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平天策>第一百零九章 戰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九章 戰功

小說:平天策| 作者:無罪| 類別:玄幻魔法

戰陣上這種要挾一般而言不可能奏效。

無論是南梁邊軍還是北魏邊軍,任何的主將在戰死之後,第一時間便由副將接任,若是副將戰死,則還由下階將領接任。

和南朝相比,北魏的絕大多數軍隊尤為彪悍,若是出現這種主將被擒的狀況,極有可能主將一身令下,箭軍直接發箭,直接便將他自己射殺,以免動搖軍心。

然而這支軍隊顯然不是正常的邊軍。

正常的北魏邊軍絕對不會如此濫用寶貴的箭矢,一支軍隊也絕對不可能絕大多數都是箭師。

若不是正常的軍隊,這樣的要挾便有可能奏效。

和林意希望的一樣。

當他的聲音在這片山坡上響起,便沒有箭矢破空聲再響。

一支幾乎都是由箭師組成的軍隊,在不施箭的情形下戰鬥,和斬斷雙手沒有什麼區別。

上方鐵策軍一衝,下方又有南朝軍隊反衝,這山坡上的北魏箭師不知如何還手,頓時潰敗。

這些北魏軍士朝著兩側山林逃逸,但是卻顯然不敢逃遠。

「你是什麼人?」

林意將這名北魏將領放在山石上。

這名北魏將領頹然跌坐,因為大量失血,他已經面白如紙,只是他至少是命宮境的修行者,生機比一般人強橫得多,斷然不會因為這樣的傷勢而直接死去。

「我我是寶勝王。」

這名北魏將領看著林意,他的目光有些茫然,有些驚恐,有些怨毒。

「寶勝王?」

林意大吃一驚,他自幼和軍中人相處,很清楚北魏的官制,南朝和北魏不同,南梁一些建立足夠軍功的人也能封王,但這種將相封王,大多的權勢也只是相當於一州刺史,有些甚至不如。

但北魏不同,北魏極少有異姓王。

北魏的王幾乎都是王親國戚。

只是按照常理判斷,北魏的王若是進入戰場,又絕對不可能隨從只是這樣的實力。

「你是北魏皇帝的什麼人?」

林意有些不敢相信,他看著這人,寒聲道。

「我是他九弟。」

這名北魏將領猶豫了一下,垂首說道。

「薛九1

林意側過身去,此時薛九等人已經從上方沖了下來,衝到他的身周。

「你聽說過北魏有個寶勝王嗎?」林意沒有顧忌這名北魏將領的感受,直接問道。

薛九氣都未喘勻,剛想說話卻說不出來,劇烈的咳嗽起來。

「沒有聽過。」好不容易邊咳嗽,薛九邊回了句話,說完又是一陣劇烈的咳嗽。

也就只是這片刻,下方的南朝軍隊已經衝上這山坡,而退往兩側山林的北魏軍隊卻是始終不走,竟然有兩人從林間走出,雙手抬起,顯示沒有兵刃,走上前來。

「你們是鐵策軍?」

下方衝上來的南朝軍士此時已經認出了薛九等人的裝束。

「你們是?」

林意看著沖在最前的十餘名年輕人也是一愣。

這些年輕人比他年紀略大,也未穿軍中的制式甲衣,也並非修行者,但是身手軍士卻是強出許多,明顯精於武技。

「我們是戎州六同郡六同學院的學生,他們是六同郡守的府軍。」

「六同郡?」

薛九冷笑了一聲。

郡太守位列十班,一方權重,按理而言,治軍應該足有能力,但是這一支軍隊,看上去簡直和一些富賈的府兵相差無幾。

這些年輕人明顯看到了薛九的神色變化,一時眼中都是憤憤。

他們受召隨軍,自然沒有什麼戰陣經驗,但是方才那種情形,即便是以他們理解,也自然要拼著一定死傷向後方突圍。

然而這支軍隊的將領高策卻是遲遲不發軍令,只是因為唯恐一退,便徹底散掉。

這只是典型的打仗沒有悍勇之氣,純粹想要靠人數安慰自己。

「寶勝王?」

「難道他便是寶勝王?」

也就在這時,這些年輕人後方南朝軍士里,有數人驚呼。

兩人快步分開人群,身上甲衣叮噹作響,急切的擠入進來。

看著這兩人,這些六同學院的學生都是面露憎惡的神色。

這兩名身穿鎖片甲的將領,便是這支軍隊的主將高策和軍師趙狼。

「參見大人。」看到這兩人衣甲,薛九雖然臉上依舊有冷笑,但是不得不躬身行禮。

林意也是微躬身行禮。

對於軍方官制,他倒是也十分熟悉。

這兩人衣甲上都有虎符花紋,改換新朝之後,這種身上有符印的,便是位列十二班的將領,自己已經能夠統軍千人,而且還能調用地方上官階比他們低的武官的軍隊。

薛九和自己,距離這兩名將領的官位,其中是差了好幾個等階。

軍隊中最講等階,不管下階將領如何看不起上面的將領,但必須行禮聽令。

「你們是鐵策軍,做得不錯。」

高策相貌甚是威武,身高比林意至少高出半頭,面孔方正,身材魁梧。看到林意和薛九等人行禮,他擺了擺手,笑了笑,「你們戰法合理,配合我們六同軍得此大捷,我必定好好幫你們提報。」

聽到這一句話,林意心中還未如何波動,但薛九等一眾鐵策軍卻都是大怒,敢怒不敢言。

這種說法,明明便是搶戰功,將主要功勞都記在了自己頭上。

方才情形,若不是林意冒大險沖入敵軍奪帥,這高策所率軍隊恐怕都全軍覆滅,還談什麼軍功。

與此同時,那些六同學院的學生也是眼中怒意更濃,在心中大罵無恥。

「說,你是不是真的寶勝王,如何證明?」

高策卻是並不和他們多言,一縱身就到了那北魏將領身前,同時喊人給他止血。

便是憑他這一縱躍,林意就看出他不是修行者。

這北魏將領咬了咬牙,頭依然垂著,卻是在自己的腰側一摘,手指上已經吊著一枚金櫻

這金印只有拇指指甲大小,但是印紐卻很精緻,是一隻長壽龜。

「金龜王符1

「好!好!好1

高策欣喜到了極點,連說三個好,「有這金印,就算你不是寶勝王也是了。」

這句話更加不堪。

聰明人都聽得出他的意思。

有這王印證明,就算這人真不是寶勝王,他現在一刀殺了,也可以說是斬了寶勝王按功領賞。

那些六同學院的年輕學生面色都是陰沉如水,有幾個人甚至忍耐不住,轉過頭去,狠狠的吐了口口水。

「停住,你們想要做什麼?」

高策又是一聲斷喝,那兩名空手而來的北魏軍士已經距離他們不到五十步。

「放了他,我們保你們平安離開。」

一名北魏軍士出聲,聲音極冷。

林意認得出他身上的衣甲,應該便是剛剛持黑盾的侍衛之一。

「現在你們的寶勝王在我們手中,還敢如此說話?」高策厲笑起來。

「他死了,我們也活不了,若是不允,便拉你們一起陪葬。」這名北魏軍士深吸了一口氣,抬起頭來,看著高策。

高策心中莫名一寒,笑容頓消。

「大人,請容我問幾句話,再做決定。」林意頓了頓,又輕聲的補了句,「到時如何,還是大人做主,我鐵策軍還有軍務在身,倒不好意思多分大人功勞。」

林意說得也再明白不過。

這高策心中只有軍功,但對於他而言,他更關心的則是這人為何敢在這裡像圍獵一樣有恃無恐。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奪冠軍在線觀看!請關注微信公眾號!:meinvlu123長按三秒複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