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平天策>第一百二十二章 同歸於盡的戰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二章 同歸於盡的戰場

小說:平天策| 作者:無罪| 類別:武俠修真

「他在這批南天院的學生中表現最佳,若非運氣實在是差,應該就能安然到這裡。」這名游擊軍將領也滿意的笑了笑。

「你說的不錯。」

許宿在這名游擊軍將領的身旁坐了下來,認真道:「他所修的功法的確不凡,他的感知力驚人,甚至不亞於我,而且我甚至感覺不到他體內真元的存在。」

「你也和我一樣感觀便好.」這名游擊軍將領感慨的看著許宿笑笑,「你要小心一些,不要死在眉山,我從他身上得到功法之後會抄給你一份。」

許宿知道這名游擊軍將領乾脆,他輕聲的告知了林意接下來的行軍路線,然後道:「你也不要大意,此子力量不俗,而且感知不在我之下。」

「年輕人總是容易對付一些。」這名游擊軍將領淡淡的一笑。

年輕人的確會有很多問題,比如太容易相信別人。只可惜這世上很多人看上去都是好人,然而所謂的好人,卻只是所謂。

許宿點了點頭,不再說話。

他明白這名游擊軍將領的意思。

而且他也絕對信任這名游擊軍將領。

這世上很少有一種友情,比一起從屍堆里爬出來,然後一起生存下來的友情更為可靠。

游擊軍將領的身影消失在了密林里。

許宿轉身回望,他知道這時林意也應該出發了。

比起絕對的謊言,半真半假的話語更讓容易讓人信任。

他的確曾是林望北部下的邊軍,只是對於和他相差不知道多少等階的將領,他卻是沒有任何的感情可言

林意的確已經在山林之中開始穿行。

他並不知道,其實不管在眉山之中其餘處的戰局最終如何,但元燕針對陳寶菀的圍獵卻已經以失敗而告終。

他只是單純的想著,若是陳寶菀和蕭淑霏真在這眉山裡,真是北魏的目標,那自己越快能夠遇到陳家或是蕭家的人,將這消息傳遞出去,無論是陳寶菀還是蕭淑霏,就會變得更安全一些。

時間在這種危機四伏的密林間不停流逝,然而其實過去的很慢,林意取出寧家的靈藥分布圖看了看。

許宿所說的那處地方叫做尋仙崖,是一片風化嚴重的石林地帶,有很多柱狀的山丘,內里有大量的碎石谷地,樹木並不茂盛,按照這份地圖上的批註,那片區域內的確有靈藥產出,除了許宿所說的地仙翁之外,還有一種紅心蓮。

林意又翻了翻眉山採藥經,採藥經上對這兩種靈藥倒是也有詳細記載。

地仙翁其實就是這眉山一種叫做地仙藤的爬藤植物的塊莖,和葛根類似,除了內蘊靈氣,有少量提靈作用之外,這地仙翁最大的功效倒是補先天不足和祛除舊疾。

比如有些人天生有內疾,或是修鍊和戰鬥途中留下過什麼嚴重創傷,體內留下了什麼固疾,造成某些病變,這種地仙翁倒是最合適不過。

在眉山採藥經上,還記載著一種叫黑靈師的靈藥,和這地仙翁的藥效倒是類似,只不過黑靈師的藥力治癒五臟痼疾比地仙翁厲害,但是地仙翁的綜合調理和骨骼骨髓方面的固疾調理卻是比黑靈師要強不少。

林意綜合寧家的靈藥分布圖和眉山採藥經,發覺這兩種靈藥的分布區倒是也相隔不遠,只隔著一片高山湖泊。

至於紅心蓮,和這兩種靈藥相比倒是普通一些,只是一種奇效的止血藥物,內服外敷,都能迅速止血。

止血類的藥物,對於他而言似乎根本沒有用處。

不過這先天補缺和祛除痼疾的藥物,似乎再怎麼都和肉身元氣相關。

早在開始修行之前,他就懂得,這世上沒有天生完美之人。

不管任何天賦極高的修行者,先天總不會徹底完美。

這種補益先天的靈藥,應該算是激發全身臟器的潛能,讓自身調理能力變得更強。

有些普通的藥物,比如說靈芝,便不是治病有奇效,也是增強自身的抵抗力和自我恢復能力。

這種藥物,對他或許倒是有大用。

「你什麼都帶在身上,難道真的都不嫌重?」

周景宗跟在林意的身後,他仔細的看著周圍的山林、地面,看著是否有人經過的痕,他沒有去看林意拿出的眉山採藥經和靈藥分布圖的內容。只是林意在隨身行囊中取這些東西時,他感覺到林意的隨身行囊里還有不少書籍,甚至似乎還有很多未處理的藥材,礦石等等。

雖然他對林意十分尊敬,但這種收集癖一般的行為,還是忍不住讓他暗自心中嘀咕了一句。

他甚至生怕等會林意直接又掏出一口鐵鍋,又掏出紅泥炭爐,掏出煮茶的鐵壺。

他的擔憂很快得到了印證。

倒不是說林意真的掏出了鐵鍋和煮茶用具等物,約莫在山林中行進了數里,林意突然停了下來,對著他做了個手勢。

林意的嗅覺此時極為敏銳,他嗅到了隱隱傳來的血腥味。

再朝著血腥味飄來的地方前行了近百步,他都依舊沒有感到有任何活人的存在,只是血腥味變得更加濃烈。

再接近數十步,他的感知里已經出現了血腥味的來源。

有人在前方的密林里戰鬥,留下了數具屍體。

無數新鮮的樹木碎屑印證了他的判斷,再往前行走一陣,一副觸目驚心的畫面便出現在他和周景宗的視線里。

地上有五具屍身,兩具身穿黑甲,另外三人卻是身穿南朝的便服,穿得都極為尋常。

只是圍繞著這五具屍身,足足形成了一個數十丈見方的怪圈,內里的樹木全部都破碎了,粗細不一的殘枝木片厚厚一層。

林意深吸了一口氣。

他的心臟劇烈的跳動起來。

即便這些人在他的感知里連身體都已經冰冷,但這畫面中的力量感,還是給他一種極為危險的感覺。

那兩具黑甲對於他而言並不陌生,和他殺死的那名叫做慕容行的北魏年輕修行者一模一樣,都是輕巧的黑色甲衣上布滿繁花。

只是一眼看去,這兩名身穿黑甲的北魏修行者已經人至中年,而且此時遺體給他的感覺,都是修為比慕容行高出不少。

「你先查驗一下這些屍首,我先探查一下周遭的痕?」周景宗並沒有太過拘泥於上下級的關係,他輕聲在林意的耳畔問了一句。

林意點了點頭。

他走上前去。

這五名修行者的遺體對於他這種戰陣經驗並不足夠的修行者而言,可以說是很驚悚。

這五名修行者身上的致命傷都很恐怖。

有一名南朝修行者的頭顱被斬去半邊,還有一名南朝修行者的前胸盡數被擊爛,碎骨和內里的臟器亂成一團。

即便是兩名身穿黑甲的北魏修行者,也是前胸和後背多處塌陷,顯然內里骨骼全部碎裂。

其中一名南朝修行者手中的短劍深深刺入一名北魏修行者的腹中,而這名北魏修行者的一隻手也並指如刀,直接貫穿了這名南朝修行者的脖頸。

令林意十分心悸的是,這名北魏修行者的手掌到現在還閃耀著淡淡的金光,這明明是肉掌,卻看起來還像是金屬,分明是真元十分凝聚,到現在還未散。

這至少便是如意境的修行者。

「只有雙方來的痕,似乎並無離開的痕,可能都同歸於盡,戰死在這裡了。」

周景宗在周圍山林細細的看了一圈,回到林意的身邊輕聲說道。

此時的林意,已經開始解開兩名北魏修行者身上的黑甲,開始查點他們身上帶著的東西。

和慕容行不同,這兩名北魏修行者身上所帶的東西不少。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撲倒男主好飢_渴!!請關注微信公眾號在線看:meinvmei222長按三秒複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