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平天策>第一百二十章 駐地(第二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章 駐地(第二更)

小說:平天策| 作者:無罪| 類別:玄幻魔法

六同郡和建康相比當然是小地方。

很多小地方的人雖然不一定質樸,但身處的環境卻相應簡單。

尤其這種郡縣並非統治和權勢的中心,在舊朝和新朝的改變中,建康城有翻天覆地的變化,但是很多地方上,卻是連官員都沒有更換幾個。

在以往林意建康城的所見里,他的那些所有同窗,都無時無刻在營私結黨,無時無刻不想著往上爬。那是因為建康城裡大人物太多,或者只要獲得一些大人物的青睞,就很容易一步登天。

他很能理解許多同窗的想法,你不儘力往上爬,別的同窗說不定就爬上去了,那今後見著,該如何自處?

然而對於地方上的這些年輕人而言,他們一生都可能只會在地方上,或者邊軍中渡過,即便是建康城裡的一些平庸官員,對於地方上的官員而言都是手眼通天的大人物。

距離真正的權勢遙遠到了不可及,所以許多地方上的年輕人反而沒有那麼急功近利,沒有那麼勢利。

和建康城裡的年輕才俊相比,他們會顯得更不成熟,更理想化,在有些時候會有些別人看來很蠢的熱血。

這六名六同學院的學生就是如此。

林意覺得不管如何,他們的想法很了不起,但在他們的眼睛里,林意更了不起。

除了林意在戰鬥中的那種令他們心折的表現之外,還有林意的體力和力量。

這幾個學生對林意背著的大鹿皮袋都很好奇。

這鹿皮袋明顯很沉重,尤其是幾個學生都不好意思說,因為林意的腳印比其餘人深一些,所以他們追蹤痕也更簡單一些。

然而林意背著這樣的分量,竟然走得比他們還要輕鬆。

這些學生都無法感氣,沒有修行天賦,都不是修行者,但是他們也大約知道修行者的力量境界。

在他們看來,即便是如意境的修行者背著這樣的重量趕這麼多路,也早已疲憊不堪。

然而林意似乎連一滴汗都沒有出。

再想到之前的戰鬥力,林意幾乎踩裂那些北蠻盾牌的畫面,他們對林意就更是敬佩。

這幾名學生其實都很想知道林意背著的是什麼,好奇是年輕人的天性,但是因為剛剛加入鐵策軍,和這些軍士並不熟悉,而且在這種行軍途中去管上階將領帶的是什麼,也不合規矩,所以這些學生硬生生的忍住了沒有問。

……

行軍不宜閑聊。

而且林意的面容雖然看起來很平靜,但他的心中卻是十分沉重。

他們已經開始進入地圖上那無名山坡的區域。

這片山坡上長的都是高大的坡柏,地上全部都是厚厚的,柔軟的落針,柏樹很高大,而且這片山坡在向陽面,雖然光線被枝葉遮掩得並不明亮,但是地面很乾燥,空氣也是很好。

這種地方,很容易讓人鬆懈下來。

有落葉從枝頭掉落下來,在靜謐的林中飄落。

似乎空無一人,然而林意卻很快感覺到了比落葉還輕的平穩呼吸聲。

呼吸悠長而平和,而且帶著某種獨特的韻律。

這顯然是修行者。

於是他抬起手,對著身後的鐵策軍做了一個手勢。

鐵策軍停了下來。

「鐵策軍?」也就在此時,一道聲音便在他感知到的那處響了起來。

林意道:「是。」

他依舊保持著警惕,而他身後這些鐵策軍軍士比他更加警惕,手臂上的臂弩的機括甚至已經打開。

「宿衛步軍,螣蛇部許宿。」

那人聲音輕淡,隨著腳步聲響起,一名身穿金絲甲的將領出現在了他們的眼前。

這名將領對著林意等人抬了抬手。

他手上提著一片令符,這令符是黃銅製成,表面篆刻著一條盤曲的螣蛇。

「這是宿衛步軍先鋒將,二班將軍。」薛九頓時輕聲提醒了林意一句。

宿衛軍屬於中軍,是皇帝親御的軍隊之一,雖然統軍人數未必有高策那種地方將領多,但是在官階上卻是要高出不少。

林意躬身行禮,接著便要自報身份。

「你是林意?」

但是他還未說,這名將領卻是已經看著他淡淡一笑,道:「感知不錯。」

林意有些驚訝,「正是林意。」

「能平安到這裡,倒也不容易。」

許宿也不多話,說了這一句便示意林意和鐵策軍跟上他。

也不過走了不到百步,林意便大吃一驚。

他驟然聽到了很多聲音。

聲音很多,很雜,這種感覺就像是在他的感知里,明明前方是空無一物,沒有一個人,但突然之間,前方就多了百餘人,就像是憑空出現。

他的感知不會出問題,那是出了什麼問題?

「是孔脈石。」

許宿感覺到了林意的驚訝,他微微的一笑,道:「這片谷地里散落著許多孔脈石,這些孔脈石可以影響感知。這內里的聲音,傳不到很遠。」

「孔脈石?」

林意愣了愣,他雜書看得多,聽這許宿一說,他倒是記起了有些書里有這種奇石的記載。

據說前朝通縣的文筆峰也產這種奇石,這種奇石多孔,而且表面有一些經絡狀的紋理,可以令聲音在一定區域內傳播。

通縣距離建康不遠,這種奇石一般被認為是湖石,但這裡距離建康卻是隔了大半個南梁王朝,想不到在這裡也有這種奇石。

再跟著許宿走了數十步,林意的眼前就已經霍然開朗。

在這片林地里,卻是有一塊近百丈方圓的平坦空地。

這塊空地里沒有大的柏樹,只有一些矮小的灌木,但是灰白色和青色交雜的嶙峋怪石倒是在草叢和灌木叢中到處可見。

這些怪石神態各異,有些小的只有拳頭大小,但大的卻是如同蝸牛,都是灰白色的石身上,布滿青色的紋理。

這些青色紋理還是一條條的突出在灰白色岩石的表面,看上去真是如同青筋畢露。

這片林間空地里,停留著一百餘名南朝軍士,而且一眼望去,大多都是傷員,而且服飾各異,來自不同的軍隊。

除了負責警戒的一些軍士之外,其餘所有人都在照料這些傷員,其中最顯眼的是數名身穿淡黃色衣衫的少女。

「連仙居院的學生也來了?」

林意倒是也大為意外。

仙居院是整個南朝最為出名的女院,很多權貴也將家中女子送去學習,仙居院一半女學生主修禮樂音律,一半學醫。

前朝的樂官可以用女子,醫官不能用女子。

但是蕭衍登基改換新朝之後,卻廢除了許多舊制,現在建康也已經有了許多女醫官。

仙居院有一名女醫名為蕭真,正巧又是皇室,而且醫術又是南朝公認的第一,短短六年間,仙居院便已經出現了不少優秀的女醫官,而且其中不乏修行者。

此時林意感覺得出來,那幾名女醫官里,便有一名也是修行者,而且已經到了命宮境。

「許將軍,若有重要軍情,是直接告知您,還是?」

林意也不細看,既然此處收容了這麼多傷員,便說明這裡應該是諸多軍隊行經的落腳點,許多軍情也應該很快通過這裡傳遞出去,他擔憂陳寶菀或是蕭淑霏的安全,便第一時間問道。

「屯騎獨孤諭將軍已奉命離開,此處暫時由我統御。」許宿看了他一眼,道:「直接對我稟報便是。」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gegegengxin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