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平天策>第一百十六章 值得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十六章 值得

小說:平天策| 作者:無罪| 類別:玄幻魔法

消失只是因為快得超出了眼睛所能看清的極限。

這柄飛劍其實走的劍路極為簡單。

它只是筆直的向前,加速。

兩點之間的距離永遠是直線最短,而且這其實也是她最喜歡的戰鬥方式。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這句話很多武師都會說,同樣在修行者的世界,也是真理。

關鍵在於,如何做到更快。

席慧尾的這柄飛劍已經快得超出了常理,即便在她自己的感知里,也只是有一片清光在她和賀蘭觀山之間的空間里往兩側破開。

在她自己的感知里,這柄飛劍都甚至變成了一道已經難以琢磨的清影。

一滴鮮血從賀蘭觀山的唇角滴落。

這滴鮮血的出現,在她的飛劍消失之前。

所以絕不是她的這一柄飛劍的劍氣所傷,而是源自他體內的真元超過極限的奔流。

一顆黑色的球從他的胸口飛出。

這顆黑色的球一直就掛在他的胸口,只是處在衣甲內,從來沒有人看到,沒有人留意。

當席慧尾的這柄飛劍破開清光而來時,這顆黑色的球散開,開花。

開出的不是花瓣,而是無數的細絲。

細絲的一端刺入他自己身體的血肉,一端繞向飛來的飛劍。

他體內瘋狂奔流的真元湧入這些細絲,化為異常狂暴的力量。

他根本無需在意席慧尾這一劍的劍道。

即便這一劍已經快得超出了他的感知,但是這些黑色的細絲瀰漫了前方的空間,不管飛劍從任何一個方位前來,都會觸碰到其中的一些細絲。

飛劍筆直而來,接觸到了第一根細絲。

賀蘭觀山的感知里,便清晰的出現了這柄飛劍,接著所有的細絲便無比瘋狂的卷了過去。

一種強大的衝擊力從席慧尾的這柄飛劍和黑絲的接觸面往外激蕩,然而也就在這一剎那,黑絲的尾端已經脫離了賀蘭觀山的血肉。

所有的這些黑絲已經凝成一股。

擰結的黑絲變成了一柄黑色的劍。

黑劍的一段就像是蛇口,死死咬住了席慧尾的這柄劍。

這些黑絲成了真元流動的完美通道,哪怕只是那短短的一瞬間,這柄黑色飛劍中蘊含的真元力量,已經超越了世上所有的飛劍。

飛劍之間的勝負,便在剎那間分出。

席慧尾的這柄劍還在瘋狂的加速,然而卻無法寸進。

任何飛劍的劍身雖然纖薄,但是都極為強韌,然而此時她這柄飛劍卻無法承受兩股可怖力量的擠壓,然後開始碎裂,崩解。

席慧尾的臉色蒼白了些。

她的嘴角有鮮血沁出。

然而她的身體卻已恐怖的速度開始加速。

她伸出了拳頭。

她體內的真元發出了巨大的轟鳴聲。

她躍了起來,乘著黑絲被碎裂的劍片震散開來的剎那,一拳轟向賀蘭觀山的胸口。

元燕的臉色比她還要蒼白。

她無法用言語來形容席慧尾這一拳的氣勢。

她只是感覺,即便賀蘭觀山真的是一座山,是一輪烈日,席慧尾這一拳都會這樣轟過去。

賀蘭觀山抬起頭來。

他的三縷鼠須飄蕩著,樣貌在現在北魏的年輕修行者看來都依舊有些顯得猥瑣。

然而他的眼瞳里開始放光。

他的渾身都開始放光。

席慧尾的這一拳很忘我,力量比起那飛劍更強。

然而速度卻無法和飛劍相比。

既然如此,那這一拳的威脅對於他而言,便根本不如那一道飛劍。

他的拳頭也很平穩的伸了出去。

轟的一聲巨響。

當拳頭和拳頭相逢,他這條手臂上的黑色衣甲瞬間破碎,如無數柳絮往外飛灑。

席慧尾的身體倒飛出去,她的這一截手臂上的衣衫,直接就震碎成粉,消失不見。

賀蘭觀山的雙足深陷於泥土之中,往後犁出兩條溝壑,一直退到元燕身前三步時才止祝

席慧尾轟然墜地,噴出一口血霧。

賀蘭觀山緩緩的收起了拳頭。

他的肌膚下,很多經絡都鼓了起來,都扭曲在一起。

這一拳的交手,也給他帶來了很大的損傷,在今後很長的一段時間裡,他或許都不能再用這隻手戰鬥。

只是無論是劍對劍,還是拳對拳,他都贏得了勝利。

他淡漠的抬起頭來,看了搖晃著站起來的席慧尾一眼,沒有說話,但是眼神里的意思已經分外清楚:「你都不是我的對手,如何有資格挑戰魔宗大人,這麼多年過去,你還是如此這般的弱。」

他準備試著殺死對方。

不管如何,對方至少是神念境的修行者,至少知道魔宗大人的不少秘密,對魔宗大人有些威脅。

然而就在下一剎那,他改變了主意。

因為他感到了一股更加強大的氣息的逼近。

「應該是葉暮峪。」

他回過頭,看了元燕一眼,道:「從現在開始,你要自己逃命,我也要自己逃命。」

元燕很清楚他這句話的意思。

甚至沒有任何多餘的話語,這名北魏長公主轉身便鑽入了密林中。

「若還有機會相逢我會殺了你。」

賀蘭觀山咳出了一口血沫,然後他就像看著一隻**的羔羊般,看著席慧尾也說了這一句,接下來他收斂了渾身的氣息,只是一個彈身,便消失在席慧尾的視線里。

在他剛剛消失之後不久,這片林地里的霧氣像湖水一樣朝著外面激蕩。

葉暮峪的身影出現在了席慧尾的身前。

薄霧衝擊在草木山石上,傳來不同的迴響。

葉暮峪這名半聖確信再沒有任何修行者的存在,他有些感慨的看著開始吞服丹藥的席慧尾,輕聲道:「故意敗在他手中,這樣做值得嗎?」

「能讓他產生錯誤的判斷,當然值得。」

席慧尾抬起頭來,面色終於有了些變化,有種終於得逞的快感。

這裡的勝負並不是她所在意的事情。

她所在意的,是和那名魔宗大人的較量。

對手越是強大,越是在修行之外有很多陰謀的手段,便越是要讓他產生一些錯誤的判斷。

光是敗給賀蘭觀山,他未必一定便會相信,但若是長公主元燕都在場,任憑元燕逃離這點,便應該會讓他相信,自己這些年的進境僅限於此。

更何況即便拼著真正受重傷,和賀蘭觀山這一戰,依舊讓她得到了很多有用的訊息。

她回想著那一顆黑色的丹丸散開成的劍絲,回想著那一劍的力量。

「連經絡劍丸這種東西都已經徹底成功,都甚至已經能夠讓門下弟子使用你的確是真正的天才。」她沉默的低下頭去。

這些年來,那名魔宗大人最可怕之處,並非是他的修為提升得有多恐怖,而是他以往的諸多設想,都在一個個成功。

8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撲倒男主好飢_渴!!請關注微信公眾號在線看:meinvxuan1長按三秒複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