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平天策>第一百三十八章 真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三十八章 真誠

小說:平天策| 作者:無罪| 類別:歷史穿越

能讓她有這種感覺的人,便意味著危險。

然而這種感覺也只是一瞬。

她自己甚至在心中自嘲的笑了笑。

戰場上令人心顫的猛將太多,然而對於整個王朝和她的將來而言,她應該看重的敵人要麼是那種對於整個修行者世界而言的巔峰存在,譬如南方三聖,要麼便是那種令人尊敬到極點,甚至一句言語便能令許多人追隨的精神領袖,要麼便是那種無論智謀和統軍能力都能夠深刻的改變一個王朝實力的人物,譬如魔宗大人,譬如現在的南朝南天院的幾個人。

「木秀於林,風必摧之,像你這樣的人沒有靠山,又如何能夠成為那樣的人物?」

她看著林意的背影,卻是覺得,林意這樣的人其實更適合在北魏,因為若是在北魏,至少有足夠賞識他的大人物,那便是自己。

……

即便是在這樣的戰場上,林意的表現都太過耀眼。

這樣的畫面太過直接,甚至比起那些飛劍更加令人印象深刻。

那名沉默的北魏修行者停下了腳步,轉過身來。

他注意到了林意的存在。

而且他也瞬間感覺出來了林意的用意,於是他此時的目標便不再是那名老人,而是變成了林意。

於是他沒有再向那名老人走去,而是沉默的朝著林意走了過來。

那名老人身邊所有侍衛的壓力頓時一松,看著這名北魏的中年男子走開,其中有數人的意志為之一松,竟是再也堅持不住,直接跌坐在地。

這名看似很尋常的北魏修行者,是他們之中許多人這一生遇到的最可怕對手。

這名北魏修行者似乎根本沒有任何華麗的招式,但是所有人都感覺到他就像是一件冰冷的武器,他只是用最簡單,最省力和最迅捷的方式,對攔在他面前的人進行殺傷。

唯有對於周圍戰局有著絕對掌控力和判斷力的人,才有可能做到如此。

最令他們心顫的,即便是這名老劍師彈出的劍片…那也依舊是承天境的修行者的一劍。

然而那些劍片沒有對這名北魏修行者造成任何的殺傷,只是間或的化解了一些他的殺招。

的一聲清鳴!

一柄雪亮的短劍自行脫鞘而出,落向這名北魏修行者的腰間。

出手的是沿途一名南朝的將領。

就如林意在這片戰場里行走,也會有人出手對付一樣,當這名北魏修行者走向林意時,也自然會有南朝的修行者不想林意單獨面對這樣可怕的對手。

這名南朝將領身穿著很堅厚的重鎧,他的胸鎧和後背上都有玄雀的圖案。

這是玄雀甲,南朝最優秀的戰鎧之一。

這種戰鎧的堅韌程度連林意手中的兩柄名劍都難以切開,最多留下淺淺的傷痕,唯一的缺陷只是太過沉重,必須是修行者方能穿戴,行走和戰鬥都需要消耗一些真元。

然而這名南朝將領的劍依舊很快,快得如同清晨里的一抹晨光。

然而這名沉默前行的北魏修行者卻更快。

他手中的長劍如同鐵尺一般橫著敲出,落在了這名南朝將領的胸上。

和他這一劍相比,這名南朝將領的劍似乎驟然慢了下來。

一聲並不劇烈的震響在這名南朝將領的胸口響起。

這名南朝將領後退一步。

只是後退一步,他手中的短劍劍勢已盡,只差一尺卻不能落在這名北魏修行者的身上。

這名南朝將領感到有些震驚。

震驚的是對方的劍勢太快,但是讓他有些不解的是,對方這一劍的力量並不太強,他鎧甲內的身體都甚至並沒有感到任何的真元衝擊。

然而就在這時,他的身體驟然僵硬。

僵硬來自於極度的驚恐。

這名北魏修行者的劍已經再度落在了他的身上。

依舊不算有力量,然而卻恰到好處。

恰到好處在於,他這一劍的落點,正好在這名南朝將領手中短劍回撤也難以觸及到的鎧甲一處。

而且這名南朝將領身上的這件玄雀鎧甲因為先前他那一擊,有數片甲片微微錯位。

原先沒有任何縫隙的地方,便出現了一些縫隙。

他這柄劍便貼著其中的一道縫隙,刺了進去。

噗的一聲輕響。

這柄劍的劍尖深入這名南朝將領的腰間,然後如同靈巧的毒蛇迅速的又在這幾片鎧甲的縫隙消失前遊了出來,伴隨著大量的鮮血噴涌。

這名南朝將領不可置信的往後跌坐下去。

他左手捂著傷處,依舊難以相信對方就用這樣的方式戰勝了自己。

……

林意也停了下來。

他看到了這一切。

這名北魏中年修行者的外貌衣著依舊普通到了極點,然而在他的眼睛里,這名中年修行者卻似乎變成了一個惡魔。

有塵囂和狂風在他的身前不安的躁動。

時間的流逝或許很快,也或許很短。

這名北魏修行者給了林意前所未有的壓力,他沉默的來到林意的身前。

不知為何,他並沒有搶先出手,而是認真的看了林意一眼。

「你修的功法很獨特,我從未見過像你這樣年輕的修行者,能夠擁有這樣驚人的肉身力量,而且后力如此綿長。」這名北魏的中年男子用著很濃厚的魏都口音,對著林意說了這一句。

林意有些意外,他聽出了這名北魏修行者的意思,道:「看來你並不好殺。」

「沒有誰天生喜歡殺戮,更何況多殺一人和少殺一人,恐怕也未必能夠改變整個王朝的戰果。」這名北魏的中年男子看著林意,道:「若非戰火蔓延,我在北魏只是一名農夫。」

「你不好殺,所以你覺得殺了我可惜。」林意第一次感覺到了惺惺相惜的感覺,他認真的看著這名北魏中年男子,說道:「所以我們若是交手,你敗在我手上,我也不殺你,你可以逃。」

這名一直很沉默的北魏中年男子笑了起來。

他的笑容很樸實,真的和建康鄉下的庄稼人沒有太多差別。

「好。」

他也看著林意認真的說道:「若是你不敵,我也不殺你,但你若是受傷太重,你可以逃,不要留在這裡。」

「成交。」

林意點了點頭。

他感到有些荒謬,他難以想象戰場上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然而這一切卻是無比的真實。

「請。」

他抬起了手中的一柄劍,對著這名北魏修行者說道。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撲倒男主好飢_渴!!請關注微信公眾號在線看:meinvxuan1長按三秒複製!!