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平天策>第一百二十一章 清水畔的將領(第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一章 清水畔的將領(第

小說:平天策| 作者:無罪| 類別:都市言情

林意細細的將之前遭遇兩名半聖大戰,又如何遇到六同軍,如何擒到寶勝王的事情細細述說了一遍。

除了推斷北魏很有可能擁有發現修行者蹤跡的東西之外,他還將自己對於北魏眉山戰役的真正目的不只在靈藥,還在於要俘獲一名重要人物的推斷也直接說出了口。

聽著這名少年的述說,許宿眼睛里的神情變得越來越複雜。

若都是真的,那這名少年進入眉山到現在,經歷的事情也太多,太大了些。

「你確保你所說的每個字都是真的?」

他看著林意還顯得有些青澀的臉,壓抑著心頭的震驚,然後覺得自己的語氣有些不對,又溫和的補充了一句,「並非是懷疑你的品格,而是寶勝王…還有這北魏的局牽扯太大,不得不細緻。」

「前面半聖交戰的事情只有我一人見到,但那名我朝死去的修行者叫李青冥,他的面貌我記住了,這塊墨玉玉符也是我從他身上取下。」林意將李青冥的五官特徵對著許宿說了一遍,又點了點身後的薛九和周景宗等人,道:「至於後來和六同軍交手的寶勝王,他們都可以證明。」

許宿點了點頭,他並未省卻任何的環節,分別和薛九、周景宗等人單獨交談了片刻,這才回到林意的面前。

「這軍情事關重大,我會立即派人處理。」

他看著林意,眼中的神情越加顯得溫和,語氣卻是加重了數分,「倒是要恭喜你,這些軍功我會如實報上,高策絕對占不了首功。且不論這軍情最後能否有成效,光是你救了六同軍,削了寶勝王雙足生擒這件事,等到軍功封賞下來,你的官階就應該會比我高了。」

「如此便先謝過大人。」

林意躬身致謝,若能活著出了眉山陞官自然是好事,軍功越多,或許便越能幫了他被發配在邊關的父親,但眼下最應該關心的還是他自己的處境,以及周圍的戰事。

「我問過薛九,我們到了這裡,便是要接受這裡的上峰將領調度,那現在便是許將軍您。」他清秀的眉頭微微蹙了起來,看著許宿,誠懇的問道:「不知接下來將軍對我們有何調遣?」

「按照現時傳遞到此處的軍情,倒是有幾處可以選擇。」

許宿微微沉吟,道:「有一處地方,按照最新軍情有發現了不少地仙翁,你們鐵策軍已經有一部過去尋覓挖掘,但按照最新軍情,北魏也已經有軍隊在那側活動。那塊區域距離這裡也不遠,二十餘里。還有一處,有一支軍隊求援,他們應該是被兩支魏軍夾擊,恐怕需要修行者太能脫困。另有一處和我們此處差不多,但軍情未按時傳遞這裡,若不是那裡發生了意外,便是軍情傳遞的人發生了意外,要有人去探明。」

林意的面色沒有什麼改變,但是他的眼睛里全部都是真誠的謝意。

許宿的話語里,那三處地方都沒有直接點明,這是因為這些都是機密軍情,而按照慣例,上峰將領下軍令也絕對不可能有幾個選擇讓下屬去選,更不用說是他這種宿衛軍調度鐵策軍。

「這三處地方,哪處更容易對我今日彙報的軍情有用處?」他看著許宿,沒有掩飾自己的真正想法,「我猜測不是陳家便是蕭家,而無論是陳家還是蕭家,若是我設想的那兩位,都是我昔日的同窗,哪怕我能將這些訊息,儘可能的快的傳遞到他們那裡,便或許能幫得了他們。」

許宿也認真看了他一眼,似乎在判斷他說這些話的真實性。

「如果你不是林意,我現在依舊會懷疑你是不是想攀龍附鳳。」他看著林意,說了這一句之後,他便不再多說什麼,只是淡淡的說道,「既然你是如此想法,我便覺得你應該去發現地仙翁的那處。按我所知,先前有在那處區域活動的軍隊和修行者,都來自建康城。」

「那我便去那裡。」許宿說得隱晦,但林意卻覺得他說的已經足夠明白。

或許之前活動在那個區域的修行者和軍隊,便和陳家或是蕭家有關。

「從此處前往那處地方雖然不過二十餘里,但是昨夜開始,沿途山林似有不少修行者交戰,具體軍情我也不明。」許宿靜靜的看著這名少年的臉龐,道:「你的感知不凡,按我看來,你單獨去反而比較安全,其餘這些鐵策軍軍士,可以留下來運送傷員回去。這些傷員里也有不少是修行者,你留下的這些人雖然只是配合,但是軍功也應該會記不少。」

林意再次躬身對這名將領行禮,他真的很感謝對方,然後他忍不住輕聲問道,「你怎麼知道我,知道我會來這裡?」

「你這支鐵策軍會來自然也在軍情之內,只是有提及帶軍的將會是來自南天院的新生林意,我便留意了下,我早年是邊軍。」許宿的臉上出現了淡淡的感慨,「我是在邊軍凝的黃芽,而且當時正好是在你父親的部下,雖然我並未見過你父親,但嚴格算來,我也是在他部下獲得了軍功,後來調任到了并州練兵,又最終調到了宿衛軍。」

「多謝將軍念舊。」林意誠懇的說道。

許宿嘴角微挑,露出些微笑,然後他輕聲對林意說了幾個字,那便是那處在地圖上的具體方位。

軍令很快下達。

薛九等人並未異議。

雖然接觸時間很短,但他們認為許宿的決定是正確的,這裡有諸多的傷員要處理,而且林意單獨一人的確比他們一起行動要安全得多。

他們之前也和鐵策軍的一些修行者一起行軍和戰鬥過,但那些修行者的感知,卻似乎一個都沒有林意如此驚人。

「能否讓我和你一起去?」

但是周景宗卻是到了林意的身前,行禮,然後也十分誠懇的輕聲道:「若是追蹤線索,尋覓靈藥,我或許有用。追蹤覓跡,都是細微處分辨不同,我們的經驗恐怕會比絕大多數修行者和軍士都足。」

林意並不固執,他微蹙著眉頭考慮了片刻,便答應了周景宗的請求。

山林常在,但修行者和軍隊卻是活的,軍隊和修行者在數十里山林範圍內行走,他去了也未必能很快碰上,有周景宗這樣的一個人,說不定便能節省他許多尋覓的時間。

做了這決定之後,在這片營地里,他卻是並未看見許宿的身影。

他想著許宿或許應是去處理緊急軍情了,便也不在意,對於這種一個人去還是帶一個人去,這卻是不需要許宿的准允,因為鐵策軍的人員歸他統御,先前許宿也只是建議他單獨去比較安全。

……

許宿已經下了這片山坡。

山坡的底端,在北側有一片窪地。

窪地里積著不少清水。

周圍沒有野獸的足跡,水底長著很多茂密的水草。

水質看上去很清澈,只是靠近水面處,卻是有無數蚊蟲的幼蟲在遊動,看上去很噁心。

在這片窪地的邊緣,坐著一名將領。

這名將領林意之前見過,便是帶他們前來眉山的游擊軍中的其中一名。

只是這名將領在游擊軍中官階並不高,所以也並不引人注意。

許宿便走到了這名將領的身旁,微微的一笑,輕聲道:「如你所願,林意已經來了。」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撲倒男主好飢_渴!!請關注微信公眾號在線看:meinvxuan1長按三秒複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