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平天策>第一百零五章 小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五章 小姐

小說:平天策| 作者:無罪| 類別:武俠修真

在這種戰場上,沒有過多的時間去感慨人生和思索對方身上的故事。

更何況方才的戰鬥里,林意知道自己還有許多需要學習的事情,比如鐵策軍的一些暗號,比如熟悉鐵策軍的戰鬥方式,熟悉身邊這些鐵血的鐵策軍軍士各個人擅長的戰鬥技巧。

修行者有無數可以輕易自盡的手段,相比這名年輕的北魏修行者,這些擁有不了修行者天賦,永遠無法感受到天地靈氣存在的普通軍士,他們在戰鬥中展現出來的悍勇和軍紀,更值得尊敬。

他可以肯定,即便沒有他的存在,這名北魏修行者即便能夠殺死這些鐵策軍,恐怕也會付出不小的代價。

他跟在薛九的身邊,一邊行進,一邊開始詳細的問詢作為一名將領和軍士所需知道的事情。

……

陽光漸漸明媚,驅散了林中的一些霧氣,一些陰森晦澀的氣味也被驅散了不少。

山林中必有秀處。

遍布毒瘴毒蟲的山谷中依舊有完美到如出畫卷的花林,自然也有其它景秀。

一條銀鏈般的山瀑從山崖間的縫隙中毫無徵兆的湧出,在半空散碎成無數玉珠般的水滴,將陽光折射成七彩,形成彩虹,橫跨在下方的林間。

這片林地竟是一片紫色。

內里遍布的全部都是在建康難求的紫竹,這些紫竹全部紮根在岩石縫隙之中,根根在建康的園藝師眼中都是極致的品相。

然而在這片竹林中的人,此時卻縈繞在一種惶恐不安的氣息里。

這種紫竹林天生的雅緻和富貴堂皇的味道早就消失於無形。

十餘名修行者或是閉目調息,或是在用藥療傷,神情都是疲憊到了極點。

至少有三名修行者的傷勢看起來極重,根本坐直。

一名修行者的手臂齊肘而斷,腹部也有一道劍創,即便用了傷葯,傷口處依舊有血水在滲出。

另外兩名修行者不見有任何外傷,但是面色極為蒼白,呼吸都異常艱難。

這些修行者身上的衣衫明顯都出自建康的知名工坊,很多領口和袖口上都有那些工坊的標記。

這種標記蘊含著兩層意味,一是這種衣衫都價格高昂,能夠穿戴的非富即貴,另外一層含義是這種衣衫必定非一般的甲衣所能媲美。

除卻衣衫之外,這些修行者身邊放置著的武器也是極為精良,很多人的劍柄刀鞘都是有著精美的精金和玉石鑲嵌,美輪美奐。

有一名女子和這些修行者距離不到二十步。

她站在那條彩虹的下方,沉默不語的看著身前的一泓碧潭。

她是陳寶菀。

這些人修行者自然便屬於陳家。

陳家是當朝最顯赫的權貴之一,跟隨著她到眉山的修行者們的實力可以用驚世駭俗來形容。

然而在入眉山之後遭遇的事情,卻是令人根本無法想象。

應該是北魏方面有細作打探到了軍情,所以在她進入眉山之後,就遭遇了三次戰況慘烈的伏擊。

只是看著此時前方的水光,她依舊想不通的是,為何在遭遇了第一次伏擊之後,他們已經一路潛行,極度隱匿行蹤,甚至不再往那些靈藥更多的區域行走,然而北魏的那些修行者,卻依舊能夠追上他們。

不只是追上。

她搖了搖頭,后兩次伏擊和第一次伏擊都是如出一轍。

那些北魏的修行者四面夾擊,是早就知道了他們在密林之中的行進方位。

若說修行者的品階,他們在第二第三次伏擊中戰死的兩名修行者,甚至已經是神念境的修行者。

令世人畏懼的半聖,陳家這次便來了兩個。

然而即便是有半聖存在,他們卻並沒有更早的感知到敵人的存在。

她確信現在跟隨著她的這些人裡面,不可能有任何內奸的存在。

因為在前幾次戰鬥里,這些修行者裡面若是有人是北魏的人,那根本就等不到現在,他們也根本逃不到這裡。

那這是為什麼?

這便是她真正想不明白的地方。

「我不明白是什麼原因,你們也不明白是什麼原因,但我可以肯定,這些北蠻子還在追著我們,不出意外,他們應該還能追上我們。」

她轉過身去,緩步走回這些修行者的身邊,平靜而堅決的說道:「而且他們的目標應該在我,所以接下來我們分散走。」

「小姐,這萬萬不可。」

這些修行者全部變色,就連三名傷重的修行者都睜開眼來,強行支撐著要坐起。

「並非擔心你們之中有北魏的人,若非有你們,我早就已經死去。」陳寶菀對著這些修行者行了一禮,「正因為如此,我不想你們無謂的死去,我需要你們活著。」

「人跡越少,追蹤越是困難,分散走,活命的機會會更大。」

陳寶菀平靜的笑了起來,當年的齊天學院有很多優秀的權貴家的女子,然而她和蕭淑霏一樣,是最讓林意刮目相看的存在,此時她便輕易的顯出了不同來,「不用擔心我被俘獲這件事情,若是到了那種時候,我有很多種自盡的方法。」

「小姐,在你看來,一名神念境的修行者都可能比你重要,然而在我們看來,即便我們所有人的命加起來都不如你重要。」一名修行者沉痛的顫聲說道,「您的身份和地位,對於兩朝而言,不只是和一些名將一樣,是某種象徵,保護你周全,更是我們的使命和榮譽。若是你死了,我們無法苟活。」

「若我真死了,若是你們能夠活著出去,那便用你們的餘生幫我報仇。」

陳寶菀淡淡的笑了笑,「我並不怕死,只怕糊裡糊塗的死了。你們都可算我的師長,你們應該明白,我現在所說的,是最好的方法,我們能夠活著的最大可能。」

說完這句話,她沒有再做停留,轉身走出紫林。

所有這些修行者都知道她的性情,沒有人能夠攔住她,直至她的背影在他們的視線里消失,一名修行者才驚呼出聲。

他發現陳寶菀在他身前不遠處悄然留了一瓶丹藥。

這些修行者都經歷過無數風雨,然而看到這瓶丹藥的時刻,許多人的身體依舊控制不住微微顫抖起來。

他們都很清楚前幾次大戰的損耗。

這瓶丹藥也應該是陳寶菀身上唯一的療傷藥物。

* * *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gegegengxin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