難傷的情況下,絕對不會放過殺死這樣一支敵軍小隊的機會。

急劇的腳步聲在他的耳廓中響起。

北魏的年輕修行者落地,然後開始急速的奔跑。

他的身體衣甲和林間的枝葉相觸,甚至發出了裂帛般的聲音。

林意計算著腳步落地的聲音,如極為仔細的聽著鼓聲的鼓點。

當某一個鼓點到來時,他的手略微用力,握緊了劍柄。

一片枝葉折斷的聲音里,北魏這名年輕修行者的身影帶著無數飛舞的落葉,如同一條噴泉般從林間噴出,沖向距離他最近的一名鐵策軍軍士。

也就在這一剎那,已經準備了很久的林意動了。

他彈了起來,步聲如雷,速度比這名北魏年輕修行者還要快!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撲倒男主好飢_渴!!請關注微信公眾號在線看:meinvxuan1長按三秒複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